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92章 拼死守护

    我拿手紧紧的掩住我的嘴,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来,眼泪早就从眼眶一直流淌汇集到下巴“吧嗒吧嗒”地滴落到地面。

    还没等我缓过这份情绪,房门外闹哄哄的声音传了进来,我听着那声音知道应该是婶子那群人进来了。

    果然下一秒房门就被“砰”的一声撞开,婶婶和一个穿着道士服的人一起走了进来。

    婶子叉着腰站在房门口,嫌弃的看了我妈一眼才缓缓的开口:“嫂子,你就放过我们一家放过这个镇子上的人,把安眉火化了吧。她已经死了,把尸体放在家里这么久也不吉利,更何况之前那些阴人点名要的就是她,如今她死了我们都不用死了,不是皆大欢喜吗?”

    婶婶的口气简直是理所当然,一脸为了大局着想的样子。

    “你滚,你们给我滚出去,安眉还没死,你们想怎么样,你们给我滚出去!”妈妈对着婶婶歇斯底里的大喊。

    这时,那个道士突然发话了:“这个姑娘的阳寿已尽,现在已经走在黄泉路上,是回不来了,她身上还残留着恶鬼的气息,让贫道为她去污除垢,早日投胎做人。”

    我看着那个道士,根本就是一副贼眉鼠眼的模样,哪里有一个道士应该有的仙风道骨的感觉。

    鬼夫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我的身边,听到这个道士的话不屑地说了一句:“哼,区区凡人,竟然敢说本王的气息是恶鬼的气息。”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就见那个道士在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用竹叶粘上那瓶子的水,然后洒在房子的四周,嘴里振振有词地念了些话,然后对婶婶说:“这屋子里有很大的邪气,要把这位小姑娘的肉身火化了,再一一去除,方能保整个镇子的人平安。”

    这道士的话一出,围在门口的那些人就开始躁动了起来,站在最前面的那几个嚷叫着,让我妈把我的尸体交出去。

    我妈站了起来,一脸坚定地对门外的人说:“这是我的女儿,她什么时候下葬我说的算,由不得你们,要是你们想把安眉的尸体带出去,就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婶子听我妈这样说嘴角微微挑了挑,她指着我的尸体对我妈说:“嫂子,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你的女儿安眉留着一天就是个祸害,她会害死全镇子的人的,这件

    事由不得你。”

    “对,由不得你。”听了婶子的话,围在门口的那些人纷纷跟着一起起哄。

    婶婶看大家都支持她的做法,就向摆着我尸体的床走去,腰板挺得直直的,感觉她自己就是救世主一般。

    妈妈看着婶婶走过来,一下就向前拦住了她,婶婶也不甘示弱,直接用手扯我妈妈的头发两个人就扭打在了一起。

    道士趁我妈妈不注意,就靠近我的尸体想对我的肉身做什么,这时妈妈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就把婶婶甩到了墙边,拉住靠近我肉身的道士瞪着他的双眼说:“你想对我的女儿做什么?”

    道士一脸普渡众生的模样,苦口婆心的样子对我妈妈说:“你的女儿身上恶鬼的气息很重,贫道平日里就乐善好施,如今只是想帮她超度,让她早日投胎。”

    妈妈听了道士的话脸上露出极度悲伤又生气的神情:“你这个臭道士,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我的女儿不过是睡着了而已,她还没有死,你滚,滚出这个房子!”

    看到情况不对,原本站在门外的那些人都闯了进来,拉着我妈妈的身子,想要把我的身体抬出去。

    那些人根本就不管手上的力道会不会弄疼我妈,盲目的就想把我妈拉开,我看见我妈脸上虽然露出了痛苦的神情,但却依然顽强的想要保护住我的肉身,心中更觉酸楚。

    我怎么也无法就这样站在原地看下去了,提步就想要去帮妈妈挣脱那些人,可是我刚一伸手就穿过了他们的身子,无论我尝试多少次,都没有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妈妈被他们抓着。

    婶婶看现在的情况对他们有利,假模假样的做出一脸悲伤的模样看着妈妈,“嫂子,我也不想的,安眉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可是人死不能复生,你不能留着她在家里给我们讨不吉利啊。要是因为她镇子上出什么事,那怎么办?她死都死了,难道要我们全镇人和她陪葬?”

    抓着我妈妈的其中一个人也附和她的话说:“要死你陪着你的女儿去死,不要拉上我们全村人。”

    其他人听了他的话纷纷表示赞同,异口同声地喊着:“烧了安眉!烧了安眉!”

    妈妈的眼泪源源不断地在眼眸中流出来,不停地扭.动着她的身子想要挣脱他们的束缚,嘴里面还不断大喊着:“你们不要碰我的女儿,要不然我一定会杀死你们!”

    我站在一旁,定定地看着这一切,手紧紧地握着,手指已经嵌入了掌心的肉里,渗出血来。我一一扫视过在场的所有人,根本无法将他们和往日里那些和善的长辈联系到一起,我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竟然就这么留不得我。

    这时跪在一边的小叔站了起来,看着抓住妈妈的那些人说:“放开她。”

    小叔的语气里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撼力,抓着妈妈的那俩个人愣了一下,不自觉的把手放开了。

    没有了束缚的妈妈立刻就冲向了我的肉身,她紧紧地抱着我的身体,怒视的瞪着房间里的其他人,做出一副不让任何人靠近的架势。

    “你这是干嘛?现在嫂子她疯魔了你也要跟着她一起疯吗?你这样不顾大家的性命,日子还过不过了?”婶婶许是没想到小叔这个时候会站出来,不管不顾就开始对着小叔开始撒泼。

    “你懂什么?快让他们离开。”小叔眼神犀利地对婶婶说。

    婶婶似乎抱着势在必得的决心,朝门外喊了几句,几个拿着砍柴用的柴刀的青壮年就走了进来。

    “今天安眉的尸体,你给不给,我们都要带走。我们不会再任由你们这一家的疯子害死全镇的人。”婶婶说完后就示意那几个拿着柴刀的人进去把我的肉身带走。

    那几个人靠近床边,妈妈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把菜刀握在手上,“我不怕死,你们要是敢走过来,就看是你们厉害还是我的菜刀锋利,大不了我一命抵一命,反正你们要是把安眉带走了我也活不成了。你们敢动我吗?万一我有什么三长两短,就算你们没有被诅咒死,怕是也要坐牢或者枪毙,你们要是不怕就过来啊!”

    那几个人听了我妈妈的话面面相觑,最终还是没敢靠近。

    婶婶看到这个状况,拿起一把柴刀就向我妈妈冲过去,嘴里还喊着:“今天我就不信了,我带不走这个害人精。”

    我的心跳在这一刻似乎停止了,疯了一般向床边飞去,想要帮我妈妈挡住婶婶。或许是我太过心急,眼看就要碰到自己的肉体了,突然一把大手把我拉了过去。

    “你忘记我说的话了吗?”鬼夫担心又着急地压低声音对我说。

    “我没忘记,可是我怎么办?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婶婶拿着柴刀对上我妈妈?”我尽量压抑住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哭出来,小声地说。

    “没事的,相信我。”鬼夫轻轻地抱住了我。

    “怎么会没事?”我又气又急地看着鬼夫。

    就在婶婶想要那柴刀砍向妈妈的时候,小叔冲了上来,一把就抢走了她手中的柴刀,两眼全是怒火地说:“你疯了吗?你好好看清楚,眼前这个人是嫂子。她是活生生的人,你要是这一刀砍下去,是要偿命的。”

    婶婶红着眼对叔叔说:“我能怎么办?我不这样做,她会把安眉交出来吗?安眉的尸体留在这里一天,我的心就不安一天。镇子上发生了那么多的事,人心惶惶,我也怕哪一天自己就惨死了。”

    小叔抓着情绪激动的婶婶,安抚着她:“你相信我,我说没事就不会有事。”

    婶婶颓然地坐到了地上,疯疯癫癫地开始自言自语。

    坐在床头的妈妈手上紧紧握着菜刀,紧张地看着屋子里的所有人,我就站在她面前,不能说话,也碰不到她的身子,无能为力地看着她。

    我多想现在就回到我的身体去,抱抱我的妈妈,然后把这些人全部都赶出去。可是我做不到,我的身子被鬼夫牢牢抓住,而起我也不能这么做,如果就在这个时候前功尽弃,得罪了阎王爷,这个镇子多年前的惨剧会不会重演,我也不知道。

    看着婶婶这个样子,在场的其他人面面相觑,低声讨论着什么。

    “你们家人到底想怎么样?你们想死,我们可不能陪着你们用命去赌。”站在人群最前面的一个男人握着锄头凶狠地对小叔说。

    “是啊,是啊!到底想怎么样。”原本都默不作声的其他人开始吵了起来,要求小叔给个说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