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88章 身份的距离

    我凝视着他湛蓝色的眼眸,认真地说:“就在这阴间草原上,我安眉,承诺永远不会离开你的身边,直到我活过这一生,就永生永世留在你的身边,陪伴着你。”

    我说的情真意切,鬼夫却在听完我说这一番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的眉眼中掩盖不住的笑意,一副傻傻的模样看着我:“你再说一次,刚刚风太大了,我没听清楚。”

    我一看鬼夫这个表情就知道他是故意的,但是眼下的气氛这么好,我倒也不觉得不快,只觉得温馨。

    “不要,我困了,我要睡觉了。”我憋着笑别过脸,顺势躺在他的手臂上,闭上了双眼。

    鬼夫却不肯就这样放过我,他不依不挠的在我耳边一遍又一遍的念叨:“安眉,你再说一次嘛?再说一次嘛?”

    我刚开始还想假装没有听见,可是后来实在耐不住他像念经一样,睁开眼瞪了他一下,鼓起嘴不耐的回了他一句。

    “睡啦,谁叫你刚才不认真听。”说完我就闭上了眼,也不去管鬼夫脸上是什么表情。下一秒,我就感觉到自己被一个怀抱给拥住。

    此刻,我被幸福的感觉包围住了全身,脑海里还在期待着明天回家的情景,心里期盼着明天早早到来。

    或许是因为心情好的缘故,我这一觉睡得格外安稳,一夜无梦直接睡到了天亮。

    清晨的光亮照在我的脸上,我在迷糊中感受到这份光线,挣扎着睁开了双眼,费劲的睁开眼睛,直到视线变得清明起来我才后之后觉得发现,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阴间天亮的样子。

    天才刚灰蒙蒙亮,没有日出的阴间只能看到紫云渐渐散出露出殷红色的明亮天际,红光照亮了阴间大陆的每一个角落。

    从那遥远的地方能够传来声声长啸,那是夜里回归沉寂的魔鬼长啸开始苏醒,四面八方的啼哭声此起彼伏,昭示着新一天的开始。

    我撑着手臂站了起来,看见黑无常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距我们十米之外的地方,正远远地看着我们两个。

    他见我看向他抬步就想向我和鬼夫的靠近,我瞄了一眼还在睡熟的鬼夫急忙朝他做了一个退后的手势,又指了指鬼夫,示意他先不要过来,不要打扰鬼夫的睡眠。

    黑无常看了鬼夫一眼,犹豫了一下才对我点了点头。他侧过身子向着身后的方向指了指,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才看见鬼差们带着百鬼大队正在草地另一边休整。

    黑无常朝着我蠕动了几下嘴唇,用口型告诉我百鬼正在等候我们,我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就向他挥了挥手,示意他先去百鬼大队那边。

    黑无常离开后,草地上又只剩下我和鬼夫两个。我坐下来肆无忌惮的看着躺在一旁沉浸在梦乡之中的鬼夫。他的眼睛紧紧的闭着,双眼睫毛一颤一颤得抖动着,如雪似玉的皮肤在红光的映衬下,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英俊。

    以前我都没有好好看过睡着的他,现在看了才发现他就像孩子一样蜷缩着,用四肢把自己整个包裹起来。

    看着这样的鬼夫,再回想昨日他君临百鬼的阵势,我心里对他的好奇心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不禁在心中发问:“他,到底是有一个怎么样的过去?”

    我想的出神,视线牢牢地固定在鬼夫的身上。只见他闭着眼用手试探地摸了一下身边,摸了好几下都是只摸到了一手的草,眼睛猛然睁开,那一瞬我清楚的看见了他眼中的慌乱。

    我笑意盈盈的看着鬼夫,鬼夫在看见我的那一刻明显的卸下了紧绷的状态,他也坐了起来,上下打量了我一圈:“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是津津有味的看着他,饶有趣味的问他:“你是不是因为没有摸到我,所以才醒来的啊?”

    他沉默了很久才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一种被识破的窘迫感,或许是我的错觉,我似乎在鬼夫苍白的脸颊上看见了一抹红晕。

    我觉得这样逗鬼夫特别好玩,刚想再逗弄一下他,就被黑无常给打断了。

    黑无常看见鬼夫醒来,快速向我们这边飘来,低着头恭敬地对我们说:“千岁爷金安,千岁小娘娘金安。”

    鬼夫面对黑无常的时候立刻又恢复了他以往面瘫的神情,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我怕黑无常觉得尴尬,于是朝他笑了笑以示友好。

    我看了一眼黑无常身后的百鬼,心中暗暗惊奇,没想到这些小鬼们一个晚上就能赶上我们俩个,要知道这么多路程要是在人间走的话一定会累到虚脱的。这应该就是不是活人的好处吧,鬼都是用气息让自己飘起来快速移动的。

    “让小鬼们准备准备,我们出发去望乡台。”鬼夫冷着一张脸对黑无常吩咐道,举手投足之间充满了王者风范。

    黑无常恭敬的鞠了一躬:“千岁爷,小的这就去办。”

    昨夜还是开阔寂静的草原,早已被百鬼们占的水泄不通。黑无常回到队列前一声令下,原本以各式各样奇异的姿势休息着的百鬼纷纷站起,躁动惊起了草原上为数不多的飞禽,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尖叫声。

    那些飞禽的叫声和人间的完全不同,似极为尖利的爆破声,穿破我的耳膜直达我的大脑,刺痛着大脑的神经。

    我皱起眉头,不舒服的捂住耳朵,这个动作恰巧被被鬼夫给看到了,他随手抓起了一根木棍,手臂一个用力直接向天空扔了过去。

    我的目光紧紧的跟着那根木棍,只见那木棍在天空中划出了一道优美的抛物线,接着准确的刺进了那些飞禽中领头的一只。

    被刺中的飞禽快速坠落,树枝连着它的脑袋一起紧紧地扎在草地上,天上的飞禽顿时四散而去。

    草原上的百鬼们听见动静一起看了过来,正巧看见飞禽落地的那一瞬间,眼中全都透露着不同程度的惊恐,他们望着我们两个的方向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草原又恢复了原本的寂静。

    鲜血从木棍刺中的地方流出来,染红了周围的草地,我闻着那股血腥味忍住了想要呕吐的欲.望,惊恐地看着鬼夫:“你这是做什么?”

    “我觉得这些畜生很烦,而却你不是受不了它的啼叫声吗?”鬼夫一脸平静地和我说,他那理所当然的语气让我觉得他刚才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

    我不能理解的质问他:“就算它很吵,我也确实有些受不了,但是忍一下不就好了吗?你这样做是不是太残忍了!”

    我知道在地狱里死去的活物,是永生永世都不能再投胎了的,正因如此我才更不能理解他为什么那么轻易就能杀死一个活生生的鸟儿。

    面前的鬼夫令我感到陌生,我害怕的看着他,完全不能将他和昨晚那个温柔的男人联系起来,没做任何思考的,我不自觉退后了两步。

    鬼夫看见了我的动作愣住了,他张了张口,终是什么话都没说出来,愣愣地看着我。

    我们俩就这样面对面的站着,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凝重。

    “安眉安眉……”远远的传来了胡一曲的声音,我循着那声音看过去,看见胡一曲正不停地跳动着,朝我摇晃着手臂,对着我大声叫喊着。

    在胡一曲的身边,还站着一个男人,我眯了眯眼睛仔细看了看,发现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之前在黄泉路上见过的校长。

    校长不再是那天我们见到的皮开肉绽的可怖模样,他穿着平时最爱的那一件黑西装,双手环在身后,神情严肃地看着我的方向,像极了他生前站在主席台时的模样。

    我心中一闪而过一丝疑惑,但很快就被和同桌重见的愉快盖过。

    “一曲,胡一曲!你还好吗?”我大声地对远处的同桌叫着,一边喊一边就准备向他的方向跑过去。

    脚步还没迈开半步,我的手就被一直冰冷的大手抓住,制止了我的行动。

    我转过头,正好对上鬼夫的脸,猛然想到他刚刚的举动,心中顿时就觉得害怕,手上一个用力就想把手缩回来。

    鬼夫不肯松手,我的力气又没有他大,一时之间陷入了胶着。我看着被他抓住的胳膊,央求的对他说道:“你先别靠近我,让我冷静一下好吗?”

    他的脸上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悲伤和落寞,放开了我的手,低声说:“我就在你身后。”

    “嗯。”我没看他的眼神,转过身往同桌的方向跑去。

    同桌穿上了浅月送他的那件长袍,草原上的微风吹动他的衣裳,站在千奇百怪的百鬼之中有一种遗世独.立的仙人风采。

    我上上下下仔细地看了好几次同桌,哪里还有什么受过伤的样子,就连那小脸蛋也比刚来阴间时见到的要白.嫩红润上好几分。

    “你全好了?”我惊讶地问他。

    “当然,我是谁?我胡一曲,人间阴间任我行。”他笑着对我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