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79章 陷入噩梦

    这时好像有什么东西朝我靠近,从不远处的地方传来了树叶的摩擦声。我不停地转圈想看清是什么向我这边过来。只见雾气之中飘来了一个穿着白色衣裳的长发女子,她的长发被风吹起,满脸是血的看着我,一步步向我逼近。

    她的嘴里似乎在喃喃说着什么话,可是风声实在太大导致我没有听清楚。

    我害怕极了,想要逃跑可是脚就像是绑上了千斤重的沙袋一样,无论我怎么用力都动弹不得。

    只见那个白衣女子一点点向我逼近,她每走一步,我的心都痛一分,好像被人剜心取血般难受。

    我拼了命的挣扎哭喊,一声声地呼唤着鬼夫、黑白无常们还有我的同桌,可是没有任何的回应,树林里只有那一声声凄惨异常的啼哭声不断地回旋,环绕在整个树林里。

    直到那个女子走到我面前,抬起头看向我,我才看清了她的脸。

    她大大的眼框里源源不断地流出鲜红的血液,两只眼睛里都没有了眼仁,只剩下惨白的眼白,和艳丽的大红形成极为恐怖的场景。我害怕的大声尖叫起来,一下子就从梦中惊醒。

    从梦中醒来的我出了一身的冷汗,看到原本被五彩琉璃照射的光彩衬的明亮的房间此刻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此刻我的耳边好像还回荡着梦中女子的啼哭声,空洞而阴暗的房间变得那么渗人。

    我哭着大喊:“一曲,胡一曲,你在哪里?我好怕啊......”

    我的声音回荡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但是无论我怎么叫喊,住在楼下的同桌就是没有回应我一次。

    我害怕极了,抓着被子定定地看着门口的位置,生怕那个梦中的白衣女子跑到这里来要了我的命。

    在这个阴暗的小空间里,我孤身一个人躲在床上,鬼夫早就不知去了哪里,我唯一的希望都放在了楼下的胡一曲身上,期盼着他可以来救我。

    我的所有神经都紧绷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房顶,身体忍不住的瑟瑟发抖。只听见门口“吱呀”一声,我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视线分毫不差地看着门口。

    “你叫什么?”

    门口传来鬼夫的声音,随后我就看到他拿着幽蓝色的蜡烛走进了我的房间。

    他的声音这时听上去是那么令人心安,我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一点一点的朝我走过来。

    “我......我做了很可怕的噩梦。”我小声的对他说着,看见他的那一秒心里的恐惧全部都化为了委屈。

    因为他把我一个人丢在这个房间里委屈,也因为他那冰冷冷的态度而委屈。

    鬼夫刚一走到床边我就迫不及待的紧紧的抱住了他,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从眼眶里掉落出来,好像要把这些日子受过的苦难和经受过的害怕还有心里的委屈、嫉妒都一股脑的通过这泪水倾泻出来。

    鬼夫像一个木头桩子般站在原地,没有做出任何动作。

    我带着哭腔对他说:“我刚刚做了很可怕的梦,梦里面我自己一个人走在一个阴森的树林里,怎么走都走不出去,我怎么叫你你都不回应我。我在一个无名坟墓旁见到了一个浑身是血的白衣女子,她一步步向我逼近好像是想要夺走我的命。我一看到她,心里就像是被人从心脏捅了一刀般痛苦。”

    鬼夫听我这样说,身体忽然抖了一下,他的神色终于有了些微的波动,低下头关切的问我:“你说你见到了白衣女子,你确定吗?”

    我点了点头。

    这时我在他眼里看到了一种仿佛来自灵魂的无奈和无尽的凄凉感。

    “是不是因为我把这个带在身边所以才会做恶梦?”眼角的余光瞧见了床头的骨灰盒,我一伸手把骨灰盒拿了过来捧在手中,疑惑地问鬼夫。

    我打从一开始看到这个骨灰盒开始心里就有一种隐隐的不安感,腹中的孩子也是,只要我一捧起这个骨灰盒就会躁动不安。

    鬼夫对我的话没做回答,自顾自的对我说:“反正你只要听我的话,睡觉的时候把这个骨灰盒放到床边,无论去哪你都好好带着它就可以了,其他事情你不用管那么多。”

    “可是我又没有死,这个骨灰盒就是空的,我为什么要一直带着这个空的骨灰盒?”我觉得奇怪,也觉得不耐,心中实在是不太情愿把这个骨灰盒随身带着。

    鬼夫一脸不耐烦,直截了当地告诉我:“你只要按照我说的这么做就好。”

    他也没有和我像从前那般温存,说完这句话就把我一个人丢在了房内。

    鬼夫走后,空荡荡的房间又只剩下我一个人,桌上蜡烛随风摇曳的烛火忽明忽暗,我的心因为他冷漠的态度而开始疼痛。

    在人间的时候日日夜夜的拥抱抚摸,恨不得把我融进他的身体里,对我也是温柔至极处处关怀,只要一得闲就要抱着我,听我怀中的胎动,如今话都不愿意和我多说一句,莫非是回到了这阴间,见到了久日不见的浅月又或是各房小老婆,终于厌烦我了?

    我悲凉的扯起嘴角笑了笑,摸了摸还是没有任何变化的小腹,无谓的想着:厌烦就厌烦吧,这样我才好早早离开这个地方回到我该回的人间去。

    就在我思绪烦闷的时候,门口想起了一阵阵敲门声。

    “姐姐,我是浅月,我可以进来吗?”浅月甜甜的声音传进了屋内。

    我虽然还是很害怕浅月原本的容貌,不过我也知道她没有想要害我的心,没有理由拒绝她,干脆就应了一声让她进来了。

    浅月进来时看到我床头摆放的骨灰盒先是愣了一秒,很快又恢复了原本的神情,对我露出淡淡的愧疚:“姐姐,对不起,我没想到你会那么害怕,害的你还生病了。”

    我的确是有些身体发热头痛脑胀,但是我自己清楚这并不是因为浅月,而是因为那梦中的女鬼。但是莫名的这件事我打从心里不愿多提,只好对浅月微微一笑说:“我不是因为你才生病的,浅月妹妹,你别放在心上了。我是一路劳累,又加上本身就身体虚弱,所以才逼出了病来。”

    浅月听我这么说脸上的神色才稍稍放霁,两眼放光的看着我:“姐姐,你说的可是真话?没有骗我?你真的不是因为浅月生的病?”

    她这副天真的模样和我之前一路见到的恶鬼不知要惹人疼爱多少分,我笑着对她说:“当然是真的。如果是因为害怕你,我不早早就要离开这里了,还住在你的浅月阁做什么?”

    浅月听我这么说高兴地笑了起来,“那姐姐和我去吃饭吧,我已经让厨房做好一桌子好菜给你和一曲哥哥送行了。”

    “送行?”我听浅月这样说觉得诧异,费解的问她。

    浅月看我一知半解的样子,也很是不能理解,但还是温柔地向我解释说道:“这里只是鬼门关最外一环,黄泉路还有很长很长,有一部分鬼可以在这里受审,还有一部分还要继续走。”

    听到浅月这么说我感觉自己的头都变大了,没想到我走了这么久,还要继续走,那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头,我想着浅月说的话苦恼地抓着被单。

    我都走了四五天了,还没走完,这地府也没有一个马车什么的,全靠一双腿,就算是鬼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啊!难道我死了就可以这样糟践吗?

    我越想越气,恨恨的用力敲击了一下床板,结果力气没把控好,倒把自己的手给打痛了。

    “姐姐,你在想什么呢?”浅月打断了我的思绪,她的眼中虽有疑惑但是却忍住了没有问出口,我见她这样善解人意更觉得她是个好姑娘。

    “没什么,我们去吃饭吧。”

    我站了起来,换上了浅月给我带来的齐胸袄裙,她还为我梳了一个新的发髻。看着镜子里的我,竟产生了一种自己好像是电视上那些古代的美人的感觉。

    “姐姐,你真好看。”浅月甜甜地对我说。

    我笑了笑:“都是你的衣服好看。”

    或许女孩子就是那么简单,因为浅月给我梳了一个好看的发髻送了我一件好看的裙子,我就把她当作在这阴间的闺蜜看待,牵着她的手来到了同桌的门外。

    “一曲哥哥,我们去吃饭吧。”浅月用她那甜到发嗲的声音叫着同桌。

    同桌嘻嘻笑笑地就来开门:“来了来了,我早就饿了,走吧,小浅月。”

    我听着胡一曲那熟稔的语气,诧异地看着他和浅月:“你们两个什么时候那么要好了?”

    同桌听我这么问立刻鄙视地看了我一眼:“就是你被浅月吓昏的时候,我看着小浅月自己在角落里哭,我看到了就去安慰她咯。你也是的,这样就吓到了还吓出病了,怎么那么不经吓。”

    我不喜欢胡一曲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话,送了一个白眼给他:“我那个时候不是身体太虚了嘛!现在都好了,我已经和浅月成为好姐妹了,是不是浅月?”

    我笑着看了一眼浅月,浅月立马点了点头回我一个甜甜的微笑,“是啊是啊,姐姐现在已经不怕我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