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85章 吞鬼

    一棵三米多高长得和凤梨一般无二的植物上长着浓密的叶片,树叶从树顶一直垂到地面上,将近两米长的卷须向四面八方伸展。

    我细细的嗅了一下,那植物居然还散发着好闻的味道,我虽然被这香味吸引得想要走上前去一探究竟,但是顾及到白无常刚才说的话,我还是忍住了好奇没有动。

    这时一个经不起诱.惑的小鬼,突然用舌头舔了一下那植物的汁液,脸上立刻就露出了惊喜的表情,用近乎欢呼的口气对其他小鬼说:“是甜的是甜的!”

    我看到在那棵“大凤梨”附近的小鬼们都异常兴奋跃跃欲试,纷纷想要尝试那棵植物上流下来的奇怪汁液。

    还没等其他小鬼靠近那棵“大凤梨”,舔了那棵植物的小鬼突然就变得非常疯狂,开始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他不停的跑动就像是想要摆脱什么东西,最后甚至倒在了地上开始打起滚来。

    只见那棵“大凤梨”原本耷拉着的树叶重新开始躁动,瞬间充满活力与野性,它的卷须像蛇一样快速伸出,勒紧那个小鬼的脖子和身体,使他无法呼吸。

    我眼睁睁的看着被紧紧勒住,他的尖叫声开始还是尖利刺耳,之后就变得越来越弱,最后完全消失了。

    就在他没了声音的那一秒,那个“大凤梨”的卷叶把他一层层包裹起来,直到不留一丝缝隙。

    这全过程大概也就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我目瞪口呆的看着那棵植物,害怕的后退了好几步。

    我害怕地躲在黑无常的身后,盯着那棵还在发出奇怪声音的“凤梨”,吓得全身瑟瑟发抖。约莫过了两三分钟,那棵“大凤梨”就吐出了血肉模糊的肉酱在地上,还散发着阵阵难闻的恶臭。

    我远远的瞧着那血肉模糊的一团,忍不住捂住了口鼻打了个寒颤。

    “他他他?”我不可置信地望着黑无常和鬼夫,惊慌失措的问道。

    鬼夫倒是一脸平静,看了我一眼又看向看着那团血肉,没有任何情感波动的说:“他这也算是灰飞烟灭的一种吧。”

    那棵“大凤梨”似乎是吃饱了,发出了一个长长的鸣叫声,之后又恢复半死状态。我惊恐的看向那棵诡异的植物,一下就跑到了鬼夫的身后,紧紧地抓住他的袖子,拉着他远远地绕过那棵“大凤梨”。

    我因为躲在他身后的缘故,也就没有看到鬼夫嘴角微微上扬,更没有瞧见他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走着,做出了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绕过那个“大凤梨”之后我才放心地放开了抓住他的手,他见我松了手奇怪的看着我,欲言又止的对我说:“你……”

    “我?你有话就说啊,干嘛吞吞吐吐的。”我瞪着眼睛看着他,凶巴巴的问他。

    “这里还有很多像刚那样的食鬼花,你不怕吗?”鬼夫打量了一圈四周,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问我,我见他这样不知为何总觉得手痒痒的想打他。

    “我不怕,你不要在这里陪着我了,快去找你的小娘子们吧。”我别过脸不看他,赌气的说道。

    鬼夫见我这样特意绕道了我面前,弯下身子和我视线平视。

    “那我走咯?”他放慢声调试探着我,我哼了一声,转过身子拿屁股对着他。

    虽然我表面上看没有理他,但其实我一直在用余光观察着鬼夫的一举一动。

    “安眉,你看身后有食鬼花。”他突然放高声音,伸手指着我身后。

    鬼夫说的突然,我还没从刚才受到的惊吓中缓过来,听他这么一说我立刻整个人就弹了起来,眼泪瞬间冲出眼眶,害怕地转身面向鬼夫,扑进他的怀里,吓得叫出了声儿:“哪里有食鬼花,在哪里在哪里?”

    他接住我整个身子,忍着不发出声音地笑了起来。

    沉浸在害怕中的我感受到他因为笑意而不自觉地颤抖,抬起头看到他苍白的脸颊因为忍住笑而扭曲的表情,立刻就明白了,一把把他推开,生气的看着他:“你骗我?”

    我没想到他竟然拿这种事情来逗弄我,气的当下就准备掉头离开。鬼夫见状立刻抓住了我的手,紧紧地不让我放开:“我骗你干嘛,虽然刚刚你身后没有,但是以后的路上多的是,不要挣扎,你就安心呆在我身边!”

    听鬼夫这么说,我的脸色才稍稍有了缓和。虽然我嘴上依旧说着不愿意,可是心里还是忍不住偷偷地开心,被他牵着的手也不自觉和他十指相扣,感觉我们两个就像是人间的小情侣在公园里散步一样走在阴间的丛林里。

    之后的路因为有了鬼夫的陪伴,我既没有了那种胸闷的感觉,也不再觉得对那些遍布在道路两旁的植物感到害怕。

    走着走着,鬼夫突然停了下来,沉着脸看着我,“你可记得你来阴间多少天了。”

    我想了一下,从跳下河的那天算起,走走停停,应该也来阴间有五六天了。之前本来想着只要三四天就可以从阴间回去了,没想到仔细一想,竟然过去了那么多天。

    “走了有五六天了吧。”我没所谓的回了他一句。

    “嗯……”鬼夫欲言又止地看着我。

    “你平时没有这么吞吞吐吐的时候,今天这是怎么了?”我不解地看着他,眼神里充满了疑惑。

    我看着鬼夫不算好的脸色,心中暗暗猜测道,难道是有什么不好的消息?所以他才这样吞吞吐吐的?

    我一直就觉得他这两天很反常,总是让我捉摸不定,如果不是因为回了阴间有其他小娘子的原因,那就是有别的让他变得反常的事。

    “难道,我要灰飞烟灭了?”我试探的问了一句,却不希望从鬼夫口中听到肯定的答案。

    没想到刚说出这句话,我的心忽然就咯噔了一下,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小腹中有一股热气旋绕在腹腔之内,心脏“哒哒哒”越跳越快越跳越快,一点点收紧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捏住一般。

    我瞬间使不出力气,双腿一软就倒在了鬼夫的怀里。眼前的事物都开始高速的旋转,连在我面前的鬼夫的脸都已经扭曲变形,看不真切。

    这时我的耳边突然回荡起了那夜梦中白衣女鬼的啼哭声,还有她不断在我耳边呢喃的声音,“安眉,安眉,安眉……你终于来了,我等你等了好久……”

    她的声音就像是一道凶兆一遍又一遍的在我耳边重复,我痛苦的捂住了耳朵,想要借此掩盖住她的声音却一点作用都没有。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我不断挣扎着、哭闹着,可是那个女鬼的声音却一直不折不挠的在我耳边回荡,久久挥之不去。

    我只觉得自己头痛欲裂,难受得几乎快要崩溃。

    这时鬼夫的声音猛然闯进了我的世界里:“是我啊,安眉,是我啊,你好好看清楚。”

    我眼前的景象慢慢的变得清晰起来,鬼夫的脸在我的视线里显现出来,他的出现就像是一道明光,直直的照进了我心里的最深处的黑暗角落。

    鬼夫抓着我的手担忧地看着我,我不断挣扎的双手抓住了他的身子,熟悉的触感让我感到了放心,死死地抱住他。

    鬼夫的身体渐渐让我舒缓了下来,女鬼的声音不知道何时从我的耳边消失了。我的呼吸逐渐的放缓,心跳也慢慢地恢复正常,大概过了有几十秒他的脸才重新清楚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你究竟是怎么了?安眉。”他紧张的看着我,双臂牢牢地抱住我。

    我不想让他太担心,于是故作没事的摇了摇头,冲他露出了一个安慰的笑容:“没事,可能是怀孕之后身子太虚了,刚刚头有点晕。”

    站在一边的黑无常这时弯下腰,一脸忐忑不安地对鬼夫说:“千岁爷,之前我们去府邸接千岁小娘娘的时候她的脸色就十分苍白,只是千岁小娘娘告诉小的们不用担心,没想到这么严重。”

    鬼夫听黑无常这么说脸色立刻就黑了下来,略带怒火地对我说:“你身子不舒服为什么不说?自己强忍着能好吗?”

    我见他生气了不敢再抬头看他的眉眼,靠在他的胸膛上轻轻地说:“我想着怀孕的女子总是有些不舒服的地方,这种事和你说似乎也不太好。”

    “你腹中的是我的孩子,我是你的夫君,这些话不和我说,你要和谁说?”鬼夫的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我能听出来全是对我的不满和担忧,。

    “我现在已经好很多了,你先放我下来,我们继续赶路吧。”我拍了拍鬼夫的胳膊,讨好的对他笑了笑。

    百鬼的队伍早就已经走到前面去了,只有我们两个还在这里定定不走,黑无常恭敬地在一旁等着我们。

    “你能自己走吗?”鬼夫一边怀疑地看着我,一边小心翼翼地把我放下来。

    “可以的。”我信誓旦旦地对他说,可是脚刚一落地,就使不出力气软了下来,好在鬼夫眼疾手快的抱住了我,才不至于让我摔倒在地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