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74章 住进西厢房

    不知为什么,我的心里景不愿意承认这画里的人就是我,死死的咬住了下嘴唇。

    或许只是鬼夫画着玩的,我用手轻轻摸了一下那幅画,才刚触碰到画纸手上就被沾了一手的灰,很明显这不是最近的画作而且那画纸都已经泛黄起边了。

    我瞧着这纸张的颜色,确定这纸肯定比我年纪要大得多,既然这样的话这又怎么会画的是我呢?

    不知道为什么,当这个认知在脑中闪过的时候我的心里竟有隐隐的失落。

    我转过头黑无常问他:“这个画中的女子是谁?”

    黑无常悄摸着朝着那幅画的方向看了一眼,脸上流露出不解的神色,摇了摇头对我说:“千岁小娘娘,我也是第一次到这里来,平时像我这样的小鬼差,哪里有资格进这个府邸,小的自然也不知道这画中的是谁。”

    见没能从黑无常那儿得到答案,我遂是放弃了向他们询问的想法,一味地盯着那幅画看。

    这幅画越看我越觉得渗人,它好像在告诉我我就是属于这个地方的,我再也回不去了。

    我猛地摇了摇头,不想再在这个房子里待下去,声音发抖的问黑无常:“我可以不住在这个屋子里吗?”

    黑无常弯下腰:“千岁小娘娘,这是这院子里的主屋,朝向最好最宽敞的就是这里了。”

    即便黑无常这样说,我还是觉得那幅画上的女子一直在看着我,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一刻也没办法继续在这屋子里待下去,大步冲出了房间,直到呼吸到新鲜的没有山茶花味的空气,我不停跳动的心脏才恢复了平静。

    身后黑白无常和胡一曲都紧随着我跑了出来,我回过身子朝刚才那个屋子又看了一眼,心中的情绪汹涌翻腾,难受的紧。

    “我真的不要住在哪里,我感觉不好,我要住在那里。”我随手一指,就指向了西边的厢房,门上高高地挂着一个牌匾写着“来生”。

    黑无常顺着我的手指的方向看去,欲言又止的样子。

    “不行吗?”我见黑无常的脸色不是太好,奇怪的问了一句。

    “千岁小娘娘,那个是西厢房,是下人住的。”黑无常犹豫了片刻,还是低着头对我说出了理由,我本以为是什么大事儿,没想到就是因为这个,心中倒是颇为不以为然。

    我看了一眼这个院子,不小,但只有三个厢房,东边南边和西边,刚刚东边就是主房,我和同桌一起来的,南厢房肯定是要留给客人,如果我不住东厢房就只能住在西厢房,只是黑无常似乎很不愿意我去住。

    我不顾黑无常不太好看的脸色,执意走向西厢房。刚一推开房门,扑面而来的尘土立刻就糊了我的双眼,我捂住嘴咳了好几下,拿手在眼前挥了好几下才能睁眼看清。

    厢房里只有一张楠木做的床,窗边摆着小小的梳妆台,台上只有一面小铜镜,其余的就什么都没有了,整个西厢房小的可怜,和刚刚的主房相比简直就像是一个鸽子笼。

    我四周环视了一圈,房间里面除了尘土有点多之外还不算杂乱,小小的也不算拥挤,和刚才的东厢房相比满意了许多,干脆就告诉黑无常我就这住下了。

    “千岁小娘娘,你真的要住在这里吗?”黑无常听了我的话后再三和我确认着我要住在这里的决定。

    我假装没有看出他的为难,走进房内从窗户向外看,正好看见墙上停着两只小雀吱吱喳喳的叫着,好像我又回到了人间那三月天,草长莺飞的美好里。

    “嗯,就是这里,我觉得这儿挺好的。”我回过头微笑着看着黑无常,给了他一个确定的回答。

    黑无常拗不过我,只好先叫人打扫这里。

    刚才看见的那几个穿着素色长衫的女鬼有序得飘了进来,井然的开始打扫起屋子来。看着这些女鬼我总是有一种浑身发毛的感觉,忍不住的就想浑身发抖。

    我看了胡一曲,正巧看见他也是一脸害怕的表情,走过去和他悄悄商量了一下,两个人干脆一齐跑去了南厢房,鬼差们看了我们一眼,没有说什么也没有跟上我们,守在西厢房看那群女鬼打扫。

    南厢房的装饰和东厢房差不多,都是用上好的香檀木制成的摆设,唯一不同的就是南厢房比东厢房小了一些,也没有那浓烈的茶花香。

    南厢房和刚才的西厢房相比条件不知道好了多少,同桌走了一圈好奇的四处看着,目光停留在我的身上的时候,嗫嚅了片刻。

    “安眉,要不我去住那个西厢房,你住在这里吧。”我知道他可能也是觉得刚才那个房间太破了,不过我其实倒还真的觉得还好。

    “不要,我挺喜欢那里的。”我为了让他相信我说的是真心话,还用力的点了点头。

    这个南厢房是连着东厢房,我实在是不想靠近东厢房,只要一想到那个画上的女子,我的心就火烧火燎的难受。

    胡一曲听到我拒绝了住在这儿的话语后继续在房间里四处看着,我见现在正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好时机,立刻心中一动。

    “胡一曲,你过来,我和你说件事。”我朝着窗边的同桌招了招手,胡一曲立刻就转身朝我走过来。

    他刚刚走到我身边,还没等我开口和同桌商量日后两个人逃跑的事情,黑无常就走了进来,我见黑无常来了自然就把未说出口的话全部都吞了回去。

    “千岁小娘娘,您饿了吧,晚膳都已经准备好了。”

    我一听到有吃的肚子立马就跟着叫了起来,也顾不上什么逃跑不逃跑的了,欣喜地跟着黑无常走到屋外,走到一半才想起来,鬼不是不能吃东西吗?

    “我之前听鬼夫说鬼不是不能吃东西的吗?”我拉住黑无常好奇的问。

    我之所以会这样问也是有理由的,总不能一会儿我一个人在餐桌上大快朵颐,让同桌可怜巴巴的看着我吧,作为一个资深吃货我知道只能看不能吃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黑无常笑了笑,歪着头回答我:“千岁小娘娘,您就放心吧,鬼门关境内的鬼已经算是半个人了。六界之中,我们阴间最为古怪,只有过了鬼门关的鬼才能算是真正的鬼,会有新的躯体重新养成,鬼门关外都是些没有躯体的灵魂,四处飘散罢了,自然不能吃。而且鬼门关之外,任何鬼吃了东西都十分难受,具体原因是为什么小的也不太清楚,估计是因为鬼门关是阴阳交界处的缘故吧。”

    原来竟是这么个道理,我没想到只要过了鬼门关就会有新的躯体养成,我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暗自想到:重新养成躯体,怪不得小叔口中的那个人可以逃出阴间。

    黑无常不知道是不是看出了我心中所想,轻声说:“千岁小娘娘,如果用在鬼门关里养成的躯体强行逃出阴间,会神智疯癫,疯魔致死,而又重回阴间。那样回来的鬼会被鞭打数百年重新投胎之后会永生永世缺手缺脚极为凄惨。”

    我心中大惊,既在吃惊那黑无常竟能看出我的想法,又在为这种惨绝人寰的结果而感到吃惊。在我无意识的想法中竟然差一点就铸成大错,幸好我还没来得及那样逃出去。

    我自然不会向黑无常承认刚才真的是在想逃出去的事情,但是还是在心里感谢他,毕竟要是黑无常不告诉我这后果,我怕我生生世世都是残缺不全了。

    “我们快去吃饭吧。”我刻意避开黑无常说的那些可怕后果,没有继续逃跑的话题,装作毫无想法的模样。

    这个话题被大家自然而然的忽略了过去。

    鬼差们领着我和同桌走出了这个小院子,穿过一个山水庭院走到了一个竹子林中,那竹林最深处有一个小亭子,古朴的很。亭子的两边龙飞凤舞地写着两句诗句“何患生死何忧愁苦,或生或死或悲或喜。”

    没想到在竹林的深处竟还有这么一个古香古色的小亭子,我的心情在这番景色的熏陶下也变得明媚起来。

    亭子中央的桌子上早就摆满了菜肴,我和同桌早就饿得不行,两个人急吼吼的坐下来拿起筷子夹上菜肴就往嘴里送。

    我刚一下口,就感到一阵血腥味扑面而来。

    “为什么是生的?”我皱着眉头望着鬼差们。

    另一边的同桌吃的却十分开心,一点不受这些是生的影响。

    “你不觉得生吗?”我不敢相信的看着满嘴是血的同桌。即使他吃的是鸡肉,我还是觉得可怕。

    “不知道怎么的,我不觉得生,还觉得很美味。”同桌一边往嘴里塞鸡肉一边和我说。

    “千岁小娘娘,可能是您还没有真正的死,还有一丝生气残留在人间,自然是吃不了这些阴间的食物。”黑无常弯着腰,抱歉地看着我。

    这下好了,我还说我大快朵颐让同桌看着呢,现在是让我饿着吗?

    “安眉你是不是傻,你不会生火烤熟它们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