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87章 心疼他

    这一觉我睡得迷迷糊糊,朦胧之中总是觉得不踏实,连何时沉沦到梦境之中都毫无知晓。

    再次有意识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正站在家里,白旗镇的那个家。我打量着周围的家具,指尖传来冰凉的触感格外的真实。

    我的心里说不上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愫,整个胸腔都被酸涩的情绪充斥着,耳边忽然传来了我妈的声音。

    “吃饭啦,安姚你快找你妹妹回家来。”妈妈从厨房里端出了一碟青菜走出来,她目不斜视的从我身旁走过,将那盘菜摆在桌子上。

    我的视线随着我妈的步伐转移到餐桌上,饭桌上摆着的全都是妈妈的拿手好菜,色香味俱全的一桌菜肴散发出的香气不断刺激着我的嗅觉神经。

    安姚应了一声儿,从房间里跑出来冲到了客厅里,我看着她的碎花裙角消失在视线中,情不自禁的抬步跟了上去。

    刚走到门口看见客厅里的场景,我的眼眶猛地一热。年幼的我正骑在爸爸的脖子上,学着电视上骑马的侠客做出拍打马匹的样子,嘴里还不断高声的喊着“驾,驾……”

    爸爸背着我,为了逗我开心特意做出马儿奔腾的样子,一上一下地摇晃,我爸和小时候的我脸上全都是灿烂的笑容。

    “你们父女俩又在干什么?”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解下围裙笑着看我和爸爸。

    爸爸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一旁的安姚坐在凳子上嘟着嘴没好气地说:“爸爸喜欢爱安眉了,天天都带她去玩。”

    小小的安姚虽然语气不算好,但是眉眼间却也不见嫉妒,仍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只不过小时候的我却没能看出来。

    “就不带姐姐,姐姐欺负我!”年幼的我听见安姚这样说,立马在爸爸的身上哭闹了起来,死活不让爸爸带着安姚一起玩。

    妈妈走过来在我脑袋上揉了揉,笑着对我说:“你们是好姐妹啊,要一起玩才行。”

    我听了妈妈的话立刻就不哭了,抬着脸睁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盯着我妈看,微微撅起小嘴还是觉得有些不开心,但是却也不敢再说些什么,沉默着算是应了下来。

    爸爸反手把我抱在身上,用手指捏着我肉肉的脸蛋,满脸慈爱的笑容:“小安眉,你可别忘了啊,我们是一家人,永远都不分离。”

    我们是一家人,永远不分离……爸爸的话语渐渐飘散开来,一点又一点变得缥缈虚幻起来。

    眼前的景物开始柔滑虚幻,我无措的看着模糊了的场景却只能束手无策的站在原地,直到最后四分五裂渐渐变成粉末吹散在我面前……

    我的眼前变成了漆黑一片,再次睁开眼睛时身处的场景全都变了个样,我警惕的在四周看了一圈,害怕的发现这儿竟然是白旗镇外的那个树林!

    我漫无目的的走了两步,一打眼就看到了爸爸被女鬼撕扯开的躯体正漂浮在河面上,鲜红的血液从他的身上流了出来,全部都融进了河水中,看上去就像是一副血色的山水画,随着流动的水流漂了很远。

    我捂住嘴失声痛哭起来,眼泪不可抑制的从眼眶中流出,我终于忍不住这汹涌的情绪,跪倒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只是这一切还没有结束,我眼前的画面开始飞快的变换着。

    一会儿是安姚笑着看着我,手里不断撕扯着肚子里的肠子,嘴里不断叫着“安眉安眉,我的好妹妹,我们是一家人,不能分开的。”

    一会儿又变成了妈妈抱着我的身体不停哭喊着:“安眉,你在哪里?我们一起死吧……”

    突然一抹猩红洒在我的眼前,天旋开始飞速的旋转,爸爸、妈妈、安姚三个人在我眼中转做一团,最后全都化作了一摊血水,缓缓地流到我的脚边。

    “不要!”我失声大喊出来,猛然一睁开双眼,入目的是紫云密布的天空,四周是一望无际的草原,我正躺在鬼夫的怀里,哪里有什么爸爸、妈妈、安姚,更别说是血水了。

    我大喘着气,低头看自己的手掌,手心里全是手汗。还好,刚才的那一切只是一场梦,一场太过于真实的梦罢了。

    “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鬼夫也被我的尖叫声惊醒,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的看着我。

    我扑进他的怀里抱住他的身子,小声说:“我太想念亲人了,我刚刚梦到小时候我们一家在一起的情景,可是没多久,他们就变得很可怕,面目狰狞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最后还化成了一摊血水。”

    鬼夫用手轻轻拍打着我的后背,声音轻柔的安慰着我:“别哭了,只是梦而已。”

    “可是梦里的爸爸和现实一样真的被女鬼扯碎了身子,安姚也真的扯着自己的肠子死去了,那妈妈会不会抱着我的肉身一起去死?”我想起刚才梦中的画面又害怕地哭了起来,脑海里全是刚刚梦里可怕的画面,久久都挥之不去。

    “不会的,怎么会呢,你想想你妈妈多么爱你,为了你可以自己独自一个人对抗整个镇子的居民,怎么舍得让你死?”他一直握着我的手,耐心的安慰着我,鬼夫的声音此时听上去是那样的让人觉得心安。

    “对,我妈妈是不会让我死的,”,我听了鬼夫的话后念念叨叨的自言自语着,“可是她自己要怎么保护我的肉身?

    我越想越担心,镇子上的那些人为了活下来什么事都能做出来,他们之前可以说出把我交给阴人,就能想出更多为了活命不择手段的主意来。

    妈妈一个人,要怎么抵抗住那么多人?我害怕的浑身发抖,连抱住鬼夫的双臂都开始颤抖起来,鬼夫感受到了我的抖动,低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但是却默默的紧了紧他的怀抱。

    “你小叔会帮你妈妈的,别担心了。”

    小叔,是啊,小叔从小就疼我,可是他真的能帮我妈妈吗?还有那个坏婶婶,巴不得我快点死掉,好像我死掉就可以解决镇子上的所有事,他们也就可以避免惨死的命运了。

    “死鬼,我好害怕,我好想念妈妈还有小叔,可是我又不敢回去看他们,我怕看到什么我不愿意看到的画面,人们常说,死了就一了百了,我现在也算是半个死人,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让我心烦的事情呢?”

    我近乎发泄的对他说着,脑袋里全是杂乱的思绪,我只知道自己现在对我妈的担心,根本就无暇顾及其他。

    鬼夫明显愣了一下,他用手轻轻地在我鼻子上刮了一下,扯出一个笑容对我说:“你想那么多干什么?小小年纪,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别担心,一切有我,你只要告诉我,你想不想回去看他们?”

    我立刻猛地点了点头。想,我当然想回去,天知道我现在是有多么想要重回人间。

    我想念家里的一切,我就是舍不得人世间的种种才会跳河“假死”的,我在黄泉路走的每一步都是当作回家的路在走,我食客都在想着多走几步就离家近一些,既然现在告诉我可以见到妈妈和小叔,我又怎么会不去。

    “明天我回家的时候,你会陪着我吗?”我小小声地和鬼夫说,“我害怕明天会忍不住自己的情绪,你要是在我身边,我会比较安心。”

    完全沉浸在欢喜心情中的我没有注意到鬼夫脸上算不上明朗的神情。

    “我会在一旁看着你的,别担心了,快睡吧。”鬼夫拍了拍我,用大手遮盖住了我的眼睛。

    “我睡不着,太想快点到明天了,太想念我的妈妈了。”我微微抬起头,将他的手拉下来握在手中好奇地问他,“你为什么从来没有提过你的家人?”

    鬼夫沉默了很久,他一直低着头,直到我以为他不会回答我的时候,他才抬起头无奈地冲着我笑了一下,“安眉,这些事我以后再告诉你好吗?”

    在他的神情中我看到了他从未有过的落寞和孤独,或许漫长岁月中,他已经忘记了父母亲人对他的意义是什么了,他在阴间有着如君王般荣耀,谁会在乎他的过去,谁又会真正地去接近他的内心,了解他的内心。

    想着这些,面前的鬼夫在我的心里终于不再是那个冷冰冰的地府王爷的形象了,他似乎也变得鲜活了起来。

    “以后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我就是你的家人。”我心疼地抱住鬼夫,想要用身体仅剩的温热温暖他冰冷已久的内心。

    “嗯。”他明显因为我的举动有些不知所措,眼眶周围微微地泛起了红晕,木木地抱着我。

    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一面的鬼夫,心中的心疼更甚。

    我不知道他的过去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成为阴间的“千岁爷”,可是我知道,那些大家看上去至高无上的荣誉都是他一步步艰难地走来的。

    我紧紧地抱住怀里的这个男人,我清楚的知道自己爱他,那么我也会爱他的骄傲和他所有的孤独。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