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7章 鬼差的身后

    “这里有水可以喝吗?这儿太热了,我们实在是有些不行了。”我真的有些受不了这里的干燥,每次开口嗓子就好像被人活生生的塞进了一团火,整个声带都火烧火燎的。

    “回千岁小娘娘,这是去鬼门关必须经历的一条路,这路上是没有一滴水的,就算带着来也会被蒸发得一干二净,您只能忍忍了。”黑无常一脸抱歉的看着我。

    听到黑无常这么说,我见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也只能接着忍下去。黑无常听到的前面的百鬼又有了不小的骚动,立马和我说了一声就又回去进行管理。

    我和同桌接下来的一路都没有说话,甚至连互相比划的心情都没有,每一步都变得沉重起来,走到后来都像是在拖着自己的身体。

    身体上的难受无时无刻都在压迫着我的神经,我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不可避免的就想起了鬼夫。

    一想到他我心里就有些愤恨,一路走一路踢着路上的小石子,心里偷偷的咒骂那个死鬼。

    每次都是这样,我一个人在这里受苦的时候,他都不知道在哪里逍遥自在。我一想到他现在很有可能正抱着他不知道哪一房的小娘子在亲昵着就更加怒火中烧。

    我现在严重怀疑他让我假死走这一路是为了报复我之前对他的那些恶劣的态度,不然为什么在我死之前他不和我说我会经历这些事情,而是只是轻描淡写的和我说要同他成亲。

    心里越想越是难过,脚下一个没注意就不自觉的用力大了一些,猛地一下把石子踢到了百鬼群里。

    “啊......”

    很快我就听到了一声大叫,那一声叫喊好像还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我连忙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样子,默默的低下了头走在同桌身边。

    说来也奇怪,渐渐的我感觉好像没有那么热了,这条路越走到竟变得越来越潮湿,我们逐渐的也就不觉得干燥了。

    再往前走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湿濡的程度了,脚下的黄土全部都变成了青砖,或许是常年湿润的原因,青砖上长满了青苔。

    那些青苔的最底部好像还隐隐渗出血来,我闻到了一股浓烈的带着青苔原本的气味加上血腥味混合在一起的复杂的腥臭味,胃里顿时一整翻滚,一股酸流翻腾而出,“哗啦哗啦”我就吐了一地。

    我用手撑住膝盖,像是要把胃里掏空一般的吐着,想停都停不下来,难受的不行。

    同桌见我难受连忙走过来扶着我,本来在前面的黑白无常听到动静以后立马就赶来了我身边,他们都好像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场面一样,彼此茫然的对看了一眼,慌乱的手足无措。

    黑无常和白无常双上飘飘下飘飘,双双飘到了我的身边,不停询问我:“小娘娘你难受吗?需要不需要停下来休息一下?”

    我看了几眼这地方,方圆几里似乎都没有一个能坐的地方,全是这些恶心的青苔,只好对着黑白无常他们摇了摇头:“我只是闻到这个青苔的味道不太舒服,走过这里就好了。对了,我们大概还要多久才能走过这些青苔?”

    黑无常伸出了他僵直的手指了指前面:“千岁小娘娘,看到那个碧绿色的灯了吗?走到那里,我们就到了,那里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鬼门关。”

    听到这三个字我和同桌面面相觑,“鬼门关”这个词以前在书里看得多了,没想到自己也要走一遭,这种感觉还真是蛮微妙的。

    我只看到远远的地方被浓雾笼罩,隐隐透出淡淡的碧绿色光芒,那光芒下好像还有一座巨大的城墙。

    “我们到了鬼门关,就能见到阎王了吗?”我好奇的问黑无常。

    这一路,虽然和鬼差三人都熟悉了,可是其中还要算黑无常性格最为活泼,有些时候我问白无常一些问题,他只回答几个字,仿佛多说几个字会要他的命似得,更别说脸板了一路的阴索命了,我实在是不想和他们聊天。

    所以在可以选择的条件下,我一般都会选择问黑无常问题。

    黑无常摇晃着他那长长的舌头,好像因为我和他聊天很欣喜的样子:“千岁小娘娘,一般的鬼是见不到阎王爷的。阎王爷他老人家掌管着整个地府,一般小鬼的事物都会有阴官去处理,只有当碰上了连阴官也判决不下来的大案子时,阎王爷才会出面审理。”

    听到黑无常这样说我顿时就觉得有些失望,原本我还想看看判了我爷爷罪的阎王爷长什么样子,可是现在看来我可能根本就见不到他。

    这样一想,我来阴间一趟看不见阎王爷还真的有点小可惜,我一直都想要要亲自问问阎王爷凭什么那样对我爷爷,凭什么就这样给整个白旗镇带去灾难!

    三个鬼差跟在我和同桌的身边,我细细考虑着黑无常刚才的话,还是越想越不甘心,可是却又束手无策,毫无办法。

    一行人继续向那鬼门关前进着。

    “这么说地府里有很多阴官咯,你们三个是不是阴官啊。”这一路实在是无聊的很,我想起之前黑无常口中说的阴官,竟也带起了我对这里的好奇心。

    “千岁小娘娘,你这么说真是抬举我们三个了。我们只是普通的鬼差,算不上是阴官的。在这地府里,还有很多鬼差,分管不同的地区,为了管理方便每个地方的三个鬼差都叫做黑无常、白无常和阴索命,我们就像是你们人间说的捕快一样。但是地府里的阴官只有四个,他们分别是赏善司、罚恶司、阴律司和察查司。”

    黑无常低着头细细的向我解释着,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看上去似乎是有些落寞,但是也有可能只是我多想了吧。

    “原来地府和我们人间都差不多嘛……”我正想接着问黑无常其他问题,一旁的同桌就发话了,“你们都叫黑无常、白无常和阴索命,那如果各个地区的鬼差都聚在一起,你们要怎么叫你们的小伙伴啊?叫生前的名字?”

    黑无常原本高兴的神情被同桌这个问题打破,瞬间阴郁了下去,我清楚的看见了他脸上的表情的变化不过就在一瞬之间。

    “我们鬼差是永生永世都想不起生前的事情的鬼,所以我们都不知道生前的事,更别说是名字了。一般我们一个地区的三个鬼差会有感应,所以很容易就能认出彼此。”

    “为什么会永生永世都想不起?”我一直以为鬼差很厉害,虽然可能不如那个死鬼,那应该也有知晓每个鬼过去的能力,没想到他们竟然连自己的过去都想不起来。

    一向活泼的黑无常没有回答我的话。

    我刚才因为黑无常的话陷入了更深的疑惑,所以不经大脑思考的就问出了口,在迟迟没有等到回答的时候才看到黑白无常他们阴沉的脸色,这才意识到我可能说错了话。

    一直阴着脸的阴索命缓缓开了口:“我们都是生前犯了不可饶恕的大错的人,所以被惩罚永生永世不能轮回,只能来往于人间和阴间,带着一批批的鬼从人间去往鬼门关。”

    不可饶恕的大罪?我听阴索命这样说就更加觉得奇怪了。

    在我印象里,他们三个虽然是鬼差,即便白无常和阴索命还是总阴着一张脸,可是怎么也看不出是他们是犯了不可饶恕的大罪的人。

    “犯了大罪不是要下十八层地狱吗?怎么可以做鬼差那么爽?”同桌躲在我身后幽幽的问,我觉得他说话的口气有点奇怪,于是扭过头瞥了他一眼。

    刚好看见他正歪着脑袋,神情里有我看不懂的嘲讽暗藏。

    同桌的声音很小,可还是被他们三个听见了,脸上出现了各异的复杂情绪。

    黑无常对着我们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向两边摊开了双手:“不知道,说起来可能你们会不信,但是我们也不知道我们犯了什么罪。”

    白无常接过黑无常的话语继续说下去:“我们也道犯了重罪是要下地狱的,不过或许我们在做鬼差之前已经下过地狱了也说不定。我们的记忆是随着我们的灵魂一起被阎王收走的,代价就是忘记前世。听说,我们鬼差都是选择主动忘记过去的,无一例外。”

    主动忘记前世的记忆?我不敢相信的瞪大了双眼,旁边的同桌听到鬼差们这么说也发出了一声小小的惊呼。

    这在我看来主动选择忘记记忆是那么的不可思议,我不敢去想象一个人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才会选择主动去忘记前世的记忆呢,难道那记忆里就没有一丝的美好值得他去留恋吗?

    之前同桌说的那些话依然犹在我耳边飘荡,就像是胡一曲说过的,无论经历了多少的痛苦他还是愿意记住那些生命中带给他欢乐的事。

    我抬起眼眸看了三个鬼差一眼,他们脸上的表情依旧不是那么明朗。这一刻,我好像又有点想明白了。

    或许他们三个生前过的真的没有一丝快乐,所以才会犯下不可饶恕的大罪吧。我也知道,很多人做一些错事并不是他的本心,只是他受过太多的痛苦,所以才走错了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