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77章 温柔的鬼夫

    浅月听我这么说一脸犹豫:“姐姐,如果我给你看我原本的样子,你会害怕吗?”

    我没有说话,只见她转过身去,再回头时哪里还有什么娇滴滴的模样,焦黑的脸上还露出了几块骨头,我一下子就被浅月原本的样子给惊吓到了,两眼一黑就晕了过去。

    浓雾笼罩的山野上长满了白色的彼岸花,高飞的老鹰在天空中盘旋久久不能落地发出凄凉的悲鸣声。远处的山上传来一阵阵猿猴的长啸,惊起山谷中的蝴蝶飞起又落下......

    我站在悬崖峭壁上,身后有一个浑身烧焦的女人追逐着我,再迈一脚就是万丈深渊,退后一步我就会被女鬼抓住。

    慌乱中我毫无办法,心中只觉得焦急却又毫无办法,束手无策的站在悬崖旁,心里乱糟糟的。

    “死鬼你在哪里!快来救我!”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在山谷中呼喊着,除了不断回荡的我的喊叫声,没有任何回应。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个女鬼就用手一挥,一条长长的白绫从她袖中飞了出来,直直向我冲来,将我整个束缚在白绫之中,任我百般挣扎也毫无用处。

    我只想着逃脱女鬼手上白绫的束缚,不停地扭.动我的身躯,一个脚滑,就坠入了万丈深渊,那原本紧紧束缚住我的白绫好像失去了能力一样在我身上滑落。

    我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云雾之中快速的坠落……

    “啊!”我发出一声尖叫,全身抽搐的一抖。

    我猛然睁开双眼,入目就看到死鬼那张熟悉的脸,梦境里的恐惧还没有完全消去,我抬起手抓住鬼夫的手,直到被他冰凉的气息包裹住我才终于放下了心。

    还好刚刚发生的一切只是梦一场。

    “你去哪里了怎么一直不来找我,我一个人……真的好害怕。我刚刚做了一个噩梦,梦到我被一个烧焦的女鬼索命,无论我怎么叫你,你都没有出现。”

    或许是因为刚刚的噩梦太过真实,又或许是我对死鬼太过想念,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就立刻抱住了他,哭了起来。

    不仅仅是梦里的害怕,还有从他离开之后的种种事情,这些积压到一起几乎快要让我喘不过气来,我放声大哭着,就像是要把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出来。

    鬼夫用手抚摸着我的头,动作极尽的轻柔,柔情似水的看着我,温柔的在我耳边说:“眉眉,别害怕了,我不是在你身边吗?”

    我一直在他的怀中抽泣个不停,眼泪怎么都止不住。鬼夫一边安抚我一边把站在一旁的浅月骂了一顿:“你怎么能这么吓安眉,她才刚刚从人间过来,很多事都不能习惯,我让你过来是为了让你好好照顾她,结果呢?把她吓成这个样子。”

    浅月在一边低着头,委屈地哭泣:“我我我.....我不想的,我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我听到浅月委屈的哭声便停止了哭泣,抬起头来对鬼夫说:“浅月妹妹不是故意的,你就不要再责怪他了。”

    他听到我帮浅月说话,也不再责怪她,但是语气听上去还是有点凶巴巴的,只说让她以后不要再以原本的面貌示人。

    还没来得及对鬼夫说让他不要再那样责怪浅月,他就一把将我抱在了怀里,抱得特别紧,在我耳边说:“眉眉,你终于回来了,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消失了。”

    我好像闻到了鬼夫身上有淡淡的茶花香味,以前的他是没有的,就在我抬头看他的时候,突然发现他原本湛蓝色的眼眸今天竟然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蓝色,不是墨蓝色也不是幽蓝色,是一种介于这两者之中的奇异色彩。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看着鬼夫的双瞳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既不是欢喜也不是讨厌,反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亲近。

    “你是不是没睡好?”我觉得今天的鬼夫和平时不太一样,关心地问他。

    鬼夫用手指轻轻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就像以前那个样子,甚至还多了几分宠溺的感觉:“小傻瓜,没有你我怎么能睡好呢?”

    浅月见我们两个情意正浓识趣地退了出去,我见她出去了只觉得更不好意思了,房间里就只剩下我和鬼夫两个。

    鬼夫用手将我环抱在怀中,我的头枕在他的胸膛,直接的感受着他身上的气息。他低着头闻着我发丝上的味道,轻声地说:“你离开我还是太久了,身上都已经没有了我的气息。”

    我听他这么说也是心中一酸,故作生气地说:“是谁一直不来找我的?我一个人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当时要是不离开的话不就不会这样了吗?”

    他听见我这么说,原本抚摸着我的手听停了下来,脸上尽是难以启齿的隐忍:“眉眉,你相信我,不是我不去找你,我没办法,我真的没办法。”

    他的语气中充满了无奈和自责,似乎还有着浓浓的思念之意,我不过奇怪了一瞬就没有再多在意,只当是我自己多想了。

    我原先不过是吃醋他有浅月这样美好的女子做妻子,担心自己比不上浅月,才会那样说话气他。可是现在听他的语气,似乎对我真的是那么的思念,一副情真意切的样子,我又怎么能不依不饶去责怪他不来陪自己呢?

    “我知道了,以后无论我去哪你都陪着我好吗?就算我回了人间你也像以前一样陪着我好吗?”

    我有些试探的说到了回人间的事情,想要借此看看鬼夫是什么反应,却没想到他听我这样说几乎是立刻就变了脸色。

    “回人间……”鬼夫的声音听起来有一点无奈和悲伤。

    我见鬼夫的这个反应当下就是心中一紧,心中警铃大作,之前黑无常说过的话现如今还犹在耳畔,他是不是不想让我回去了?

    “你答应过会让我活下去的。”我担心地看着鬼夫,害怕他对我说我要永远呆在这个地方了,永远都不可能回去了。

    “你真的很喜欢人间?”鬼夫的眼神里流露出我从未见过的浓烈的悲伤。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样的鬼夫我竟然说不出口肯定的回答。

    我不敢再看他的眼,低着头小声地和他说:“我短短一世,你让我陪我妈妈好好过完,好吗?”

    鬼夫沉默了很久,抓住了我的手,在我耳边温柔地说:“眉眉,你要你高兴,不说一世,生生世世我都会陪你,你在人间我就在人间陪你,你在阴间我就在阴间陪你,六界之内,只要是你,我就一直会在你身边。”

    我从来没听鬼夫对我说过这样的话。这次再相见他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少了之前的那种不愿意开口说爱的傲娇感,似乎恨不得一下子把全天下好听的情话都和我说一遍。

    鬼夫温柔的将我抱在他的怀里,虽然我们都没有再开口,但是这种岁月静好的感觉却也着实不赖。我悄悄抬头看了他一眼,总觉得鬼夫今天和平日里不太相同。

    今天的他真的很不一样,平日里他要是抱住了我一定会对我做那些羞羞的事,可是今天他除了一直抱着我紧紧的抱着我以外,什么其他的动作都没有。

    虽然只是在他的怀里我都觉得自己仿佛快要融进他的怀里一样。

    “死鬼。”我轻声地问他:“我们什么时候拜堂成亲。”

    虽然这句话问出口显得我那么的急不可耐地想要嫁给他,可是我是真的很想快点成亲,因为只有早日拜堂我才能快点回到人间去。

    我一直都记得鬼夫之前和我说过,只有我人间的尸体保存完好我才有可能重返人间,也不知道妈妈保护我的肉身保护的怎么样了,但是时间越长难度一定就越大,我不想再给我妈增添压力。

    他低着头用他冰凉的脸颊贴在我的脸上,轻轻地蹭着我,我被他蹭的有点发痒,开口时嗓音温润如水:“快了,我很快就会娶你进门,你会是我这一生唯一的女人。”

    鬼夫用他那双诱人的双眸盯着我,我情不自禁的被他吸引进去,一点点的沉沦而又不可自拔。抓着鬼夫双臂的手不自觉的用力,我觉得奇怪,明明我此时已经是个死人没有心跳了,可是为什么我会产生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呢?

    “唯一的女人”,这五个字就像是一道魔咒不断的在我耳边重复。我只觉得奇怪,鬼夫不是有很多房妻子吗?我又怎么会是他唯一的女人呢?

    还没等我开口问他,他就把我按在床上,吻上了我的唇,一片柔软。

    和之前的霸道主动的吻不同,今天他的吻温柔而又绵长,我似乎还感受到了他的吻带着淡淡的苦涩。鬼夫一遍又一遍的在我的双唇上轻柔碾压,温柔的简直快要不像他。

    或许是我太累了,又或许是他的吻带有什么魔力,在鬼夫的亲吻中,我很快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在完全失去意识之前,我似乎听到鬼夫喃喃自语道:“眉眉,我很快就会让你回到我的身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