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82章 救回同桌

    我揽住他的脖子,想着了魔一般轻轻地吻住了他的唇,贪婪地想要霸占他身上的气味,肆无忌惮的索取着。

    无论是浅月也好,什么月都罢,在我灰飞烟灭之后这些都无所谓,只要此刻,鬼夫在我身边就够了。

    我闭上了眼,眼角的泪滴划过脸颊滴落在了他的衣衫之上。

    “你为什么哭。”鬼夫用手轻轻地抹去我脸上的泪痕,冰冷的触感让我浑身一震,我抬起满是泪痕的脸看向他,语气里全是委屈。

    我哽咽地问他:“我.....没有灰飞烟灭吗?”

    他好笑地看着我,拿着手指在我额头上轻轻拍了一下:“当然没有,你现在不是还好好的在我的怀里吗。”

    温柔,鬼夫的眼里是掩饰不住的温柔,就像之前的他一样,我所熟悉的鬼夫,又回来了。

    我紧紧的抱住鬼夫,在他的胸膛上肆无忌惮地哭泣,把之前受到的惊吓一股脑的全部都说了出来:“同桌他被牛头马面打了,为了保护我,又被打了好几次,他被折磨的好辛苦,可是黑白无常们不在,我一点办法也没有,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牛头马面带走了我的同桌,你快救救我的同桌,快把他带回来。”

    我在他身上哭得撕心裂肺,他抱住我的手明显更加用力了一些,此刻我却顾不上这些,只希望能够在他的怀抱里多停留一会儿。

    四周的风沙都已经平息,他如君临天下般站在百鬼面前,百鬼看到了他之后纷纷跪下高呼:“千岁千岁千千岁。”

    鬼夫把我轻轻放下,我站在他的身边,看着百鬼的朝拜,乌泱泱的百鬼跪倒成一片,就连刚刚舞着鞭子不可一世的牛头马面都前屈身子,向着鬼夫俯首称臣。

    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因为鬼夫的到来而冻结,紫云笼罩着上方的天空,鬼夫脸上看不出平时一丝的嬉笑,冷毅的脸看着面前跪着的百鬼,语气中不带一丝感情地问:“是谁?”

    只是这两个字,就让刚刚鞭打同桌的那个牛头马面害怕地重重低下了头,发出悲鸣声。

    不知为何,这样的鬼夫就是会让我产生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畏惧感和疏离感,我悄悄抓住了他的衣角,想要稍稍缓解这份情绪。

    鬼夫还没等到那个牛头马面求饶,只是伸出手微微一张开,再收紧,那个三米多高巨大的牛头马面瞬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抓住,脸上破天荒般出现了难受的神情。

    周围的气流好像都停止了,跪在牛头马面身边的小鬼们大气都不敢呼一下,眼睛都不敢多眨一次。只见鬼夫收紧的手轻轻一用力,那个已经扭曲变形得厉害的牛头马面突然炸裂,化作黑灰被一阵微风吹进了茫茫黄沙之中。

    我站在一旁定定看着眼前这一切,害怕得不敢再动一下。我从来没想过他会有这么大的能力,不费吹灰之力就让一个三米高的牛头马面灰飞烟灭,眼前这个眼神冰冷散发着狠意的鬼夫,真的是之前那个死皮赖脸跟着我的那个鬼夫吗?

    我突然不敢相信,再不敢置信之外更是难以掩饰的畏惧,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是忍不住颤抖的身子已经暴露了我此刻的心情。

    鬼夫好像注意到了我的害怕,伸出手来抓住了我颤抖的手,轻声在我耳边说:“别怕,有我在。”

    有我在。

    这三个字从他口中说出来就这么的让我放心,就像是天塌下来他也可以帮我顶着,我心里的恐惧因为这三个字登时就烟消云散。

    我傻傻的对他点了点头,手就这么任由着他牵着。鬼夫朝我投过来一个抚慰的眼神,又转过头看向脚下匍匐着的众鬼。

    “黑白无常还有阴索命何在?”鬼夫冰冷的话语在这黄沙之上回荡,百鬼们个个都低着头不敢看他一眼。

    一直没有说话的一个牛头马面颤颤巍巍地抬起了头,哆哆嗦嗦地回话:“回千岁爷,黑白无常还有阴索命回孽镜台了。”

    鬼夫的眉头微微一皱,我感受到周围的空气快速地在下降,地上的黄沙好像都结出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百鬼们因为这空气中的寒意而面色发青,颤抖的身子离地面更加近了些。

    牛头马面立刻低下头,语气中满是恐惧和不安:“千岁爷,我现在就让他们赶过来。”

    鬼夫没有回答,可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怒气却一直都没有消散,百鬼们战战兢兢的跪着,我被这凝重的气氛弄的有些压抑,悄悄凑到了鬼夫的耳边。

    “你怎么来了?”我悄悄地问他。

    “你哭了,太吵。”他的话听上去似乎是在嫌弃我,可是现在他的怒火明显是因为我受了委屈,我见他这样竟然觉得心里甜丝丝的。

    “你下次可以早点来,我就不会哭那么久了。”我低声地嘀咕,有些闹小脾气的说着。

    他一把我拉在他的怀里,“我不会再让你哭了。”

    他的语气霸道而坚定,连带着让我都觉得安心了许多。

    我就这么让他抱着,他的怀抱就像是罂粟一样让我上瘾,此刻对他的依赖达到了最高点,他的温柔让我忘记了我们还在百鬼的面前。

    “千岁爷,我们来了。”

    黑无常的声音打破了我们两个之间的温存,我这才猛然想起来下面还有那么多小鬼在看着我们,连忙一把将鬼夫给推开了,装做没有看见推开鬼夫时他脸上不爽的脸色。

    他们三个浑身泥土的跪在我们面前,伏着身子,不敢抬头。这个场景是这样的熟悉,上一次也是因为我的缘故,他们三个差点被鬼夫惩罚。

    鬼夫冰冷冷地对着他们三个说:“我让你们照顾好安眉,你们在干什么?”

    他们三个把身子压得更低了,黑无常支支吾吾地回答:“因为有一个小鬼丢了,我们三个暂时离开了一下,没想到......”

    “没想到?”鬼夫轻蔑地冷哼了一句。

    四周的空气都凝固了起来,天空中已经飘起了雪花,从地缝中不断传出类似魔鬼的低鸣声,扰乱着百鬼的心智。

    鬼夫大手一挥,那些承受不住压力而化作厉鬼的小鬼们立刻灰飞烟灭。我吓得捂住了嘴巴,鬼夫的动作太快,我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看清,那几个小鬼就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鬼差三人面面相觑,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心惊胆战的等待着鬼夫说话。

    我此时也顾不上他们了,担心胡一曲的安危着急的问:“胡一曲呢,他被牛头马面伤了,他现在在哪里?”

    跪在我们面前的鬼差三个听见我这样问脸上立刻就僵住了,犹犹豫豫地回答:“胡胡胡.....一曲?他他他......可能被丢在无人之境了。”

    无人之境?

    我虽然不知道这个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不过听起来同桌是像垃圾一样被牛头马面丢掉了,我不可抑制的担心地哭了起来。

    鬼差三人因为我的哭泣,更加的害怕。因为鬼夫在看到我又哭了的时候,脸上的神情黑到了不能用言语形容的地步。

    “你们几个去把他给我找回来。”鬼夫冷冷地看着他们三个,不容置疑的向他们下达命令。

    鬼差们忙不迭的点着头退下了,我焦心的等着他们回来。没一会儿,他们三个就带回了浑身是血的同桌。

    胡一曲满身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大部分都结了痂,一条条的伤口里粘了很多沙泥和小树叶,整个身子就像是烂泥一样,软趴趴的被他们抬到我的面前,轻轻地放在一张毯子上。

    我心疼地看着同桌的伤口,血早已经凝固,凝结的血块和泥沙树叶黏在了一起。翻起来的皮肉露着里面的白骨,我用湿手帕想要给他搽干净伤口的脏东西,才轻轻一碰他整个身子就缩了起来。

    我看见他这样心里难受的厉害,想要忍着眼泪不让它流下来,然而却怎么也抑制不住洪水般倾泻的眼泪。

    我的视线所及范围里全是同桌身上的伤口,心中的自责之情快要将我淹没。如果不是我,同桌怎么会受这样的痛苦,他曾经是一个多么爱笑的人,现在却变成了这样。

    昏迷的同桌或许是被我刚刚的举动给痛醒了,皱着眉头睁开了双眼,眼神很迷茫,涣散的没有交点。

    “你痛吗?一定很痛是不是?”我一边哭一边问他,将手中的动作又放轻了不少。

    同桌看着我,嘴角微微颤抖,张开嘴巴好像想说什么却发不出声音。

    我看见胡一曲虚弱的模样心中一紧,站起来着急地抓着鬼夫的手:“你快救救他,他是不是要灰飞烟灭了?”

    鬼夫的脸色看上去似乎是吃醋了,扫了胡一曲一眼,不屑的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哼声,但还是拿出了一颗药丸给我:“让他吃下,他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我连忙接过他手中的药丸,塞进了同桌的嘴里,又让黑无常灌了好几口水,让他喝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