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80章 再次上路

    我们一起来到了一楼的饭厅,桌子上早就摆好了各式各样的菜式,浅月还贴心地为我准备了一部分熟的菜肴,我看着那些熟的食物差点就要开心得泪流满面。

    没有多说其他,我们立刻坐上餐桌开始大快朵颐。吃到一半的时候,浅月突然开了口:“姐姐,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我好不希望你走啊,你有空一定要来找浅月玩啊。”

    她一脸不舍地看着我,我见她这样自己的心里也不好受。想了一下干脆从自己的脖子上摘下了一条项链,递到浅月面前:“我也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这个项链送给你,就算是我们姐妹之间的纪念品。”

    “我一定会好好戴在身上的。”浅月欣然接过,笑着让我帮她戴上。

    同桌看着我和浅月两个腻腻歪歪的样子,眼睛竟然也微微泛红,我很少看见平日里嘻嘻哈哈的同桌露出这样的神情,心中的苦楚更甚。

    “浅月,你以后会忘记一曲哥哥吗?”同桌在一边用低沉的声音问浅月,他的声音里隐隐的带上了好几分颤音。

    浅月忍住眼中的泪水,咬着下嘴唇:“当然不会,我一定会记得一曲哥哥的,还有你教我用草编的蚂蚱。”

    离别的氛围在餐桌上越来越重,我们都没了胃口,沉默不语的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只是离别总是会到来,夜色已深,无论是浅月还是胡一曲还是我都有了倦意,我们依依不舍的回到各自的房间休息,等待第二日离别之时的到来。

    我本以为自己会因为之前的梦境而睡不着,没想到竟然一夜无梦,睡得特别香。

    第二天,我正睡得半梦半醒,迷迷糊糊中见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千岁小娘娘,该起床了,我们要赶路了。”

    我揉了揉眼睛,将最后一丝睡意驱赶走。

    那个声音又在外面喊了几声,我立刻辨认出来那是黑无常的声音,欣喜的应了他一声。

    我飞快的从被窝里钻了出来,洗漱完毕打开门,就看到黑白无常还有阴索命等在门外。

    虽然分开不过一两天的时间,但是这次再次看到他们我还是忍不住的开心,嘴角止不住的就开始上扬。

    黑无常摇晃着他长长的舌头高兴地看着我,另一边的白无常和阴索命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不过我能够看出来,他们望着我的眼神里也流露出来不明显的高兴的情愫。

    我高兴地抓住他们几个的手摇来摇去:“你们之前不是说要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黑无常看见我这个反应也是更加开心了,他笑着对我说:“之前我们是要走了,不过现在我们被调来这里啦,我们可以送小娘娘你继续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见到他们三个太过高兴,我一个不稳,差点要摔倒,还好刚好走过来找我的胡一曲扶住了我,我拍了拍胸口,庆幸还好有惊无险。

    “千岁小娘娘,你怎么脸色这么苍白是不是睡的不好?”黑无常朝着我的脸看了好几眼,神色关切地问我。

    我没做回答,虽然我最近的确是睡的不太好,可是之前我在人间也经常做噩梦,醒过来之后不也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么。要我说我现在完全就是因为自己这个半死不活的状态,脸色怎么能好的起来?

    我满不在乎地说:“我现在都是一个死人了,脸色怎么还会好?”

    一旁一直没说话的白无常这时候开了口:“非也非也,千岁小娘娘您可能还知道,您现在是怀有身孕的人,您怀的这一胎和寻常的阴胎可不同,这一胎是养人精血的,加上千岁小娘娘您肉身未毁,还没有死透,脸色是不会那么差的。”

    听白无常这么说,我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竟然还这般厉害。我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想着自己才被噩梦吓到生病,现在不过才大病初愈,脸色差一点应该是正常的,过几天应该就没事了。

    “千岁小娘娘,如果您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们三个,要是您出了什么事千岁爷会让我们几个灰飞烟灭的。”黑无常还是十分的担心,一脸担忧地看着我。

    “没事的,我的身体我还会不知道吗?不过,你们口中千岁爷长千岁爷短,那个死鬼到底是什么身份?”我又是忍不住问了出来,这一路上我不止一次的想要知道鬼夫的身份,可是几个鬼差始终都是守口如瓶。

    鬼差们见我又开始问那个死鬼的事,三个人面面相觑,还是阴索命站了出来,一脸冷漠地说:“那位是地狱里的王爷,我们都称他千岁爷。”

    “王爷?地狱里不是只有阎王爷吗?”我听阴索命这样说觉得奇怪,和我以前所听说过的完全都不一样,又好奇的追问了一句。

    他们三个这一次没再说话,一路地沉默,我见他们又恢复到之前那副闭口不言的样子也就不想再问下去了。

    我自己在心里偷偷的想着,如果那个死鬼是这个地府的王爷,那到底是阎王爷比较厉害还是他比较厉害呢?

    我一直陷入沉思,双眼放空地跟着黑无常他们走着,胡一曲则是跟在我的身边。

    走了一小段路,胡一曲忽然偷偷戳了一下我:“你要是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别硬撑。”

    其实我不过是因为在想事情所以才没有表情,身体上倒没有什么大的感觉。

    我对他笑了一下,开玩笑地说:“哎呀,我好难受啊,都没有力气走路了,不如你背着我走吧。”

    同桌一眼就看出了我的把戏,瞥了我一眼,“你想得真美。”

    有了胡一曲的这么一闹,我的心思也就不再围绕着死鬼的身份了,转而和同桌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我和同桌打打闹闹走在小树林里,这一次树林里没有什么奇怪可怖的东西,我暗暗的松了口气。

    在鬼差三个人的保护下很快就走出了那片小树林,百鬼们排列的很整齐站在路口处等着我们,我们走过去和剩下的百鬼们回合,稍稍准备了一下就出发继续走。

    没走多远,黑无常就和我说:“千岁小娘娘,我们三个现在有点急事要回孽镜台一趟,有一个小鬼落在哪里没跟我们走,等一下会有几个牛头马面带你们走的。”

    我点了点头让他们先走,毕竟这是他们的工作,再说了我身边还有同桌呢,也没什么。

    黑白无常们走了之后很快就有两个牛头马面跟着我们走了起来。

    走了太久也不知道我们是走到了哪里,明明没有阳光的阴间竟然突然觉得热气逼人,两旁怪异的植物都已经干枯,只有零星长着几棵野草。

    我正觉得难受呢,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凄惨异常的叫喊声,百鬼们都因为这个叫声而变得躁动不安起来。

    有几个小鬼看上去兴奋异常,眼看着就要试图离开队伍,结果还没离开队伍两步远就被牛头马面一个鞭子下去,皮开肉绽鲜血淋漓地躺在滚.烫的沙石地上,翻来覆去,尖叫连连。

    我看着那几个小鬼被牛头马面抽打的厉害,心中隐隐犯呕,连忙扭过脑袋避开了视线。

    队伍没有任何停顿的继续向前行走。

    又向前走了一段路,我们走近了一棵大约有五层楼高的仙人掌时,我才知道刚刚那一声声惨叫从何而来。

    一个个鬼被牛头马面们插在仙人掌的刺上,热气从地面上蒸腾而起,一个个鬼好似被炙烤一般,他们的鲜血一点点从刺上渗入仙人掌,仙人掌随之更加地茁壮,短短不过数秒,原本是长剑般纤细的刺已经长到人形般粗细把那个挂在刺上的人,一点点地涨裂。

    我看着这景象实在是太过渗人,胃里止不住的就开始翻涌起来。几乎是下意识的,我拉着同桌就想远离队伍。刚走开两步,我就听到身后有声音,回头一看,没想到牛头马面竟然一个鞭子就打在了同桌身上,胡一曲身上原本薄薄的一件长衫迅速裂开渗出血来。

    那道血痕立刻扩散开来,把那一小块白色的衣物染成了红色,看上去格外的人。

    “胡一曲你没事吧?”

    被打了一鞭子的同桌脸色苍白,眼里就要溢出泪水。

    “没事,就是有点痛。”他的脸上硬是挤出了微笑。

    我把同桌护在身后,那个牛头马面淡淡地看了我一眼恶狠狠地说:“别乱跑。”

    我瞪了那个牛头马面一眼,扶着同桌继续走了下去。一路上那个牛头马面都用一种十分不友善的眼神看着我,我原本就虚弱的身体在这炎热的环境下更加使不出力气,还要扶着同桌一步步艰难地走着,十分痛苦。

    那个牛头马面拿着鞭子就走在我们身边,只要任何一个鬼走慢一点,就一鞭子毫不犹豫地打下去,我提心吊胆地扶着同桌,心里一直在祈求黑白无常们赶紧回来。

    “同桌,你还好吗?”

    同桌的伤口上一直源源不断地流出血,脸色越来越苍白,整个人就像要倒在我的身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