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78章 奇奇怪怪

    我不知睡了多久,再醒来的时候浅月正拿着热毛巾擦拭着我的脸庞,温热的热度随着肌肤的碰触传递到心里,我却依旧觉得手脚都冰冰凉凉的,四肢提不起力气。

    浅月看到我睁开眼立马对我露出了一个微笑,我看着她笑的样子却愣住了,不自觉的想起了她之前给我看的真实容貌,忍不住往床里面缩了一缩。

    可能是我脸上的恐惧表现的过于明显,浅月脸上的笑容僵住了,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她很是委屈地看着我,眼里的泪水哽在眼眶里打了好几个转,眼看就快要流出来,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可怜兮兮的对我说:“姐姐,我是浅月啊,我没有要害你的意思的,真的,你要相信我啊。。”

    她低着头,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看起来实在是让人心疼,我的心也止不住的放软了好几分。

    可即便是这样,我还是忘不掉那个噩梦,拉起杯子挡住了自己大半的脸庞难过,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只是还是不敢多看浅月。

    我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浮现着她那张烧焦的脸,连半露在外的骨头都全部清晰可见。没想一会儿就觉得整个身体昏昏沉沉的,心中虽觉愧疚,但我更加不敢再多看她几眼。

    鬼夫从房门口走过来在床边坐下,我怯生生的把目光投向他,他看了一眼我和低着头的浅月,立刻了然的懂了。

    “浅月,你先出去吧,安眉这儿有我就行了。”他脸上没什么表情的看着我,口中却对浅月说着冷冰冰的话语。

    浅月见鬼夫这么说,满脸委屈像是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立刻就被鬼夫一个眼神给制止了。她拼命咬着下嘴唇,一个没忍住眼泪流出眼眶,捂住嘴跑了出去。

    我看到浅月这个样子,心中亏欠的感觉就更甚了。我似有若无的想着,鬼夫既然之前都特意为她一人建了掩月阁,或许在我没来之前浅月是鬼夫府里面最疼爱的小娘子。

    可如今我来了却让她受这种委屈,浅月心里应该很不好受吧。

    我裹着被子从床榻里面移了出来,躺在鬼夫的手边,抬脸正好对上他看向我的目光,对上他的双眸那一刻我顿时就觉得面颊一烧,开始发烫。

    “那个,你……”我刚想开口说让他替我去和浅月道歉时,鬼夫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方方的木盒子摆到我面前。

    我不明所以的看看那个盒子又看看他,眼中满是疑惑。

    “这个是你的骨灰盒,你带在身上,好好保护好它。”鬼夫的大手在我的骨灰盒上摩挲了几下,听不出语气中的情绪。

    眼前的盒子四四方方,用金色的笔写着大大的“寿”字,在黑色底纹上显得特别明显。

    这是我的骨灰盒?我盯着这个盒子,心中觉得奇。

    在死之前我已经按照鬼夫的话再三对我妈嘱咐过要保存好我的肉体了,又怎么会火化成骨灰呢?

    我将信将疑的看了那盒子几眼,立马把脑中差点浮出来的想法扼杀在摇篮里。不可能,我的肉体肯定还没有火化,我妈是不可能让我的尸体被火化的。

    “这怎么会是我的骨灰盒,我的肉身都没有损坏你忘记了吗?”我盯着鬼夫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他,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答案。

    即便我不断否定着,可是还是忍不住的胡思乱想,难道我真的死了?这个可怕的念头在我心中挥之不去。

    鬼夫听到我说这句话之后明显错愕了一下,快到我差点就要捕捉不到,但很快又恢复平静,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对我说:“我当然记得,这个只是你的骨灰盒,里面是空的。不过你记住一定不要打开,听我的好好带在身上,睡觉的时候放在床头。”

    我半信半疑的捧起了那个骨灰盒,放在手里掂了掂,实实的还挺有分量,怎么看也不是空的样子。

    “一定要听我的话,按我说的做,记住了吗?”鬼夫严厉的看着我,我已经很久都没见他用这样冰冷的眼神看着我了,一时间反倒觉得有那么一点不适应。

    不过转念一想,无论他是不是真心为我应该都是不会害我的,毕竟他之前说过,如果我死了肚子里的胎儿也就活不成了。

    我在被子的遮掩下悄悄摸上自己的肚子,心中升起一丝悲凉,没想到最后这个孩子竟成了我唯一的保障。

    鬼夫就算不为我,为了孩子他也一定会想尽办法让我继续活下去。想到这儿我也就不再怀疑他对我说的话,抱着他给我的骨灰盒点了点头,向他保证:“我一定会好好地带在身上,不会让它有半点差池的。”

    鬼夫听我这么说之后态度依旧很冷淡,他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仿佛之前那个对我温润如水的男子就不是他一般。

    “我还有些公事,我先走了。你把这碗粥喝了就休息吧。”

    鬼夫冷冷的丢下一句话,甚至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和他再说一句话,他就起身离开走了出去,顺手关上了房门。

    房间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我不明白的看着紧闭的房门,心中疑惑愈深,目光转向床边盛粥的碗,黄澄澄的颜色看上去倒是让人觉得胃口大开。

    我撑起身子坐了起来,决定不再去想鬼夫今天的反常,捧起床边放着的那碗粥,碗面上还冒着丝丝缕缕的白色热气。

    我刚舀了一小勺放入口中,眉头立刻皱了起来,把刚刚吃进去的那口粥又吐了出来。

    粥里面有姜。

    我拿着调羹在粥碗里搅了搅,果不其然看见了不少细细碎碎的小姜粒。

    我出神的盯着那些姜粒,心中的疑惑越发的扩大起来。鬼夫不可能不知道我不吃姜,从今天醒来开始他就怪怪的,不仅对我态度极其的冷漠,而且给我一种陌生的疏离感。

    我无意识的拿着勺子在碗里乱搅,心中想了无数个可能。难道是因为鬼夫回到了阴间事务太过繁忙,所以忘记了?

    不知为何我一想到他可能是因为什么事情就忘了我不吃姜的事儿,心里就酸酸涩涩的涌上了一股失落之情。

    这碗粥我不可能再吃,把只动了一口的粥碗再放回原位,我再次躺下,盖上被子闭上眼睛。

    本来也没觉得犯困,但是眼睛闭着没一会儿我就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后发现自己身处的地方变了,正在之前黑白无常们带我路过的那个小树林里。但是这一次没有黑白无常们也没有同桌,只有我自己一个人。

    我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不安的四处看了看。

    树林里被浓浓的大雾所笼盖,我看不到前面的事物。耳边环绕着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声声啼哭,一声比一声凄惨,听上去就像是在心尖上抓挠。

    我的脚下全是惨白的骷髅,不时就有一条条肥大的蛆虫从那骷髅里爬出来,在我脚下不断的蠕动。

    我看到那些虫子立刻觉得头皮发麻,后退了好几步想要避开这些东西,却没想刚后退了一步,我就感觉到自己好像踩到了什么,发出了一声不小的爆破声。

    我缓缓的转动僵直的脖子,硬着头皮看向身后,只看了一眼我就差点恶心的吐出来。原来我刚才不小心踩到了身后的蛆虫,它们全部都爆开,夹杂着血浆白色的液体,粘稠的液体混上它们碎烂的肉躯,恶心至极。

    我死命的捂住嘴,才忍住了没吐出来。恐惧一点点的在我的心头扩散,我不敢再在这个地方停留,什么都不管了就向前走着。

    每一步好像都踩到了地上的虫子,一声接一声的“啪”在耳边络绎不绝,我高昂着头不去看地面,憋着气一直朝前走。

    大概走了有十分钟左右,我终于听不见脚下有奇怪的声音了,渐渐放慢了脚步,长长的出了口气,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可是我还没能放心到两秒,斜前方的树干上突然传来了“嘶嘶”的声响,我不敢置信的望过去,吓了一大跳。

    树干上倒挂着好几条长长的大蛇,最大的身子恐怕蛇身有我小腿粗。它们嚣张的朝我吐出蛇信子,只要我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毒蛇咬住脖子。

    我的身体就像是被冻住了一般,瞳孔里映出那几条蛇身上五彩斑斓的花纹,心里只觉得绝望。

    我不敢再这儿多停留,只好不停地向前走,想要走出这个树林,可是无论我怎么走都还是绕不过一个没有墓碑的坟墓。

    就在我又一次回到这个坟墓来的时候,那原本还在远处的啼哭声突然变大了,那感觉就像是在不停的靠近我一样。

    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但那声音却一刻都没有停歇,甚至离我越来越近,啼哭声也越来越大。

    我环抱住了自己瑟瑟发抖的身子,只看见地上的骷髅一同震动了起来,所有骷髅碰撞在一起发出了乒乒乓乓”的撞击声,树林猛的吹起好几阵阴风,吹乱了我的发丝,连带着树上的枯叶齐齐落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