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72章 镜台

    胡一曲勉强地朝着我笑了一笑,指了指我的肚子说:“你现在自己都保护不了,更别说什么要保护我了。”

    我听他这样说也是一愣,确实,我在遇到了所有的苦难的时候都是靠着鬼夫才安全度过的,如果没有鬼夫,我的下场又和这百鬼中的那些小鬼有什么区别呢?

    喝下孟婆汤麻木的走过黄泉路,然后接受自己的惩罚,投胎又或者下地狱。

    和每一个普通的人都一样。

    但是这一路以来,没有鬼夫的陪伴,却有胡一曲一直陪着我,他是我唯一认识值得信任的人,还一直想方设法的逗我开心,我能够感觉到自己渐渐的对他生出了一种依靠的情愫,这感觉就好像同桌如同我的亲人一般,我们两个在这暗无天日的地府相互帮助、相互依赖。

    “同桌,我不会忘记欠你的,你放心。”

    我只要一看到胡一曲的脸就会想到他是因为我而死的,还有他的妈妈。可以说他们两个人的生命之所以会这么早的结束,我占了很大程度上的原因。

    每每想到这里我就会产生想用尽一切去弥补他的想法。

    但是说的话实在是没有信服力,同桌嘻嘻笑笑没有别把我的话当一回事,扯着我一直往前走。

    我寡然无味的盯着地面,心里苦涩不已,如果可以我多希望可以向鬼夫求情让胡一曲和他妈妈也可以重回人间,但是在阴间里呆了这么久,我早就认清了这个想法是多么的不可能实现。

    没走多久,我们就走到了那面巨大的明镜下面,那面明镜上面写着三个大大的字“孽镜台”。

    孽镜台两侧有高高的栏栅拦着百鬼,明镜旁坐着四大判官,神情庄重。栏栅的前面有无数长着牛头马面的鬼差管理着秩序,一旦有违反秩序的鬼,就会被他们用皮鞭鞭打。

    我和同桌站在队伍最后面远远地看着前面高台上的审判,我们俩都没有说话,但是我却能清楚的感受到他和我一样对那些审判的恐惧。

    一个鬼走上孽镜台的空地上,四个判官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小鬼。

    那个小鬼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因为我们离得比较远的缘故我看不太清那小鬼脸上的具体神情,也听不太清审判们和小鬼的对话。

    只看见那小鬼一副神情激动的模样,就像是在辩解着什么,但是那些审判却始终无动于衷的黑着脸,巍然不动的看着那地上的小鬼。

    说来也神奇,那个鬼还没有在那个地方跪多久,孽镜台就将他生前往事快速地放了一遍。我和同桌都没有见过这样神奇的镜子,暗暗地连连称奇。

    黑无常见我们这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平静地和我说:“那面孽镜台是地府的宝物,可以知道人的过往,好让判官们明善恶辨是非。”

    跪在空地上的那个鬼,在看到了自己生前所犯的恶事赤.裸裸地展现在了百鬼的面前之后,再也没了之前辩解的劲头,顿时羞愧得无地自容,俯下头连连认罪。

    判官们也没有说话,只见两个鬼差拿着夜叉就走了上来,提着那个鬼就往另外一条小路走去。

    这整个过程都发生的极快,期间井然有序,没有任何一个人发出异议。

    “他们这是要带他去哪?”我好奇地问着黑无常。

    “这个鬼是要下地狱了。”黑无常看了一眼那个鬼的背影,悠悠的回答我说。不知为何,我总觉得黑无常的眼神里藏了一些和之前不太一样的东西。

    下地狱!我简直都不敢相信我自己的耳朵,在我看来刚刚那个小鬼不过就是犯了一些偷鸡摸狗的小罪,结果竟然得到了要下地狱这么严酷的惩罚!

    “不过是小偷小盗,这样就要下地狱?”我还是没忍住心中的好奇,悄悄的问了黑无常一句。他不知道是没有听见还是假装没有听到,沉默着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怯怯的看着那四个审判,心中暗自腹诽,看来地府的制度比我们人间要苛刻的多得多,这阴间在我心中的形象立刻又变得恐怖了好几分。

    几乎没有停歇的,排在后面的小鬼们一个接着一个的上去接受审判,他们或多或少都犯了一些不小的罪过,分别被带向了不同的地方。

    我看着那一个个被带走的背影,心中五味杂陈,却又不敢再问那黑无常,生怕会得到令人心惊的答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原本排了一条长龙的百鬼队伍眼看就只剩下了几个,和快就要就轮到我和同桌了,我的心不知怎么的也开始“怦怦”的剧烈跳动起来,竟是生出了几分紧张的情绪。

    我把站在一边的黑无常叫了过来,“我也要上去接受审判吗?”

    那个孽镜台总是令我有一种惴惴不安的感觉,我很怕接受了审判就再也回不去了,直接下地狱或者投胎做人,如果真的变成了那样的话一直守着我肉身的妈妈该怎么办?

    我忐忑不安的看着黑无常,生怕他口中吐出什么我再也回不去的消息。

    却不料黑无常凑到我耳边悄悄的说:“千岁小娘娘,你要回府上休息吗?你的朋友等一下就要接受审判了。”

    回府上休息?鬼夫的府上?不是说走个流程就让我回家吗?我的大脑一下子没能转过弯来,不太能理解黑无常话语里的意思。

    我见黑无常刚刚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转而换了个话题,心里就更是乱糟糟的饿了。

    一个可怕的想法在我心中逐渐成形,我现在已经过了鬼门关,眼下审判也不用,难道这一切都是鬼夫打算骗我到阴间来然后永远不让我回人间的手段?投胎恐怕也只是他欺骗我的一个幌子,我很有可能将永生永世在这见不到天日的阴间生活。

    越来越多的疑问在我脑中一一闪现,杂乱的念头占据了我的脑海,所有不好的想法就像是滕蔓一样缠住了我的心脏,我无措的在心中问自己:我是不是真的要死了?

    我无助的抓住了黑无常的手臂,就好像他是我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黑无常,你和我说实话,人一旦来了阴间是不是就回不去了?”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眼泪已经堵在眼眶里蓄势待发。

    黑无常皱了皱眉头,似是有所不解,他奇怪的问我说:“千岁小娘娘为什么会这么问呢?据小的所知一旦过了鬼门关,所有的鬼就要接受判官们的审判,之后就算重新投胎也不是以前的那个人了,又怎么可能会怎么会活着回去呢?”

    黑无常的话就是一道晴空霹雳在我的耳边炸起,我面如死灰的看着他,脑海里却一次又一次的回放之前鬼夫对我说过的那些话,所有的一切都还历历在目就像是刚刚才和我说的一样。

    “只要走个流程,你就可以重回人间了。”

    “我怎么会让你死呢?你肚子里还有我的孩子。”

    ……

    骗子,大骗子,这一切都是甜言蜜语一般的谎言!我痛苦的抱住自己的脑袋,想要把鬼夫说过的话全部都甩出脑袋,却一点作用都没有。

    眼泪就如决堤般一般从眼眶中流出,滑落打在在地面上,黑无常看见我这样立刻就乱了阵脚,不明所以的连连安慰我,只是我什么也听不进去。

    我的心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痛得厉害。

    我怎么能相信一个鬼呢?更何况他还是一个谎话连篇的鬼。明明早就死了,诬赖说是爷爷害死的他,害得我和他结了阴婚。如今想来这一切应该都是他故意为止,蓄谋已久的目的恐怕就是想把我从阳间骗到阴间做他的小老婆。

    我越想越生气,愤怒的情绪在我的心中不断发酵,让我逐渐忘记了现在身处的地府的可怖,不管不顾的大喊大叫起来。

    “我不去,我哪里也不去!我不要接受审判,也不要去那个死鬼的府邸,我要回家,什么千岁小娘娘,我不稀罕,你们去告诉那个死鬼,他要是不兑现承诺放我走,我就弄死他的孩子。”

    我不顾颜面的冲着黑白无常喊叫,旁若无人一般的哭着,周边的小鬼们听到了我的动静纷纷望向我这边,可我此时却无暇去顾及他们的目光。

    不远处的牛头马面看到我这样,拿着手中的刑具缓步朝我的方向走过来,他们的每一步都走得特别重,似巨大钟铃的敲击声。

    他们走到了我的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整在发生大哭的我,抬手就扬起了手中的鞭子想要制止我,手还没有落下来就被被白无常给拦下了。

    这里的气氛瞬间变得微妙了起来,我虽然感受到了却不想停下哭泣,更像是抱了一种不管不顾的态度。

    黑无常见我越哭越大声,不知如何是好的跪在我面前:“千岁小娘娘,你不要哭了,要是伤到自己和腹中的小殿下,我怕是要灰飞烟灭的。”

    黑无常的话于我一点劝解的作用都没有,停不下的一直哭着。我想着自己这一路以来的经历心中更是倍加酸楚。

    我看到了舅舅、外婆、同桌的妈妈、爸爸和校长,他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命数,可是我的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