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84章 奇异现象

    鬼夫的气息是那样的令我觉得心安,我痴迷的依靠在他的怀里,两只手忍不住抓紧了他的衣袖,浑身的力气都想被抽去了一般。

    就在我快要觉得喘不上气的时候鬼夫放开了我,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我看到他的动作脸“噌”的一下又烧得通红,连忙低下了头不想让他看见我面上的羞涩。

    就在我们俩分开的那一刹那,风暴骤停,停留在半空中的树叶慢慢悠悠的飘落在地上,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仿佛刚才的波动只是一时的幻觉而已。

    惊慌的百鬼们纷纷平静下来,黑白无常在他们其中走动着重新安排队列,渐渐恢复了秩序。

    鬼夫伸出手挑起我侧脸上散落的发丝,眼睛里流露出一种难以言说的愧疚之情:“对不起,都是因为我这两天没在你身边,让你受委屈了。”

    没在我身边?昨天我们不是才见过面吗?我看着鬼夫含情脉脉的眼神,心里只觉得奇怪,总感觉鬼夫有什么地方透露着些许的诡异。

    “你昨天不是来看我了吗?就在我躺在床上的时候,难道你忘记了吗?”我疑惑地看着他,试探着问了一句

    我紧紧盯着鬼夫脸上的神情,没想到他竟然歪过头挑眉看向我,嘴角含笑,伸出手在我脑袋上揉了揉。。

    “你是不是做梦了,太想我了吧。”鬼夫嘴角上扬,眼露柔波地看着我。

    做梦?梦?

    我摸了一摸那个缩小了放在胸前的骨灰盒,看着牵着我的手走着的鬼夫,心中不知怎么的生出一种隐隐的不安感。

    我总觉得眼前的鬼夫好像和昨天是有点不一样,具体是哪里不同我也说不出来。昨天的鬼夫让我产生了一种压抑的陌生感,而今天的他,即使发了那么大的火,却还是让我有一种安全感。

    或许是因为戴着自己的骨灰盒,太害怕了,又总是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还是被女鬼追杀,心情太过压抑了才会这么想的。

    我在心里偷偷的想着,眼睛时不时的瞄一眼身旁的鬼夫,实在是不明白这个捉摸不定的男人。

    既然鬼夫他都当着那么多小鬼的面,放下身段和我一起走黄泉路,我怎么能胡思乱想这么多。我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一定是自己太紧张了,才会产生这些无谓的想法。

    这样可不好,我要保持心态才对。我狠狠的摇了摇脑袋,想要把之前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全部都从脑袋里甩出去。我松开被鬼夫牵着的手,转过身,面对鬼夫倒退向后走。

    “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干嘛倒着走路。”

    鬼夫白了我一眼,生怕我会摔倒一直拉着我的手,怎么都不肯放开。我看着被他牵住的手,心里虽暗暗觉得窃喜但面上还是没有表露出来,装作生气看着他。

    “我想多看看你的脸,谁知道你什么时候又跑掉,丢我自己一个人。”我嘟着嘴假装生气的样子,为了装的像一点还特意扭头不再看他。

    鬼夫见我不看他,走到我面前双手扶住我的脸,半强迫的让我看着他,我刚想开口责怪他强制,就被他深情的目光吸去了魂魄。

    “我之前在忙我们婚礼的事,我想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让六界都羡慕你。”鬼夫一字一句的向我解释着,口气里是我从没有听过的认真,他每说一个字我的心就跟着跳动一下。

    我清楚的听到了自己鼓动如雷的心跳声,急忙垂下眼眸不去看他。

    “我才不要,你都有那么多小妾,婚礼肯定也办过很多次了,有什么可以羡慕的。”我想到浅月和那些我没有见过的小娘娘,心里忍不住的发酸。

    虽然嘴上是说着不在乎婚礼,不在乎那一道仪式,可是又有哪个女孩子是真的不期待那神圣的一刻呢?其实我心里面还是对他说的那一场盛大的婚礼充满了期待。

    从我小时候开始,我就知道他会是我的夫君,我不能和其他女孩一样正常恋爱结婚生子,我是一个鬼养媳,我所能期待的就是他永远不要到我的身边来。

    最开始的时候我不过以为那些鬼啊魂啊只是一些杜撰出来的东西,我实在是不愿意相信世界上真的有鬼的存在。直到他在我十四岁那一年开始出现,每个夜晚都出现在我的梦里,一次次地对我做那些难以启齿的事,我才真正认知到,这个世界上是真的有鬼。

    曾经我也想过去死,可是每每这个时刻就会有许多原因让我不敢真正迈出那一步。不仅是因为我妈,更因为鬼夫是鬼,我死了之后不就正合了他的意吗?

    我也曾经喜欢过学校里一个帅气的学长,抱着一把吉他坐在高台上轻声弹唱的样子,满足了我对初恋的所有幻想。

    不过这一切在此刻来看都不重要了,我知道自己早已接受了这个死鬼是我夫君的事实,也真心喜欢上了这个阴间的王爷。无论是他君临天下的霸气还是对我一个人的柔情,我都那么的喜欢。

    我迷恋的看着鬼夫的面庞,满脑子都是婚礼的事,他口中的婚礼,他承诺给我的盛大的婚礼,到底会是什么样的?

    我以为自己把这份期待隐藏的很好,却不想其实早就被鬼夫看得一清二楚。

    “你不想要就随便办办咯,反正不过走一个流程。”鬼夫似是惋惜的说道,“哎,真是可惜了,我准备了那么久,结果现在都用不上了。”

    我听见他这么说脑子一热,也顾不上前一秒自己还在装不在乎,立马着急地对他说:“随便办办多丢你千岁爷的脸,以后传出去你在阴间怎么见鬼?”

    我以为这样说鬼夫一定就会收回刚才的话,不想他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他大笑了起来,嘴角扬起一个大大的弧度:“我又不是什么鬼都见的,更何况,在这儿有谁敢嘲笑我?”

    鬼夫这么一说,我立刻就没了再辩驳的话语,鼓着嘴不服气的望着鬼夫,我这下才看明白,他根本就不是不愿意办婚礼,而是就想逗弄我!

    在一旁的黑无常听到我们两个拌嘴“咯咯咯”地笑了起来,我和鬼夫听见他的笑声一齐转过头看他,黑无常被我俩这样一看,立刻就闭上了嘴,不笑了。

    “你笑什么?”鬼夫没好气地问黑无常。

    我挡在黑无常面前:“黑无常笑你幼稚,不要脸,是不是黑无常?”我回过头朝黑无常丢了个眼神,想让他按照我的话去说。

    黑无常看看我又看看鬼夫,鬼夫瞪了他一眼,他没敢说话低下了头。我清楚的看见了这一幕,不开心的撇了撇嘴。

    “你这样是犯规,你这样吓黑无常,他都不敢说实话。”我跳着脚不开心地说。

    鬼夫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坏笑着对我说:“阴间是我的地盘,我高兴。”

    “幼稚鬼!”我朝着他吐了吐舌头,然后自顾自地走去,不再理他。

    他跟在我身后是时不时戳戳我的身子,我就是不理他,时不时和黑无常谈论一下路上我没见过的诡异植物,把他晾在一边。

    黑无常每次和我说话的时候都用余光小心翼翼地瞥向鬼夫,鬼夫也不对他发火,只是默默走在我的身后。黑无常见鬼夫没有反应又对我使眼色,我装作没有看见,依旧和他有一句没一句的胡乱的聊着。

    不知道为什么,有鬼夫跟在身后,这一条黄泉路竟也没有前几日那么难走,轻轻松松的我们就穿过了茫茫沙漠,走进了一个巨大的树林里。

    说是树林其实也不对,应该是阴间里的原始森林。

    森林里是厚厚的落叶堆积在地面之上,踩在上面还会发出“咔嚓咔嚓”细微的声响。血红色的小溪流蜿蜒不断从森林最深处流淌而出,不知道是我的心理作用还是什么,总觉得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走进这个树林里之后,队伍的速度明显就慢了下来,我越往里走进一步,身体就被这森林内无形的力量压迫一分,只觉得难受也就没有了和黑无常再聊下去的欲.望,每一步前进都都是困难。

    又往前走了两步,我感觉自己的呼吸道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直喘不上气来,渐渐停下了脚步。

    我正停在原地大口喘气,就听见背后传来了声音。

    “要不要我背你?”鬼夫在身后幽幽地问,语气里还透露着一丝怡然自得的幸灾乐祸。

    我转过头去看他,他倒是没有任何不适的状况,悠悠自得地把双手放在身后,不紧不慢地跟在我后面走着。

    我见他这样心里却更觉得不快活了,像小孩子闹脾气一样和他赌气,不搭理他对我说的任何一句话,装作听不见的自顾自向前行走。

    “大家不要乱碰这里的植物,快点往前走。”百鬼队伍前传来了白无常冰冷的声音。

    就在他说完这句话不久,我们眼前就出现了一棵我从未见过的奇异植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