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70章 鬼门关

    得到了我的保证之后黑无常脸上的表情终于变得轻松了一点,他抬起手轻轻一挥,我的眼前瞬间就扬起了漫天的黄沙,黄沙迷住了我的双眼,我不适的闭上了眼睛。

    待我再睁开双眼的时候,我已经身处一片黄沙之中,远远就看到爸爸朝这边飘来,他还是我之前看见的那副模样。原本以为已经流干的泪水,在看到了我爸的那一刻眼眶又开始泛起酸意。

    此时耳边传来黑无常幽幽的声音:“千岁小娘娘,您现在看到的就是通往投胎转世大道上的幻影,在这条路的尽头等着你爸爸的那一对夫妻就是他下一世的父母。”

    我听了黑无常的话,顺着我爸的方向扭头看向黄沙弥漫的尽头,只见在那尽头的地方站着一对四十来岁的夫妻,手牵着手期盼地看着这边。

    我认出了这一对夫妇,就是我和妈妈安姚在城里租房子的房东夫妇。我没想到我爸要去投胎的人家我居然还认识,只想感叹缘分的巧妙。

    房东夫妇两个人很好,经常帮扶着邻里左右,两个人也在城里有很多套房子,日子过的十分富裕,只是两个人一直膝下无子,期盼有孩子已经盼了很多年了。

    看到是房东夫妇之后,我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我确信他们两个一定会让爸爸的下一世过上好日子的,起码在我爸的下一世中他可以过上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

    飘在黄沙路上的爸爸,越靠近路的尽头脸上的皱纹就越少一丝,直到脸上的皱纹不复存在,皮肤变得光洁又饱满;头上的几根白发也逐渐变回了青丝,神态越来越年轻。

    只见他的速度越飘越快,模样也越来越年轻,最后成了我在照片里见过的爸爸年轻时的模样,然后一点点矮小,化作孩童,直至尽头时,已经变成了一个不会行走,哇哇啼哭的婴儿,一点点爬向房东夫妇的怀里。

    我清楚的看见了房东夫妇在迎接我爸时脸上那明媚的笑容,就像是一道阳光直直的射进了我的心田,特别暖特别舒心。

    一时间黄沙满起,再一睁眼我已然又回到了青砖大道上。

    此刻,我内心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复杂的情绪就像是涨潮的海水淹没了我整个心房。

    我的思绪还有些恍惚,尚未从我爸的事情里回过神来。黑无常走过来向我投出关爱的神情,低声问我:“千岁小娘娘,这下我们可以走了吗?”

    我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见所有的鬼都因为我在这里停留等待,心中顿时就觉得愧疚不已,连忙对着身后的百鬼鞠了一躬:“对不起,因为我耽误你们的时间了。”

    我发自内心的向百鬼们道歉着,但是他们却全部都木木然的看着我,仿佛我刚刚只是在对空气说话,和他们毫无关系。我知道他们此刻什么也不会记得,除了肉体会有触感,心里不会有任何波动,但我还是愿意把他们当作人而不是麻木无知的鬼。

    鬼差们都没有搭理我刚刚的举动,将百鬼们全部都聚集在一起,排列好队伍后才开始前进,一条队伍浩浩荡荡的继续向前走。不一会儿,我们一群鬼就来到了鬼门关的青铜门外。

    青铜门两边站着两个鬼兵把守,他们身上穿着铜制的盔甲,青色的鬼面上长着一张鲜红的血盆大嘴,两根白色的獠牙从嘴角的地方伸出来,隐约还泛着阴冷的光。

    他们面无表情地看着从他面前经过的每一个鬼,我怯怯的看了一眼鬼兵再看看眼前的这青铜门,心中直觉凉嗖嗖的。

    在进门之前。白无常叫百鬼们排成一队,一个个有秩序的进门,进去后就在原地等着。我和同桌不愿意先进门内等着,两个人就排在了最后面。

    白无常和阴索命率先进了门,黑无常则是一直跟在我身后,他说是为了保护我,我自然就没有拒绝。

    虽然我心里无所谓的想着,都已经走到这里了还会有什么危险呢?

    我正暗暗的想着呢,这时排在同桌前面的一个小鬼不知怎么的就变得急躁不安起来,突然就猛地冲了上去,嘴里还大声的叫喊着:“怎么那么慢,我先进去好了。”

    说着就脱离了队伍向前跑了出去,我都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跑到了鬼兵的身边。

    原本还面无表情的鬼兵,就在小鬼跑到他们面前的时候眼里突然泛出嗜血的红光,手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长剑,眨眼的功夫,就用剑将那只小鬼的身躯从中间分开来,他顿时就化作了一滩血水。

    变故几乎是发生在一瞬之间。

    我没料到会看到这种血腥的场面,胃里的酸水一下就涌上喉头,弯下腰不受控制的干呕了起来。

    胃里的东西早就在之前就已经吐光了,现在只能撕心裂肺的干呕,我觉得我都要把胆汁吐出来了,难受至极。

    干呕了好一会儿我才稍稍有些缓和,我偷偷的用耳语问黑无常:“我可以排到前面去吗?我怕再看这个场面会受不了。”

    空气中的血腥气丝毫不散的充斥在鼻间,可能是我的错觉,我觉得似乎还有越来越浓的趋势。

    黑无常面露难色的看着我,为难的开口:“千岁小娘娘,这可使不得,地府里最看重秩序了,就连小的们,也是不敢随意变换队伍顺序,刚刚如何排现在就只能这么排了,是一点点都不能变的。”

    黑无常说的一点回转的余地都没有,我知道自己的想法可能是真的没办法实施看,也不好难为他,只能别过脑袋,不再看那一滩血水。

    这时排在我前面的胡一曲突然回过头,悠悠地对我说:“没想到你怀孕之后变得这么柔弱了,要知道读书的时候你可是我们班里最经吓的女孩子。”

    同桌说的经吓不过就是对他那些吓唬人的小伎俩没有过大的反应罢了,我没忍住对他翻了个白眼,要知道他用的那些小把戏怎么可能会吓到天天和鬼在一起的我呢。

    再说我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也不是被吓到了,更大程度上还是因为现在我肚子里有了孩子,一点都闻不得这样的血腥味。

    黑无常见我不舒服在我耳边关心地问我:“千岁小娘娘,进了鬼门关就到了真正的地府了,里面会有更血腥的场面,您受得了吗?”

    我一听到“血”这个字,胃里立刻就难受的很,立刻弯下腰,可是什么也吐不出来,只能干呕几下,胃里却是火烧火烧的难受。

    为了不让黑无常他们担心,我只好强作微笑摇了摇头。我心里明白,既然都已经走到这里了,接下来的路就算再难我也要走下去,再说了只要按照鬼夫说的经历这一系列阴间的流程,然后再和他拜堂成亲,我就能回家见到我心心念念的妈妈了。

    我正在脑海里幻想回到家里见到我妈的场景,站在前面的胡一曲忽然掏了掏他的口袋,从那里面拿出了一包话梅递给我:“这是我死之前从家里带出门的,没想到还在这里,应该还能吃,给你吃吧。”

    我对他说了一声谢谢,接过那包话梅,拿出了一颗含在嘴里,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味蕾上弥散开来,我立刻觉得胃里不再那么难受了。

    吃了一颗我立马又准备伸手再拿一颗放进嘴里含着,谁知正巧碰上了同桌没来得及收回去的眼巴巴的眼神。

    我忽然的就想起来他生前是最喜欢吃话梅的了,很多时候我见他吃的开心向他讨要一颗他都不舍得给我吃的,现在怎么就这么大方了?

    “不对啊,你这么喜欢吃话梅,为什么给我。”我又想起鬼夫和我说过,鬼是不能吃东西的,身上应该也不会再有人间的食物才是,这下就更加觉得奇怪了。

    同桌一脸为难,吞吞吐吐地和我说:“这个…………算了,我就和你说实话吧,不过你可不能和那个鬼说是我告诉你的。其实这个是之前那个鬼偷偷塞给我的,让我路上给你吃,可是我刚刚忘记了,嘿嘿,对不起啊安眉,让你难受那么久。”同桌说完还一脸不好意思调皮地吐了一把舌头。

    我怎么会真的责怪他呢,安慰性的朝他笑了笑:“没事,我刚刚也不是很难受。再说了你现在不还是想起来了嘛,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放心吧,我肯定不会告诉那个死鬼的。”

    握着这包话梅,我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起来。没想到死鬼死了这么久,还是挺有人情味的,还懂得耍小浪漫,这样在背地里偷偷对我好,感觉就好像电视剧上那些刚谈恋爱的小男生,傻得可爱。

    心里觉得甜蜜,刚刚的不适感自然也就消退了不少,空气里的血腥味闻起来似乎都变得清甜了起来。

    吃下了话梅我渐渐的也就不再那么难受,和同桌黑无常三个又恢复了嘻嘻笑笑聊着天的状态,时间再这样的状态下过的很快,我感觉还没过一会儿呢,队伍就已经就排到了我们。

    同桌进去之前扭过头对着我笑了笑,用手在头上做了个类似敬礼的手势,装出一副身先士卒的样子对我说:“安眉,我先走一步!”

    他的动作做得有些滑稽,我嘴角含笑的看着他,没一会儿他就消失在了青铜门里。

    下一个就轮到了我的顺序。

    我深户了一口气走到青铜门前,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身旁的两个鬼兵一直都在紧紧的盯着我,目光冰冷异常,我感觉自己在这样的目光下可能立刻就能被冰作一团。

    我按着黑无常教我的方法,小心翼翼的把手放在青铜门上,手上立刻感受到青铜的寒气,瞬间就传遍了全身。原本实实在在被我触摸到的青铜门在触碰到的瞬间突然就化作了一面幻影,我感受到一股强劲的吸力,大脑都没来得及作反应身体就已经被那吸力给吸了过去。

    眼前出现了一片刺眼的白光,我不适的遮住了眼睛,听到胡一曲的惊呼的时候眼睛才睁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