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94章 心生不安

    “现在还因为你来了阴间,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刚刚你也看见了我婶婶的样子,她根本就是疯了,着了魔一样就想要把我的身子火化掉!今天她是没成功,那以后呢?你能保证她以后不会成功吗?她是多么诡计多端的人,我比你清楚多了,我怕我还没有走完这条漫长的黄泉路就已经失去了还魂的机会。”

    内心的害怕就像是正在膨胀的气球一点一点地占据着我的内心,眼看就要爆炸,我终是全身都脱了力,整个人全部都靠在了鬼夫的身上,双腿一点力气都没有。

    “安眉,我说过你肚子里有我的孩子,我是不会让你死的,你放心好吗?相信我一次。”

    鬼夫低下头定定的看着我,他的双眼似乎有一种魔力,让我没有办法不去相信他所说的话。这种感觉就好像我即使再不安、再惶恐,看到他的眼神我的内心就多了一份力量,支撑着我摇摇欲坠的信心。

    我靠在他的身上,轻轻地点了点头。

    鬼夫用手擦干了我脸上的泪痕,亲了一下我的额头,“别哭了,这么久你也累了,我叫黑无常带你去休息好吗?”

    我听出了他话语里要分离的含义,一把抓住了他的袖子急切的问:“那你要去哪里?”我实在不想在这时离开鬼夫一步,似乎只有他在我身边,我才能感受到安全。

    “我有些事要解决,你乖乖听我的话去休息好吗?”鬼夫用手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微微笑了笑说:“你再这样哭下去,是要丑死了。”

    谁要丑死啊?我心里的害怕被他这一句玩笑带跑了,也没注意到他是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一脸不高兴地对他说:“丑死了就丑死了,那你以后不要看我了!”

    鬼夫似是特别喜欢我赌气时候的模样,一脸宠溺的把我抱在怀中,脑袋窝在我的颈窝里缓缓的蹭了蹭,有点痒。

    只是这份温存没能够存留多久,鬼夫从我的身上起来站定,目光定定的在我的脸上看了好一会热才拉起了我的手,把我送到了黑无常的身边。

    他把黑无常和胡一曲都拉到了一边,看样子应该是在叮嘱他们什么,我侧着耳朵想要听清却什么都听不到,只好无聊的站在原地玩手指。

    鬼夫叮嘱完以后回到了我的身边,笑着在我的头顶上揉了揉,什么话都没有说就转身离开了,连挽留的机会都没有留给我。

    胡一曲和黑无常等鬼夫离开了才敢走到我身边来,胡一曲凑到我旁边,看见我泛红的眼角好奇的问:“安眉,你怎么哭得这么伤心啊,你在望乡台上都看到了什么?”

    我听他这么问愣了一下,奇怪的问他:“难道你在下面没看到吗?”

    “你的鬼夫君上去之后,整个望乡台都被紫色的云雾笼罩住了,我们在下面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连声音也没听到。”胡一曲摊开双手一脸无奈的看着我。

    被紫色的云雾笼罩了?我觉得奇怪,正想去问黑无常这是怎么一回事儿的时候他已经悄悄地飘到了我的身后,低声的向我解释说:“千岁小娘娘,是千岁爷怕下面的小鬼看到你的尸身没有腐坏会起疑心,所以才会这样做的。”

    我小心翼翼的看了一圈周围的小鬼,想了一下把同桌拉到没有人的地方,刻意拉低了声音说:“我刚才看到了我的婶婶带着一伙人要去把我的肉身带去火化,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我没有真正的死去么,但是如果我的肉身没有了我就真的要死了。”

    胡一曲听了我的解释之后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他拍了拍我的肩,一副坦荡荡的口气对我说:“别担心了,既来之则安之,反正你都已经在阴间了,就算出了什么事,你还有你的鬼夫君呢。”

    可是胡一曲安慰我的话却让我更加害怕了起来,整颗心都悬在嗓子眼,生怕什么时候鬼夫或者黑白无常他们就告诉我,婶婶把我的肉身给烧掉了。

    这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我还和胡一曲就我在望乡台上看到的那些事讨论的正欢的时候,刚刚离开的鬼夫已经背着我悄悄地回到了白旗镇上。

    白旗镇的夜晚总是比别的地方要早一些,还没有到七点,天就已经完全黑晚了。唯一一条可以进出白旗镇的路黑漆漆的,就像是一个看不清模样的张着血盆大口的怪物,显得特别的阴森。

    道路的两旁偶尔发出癞蛤蟆“呱呱”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直教人听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本就昏暗的路灯因为年久失修忽暗忽明地闪烁着。

    没有人能够看见鬼夫走在这条路上,除了鬼。

    鬼夫把帽子盖在头上,微微低着头向前前进着,他不愿意让路上的孤魂看到他独有的湛蓝眼眸。偶尔有一两个不怕死的鬼想要靠近他,只是还没接近他身边五米就被他弄晕过去了。

    这些小鬼不是他今天来这里的目标,他是为了解决一个麻烦才来这里的,一个会对他的小妻子造成威胁的麻烦。

    作为阴间的千岁爷,他已经在这个世界上呆了这么久了,对人类的生死甚至是鬼神的生死他都漠不关心,从来都不想去插手人类的寿命。

    当然只有一个人例外。

    鬼夫才刚刚踏进白旗镇,镇子上的狗似乎就感受到了他散发出的强大的杀意,一起不安地吠了起来,此起彼伏的狗吠声在整个白旗镇里回荡,听着就叫人头皮发麻。

    鬼夫对这些声音充耳不闻,他淡定的走在不宽的道路上,看着脚下的地面若有所思。

    “叫什么叫,再叫老子就把你杀了做龙虎斗。”路过的一间院子里突然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吼叫声,男人粗鲁的话语让鬼夫不耐的挑了挑眉,但是他却没有停下来。

    鬼夫一直向前走着,直到走到一间屋子外面才停了下来。如果我此刻能够看到的话一定会觉得很开心,因为这里不是别的地方,正是我家的大院外边。

    鬼夫站在门外,他的身姿站的笔直,低垂的脑袋让人摸不清他的想法。这时白天嚷嚷着普度众生的道士突然惊慌失措的从一条窄路里冲了出来。

    道士头上的帽子都被他跑歪了,但他此刻却无暇去顾及,径直地往通向镇子外的那条路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回头张望,似乎看到了什么让他害怕的东西,嘴里喃喃着护身的咒语。

    鬼夫没有理会那个道士,抬步直接穿过大门进了内院。内院里婶子手拿扫帚对着门外破口大骂:“你这个神棍,给我滚远点,一下说可以驱鬼一下子又说有一个什么王爷惹不起!骗吃骗喝的滚远点。”

    婶子在院子里像疯子一样叫骂,鬼夫站在门边冷冷地看着,帽檐遮挡住了他脸上的神情。

    小叔从屋里走出来,不耐烦地对还在叫骂的身子说:“疯婆娘,你要这样到什么时候?我早就说那个道士是骗人,白天的时候我把他赶走了,你又给我把他找回来,现在知道上当了还要大声嚷嚷,你是嫌我今天不够丢人?”

    婶子拿着扫帚指着小叔的鼻子,一副泼妇骂街的架势:“不是你爸去医治什么阴胎我现在至于这个样子吗?你们全家都是害人精,十几年前就害了一次镇上的人,现在还要再害一次。”

    婶子越说越大声,咄咄逼人的看着小叔。

    小叔不愿再听婶子继续说下去,右手在空中随意的挥了挥,不耐的冲她嚷了一声:“那你滚,你不要在这个家里呆下去了!这个家因为你这么闹下去,迟早要散!”

    鬼夫没有理睬小叔和婶子的争吵,径直走进了最里面的那间房间。他走进房间,中央有一张大床,床上规整的放着一具尸体,正是我今天在望乡台看到的被我妈拼死保护的我的肉身。

    鬼夫弯下腰仔细凝视着我的肉身,看到尸体上有被人抓过的伤痕,脑海里立刻浮现了今天和我一起看到的事,紧握着的手因为太过用力不停地颤抖着。

    而此刻远在阴间的我完全对鬼夫的行踪毫无所知。

    我和胡一曲被黑无常带到了一个小树屋里休息,我的肚子有些难受,于是找了一个最近的凳子坐了下来,胡一曲坐在我的旁边,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我一个人无趣的坐在凳子上,百无聊赖的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突然感觉到一股炙热的目光在注视着我。

    那道目光太过炙热,简直就像是黏在了我的身上一般,但是又感受不到一丝的恶意。

    到底是谁在看我?我觉得奇怪,立刻站了起来在整个树屋里扫视了一圈,可是除了呼呼大睡的同桌哪里还有其他人?

    “胡一曲,你别睡了,醒醒。”我害怕地摇醒了睡着的胡一曲,害怕的站在他的身边。

    胡一曲揉着他迷蒙的双眼打着哈欠问我:“怎么了?安眉。”

    “我刚才觉得好像又人在看我。”我不安地对同桌说,眉头紧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