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86章 头七

    鬼夫见到我这副虚弱的样子生气的瞪了我一眼,我自知心虚没敢和他对视,转过脑袋把头埋在了他的怀里。鬼夫一把把我横抱了起来,向前走去。

    黑无常低着头,不敢看我们两个一眼,不远不近地跟着我们。

    走了有一会儿,我的鼻间全是鬼夫身上的气味,心绪不知怎么的就乱了起来。

    “你……”我红着脸不好意思地抬起头看他,剩下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鬼夫用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别说话,丛林里瘴气太重,我刚刚感受到你体内有两股不同的气在争斗着,估计是吸了太多瘴气了,你闭上嘴,不要大口呼吸,很快就走出去了。”鬼夫的眼神虽然看上去有那么一点吓人,但是语气里却是满满的柔情。

    我听他那样说也不敢再开口,再次深深的把头埋在了他的胸里。我就这样被鬼夫抱着,他快速地向前走,很快就赶上了前面的百鬼们。

    白无常看到我被抱在鬼夫的怀中连忙下跪,低着头不敢多看一眼,其他小鬼在白无常的带领下纷纷退到两边,跪了下来,在中间让开一条路让我们通过。

    鬼夫一刻也不停歇地抱着我快速地飘出了丛林,到了一片开阔的草原地上。

    不知道是不是呼吸到新鲜空气的原因,出了丛林的我明显觉得比之前好了许多,手脚也能恢复了力气。

    他把我轻轻放在草地上,不知从哪里变出一个小瓶子,让我喝下。

    我拿过那个瓶子,一饮而尽,甜甜的味道在舌尖舒展开来了,瞬间占满了整个口腔。

    “什么水?甜甜的,好好喝呀。”我笑着看着鬼夫,好奇地问。

    “回阳露。”

    “什么?”我听这名字觉得肯定有内涵,惊奇地看着鬼夫。

    “明天就是你死的第七天,也就是你们人间所称的头七,你可以回去看一下你的亲人。刚刚给你喝下的水,是为了避免你因为阴阳两界气息不同而伤害到腹中的孩儿才让你喝下的。”鬼夫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也没有看我,兀自说着。

    回家?我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话,这条黄泉路茫茫看不到尽头,我一直坚持着就是为了回家,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回去了。

    我的眼泪控制不住地从眼眸中源源不断地流淌了出来,眼泪模糊了视线,脑海里全都是人间的点点滴滴。

    以前总觉得妈妈偏爱姐姐安姚,对妈妈总是有不满的埋怨,现在阴阳两隔,见不到妈妈的身影,吃不到她做的饭菜,听不到她的唠叨,我是那么的不习惯和想念。

    想着那天妈妈忍住悲伤把我的身体拖回了家,我看着她越来越远的背影,我是那么的不忍心。她那么不愿意相信鬼神的人,为了我听从了鬼夫的话,独自一人面对镇子上的那些人,守护着我的肉身,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我越想哽咽越甚,泪眼朦胧地对鬼夫说:“明天一早我就能回去了吗?我就能见到我的家人了吗?”

    鬼夫用手轻轻擦拭我脸上的泪痕,突然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笑意:“你明天就能见到你的亲人了,不过回去之前你一定要答应我一件事,不然我是不会让你去见他们的。”

    我用手擦干脸上的泪珠,认真地答应他:“我绝对好好听你的话,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鬼夫抓住我的手,温柔地对我说:“明天只是暂时让你见一下亲人,你不用太过思念家人,等这一切过去了我就送你回家好吗?”

    我对着他点了点头。

    “安眉,你现在好好地认真地听我说,明天你见到你的亲人的时候一定不许哭出声音,你还没有真正的死透,还有一口气残留在人间如果你哭出声,那你在人间的亲人就能听到你的声音,这是触犯大忌的,弄不好,你的亲人们会因此失了神志,丢了魂魄。”

    我听鬼夫这样说自然连连答应:“我知道了,我一定不会哭出声的。”

    我紧紧地抓住了鬼夫的衣服,心中全是紧张。明天我一定会压抑住自己,不会让自己哭出声来。

    我在心里估摸着为我守灵的估计只有妈妈和小叔两个人,他们现在是和我最亲的两个亲人了,我绝对不能让他们失了魂魄,终日在这世间孤独的游荡。

    鬼夫听我这样说脸上却没有一点放松的神情,他紧张的看着我,眼睛一眨不眨的盯住我。

    “还有一点,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明天你绝对不能触摸你的肉身,最好靠近都不要靠近。你如今在阴间的魂魄不全,还有一丝气息残留在你的肉身上,而你又不是真的死了,如果触碰到你的肉身,魂魄就会回到你的肉身去。这样不仅会惹怒阎王爷,我们之前所有的功夫都白费了。”

    “嗯,我都听你的。”我抓着他的手,好像是接到了什么了不起的任务一样,郑重地对他说。

    鬼夫的面色很凝重,我说完之后他没有再开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味的向前走着,他走的很快,我感觉都听到了耳边呼啸的风声。

    鬼夫抱着我走得飞快,瞬间就把百鬼们都甩在了身后十几里以外,我即便没有看那些小鬼也能从越来越安静的周围情况猜测个大概。

    现下这里只剩下了我们两个,没有小鬼们和鬼差的打扰,鬼夫把我抱在他的怀中,用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小腹,在我耳边低声地问:“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我被他这没头没脑的问题惹羞了脑,从脸上升起一股热气直到耳根之上,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害羞地问他说:“那你是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他大概是没想到我会这么问,愣了一秒才回答说:“我喜欢男孩子,最好是像我一样英俊潇洒。”

    我听他这么说有些不开心了,嘟着嘴问他:“那万一我生的是女儿呢?”

    “女儿......”他故作犹豫的停顿了一下,见我的脸色更不好看了才一下笑了出来对着我玩笑一般的说:“要女儿是像我这么眉目清秀还好,要是像你这么丑,那可不太好。”

    我听他这样说更加觉得不开心了,嘟着嘴不高兴地看着他:“怎么,那你很是嫌弃我的长相咯?那还娶我做什么?”

    “只有丑一些,别人才不会多看你一眼,你就只能让我看。”说完,他就俯身把我按下,我躺在毛茸茸的草地上,被他轻吻着。

    鬼夫的亲吻一如既往的轻柔,我能从他温柔的动作里感受到他的情意,明明已经是死了的人却总觉得左胸腔的位置好像有一颗心在剧烈的跳动。

    我痴痴的睁眼看着鬼夫,以往我都因为害羞闭上眼睛,但是这一次我却固执的不想闭上眼睛。

    微风阵阵,掀开了他黑色的斗篷帽,殷虹的天空下,他白皙的脸庞、湛蓝的眸子,鼻梁勾勒出的弧度,恰到好处的完美,我呆呆地看着距离我不到一毫米的他,双手定定地揽在他的腰上,不知何处安放。

    这里是大草原!

    虽然这里空荡荡的没有任何活物的踪迹,可是我们两个要这么的开放吗?

    他是这么开放的鬼吗?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解开我外衣的细带,将他的大手伸进了我的内.衣之下。冰凉的手抚摸到我敏感之处,整个人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

    他抬起头玩味地看着我,我害羞地把脸撇向一边。

    “别怕,我不会不会碰你的,我就太想你了。”他在我耳边呼出的气息顺着我的耳根蔓延至动脉,原本就发烫的脸越发地滚.烫。

    他太多熟悉我身体的每一寸肌肤了,清楚地知道哪里是我最敏感的地方,轻轻地用舌尖舔着,我又羞又刺激,从喉中不自觉发出一声声娇.喘。

    我抓住他腰上的衣物,低声说:“不要这样了。”

    这句话说完后,他抚摸着我身子的手突然停滞,坐了起来无奈地看着我:“那我忍着。”

    我系好衣服上的带子看着鬼夫,他就像是得不到糖吃的小孩一样,默默地坐在一边,玩着手上的小草。

    “死鬼。”

    他听见我叫他,转过脸来看我,就在这个时候我轻轻地在他嘴上啄了一下。

    偷亲完他之后,我迅速低下头,低声说:“这是我第一次主动亲你。”

    鬼夫用手摸了一下嘴,笑着说:“第二次。”

    我怀疑地看着他,“第二次?”

    他坏笑地说:“之前你在黄土上哭闹那一次,你揽着我的脖子,你还伸舌头了。忘记了?那次真是让我难以忘怀意犹未尽。”

    我脑海里立刻浮现了当时的画面,我当时以为要灰飞烟灭了,整个人都迷迷糊糊,没想到做出了那样羞人的事情。

    “你快忘记快忘记!”我用手轻轻拍打他的身子,红着脸对他叫着。

    那一夜,我们以地为席以天为铺,睡在了草地上。我躺在他的怀里,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沉沉睡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