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93章 逃过一劫

    小叔皱着眉看着嘈杂不堪的村民,抬起手做了一个静声的动作。

    “大家先静一静,听我说一句。我嫂子这些日子已经受了不少的折磨,先是我大哥去世再是安姚,现在安眉又这个样子,她心里实在是不好受。我能理解大家对那些阴人的害怕,可是希望你们也能理解我嫂子对她女儿的爱。”

    在小叔低沉的声音的渲染下,我目不转睛的盯着执拗的抱着我的肉身的妈妈,她的头发被之前的拉扯弄得乱糟糟的,看上去凌乱不堪。

    周围的人听小叔说完后纷纷都把目光投向了我妈,有好几个人目光里透出几分不忍,和身旁的人小声的议论起来,有几个人甚至已经把手中的工具暂时扔到了地上。

    坐在地上的婶婶见局面因为小叔的一句话就发生了转变,眼神一变,猛地一下就站了起来,冲过去一把将小叔推到在地,顺手拿起一根木棍又跑向床边。

    婶子的速度太快,在场的人都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她就已经冲到了我妈的面前。

    婶子拿着那条长棍重重地打向妈妈握着菜刀的手,“哐当”一声,妈妈手上的刀就掉了下来,在地面上磕出了好几道划痕。

    我看见我妈的手臂被那木棍打出一道青痕,气得咬牙切齿,双眼充斥着怒火看着婶子,恨不得现在能够冲上去教训她一顿。

    “你们这一家子的害人精,今天我就要把你连带安眉的尸体都赶出白旗镇!”婶子见我妈手里的菜刀掉在了地上,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她的脸上挂着不正常的笑容,一步一步慢悠悠的朝着我妈走过去。我妈捂着受伤的手臂想要向后逃,奈何因为抱着我的缘故没办法走开。

    眼见婶子就要拿着长棍朝着妈妈的方向打去,小叔看情况不妙一把就从地上弹跳了起来,冲上去拦腰抱住了发疯似的婶婶。

    婶子的动作一滞,她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腰上的双臂,又看了一眼身后的小叔,冷笑了一声就是重重的一击。没想到婶婶竟然毫不迟疑的打了小叔,我吃惊的看着面前陌生的婶子,完全不能将她和我所熟悉的那个婶子联系起来。

    小叔吃痛的松了手,婶子没了束缚就要继续去打我妈,小叔见状只能忍着疼痛再次拦住了婶子。没想到婶子竟越打越来劲,每次小叔一拦她,她就满屋子地追着小叔打,屋子里站着的那些人害怕被伤及无辜纷纷跑到了院子里。

    小叔趁空跑出了屋子,婶婶两只眼瞪得滚圆追在跑到院子的小叔的身后,一边跑一边还挥舞着手上的长棍,那些凑热闹的人全都退到了大门外,看戏一样看着婶婶追着小叔跑。

    俩人跑了有好一会儿,趁着空隙小叔跑到院子里的水缸旁,抬起放在水缸旁边的一盆水毫不犹豫的就向婶婶身上泼去。

    “哗啦”一下,婶子被水泼了一身。

    “你能不能清醒一点。”小叔生气的看着停下动作的婶子,手中还抓着那个木盆,剩余的水一滴一滴的从盆沿滴落下来。

    被泼了一身水的婶婶停了下来,眼睛里布满了红色的血丝,狠狠地瞪着小叔。见婶子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小叔生气的走上前反手打了婶子一耳光。

    “你带着一群外人进家里看你撒泼,你不觉得丢脸还觉得丢脸呢。回房间换一身衣服去,不要再管安眉的事了!”小叔的口气很凶,再配上他沉郁到发青的脸色,特别有威慑力。

    婶婶愣愣的用手抚摸着那被打得通红的脸蛋,瞪了小叔一眼才不甘心地走进了房间。

    小叔看了一会儿婶子的背影才长出一口气,他叹了口气转过身面对着还在看戏的村民,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不好意思的看着他们。

    “各位乡亲,今天你们就请回吧。我们的家事就不劳各位操心了。”说完,小叔就把看热闹的人全都赶出了院子,立马把大门关上。

    屋内抱着我肉身的妈妈一直都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直到那些人走了之后才终于长呼了一口气。

    她轻轻地把我的肉身重新放回到床上躺好,拿了一块湿毛巾坐在床边轻轻地擦拭我的脸庞,一脸慈爱。

    “还好,没伤到你,安眉,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妈妈一边给我擦身体一边小声的自言自语着,她的声音说到最后已经有了一丝哽咽。

    我就站在床尾的位置,清楚的看到我妈眼角流出了一滴眼泪,但妈妈很快就用手擦去了那滴眼泪,她低着头好一会儿才再抬起头,硬生生地挤出一个笑容对着我的肉身说:“安眉,妈妈一定会保护好你的,放心吧。无论今天的事发生多少次,我都不会让他们伤害你一分的。”

    我妈的眼睛红红的,她每说一句话就像是拿一把尖刃刺在我的心间,我恨自己不能保护妈妈,更恨自己的渺小和无能。

    我走到妈妈的身边,却一句话都不能对她说,双手握紧成全却还是没能控制住情绪,眼泪一个劲儿的吧嗒吧嗒地往下流。

    鬼夫在一旁轻轻地揽住了我的身子,低声在我耳边说:“时间到了,我们要走了。”

    我胡乱的把脸上的眼泪擦进对他点点了头,最后留恋的看了一眼我妈之后才跟着鬼夫走向了一块透明的屏障。

    就在我要迈出步子的时候,我终是没能忍住再一次回头,看着坐在床边守护着我肉体的妈妈,眼泪瞬间就变成了奔流而下的瀑布,一点都不受控制。

    鬼夫见我这样害怕我会有更大的情绪波动,不敢让我再有多停留,手搭上我的肩一用力立马就把我带出了屏障之内,眨眼的功夫我们再次回到了望向台上。

    我看着望乡台,感觉刚才看见的一切竟就像做梦一般,转身看向那屏障,里面什么都没有。我一抽一搭的擦干了脸上的泪水,鬼夫一直陪在我的身边,直到我情绪稳定了才把我送下了望乡台。

    守在望乡台下的同桌和鬼差们看到我和鬼夫飘了下来,立马就一起跑到我的身边。胡一曲关切地问我:“安眉,你还好吧?怎么哭得这么厉害。”

    胡一曲的话让我又想起了刚刚婶婶带着那群凶神恶煞的人闯进屋子的画面,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绪再次波动起来,我旁若无人的开始哭了起来,根本没有心思理会同桌的关心,整个身子因为太过悲伤而不断颤动着哭泣。

    胡一曲大概是没想到我会再次哭起来,怯怯的看了一眼鬼夫,生怕他会责怪他。

    鬼夫叹了口气走过来把我一整个抱在怀中,让我靠在他结实的肩膀上,使了个眼色示意胡一曲他们先离开。

    鬼夫的怀抱还是那样的熟悉,我依偎在他的怀里,哭得更加肆无忌惮,就像是想要把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出来。

    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去平复我此刻的心情。刚刚婶婶那一副要杀人的样子是真的把我给吓到了,虽然今天她是被小叔拦着了,可是明天呢?后天呢?我根本不知道这条黄泉路还要走多久,我什么时候才能顺利和死鬼举行婚礼,回到人间去。

    婶子从以前就看不得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只是我后来被妈妈带到了城里她才消停了下来。

    自我回白旗镇的那一天开始,她就处处找我们麻烦,各种针对我,甚至就连安姚死的时候她也没有一点难过的样子,巴不得我们都死了,她才能快活。

    我埋在鬼夫的怀里瑟瑟发抖,要是妈妈因为我就这样出了什么事,我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眼泪更加汹涌地从眼眶中流淌出来,身子完全使不出一点力气,依靠在鬼夫身上才能勉强站着。

    我虽然看不见鬼夫的表情却依然能够感受到他对我的心疼之情,一直用手轻轻地抚摸我的背后,不停地安慰我:“不要伤心了,很快就可以回去了,一切都会好的。”

    “我不是伤心,我是怕,你知道吗?”我的手不自觉抓着他的衣服,用力地扯住,手指几乎就要穿破衣服的布料。

    “没什么好怕的,你刚刚都看见了,那些人走了,都会过去的。”鬼夫轻描淡写的语气一下子就击中了我的逆鳞。

    他说的轻而易举,仿佛全天下的事情在他看来都不算是大事,他一个阴间千岁爷,又怎么可能知道什么叫做担心和害怕,又怎么可能懂得我此刻内心的无助?

    我在心里苦涩的想着,我现在就是一个半死不活的人,就算他们真的对我的肉体做什么我也无能为力。什么化成厉鬼回去索命,都是故事里写来骗人的,要是我变成厉鬼可能连鬼门关都还没来得及闯出去,就被黑白无常灭了。

    我睁着一双红肿的眼睛,仰面凄楚的看着鬼夫:“你不会懂我害怕什么的,你是他们的千岁爷,而我呢,我不过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正说着对上鬼夫的目光,那里面承载的情绪让我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稍稍停顿了一下才把接下来的话全部都说出了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