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5章 投胎做人

    桌子上全都是我喜欢吃的菜,水煮牛肉、酸菜鱼、酸甜排骨、蒜香空心菜……而且味道比我妈做得甚至还要好吃一点,我嘴里的东西都还没来得及没咽下,就又夹了一块鸡肉到碗里。

    我的嘴里塞得鼓鼓的,死命的嚼了好几下才敢咽下去,却不想还是噎到了,连忙到了一杯茶水往嘴里灌。

    “你慢点吃好不好,你这样哪里像是淹死的,更像是饿死的。”他用手轻轻地擦了擦我嘴角的油渍,我这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腼腆的对他笑了一下。

    我这下才发现鬼夫从我吃早饭开始直到现在都没有动筷子,面前的碗里是空空一片,再反观我的碗,已经是黄澄澄的一片油光了。

    我顿时就觉得更加不好意思了,好像在鬼夫的面前我经常都会忘记还有要维持形象这件事情。

    “你怎么光看我吃,你怎么不吃。”我看他不吃,也不动筷子,怕他饿着,只好亲自往他碗里夹了一块肉。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碗里的肉,犹豫了一下,还是吃了下去。

    “你多吃点,不用管我了。”他嚼了好几口才吞咽下去,我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不过也没有多注意,转而就拿起了自己的碗筷。

    我饿得厉害,一顿埋头通吃,根本就没来得及去关注鬼夫的动静,直到我终于吃饱了放下了碗筷之后才发现,在我吃饭的期间鬼夫除了我夹给他的那块肉,就再也没吃过别的东西。

    “没想到地府的饭菜和我们人吃的也差不多嘛。”吃饱了之后我看着眼前空荡的盘子很是满意。

    “其实,这都是人吃的东西,鬼是不吃的,鬼吃了人吃的东西会难受的。你是因为没有真正的成为鬼,所以才可以吃。”鬼夫一脸从容的告诉我,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他的眉毛已经皱了起来,但是他还装作没有事的样子。

    “那你刚刚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还吃下那块肉。”我本想着鬼夫是个那么厉害的鬼,现在却没想到小小的一块肉,能让他这么难受。

    “一块肉而已,没事的。”他勉强地挤出了一个笑容给我看,我看着这样的鬼夫一颗心就像是被揪起了一般,难受得厉害。

    我知道他应该是挺难受的,可是他不想我为他担心,只好结束了这个话题不再继续追问下去。

    好在鬼夫的表情没多久就恢复了正常,他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又瞄了一眼我鼓起来了的小肚子。

    “你吃饱了吧?那我们走吧。”鬼夫起身就想走,我伸手拉住了他的手,他转过头不解的看向我。

    “你要把我送回鬼差哪里去吗?”我明知道会是这样,可是我还是想要亲口确定一次。

    我是多么期望能够从鬼夫的口中听到否定的答案,可惜他确实=是再一次让我失望了。

    鬼夫缓缓的将他的手臂从我的手中抽了出去,半环住我:“嗯,别担心,我们很快就能再见面了。”

    鬼夫的话似乎是在安慰我又似乎是在安慰他自己,我心里总是有一种莫名的不安感,却不知道这种情绪的来源究竟是哪里。

    我想象了一下之后没有鬼夫陪伴的生活,立马就难受的回抱住了他,我窝在他怀里,斟酌了好久才开口。

    “那我要去找我的同桌,不然我一个人孤零零的走,太无聊了。”我对着他撒娇一样的说着。

    “就是昨天和你一起的那个小子?不行,要是你和他又乱跑遇到危险怎么办?”鬼夫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我,简直是一点退让的余地都没有留给我。

    “不不不!我这次绝对不会乱跑了,你让我去找他嘛!我自己一个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就只有他这个朋友,你还不在我的身边,我真的太寂寞了,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越说越激动,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我是为了谁才变成现在这样?为了谁才来的地府?如果不是要和你办什么婚礼,我会死了变成鬼吗?现在我难道连朋友都不能见了吗?”

    可能是看我哭的太厉害,鬼夫的心也软了好几分,他低头看着我,声音轻柔的问我:“你同桌叫什么名字。”

    我看他这样问心想有戏,抹去了脸上的眼泪,笑着说:“他叫胡一曲。”

    “知道了,我们去找他们吧。”

    鬼夫丢下这一句话之后就带着我上了路,不知道是不是白天的缘故,我和鬼夫说说笑笑走过了昨晚那一片小树林,我竟然也没觉得恐怖,很快就走回了大路上。

    又走了大概半个时辰,又或许更短,我们就看到了百鬼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等在路边,站在最前面的是黑白无常和阴索命,他们见我们过来立刻恭敬地向我们鞠了一个躬。

    我看到他们三个远远地就和他们招手打招呼,还没来得及露出和善的笑容就被鬼夫手上一个用力给制止了,我不服气的瞪了他一眼,真是个小气的男人!

    走近了一些我才问鬼差们:“我的同桌呢?”

    黑无常躬着身子问:“千岁小娘娘说的是昨天和你走在一起的小鬼?”

    我点了点头。

    黑无常向百鬼群叫了一声:“胡一曲。”

    他的话音刚落我就看到瘦小的同桌在百鬼群里钻了出来,原本他还是很诧异的表情,看到是我之后立刻就露出了笑容和我打招呼,完全没有昨天的那种悲伤的神情。

    我估摸着他应该是介怀了昨天遇到他妈妈的事。

    鬼夫走到了他的面前,以一副威严的口吻对同桌说:“你就是胡一曲?”

    同桌木木的点了点头,他的眼神看上去有那么一点空洞,就好像一个没有思想的机器人。

    “你是安眉同桌?”

    同桌又点了点头,还是刚才那副呆呆傻傻的模样,我很少看见他这幅样子,一个没忍住就笑了出来。

    我的笑声不算小,正偷着乐呢就看见鬼夫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同桌也看了过来,我看着他们俩脸上截然不同的表情,笑得更厉害了。

    鬼夫许是看我一副傻样,没对我说什么就又把头转了回去,继续对同桌“问话”。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鬼夫说话的语气比刚刚多了一分严肃,就连我站在一边都被他这个口气给吓了一下。

    我是真的害怕同桌吊儿郎当的样子惹到那个死鬼,连忙走到他的身边扯了扯死鬼的衣角。

    鬼夫回头看了我一眼,小声的对我说:“我不会对他怎么样,只是说几句话。”

    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骗我,我只好乖乖的待在一旁看着他。

    鬼夫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神情严肃的对我的同桌说:“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我很轻易就能让你变成地狱里最惨的鬼,如果你不想试试地狱里那么多种刑罚的话,你最好给我听清楚。安眉是我的女人,她现在要和我分开一段时间,你帮我好好照顾她,如果她出了什么事,你也别想有什么好果子吃!”

    平时嘻嘻哈哈不正经的同桌看着鬼夫这个样子,脸上也露出了害怕的神色,连忙对着他一顿猛地点头。

    我站在一旁见同桌看上去像是真的害怕了,心有不忍还是出声向他解释说:“你别害怕,他只是装出可怕的样子,不会真的对你怎么样的,放心吧。”

    死鬼听到我说的话瞪了我一眼,叫我闭嘴。

    我只能乖乖闭了嘴,猫做一团在旁边躲了起来。

    死鬼又和同桌说了很多要怎么怎么小心照顾我的事,那种感觉就好像我是一个没长大的孩童,需要监护人的保护一样。

    叮嘱完同桌后,鬼夫把我拉到一旁,用他那双湛蓝的眼睛盯着我看:“等我回来。”说完在我的额头上轻轻地留下了一枚亲吻。

    鬼夫很快就离开了,我和同桌以及鬼差百鬼一行人又踏上了漫漫的赶路之旅。

    我不知道我们是要去哪,不过估摸着应该是要去见阎王爷,我以前看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见了阎王爷,评判一生的功过,然后该下地狱下地狱,该投胎的投胎,各有各的的去处。

    我和同桌一路走着说说笑笑,我和他说我觉得我们可能是要去见阎王爷之后,他就开始拉着我讨论起来各自都犯过什么错误,会不会下地狱之类。

    同桌一本正经的回忆他短暂的一生:“我小时候剪过一个小女生的头发,还捉弄过你,我还弄死过很多小虫子。”

    我想了一下,我这一生,除了躲避鬼夫结果失败,剩下的估计就是对不起同桌还有镇子上那些因为我而死去的人了吧。

    我这样的人,估计是要下地狱的,虽然不是出于我的本意,但毕竟还是因为我的缘故害死了那么多人。

    我这样想着想着,心里突兀的就觉得难受了起来,渐渐的也就沉默着不说话了。走在我身边的同桌还在细数他做过的所有坏事,听起来都是些小男孩调皮做的事而已,怎么也算不上要下地狱。

    我出声安慰他说道:“你犯这些小错肯定是不用下地狱的,你就别担心了。”

    走在一旁的黑无常听着我们两个的对话,悄悄凑了过来:“千岁小娘娘,他做的这些事情虽然是不大的错误,但还是要受罚的,只不过刑罚很轻,很快就能投胎做人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