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6章 黑白无常的照顾

    我听到了之后惊讶不已,这不过是一点小事,死了之后竟然还要受折磨,真是太可怕了。我立刻就联想到了我自己,悄悄地问了一下黑无常:“那我呢,以后会不会……”

    黑无常听到我这样问,立刻就把身子低了下去,一副犯了大错的模样:“千岁小娘娘的事我们这些小鬼差怎么会知道,你就别为难小的了。”

    我看黑无常这个样子也不好继续问下去,毕竟他待我还算不错,我也不好因为自己再给他带去不好的结果。至于我在阴间之后的路,恐怕就是吉凶难测了。

    虽然这条路走下去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可是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只有乖乖听鬼夫的话结束这里的一切,我才有可能重新回到人间去。

    再者说,就算前路有艰难险阻我的身边还有鬼夫呢,他那么神通广大我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呢,他肯定是会保护我的。

    而且,我现在不是一个人,我肚子里还有一个一直陪伴我的小家伙。

    想到这里,我看到身边的同桌就更加觉得愧疚了,我还有重活的机会,但是他就没有了:“同桌啊,你就别担心了,虽然我不知道阎王会不会听,不过我要是见到他,我一定会替你向他求情的,毕竟你的死有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我的缘故。”

    同桌看了我一眼,一脸释然笑着说:“不用啦,刚刚黑无常大人不是说了嘛,我很快就可以投胎的,别担心。”

    我见他这么大度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能笑着和他说:“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赔你一条命。”

    听了我的话,同桌“哈哈哈”的笑了起来,我也跟着他一起笑了起来,我们俩的笑声听上去是那样的爽朗。

    读书的时候他也总是发出这样的笑声,每次班里面有什么大的骚动一定就是他引起的,他的笑声总是能带动一阵个班的人笑起来,然后笑声此起彼伏传到楼层最边上的老师办公室,班主任就会拿着尺子走到同桌面前,命令他不要笑。

    每每这个时候,全班人都会停下笑,看着笑个不停的同桌,等着看他的笑话。他就算是被罚了,仍旧是笑嘻嘻的样子看着老师,然后拿着尺子站到墙角去,时不时还对着我们做鬼脸,然后又是一阵骚动。

    可是这样一个活宝般的同桌,却因为我早早的就失去了生命,我真的是赔他一条命都不算多。

    我看着他干净而又洁白的衣袖,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他因为洁癖而拒接喝孟婆汤的事情,有些好奇的问他。

    “一曲,你后悔昨天没喝孟婆汤吗?”我昨天见到了舅舅他们的时候就很后悔没有喝下孟婆汤,以至于看到了他们被折磨的景象之后一直都耿耿于怀。

    原本还嬉笑着的同桌脸上的神情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他的眼里透出了坚毅的光芒:“我不后悔,虽然我现在是挺难过知道了妈妈现在的样子,可是我却不会就因为这个后悔,相比之下我更加觉得能够记住这一生的事情于我而言更重要。”

    他严肃的脸上对我硬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我听他这样说还是有些不相信,将信将疑的看着他:“真的?”

    “真的,我真的不后悔。她是我这一辈子唯一的亲人,我最亲爱的妈妈,她因为我才变成了孤魂野鬼,如果我认不出她,你说她该有多伤心、多难过?如今,她知道我可以好好的,顺利的去投胎,而且我们也见了最后一面,没什么好后悔的。”

    我没想到平时嘻嘻哈哈没个正行的同桌会有这么深的感悟和见解。想想也是,如果我喝下了孟婆汤,看到了舅舅和外婆,就像看到陌生人一样,而且再也认不出一路和我走来的同桌了,似乎遗憾更多。

    现在虽然我因为记得那些亲人、记得他们受过的苦而感到难受,但是相对的我也记得和他们一起的那些愉快的回忆。

    舅舅和外婆对我的那些好,同桌一路来对我的陪伴,还有和鬼夫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这一切都那么值得我去记忆、我去怀念,我怎么能因为一些痛苦就去后悔记得它们?

    想到这些我也就释然了,是呀,既然已经都这样选择了又有什么好后悔的呢?既来之则安之,每一种选择必然都有它最好的归属。

    我想通了心情自然也是好了不少,乐呵呵的拍了一下同桌的胳膊。

    “没想到,你还是个哲学家,我一下就想明白了呢。”我打趣的逗着同桌,想要借此缓解一下之前那种严肃的气氛。

    同桌一秒之间就变回了刚刚那副玩世不恭的嘴脸:“哈哈哈,你现在才看到我的好,可惜了,太迟了,我就要投胎重新做人了。而且,你都和那个鬼在一起了。”

    “那你好好做人吧!”我没想到他竟然会这样直接的说出我和鬼夫的事情,飞快的说了一句话就转过了头。

    我其实是不太好意思听到别人说我和死鬼的事,可是听到“在一起”三个字又莫名的高兴,就像是谈了恋爱被同学打趣取笑一样好玩。

    我正在心里暗自窃喜着,就感觉到同桌拿手指在我胳膊上戳了一下。

    “你怎么脸这么红啊,是热的吗?对了,你是怎么认识这么厉害的鬼的啊?”同桌好奇的看着我。

    我知道同桌在知道我有了鬼夫的孩子的时候就想问这个问题了,但是因为他没有问出口所以我也不好直接自己说出来。

    现在见他忍了那么久还是问了,我只能把我怎么被结了阴婚又怎么认识死鬼怎么死的事全都告诉了他。

    同桌听了之后恍然大悟的样子,但是很高兴的和我说:“那你还能活着咯,活着挺好的。”

    我无奈地笑了笑,活着或许是挺好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觉得如果可以每天都和鬼夫在一起,就像昨天我和死鬼在一起的时候那样,即使就是在阴间,其实好像也是挺开心,甚至比我从前那么多年都要开心多了。

    “那,那个鬼对你好吗?没有欺负你吧。”同桌大概是想到了鬼夫之前对他凶狠的模样,颇有些担心的问我。

    我点了点头,和他说:“听说他家里还有好几房妻室,虽然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不过现在他是对我挺好的。”

    胡一曲或许是看出我不愿说关于鬼夫的事情,之后再也没提关于鬼夫的事。

    我们之后就一直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说着来到这里之后见过的奇怪的植物。我津津有味的说着自己对这一切所感觉到的新奇,没想同桌竟提议让我带一株回人间种。

    “我才不要呢!”我几乎是立马就拒绝了他,这地府里的每一样东西都让我觉得害怕,我可不想回到了人间之后还会想起。

    不知道我们走了多久,我感觉到周围的温度一直都在升高,越走我越觉得口干舌燥,整个身子好像都被这高温烘烤得完全失去了水分。

    明明身子滚.烫的不得了,我的身上却流不出一滴汗珠,也有可能是它们刚刚冒出来就被灼热的温度给烘烤干了。

    走在前面的几只小鬼已经承受不住这里的干燥,头顶上冒出了缕缕青烟,在半空中丝丝绕绕的向上飘去。

    和我说了一路话的同桌此刻早已开不了口,他胡乱的用手和我比划着什么,我研究了半天他的动作才才出来他是想要喝水。

    我朝着四周看了一圈,除了漫天的黄色什么都没有。再加上这一路以来的植物越来越少,溪流也不曾有一条。

    唯一有的就只有之前路过的奈何桥下的水,可是那里面的水又太过恶心,而且还一直散发着尸体的腐臭味,根本就不会有去饮用的可能。

    我心急的朝前跑了几步,入目只见一路的黄沙扬尘而起,地面的黄土全部都已经裂开,看上去就像是老龟背后的壳。虽然这个地方我并不熟悉,但是我能看出来这儿似乎很是炎热缺水。

    找不到水源的我一筹莫展,加上同桌看上去已然难受的不行,我虽然嗓子也都干得冒烟了,但是还能稍稍忍受一下,胡一曲的状态看上去则就糟糕多了。

    我实在是没了办法,只好想要向黑白无常他们寻求帮助。

    我远远地叫了一声在前面安抚躁动小鬼们的黑无常,他听到我的叫喊后立刻对着我露出了一个笑容,随后就悠悠地就飘到了我的身边,尖着嗓子问我:“千岁小娘娘,您叫我是有什么吩咐吗?”

    他的声音听上去比起之前要奇怪了很多,我估计他应该也是受不了这里干燥的气候才会这样,顺势就偷偷打量了他好几眼。

    黑无常看上去虽然和平日里并无两样,但是我隐约好像也看见了在他身体周围散发出来的青灰色的黑烟,这样看来我们恐怕真的是进入了一个不得了的地带。

    可能是我打量的时间有些久了,黑无常不明所以的看了我一眼,但是又好像介于我的身份没敢说什么,我这才想起来自己叫他的初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