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89章 望乡台

    我白了一眼没有接他的话,恢复正常的他有时候还不如病着的时候举止正常,但是看见胡一曲一切正常心里还是觉得开心。

    胡一曲自己傻傻的痴笑了几分钟,见我一直不搭理他才又用认真的表情看着我说:“其实能好那么快,要谢谢你的鬼夫君,是他让人带我去泡药池,你知道吗那药池可厉害了,我在里面泡了一会儿身上的伤立刻就好了!后来他又让阴索命把我送了过来,我被保护了一路,可威风了。”

    胡一曲洋洋得意的向我说着他这一路的见闻,我却没有一点听他细说的心思。我悄悄的回头看了看鬼夫,他正默默地站在离我五米不到的地方,神情落寞地看着我。

    他的那个神情一下子就击中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我想到自己刚才对他说的那些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对于鬼夫的喜欢,不仅仅是这么久以来的依赖,当然还有他对我的温柔,这些种种原因交织在一起才让我对他的态度从最开始的厌恶转变成喜欢,甚至是爱。

    即便如此,他刚刚一不高兴就杀死了在天上飞翔的鸟儿的做法我还是不敢认同,他的这个行为也更让我认清了我和他之间的距离。

    他是阴间的千岁爷,阎王可能都要给他几分薄面,而我不过只是一个普通人,和他在一起,怎么会不害怕?

    虽然现在的鬼夫可以把我捧在手心里呵护着,但是我不能保证哪一天他一不高兴,会不会也让我灰飞烟灭。毕竟他有那么多的女人,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我又能拿什么去相信他对我的爱。

    我心情低落的看着身后的鬼夫,内心复杂起伏不定。

    和他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以来,我的心中产生过无数个疑问:他为什么爱我?我又是不是真的爱他?这份“爱”是单纯的因为他在我最需要安慰的时候一直陪在我身边,还是不过只是单纯的依赖?

    我的心里也不知道答案。

    我们两个,我和鬼夫究竟能不能一直走下去,我突然不敢拿出昨夜那样信誓旦旦的心出来保证了。

    这个想法就像是一根极细的绵针,细细的戳在我的心尖,虽然痛意不明显但却伤的极深。

    我陷入了自己的想法中,连黑无常什么时候站到了我面前都不知道,直到他拿手在我眼前晃了好几下我才反应过来。

    “千岁小娘娘,我们可以出发了吧?”黑无常看我有了反应,极为耐心的又问了我一遍。

    我见他这么问觉得奇怪,瞥了一眼鬼夫看见他没有任何表示,于是点了点头。

    我们随着百鬼的队伍穿过茫茫大草原,最终来到了一个云雾缭绕的悬崖面前,一条绳索从高处垂下来,挂着绳索的高台上刻着三个大字“望乡台”,我从低处向上看去,一层透明的屏障投映着人间百态。

    “大家排好队,按照死亡时间的早晚顺序,不要排错了。”白无常在最前面提着嗓子喊。

    “同桌,你……”我看着正站在我前面的胡一曲,心中想要问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犹犹豫豫地看着他。

    胡一曲一眼就看出了我的想法,他看似无谓的朝着我笑了笑,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肩:“安眉,我没事的,妈妈不在了我还有亲人呢。”

    其实在草原上看到同桌的时候我就开始替他担心,他妈妈已经不在了,这种回家最后一次团圆的场面,他要怎么去面对?现在听到他这么说,我悬着的一颗心才终于放下了。

    所有的鬼拍成一列,拍成了一条极长的队伍。白无常给每一个鬼都喝了“回阳露”,原本忘记前世记忆的百鬼们在喝下了这“回阳露”之后纷纷都恢复了记忆,脸上的神情终于不再是面无表情,全都站在队伍里翘首以待,焦急地等待着上望乡台的时刻。

    队伍前进的速度异常缓慢,我百无聊赖的等了许久终于看见同桌走到了最前面,在阴索命的指引下爬上了绳索。

    他每爬一步,悬崖上的风就要大一些,等到胡一曲上到最后一截绳索的时候突然狂风大作,我看见他踩着绳索的脚忽然打滑了一下,眼看就要摔下来,阴索命在下面朝同桌大喊:“胡一曲,抓稳了,下面是万丈悬崖。”

    我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双手紧紧地抱在了一起。鬼夫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我的身边,轻声说:“别担心,他掉不下去,还有我。”

    我没敢转头看鬼夫,他越是这样我越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才好,是该记得他的残忍还是该记得他对我的那些温柔与体贴。

    好在那阵大风很快就停了下来,胡一曲在风停止后顺利地爬上了望乡台,站到了那层透明屏障面前。

    只见那屏障里面的画面飞快地变化,景色不停地闪烁而过,最终停止在了一间小小的客厅中。

    客厅里只有一张白色的桌子,桌子上只摆着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上是同桌的妈妈微笑地抱着同桌的画面,两个人站在市中心的公园门口,幸福地笑着。

    同桌定定地看着这一切,在低处的我也看不到他任何的表情,只能默默地看着。

    这时画面中进入了一个男人的身影,他用干净的毛巾擦拭着那相框上的玻璃,喃喃自语道:“姐,你怎么那么傻,怎么就跟着一曲走了,现在你见到他开心了吗?”

    我看着同桌的身子微微颤抖,伸手抹了一下眼泪。

    那个画面中的男子放了一束百合花在相片面前,就离开了。同桌望着屏障里的画面不肯离开。

    过了十多分钟,画面里出现了刚刚的那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他们两个似乎是夫妻的样子,站在相框的面前,沉默了很久。

    这时男人的眼角泛红流出了眼泪,女人抱住了他,低声说:“别哭了,他们也算是母子团聚,以后不必阴阳两隔。”

    男人放开了女人的怀抱,跪了下来,“姐,当初是你把我带大,长姐为母,你应该受我一拜,这个屋子我会替你和一曲守好的,你们随时都可以回来。”

    站在上面的同桌终于绷不住了,掩面大哭了起来。

    阴索命在袖子里伸出一条长长的白绢带把同桌拉了下来。

    我看到泪流满面的同桌,心里很不是滋味。

    或许在这里只有我能懂他的心思,他为什么会那么悲伤。他的妈妈随他而来,却要和他永远分离,那个舅舅守护的家也永远回不去了,那些人世间的美好,过了今天算是真正地告别了吧。

    “一曲,别难受了,未来的路还很长,你还要走下去。”我担心地看着他,害怕他因为思念想不开而变成厉鬼。

    同桌哭着哭着就笑了起来,“安眉,你看我不是一无所有,我还有爱我的舅舅、舅妈在这个世界上呢。”

    我勉强的朝他露出了一个微笑,看见胡一曲这样安慰自己心中实在是觉得心疼。

    百鬼们继续一个接着一个地上去看自己在人间最亲的人的画面。有的看到了亲人守灵的画面,有的家中空无一人,有的甚至连家都没有,屏障的画面一直在变化,无法停止。

    我等得百无聊赖,干脆蹲了下来,专心致志地玩着沙土。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边:“老子生前是校长,我让你们看看我生前的女人有多漂亮,她现在估计正哭着为我守灵呢!”

    我站了起来,果然看到了大腹便便的校长。

    他肥大的手指根本抓不稳望乡台上面的绳索,爬一步掉两步,在大风的吹动下摇摇晃晃,就像是一根肥肠在风干时的样子。

    我用手戳了戳同桌,“你看,校长的样子,像不像以前饭堂阿姨晒在楼顶上的肥肠。”

    同桌顺着望乡台的方向看去,正好看见两只手紧紧抓着绳索两只脚悬空,摇摇欲坠的校长。

    “哈哈哈……”原本还有一丝丝悲伤情绪的胡一曲被校长滑稽的样子惹得开怀大笑,一边捂着肚子一边对我说,“对,像极了,就是肥肠。”

    站在我们面前的那些小鬼听到了我们两个的对话也跟着笑了起来。

    费了九牛二虎,校长终于爬上了望乡台,气喘吁吁地看着低处的我们,像他生前一样笑着看着我们:“你们啊,好好看着我的女人是多么漂亮和性.感,让你们这群小鬼好好羡慕一下。”

    鬼夫一脸不耐烦地看着我们校长。

    我和同桌倒是很好奇地看着台上的屏障。

    校长夫人我们两个见过,长得矮矮胖胖的,脸上还有很多斑纹,脖子上总是戴着一条珍珠项链,一笑起来那个吐了口红的嘴就像血盆大口般可怕,一点也好看。

    百鬼们都伸长着脖子看前面的屏障,想要看看校长口中的美丽老婆长什么模样,我和同桌看戏一样看着一脸淫.荡样的校长。

    只见那个屏幕快速变化,停止在了一个酒店的房间里,一个性.感的女子伏在一个男人的身上,不停地扭.动着,不断发出羞人的娇.喘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