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75章 酒后

    同桌一句话点醒了我,连忙叫鬼差们帮我搭火架子。

    阴索命很快就砍了几根竹子回来,白无常细心地帮我架起来,我用细细的竹签串了很多肉,黑无常大手一挥,火就生了起来,还没有两分钟,那些肉就烤熟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回到了他爸爸的府邸,我肚子里的鬼胎安分了很多,就连烤肉这样油腻的食物,我吃起来也没有想吐的感觉。

    酒足饭饱后,鬼差带着我们去到了一处隐蔽的彼岸花丛中,在那彼岸花里藏着一处温泉,名曰“煮酒泉”。

    毕竟男女授受不亲,我和同桌分开在两个不同的汤池中泡着,靠着厚厚的彼岸花丛阻挡视线,但是彼此都能听见对方的声音。

    鬼差们早就退出去守候着,只留我和同桌两个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没想到这地府,除了刚刚那些可怕的刑罚让我觉得可怕,生活的地方竟是和天堂一般。”同桌隔着一道花屏对我发出了感概。

    我泡在洒满鲜花的温泉中,全身上下的细胞都被打开,贪婪地吮.吸着着温泉中的水分,热气呼在我的脸上,我感觉真个脸蛋都水润润的舒服极了。

    “以前觉得死了做鬼挺惨的,没想到也有生活那么惬意的鬼,我们还是太无知了。”我接上同桌的话感慨了起来,要不是我真真实实看到了那些被折磨的鬼,那满地的骷髅,流淌的血河,我真的会以为我来到了天堂。

    “你以后要留在这里生活吗?”同桌不再是以前开玩笑的语气,认真的问我。

    我差一点就不想离开这个地方了,实在是太美好了,活着的时候我似乎从来没有如此轻松过。可是,我的妈妈只有我了,我怎么能抛下她一个人在这里快活。

    “我不能在这里的,人鬼殊途,我只是和那个死鬼定下了阴婚,又怀了孩子,不得不来和他走个形式,我始终是想好好做人。”我无奈的回答同桌

    说到这里我的心竟然抽痛了一下。如果那个死鬼不是鬼,我也没有那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发生,我们就是普通的人,正常的相遇、相知、相爱,或许我就没有那么的犹豫彷徨和害怕未来我和他的结果。

    “你喜欢他吗?”同桌犹豫着问出了这句话,他的眼神有些躲闪,始终不敢将视线落在我的身上。

    我喜欢鬼夫吗?我在心里疑惑的问自己,但答案究竟是什么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

    或许是喜欢的吧。从一开始的害怕抗拒,到后来他总是出手相救,我对鬼夫的情绪始终都在产生着些微的改变,即便我之前一直都不愿意承认但这也是实在发生的事情。

    特别是那天我在他的府邸被他抱着沉沉睡去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在那一刻我几乎已经可以确定我是真的喜欢上了鬼夫,喜欢上了一个鬼。

    我茫然的看向眼前,心中思绪翻滚,嘴中直冒苦味。

    妈妈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很伤心吧,她拼了命才把我从镇子上带出来,含辛茹苦的供我上学,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望我可以好好学习,逃脱这些神神鬼鬼迷信的事。

    可惜最终我却还是没能逃脱出命运,甚至还要做他的新娘。

    我闭了闭眼睛,缓缓地长呼出了一口气,再睁眼时眼中已是一片清明。

    “是,我喜欢他。可是我……我不想当鬼,我还想回到人间去。”

    胡一曲听了我的回答后,不置可否的挑了挑嘴角,没有说话。

    沉默,我和他都陷入了良久的沉默当中,承认自己的心意远没有我想象的那般轻松,反而心情愈发的沉重了起来。

    “安眉,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再也回不去了呢?”同桌犹豫了许久才说出这句话,他说的时候脸上是明显的心虚。

    我抬头看天,从纷乱的思绪里理出一份坚定。如果我真的再也回不去了,那我也不可能和鬼夫过下去了,即使我是真的喜欢他也没有用。

    在我心中,我一直认为爱一个人就是爱他全心全意的真心,鬼夫既然答应过我要让我活着回去,那么一旦他骗我,我就算落到了做孤魂野鬼的下场,也一定是永生永世不会再见他了。

    这些话我当然都没有告诉胡一曲,他没有必要知道这些,我不想把他牵扯进来。

    我对着他干笑了两声糊弄了过去,胡一曲极有眼色的没有再追问下去,低下了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天色渐黑,我和同桌结束了泡汤回到了之前的院子里。

    鬼差三人一起将我送回了西厢房,同桌独自回了南厢房,我在临走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正好瞧见背对着我向前走的同桌的最后一个背影,下一秒就消失在视线里。

    我收回了目光,整理好情绪回到我住的房间。

    进到房间里,我觉得身子有些乏,拖着疲惫的步子走到了木桌旁坐下,左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揉捏着后腰酸痛的地方。

    黑无常凑到我身边对我说:“千岁小娘娘,这府里还有几位娘娘在,按理说您应该先去拜见她们才对,可是眼下您还没有正式过门,就这么贸贸然去总是不太好。您还是先就不要乱跑了,在这里等着千岁爷回来吧。”

    其实不需黑无常叮嘱我也定然不会乱走的,这个地方于我而言还是太过陌生了。

    我故意忽略了黑无常说的“府里的几位娘娘”,平静的点了点头:“你们要走了吗?”

    黑无常摇晃的舌头突然停了下来,那副神情几乎和即将被主任丢弃的小狗没有两样。

    黑无常和身旁的鬼差齐齐跪了下来:“千岁小娘娘,我们三个只是来往人间和阴间的小鬼差,因为您才有幸来了一次千岁府,现在是时候走了。”

    我不舍的看着鬼差们,这一路上都是他们三个照顾着我,现在突然的说就要分别,心里总是空荡荡的。

    “你们不能等鬼夫回来再走吗?”我抱着最后一丝希冀问他们。

    鬼差们没有说话,脸上的神情已经告诉了我答案。我知道他们是真的要走了,没有一点回转的余地。

    我让他们都站了起来,起身把他们送到院子外,心中还是满满的不舍。

    黑无常在临走之前不放心似的对我又叮咛了一番:“千岁小娘娘,明天会有一个小娘娘来找你,她和您一样,心思很单纯不会害你的,有什么事您都可以去找她。”

    我本就觉得不舍,现下看黑无常直到离开的最后一刻还是对我如此照顾,心中更是伤心难耐。

    我对着他点了点头,目送他们三人走了很远,才又回到院子中去。

    阴间的夜晚比人间要冷上许多,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唯一证明是黑夜的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和变作铁锈的黑红色般的天空。

    周围空气里的温度似乎骤然降低,我看了一眼这毫无一丝生气的地方,心中除了悲凉之外还生出几分惧意。

    我走回房间找了一件衣服披在身上,坐在山茶花边的小石凳上,想着东厢房里的画像,想要从脑海里撕扯出关于那个画中人的记忆。

    就在我想得入神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我整个人几乎都从凳子上弹了起来,一颗心躲在左胸腔里狂躁的跳得厉害。

    我好容易稳定下情绪,定睛一看,原来是胡一曲。

    我上下扫视了他一眼,眉头微皱,觉得有些奇怪。

    “你怎么穿着这一身衣服?”

    本来穿着牛仔裤恤衫的同桌现在一袭白衣长袍,微风轻拂,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以前同桌总是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我也没有仔细看过同桌的脸,今天借着他手中幽蓝色灯笼微弱的光亮看他的脸庞,竟觉得他如此俊俏。

    白皙的脸颊宛若玉脂,皮肤看上去似乎比我这个女孩还要好。长眉如刀锋般刻在眼眶之上,高挺的鼻梁还有那粉嫩的嘴唇恰到好处地组合在一起,不说与日月星辰媲美至少也是英俊逼人。

    这一种惊艳的感觉还没能维持多久,胡一曲就立马变回了那个耍宝的小子。他迈出弓步手握成拳,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和我说:“安眉,我帅吗?”

    我瞧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这肯定是在臆想自己是个武功盖世的大侠了,心里忍不住吐槽了几句,面上却没有表露丝毫。

    我不走心的敷衍地对他说了一句:“帅帅帅,整个阴间你最帅,你都快帅炸了。”

    他大概是看出了我的不屑,也就不再摆出那副模样,收回了动作。胡一曲放下手里的灯笼,在我身边坐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我似乎在胡一曲坐下的那一刻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洗衣粉味儿。

    同桌抬头望着黑红色的天空,我侧过脸瞧他,看不出他面上的神色。

    “安眉,你说以前上学的时候,老师点名我们就是互相帮助,没想到现在我俩死了还是要互相依靠,应该说我还是要靠你。”

    胡一曲的话让我回忆起了上学的时光,读书的时候多么的无忧无虑啊,只想着解决作业,回答问题,不迟到不早退,根本不用天天担心自己哪天一不小心就下地狱,一不小心就灰飞烟灭。

    越是回想那些美好时光,现实的残酷就越发的锋利。我看着胡一曲,他好像也陷入了回忆里,嘴角微微带着笑意。

    在一席白衣衬托下胡一曲整个人都像是置身在一圈光晕之下,突发的涌起一阵愧意:“一曲,这么说来还是我害了你。”

    我总是惦记着这件事,是我害了同桌才害得他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胡一曲对我的话不置可否,对我轻轻的笑了笑,没有一点责怪我的意思,我见他这样心里的愧疚不减反加。

    胡一曲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壶酒,壶嘴儿对着嘴自顾自的喝了起来,双眼喝得有些迷离,醉醺醺的对和我说:“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我们要走向新生活才对。从前我调皮但还没喝过酒,如今做了鬼尝尝这酒的滋味,也没有很好喝啊,为什么我爸那么喜欢喝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