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90章 我所看到的

    那屏障里的场景越来越荒诞,校长的脸“唰”的一下变得惨白,旁边的小鬼全都看笑话似的看着他,不时的还发出一阵哄笑。

    鬼夫默默伸出手挡住了我的视线,我不解的扭过头去看他,死鬼朝我挑了挑眉,轻描淡写的说了四个字:“少儿.不宜。”

    我原来还没觉得有什么,听他这么一说才反应过来,后知后觉的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错了错了,这不是我家!”校长站在望乡台上看着女子赤.裸的背影跳脚大喊,他整个人都气得发抖,脸涨成了猪肝色,随手捡起了一个石子就往屏障内扔去。

    那石子“啪”的一下反弹了回来,结果正好打在校长的眼睛上。

    校长痛苦的用手捂住受伤的眼睛,他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什么垃圾,连老子的家都找不到。”

    几个鬼差都冷冷的看着他,没有做声。屏障里的画面却还在继续,鬼夫放下了手改住揽上我的肩,我探头朝那里面看了看,见没有那羞人的场景了才敢继续放心大胆的继续看。

    只见那画面中背对着的女子,随意的拨动她黑色的长发,从男人的身上站了起来,披上一条睡裙转过身来,熟练的点燃一根烟,吞云吐雾了起来。

    男子靠坐在床头,一脸舒爽的样子,我看着他脸上猥琐的笑容觉得有些反胃,只听他油腻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那老头才死了没多久,你和我在一起不心慌吗?”

    那女子的眉眼间尽是风情,无谓的对那男子笑了笑,吐出一口烟雾:“我又不是他老婆,更何况现在他人死都死了,他给我的车子房子也在我手上,我才懒得理他。”

    “哈哈哈。”那个男人从床上坐了起来,坏笑着走到女子的面前,捏了一把女子身前的柔软,埋头在女子白皙的颈边,“你说他要是看到他最疼的小情.人这么说,会不会死不瞑目。”

    男女的对话一字一句清晰的的飘到了我们的二中,我好奇的扭头去看校长,只见他看到这里脸都气绿了,火冒三丈的对着屏障发着怒火:“贱女人,老子给你车给你房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我和胡一曲看见校长的反应捂着嘴在下面笑作一团,同桌憋着不让自己笑的太大声,怕被上面的校长看见,他忍着笑对我说:“校长真是老当益壮,还有那么年轻的小情.人,怪不得会早死。”

    我本来还能忍住不笑,听了这话后一个忍不住就放肆地大笑了起来,可能是我笑得太夸张,鬼夫侧眼无奈的看了我一眼。

    站在前面的一个长胡子鬼颇有深意的对校长说说:“看样子您是被戴绿帽子了啊!”

    校长生气的吹了吹胡子,装作不甚在意的回答他说:“这不过是我的小情.人罢了,我的老婆一定在家为我守着灵,快让我看我的老婆。”

    他的话音刚落望乡台上的画面就开始高速变化着,最终画面定格在一个花园别墅的上空,我和在场的所有小鬼都聚精会神的盯着画面看。

    只见场景稍一转换,我们从那画面中看见从别墅的花园里不停有烟花升起划破天际,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也从屏障内倾泻而出,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正在守灵的家庭应该有的气氛。

    校长的脸色隐隐变得不好看起来,他似乎刚想要开口说什么,这时画面突然一转,切换到了屋内。

    别墅内的客厅灯光昏暗,时不时有五彩的镭射灯光照射在各处,一群中年妇女和七八个高大威猛的青年男子在互相搂抱,贴身热舞。

    一边的沙发上坐着一个涂着大红唇的中年女人,抱着一个长相还算是好看的肌肉男,双手不停地在他的胸肌上游动。

    别墅里透着一股奢乱淫.靡的氛围。

    胡一曲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女人正是我们校长的老婆,激动地凑到我身边对我小声的说:“安眉安眉,你看校长夫人在老牛吃嫩草。”

    校长夫人哪里有一点丧夫的样子,和那个肌肉男说说笑笑,时不时还做一些羞人的小动作。

    这时另外一个画着浓妆,穿着黑色深V短裙的女人笑着走了过来,侧身坐在沙发的另一边,翘起二郎腿,白皙的大腿在高叉裙里若隐若现。

    女子笑得两只眼睛都眯了起来,用邀功的口气巴结的向校长夫人说:“王姐,今天我带来的这些弟弟不错吧。”

    校长夫人环视了一眼在场的男男女女,一只手还不安分的在身旁的男人身上游移,语气慵懒:“都是优秀的青年才俊,挺好的。”

    那个邀功的女人见校长夫人这样说脸上的笑容就更加灿烂了,烈焰般的红唇又张张合合说了些什么,但是全都被震耳的音乐声给遮盖住,我们只能看见她们再次笑作一团。

    校长夫人的所作所为已经一目了然,在场的小鬼们全都纷纷笑了起来,校长看了他们一圈,也都猜到大家是在笑他,脸色沉郁。

    他此刻脸都黑了,一只手用力的在空中一摆,破口大骂道:“我死了才多久,你这个死女人就给我包.养小白脸?花我的钱开我的车,还不知足,还要在我的房子里包.养小白脸!”

    站在望乡台下面看戏的小鬼们见校长生气了,不停地在一旁起哄:“你的头上都已经绿成一片草原了,哈哈哈......”

    校长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一个不服气直接伸腿踢了一脚那个屏障,结果那道不仅纹丝不动,一点损伤都没有,反倒是屏障巨大的反弹力就把他从望乡台上撞了出去,在空中接连翻滚了两圈,恰好不偏不倚地挂在旁边一棵参天大树上。

    他的衣服正好勾住了长长的树枝,整个人完全悬空没有任何的支撑物,风稍微大一些,校长就在挂树枝上摇摇晃晃地摆动。

    “救命啊,救命啊。”挂在树上的校长因为害怕不停地挣扎着,只是他挣扎的越厉害,拿树枝就摇晃的越厉害。

    校长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扭曲,一双眼睛惊恐地瞪大了,额角冒出了点点汗珠。我正想和鬼差说去救他一下,突然就闻到了一丝骚臭的味道,抬头一看,竟是校长被吓得尿了裤子,黄色的液体从他的裤.裆处一滴一滴的滴落下来。

    “你这个老东西,竟然还撒尿了。”一个站在树下的小鬼,不巧被滴落的尿液惹了一身骚味,鬼连忙跳到了一边对着校长恶狠狠的叫喊。

    其他小鬼看到这个画面全都已经笑的合不拢嘴,就连平时冷漠的鬼夫都掩饰不住嘴角的笑意,冰冷的眼神也有了一丝波动。

    这时,天空中突然飞来两只小鸟,在大树上盘旋了两圈,径直地飞下来朝着校长光秃秃的脑袋上啄了起来,嫩黄的嘴喙一下又一下的叮在校长的头皮上,我只是看都觉得疼。

    校长松开了一只手不停地用手在头上摆动,试图赶跑那两只小鸟,没想到一来二去,挂着校长的大树的树枝就承受不住突然断裂了,校长笨重的身躯飞速的坠落下来。

    “啊!”我只听见一声尖叫,就看见校长就从高高的树上“嘭”的一声掉落在了地面,他的身体上满是伤痕,衣服上还沾上了几小片破碎的落叶,旁边的小鬼纷纷都围了上去。

    那两只小鸟见校长掉了下去,身边又围着一群小鬼,怯怯的没敢降落下来,在空中盘旋了好几圈,最后在上空往校长身上拉了一泡鸟屎才悻悻离开了。

    校长光秃秃的头上有一团奇怪的粘状物,他拿手在脑袋顶上摸了一下,接着又放到鼻子下闻了闻,脸上的表情立刻就变了。

    他一脸嫌弃的飞速把手甩开,不停地用树叶擦拭着那只碰过鸟屎的手,大声地骂着:“这两只臭鸟,别让老子再看到你们,不然我一定把你们抓了给红烧了。”

    校长凶狠的语气和此刻狼狈的样子形成了极大的反差,惹得在场的小鬼再次放声大笑了起来。

    其中笑得最欢快的就要属黑无常了,他因为笑得太过放肆的缘故,长长的舌头摇晃到最后不自觉地颤抖了起来。

    阴索命一直安静的站在一边,众鬼纷纷都大笑的时候他也没有什么神情的改变,只是歪着脑袋看了看校长。

    校长无意的转了一下扭到的脖子,结果正好对上了阴索命的目光,他一看到阴索命的脸就吓得眼泪鼻涕一起流了出来,连忙爬了过去跪在阴索命面前,“鬼大人,我.....我不是故意的,你就饶了我吧。”

    校长的语气和之前嚣张的口气完全不同,他极尽卑微的跪趴在地上,两只手微微有些颤抖。

    校长的这些话却完全没能打动阴索命,他依旧还是一脸冷漠,双眼空洞的看向校长的方向。

    “到时间了,你要继续受罚了。”阴索命幽幽地说了一句,随后他用手在校长脑袋上缓缓一拍,校长就直直向后倒去。

    我不明所以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弄不明白阴索命的这个行为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自觉地抓紧了一旁的鬼夫的胳膊,眼睛眨也不敢眨的望着前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