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91章 看到亲人

    等校长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两个瞳孔已经失去了光芒,脸上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感波动,他就像一个提线木偶一般机械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木木地走到了阴索命的面前。

    阴索命嘴唇嗫嚅着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我和他站的有点远,什么都没能听清,就看到校长面无表情的跟在阴索命身后离开了。

    望乡台下的小鬼们随着阴索命校长的离开逐渐恢复了平静,百鬼们按照鬼差们排列好的顺序又一个个排队上望乡台见自己的亲人,或悲或喜、百感交集。

    我看着他们脸上纷纷流露出来的或是悲伤或是欢快的神情,心中难免就想起了我妈,也不知道我妈现在正在家做些什么,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想我……

    我胡乱的想着,连鬼夫何时靠近了我都没有注意到。

    “安眉,你记得我说的话吧?”鬼站在我的身旁,弯下腰对着我的耳边,悄悄地问我。

    他问的太突然,我虽然没太理解他所指的究竟是什么话,但还是先愣愣地点了点头。

    鬼夫见我点头了,明显的松了一口气,伸手在我肩上拍了拍没有再说话。我虽觉得有些奇怪,但因为脑海里还在想着我妈的事情,一时之间没有转过弯来,也就忘记了要向他追问下去。

    我前面的队伍一点一点的变短,快轮到我的时候,黑无常走到了我身边,恭敬地问我:“千岁小娘娘,这望乡台的绳索不好爬,您的身体受得住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我正好看见前面的一个小鬼挂在望乡台的绳索上,被风吹的摇摇欲坠的样子,他手上的青筋仿佛都要炸开了,还是仰着头拼命向上爬。

    我看着他那副拼命的模样有些感触,既然之前的每一个鬼都没有因为害怕坠落悬崖而放弃过的,那我又怎么能轻易放弃。

    “没关系的。”我朝黑无常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坚定地看向那望乡台。

    在我前面的那个小鬼费了好大的力气终于爬上了那望乡台,没一会儿他就看完了他的亲人,泪眼朦胧地爬了下来。

    眼看就要轮到我了,胡一曲一脸担心的走到我身边,戳了戳我的胳膊担心的问我:“安眉你真的能爬上去吗?实在不行就算了呗,你不是没有真死吗,总能回家的啊,又何必再遭这一趟罪受。”

    胡一曲说的无心,音量自然也就不算小,我开始还没有注意到,直到黑无常一脸紧张的飞奔了过来我才有所察觉。

    黑无常飞快的捂住了胡一曲的嘴,担心地看了看四周,好在没有什么鬼注意到了我们这边,黑无常这才稍稍放心了一些,他责怪的对同桌说:“胡一曲,这种机密你怎么能随便就讲出来!你以为那些鬼知道有这样的事不会打坏主意吗?”

    胡一曲见黑无常一脸紧张的样子,登时就被吓得变了脸色,悻悻地不敢再开口。

    我无心再去管黑无常他们的对话,仰着头看面前我即将要攀爬的望乡台,坚定的迈出了步伐。其实我在迈步之前还在期待着鬼夫会对我有所嘱咐,可是没想到他竟然没有和我说任何话,不过是默默地站在一边。

    我走到那望乡台的绳索旁,双手抓住两侧的绳子,双腿不受控制的有种发麻发软的感觉,我甩了甩脑袋企图把所有畏惧的情绪都甩出去。

    稍微舒缓了一下情绪我才抬脚踩在了那绳索上,刚踩上去一格我立马就感受到了一种悬空的不安全感,再加上这悬崖上时不时吹动的大风,让我全身的细胞都紧张了起来。

    我的两只手紧紧地抓着绳索,这条绳索是倾斜地连接悬崖和望乡台,我用眼睛的余光看向绳索的下面,深不见底的悬崖下被白茫茫的云雾所笼罩,狂风一来,下面就传出渗人的嘶吼声。

    我害怕的根本不敢再多看悬崖下多一秒,心中暗暗地给自己加油,我仿佛能够感受到身后鬼夫和同桌他们看向我的目光,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

    我抬起头向上看去,终是下好了决心,目不斜视地看着望乡台的方向向上爬去。

    这绳索不知道在这里多少千年了,但是竟然没有一丝生锈的痕迹,光滑的绳索让我越发紧张,手上出了不少冷汗。

    绳索冰冷的触感让我的心里也生出一丝凉凉的情绪,我不断地在心里提醒自己要慢慢来,不要慌张。可是一个不小心手还是没抓稳,脚一下就踩了空。

    我没有任何预兆的从绳索上摔了下去,我坠落的速度太快,我甚至都能听见风从耳畔呼啸而过的声音。

    不知为何,我的心此刻竟意外的平静,就连这不受控制的坠落感我都感觉出了一丝快意。

    这时一道紫光突然向我飞来,瞬间将我整个人裹住,我在那道紫光的保护下竟开始直线向上,还没等我有所反应我就已经到了望乡台上。

    站在实地上的感觉似乎是那么久违,我深深呼吸了两下才平静了许多,睁开眼睛向旁边一看,鬼夫正站在那儿一脸担心的抱着我,那副表情就好像生怕我再次不小心从望乡台上摔下去一样。

    “谢谢你。”我低下头,想起之前自己那样信誓旦旦的对他们夸下的海口和豪言壮语,顿时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放低了声音抱歉地对他说。

    “你是我的人,我不会让你出事的。”鬼夫很快的换了一副表情,恢复了平日里的面瘫,就好像之前那个关心我的鬼不是他一般。

    我看见这样的鬼夫心里真的矛盾极了,虽然他确实是对我很好,可是因为他这种反复的表现我又不敢想相信他对我是全心全意的爱;另一方面我虽然还是对他害怕极了,可是又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向他靠近的心情。

    矛盾而又凌乱的想法扰乱着我的内心,我不知所措地看着鬼夫,竟然忘记了自己登上这望乡台的真正目的。

    鬼夫见我长时间没有动作,奇怪的问我:“你???是很想念你的亲人吗?怎么还不去看?好好看看他们吧。”他一脸的面无表情,声音冷冷地对我说。

    是啊,我是要来见妈妈和小叔他们的,怎么就被他扰乱了思绪呢?我羞愧的捂住了脸,透过指缝偷偷的看鬼夫,这个男人好像总是有这样一种魔力,会让我迷失心智。

    我转过身正面对着那道屏障,就好像是真的要我妈他们见面一样,我稍稍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脸上露出最完美的微笑,看向望乡台上的屏障。

    在我看过去的那一秒,屏障里的画面就开始飞速转动,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画面已经定格在了老家门外。

    一群人正拿着扫把、铲子、恶狠狠地站在门口,领头的不是别人,就是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婶婶。

    婶婶插着腰,提着嗓子对那群拿着家伙的人喊话:“乡亲们,今天就是安眉那个害人精的头七,今天我们大家伙一定要把她火化,然后埋得离我们的镇子越远越好,这样那些阴人才不会来继续害我们的命。”

    婶婶的话一说完,立刻有人在下面附和道:“对对对,一定要埋了这个害人精,不能让她继续祸害我们镇子了,大家说对不对?”

    “对对对。”一群人兴致高涨地附和着,还不断挥舞着手上的家伙。

    “我家那位现在只听我嫂子的话,我嫂子已经中邪了,天天抱着那个害人精的尸体说她没有死,她会醒过来,现在我希望大家伙能帮我把我家那位拉开,我们就把害人精的尸体带到十里外的山上挖个坑烧了。”婶婶越说越激动,眼看着就要带着那群人冲进我家。

    我担心地看着这画面,害怕他们真的进去,把我的身子带走送去火花,心跳不断地加快。这时鬼夫用手拍了拍我:“别担心。”

    我不解的看向鬼夫,不知道他为何可以这样淡定的对我说让我不要担心。

    我怎么能不担心,那群人气势汹汹地就在我家门口,要把我的肉身拿去烧了,那我岂不是再无生还的可能,我红着眼看着鬼夫:“要我如何做到不担心?你告诉我?”然后把手从他手中缩了回来,继续盯着屏障看。

    画面转到了屋内,妈妈抱着我的尸体正在掩面哭泣,小叔一言不发地自己跪在一边。

    我看到妈妈的时候又是思念又是着急,着魔一般的伸着手就向我妈妈的脸摸去,完全忘记了之前校长去打击这道屏障时所受到的伤害。

    或许是因为我没有死的原因,并没有像校长一样被屏障反弹出去,而是径直地进入到了我的房间里,站在妈妈的面前。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周围,全是我熟悉的家具和桌椅,我低下头又看了一眼自己,这才敢相信我这是真的回到了家里。

    妈妈比前几天要憔悴了很多,她的头上长出了很多根白发,脸上也挂着重重的眼袋。

    我看见这样的妈妈,眼泪立刻就不受控制的全部涌了上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