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95章 阳寿未尽

    “你不要吓我,这里就是阴间,我们都是鬼,难道还会有鬼想要害我们?”同桌听我这么一说也被吓了一跳,他左右环视了一圈,也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黑无常!”我大声地向屋外喊去。

    “千岁小娘娘,你怎么了?”黑无常一下就跑了进来,气喘吁吁地对我说。

    “你知道鬼夫去哪了吗?”

    “回千岁小娘娘,小的不知道。”黑无常一脸抱歉地告诉我。

    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那么的不安和烦躁,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想要把鬼夫叫回我的身边才好。

    “你去找他好不好?黑无常。”

    “千岁小娘娘,你......我......”黑无常一脸为难的样子看着我。

    “黑无常,我求你了好不好?”我哀求着黑无常,我知道他一定有办法可以找到鬼夫。

    黑无常跪了下来,低着头说:“千岁小娘娘,小的不敢,千岁爷最烦打扰他的小鬼们了。”

    “你去找他,你和他说我要见他,马上。我是娘娘,你不听我的话吗?”我态度强硬地对黑无常说。此刻我的心里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呼唤我,要我立刻找到鬼夫才行。

    黑无常第一次见我态度如此强硬,明显也是被吓到了,只好哆哆嗦嗦的对我说:“是,千岁小娘娘,小的这就去找。”

    黑无常瞬间就在我眼前消失了,可是我心中那种奇怪的感觉却没有因此就消失。

    我总觉得我和鬼夫之间有一条无形的纽带连接着,就在我感受到那炙热的目光之时,我就有一种奇特的直觉,是鬼夫在看我。

    他似乎是要去做一件什么事情,故意要瞒着我,可是肚子里的胎儿在他离开之后就开始躁动不安,这或许就是血缘关系的神奇所在,我通过腹中的孩儿感受着鬼夫此刻的复杂内心。

    千万不要做什么危险的事,我不断地在内心默默地祈祷着。

    此刻的我只是凭着直觉察觉到了危险,却不知道亿万年前盘古开天辟地,女娲造人,伏羲死后建立了阴间掌管死去的灵魂,但就算这样世间万物冥冥之中都是由天命去主管,六界之中没有人可以随意更改凡人的命数。

    黑无常听了我的话之后不敢再迟疑,顺着鬼夫的气味一路寻找,一直到了白旗镇。他看着眼前这个看似安宁的镇子,心中隐隐不安起来。

    “千岁爷,您可不要冲动啊,小娘娘她还……”

    清晨,第一抹光亮冲破厚厚的云层照射在大地上,镇子上的人们纷纷起床开始一天的工作。

    婶子和小叔吵了一晚上,到凌晨三四点才结束。婶子躺在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脑袋里一直想着那个道士的话。

    她越想越觉得不对,那个道士说家里有阴间的王爷,但那如果那个王爷是来害人的怎么办?想到这里,她突然从床上弹了起来,迅速穿上衣服走出门去。

    婶子猛然想起之前来到镇子上的那个神婆说的话,镇子上的人都要死,一个也逃不掉。这句话不知怎的就像是一道魔咒一般,死死的印在她的心里,久久挥散不去。

    她越想越害怕,这些年来她嫁到安家没享过福也就算了,还因为安家老爷子当年做的那些事一天到晚的提心吊胆。现在还要她和镇子上的人一起死?

    婶子嘟嘟囔囔的走了出去,如果仔细听的话能够听清她是在说:“我不要死,随便谁死都行,但是我不能死!”

    在我的肉身旁守了一夜的鬼夫看到安眉的婶婶离开之后,不远不近地跟了上去,刚走到集市上就看到了黑无常。

    “千岁爷,您怎么在这里?”黑无常一看见鬼夫就慌里慌张的迎了上来,害怕地低着头问鬼夫。

    鬼夫的眼中闪过一丝冷冽,他不耐的对黑无常说:“我自有原因。倒是你,不在阴间守着安眉,在这里做什么?”

    黑无常听到鬼夫这样冰冷的语气立马吓得跪了下来,战战兢兢的回答鬼夫:“回禀千岁爷,是千岁小娘娘要小的来找千岁爷回去的。”

    鬼夫听了黑无常的话愣了一下,但不过片刻就恢复了面无表情:“我这里还有点事要做,你等一下我就和你一起回去。”

    “千岁爷,凡人的命数不能动啊?”黑无常似乎已经猜到了鬼夫心里想什么,担心地对鬼夫说。

    鬼夫湛蓝的眼眸暗了一下,黑无常都知道的事情他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他比黑无常在阴间不知道多呆了多少年,凡人的命数不能动,想必除了阎王爷在阴间再无他人比他更清楚了。

    只是他现在不能不去违反天规,安眉的婶婶多留一天都是祸害。

    就像安眉说的一样,不知道哪一天,这个女人就有可能把安眉的肉身给火化了,这样安眉腹中的孩子就再无出世之可能,他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一想到这里鬼夫双眸中的光芒就更加坚定了。

    他冷冷地对黑无常说:“本王难道不清楚这天规吗?还是本王如今做什么事还要你批准?”

    “千岁爷,小的不敢!”黑无常慌慌张张地对鬼夫说。

    这片刻的功夫,婶子已经走了挺远的了,鬼夫看都不多看跪在地上的黑无常一眼,径直地追了上去,在婶子的身后不远不近的跟着。

    黑无常瑟缩在一旁担心地看着鬼夫的一举一动,却不敢靠近鬼夫一步。

    黑无常很清楚的看到从鬼夫眼里散发出的杀气,还有从他身上源源不断升起的戾气,这戾气笼罩了整个白旗镇。

    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就像是天空中露了一个大口子一样,还没来得及给人反应的时间,豆大的雨珠突然从天空倾泻下来,这场雨来得来势汹汹。

    街上的行人纷纷走到屋子里躲避突如其来的雨水。婶子急急地在路上走着,她要去找可以出城的车。即便是被大雨淋湿了身子她也没有顾及,而是一直在嘴里呢喃着:“我不要和你们一起死,我不要和你们一起死……”

    黑无常看着越来越暗的天空,心知再这样下去一定会大事不好,想起小娘娘平日里对他的所为,咬了咬牙还是一把冲了出去:“千岁爷,您就听我一句劝,回阴间去吧,要是阎王爷知道了,怕是不好。”

    鬼夫这时哪里还能听得进黑无常的话,用手轻轻一挥,黑无常就被甩到一边去了。

    与此同时,在阴间的我突然感到异常的难受,小腹不停地阵痛,这种痛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好像肚子里有什么东西想要冲出来一样,我捂着肚子,大声地尖叫起来。

    我的叫声吓到了胡一曲,他慌慌张张的跑到我的身边。

    “安眉,你没事吧?”同桌不知所措地看着我。

    阴索命和白无常听到我的哭声连忙从小木屋外跑了进来,白无常关切地问:“千岁小娘娘,你还好吧?”

    我的肚子一直在发胀发热,不停地冲撞着我试图要冲破我的身体。我抱着肚子,心中隐隐有种预感,孩子,你是想出来做什么吗?

    无数个想法在我脑中飞快的闪过,难道是鬼夫要出事,所以孩子才这样提醒我?

    只是我还没来得及想明白,就被一阵更剧烈的疼痛给扰的没办法再思考下去,只能按着肚子不断挣扎着。

    而另一边的鬼夫正跟着婶婶走到了一条车流比较多的路上,鬼夫看了一眼她的周围,因为下着大雨所以没有其他人,只有正前方的坡上停着一辆载人用的三轮车。

    鬼夫定定的看了那辆三轮车一眼,轻轻地朝那辆停着的三轮车施了一些力。只见那辆空无一人的三轮车就像是被人驾驶着一样,径直地朝坡下冲了下来。

    婶子正站在路口着急地招手,想要快点找到车子出城去,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即将到来的危险。

    三轮车冲下来的时候发出了很大的声响,可是却都被瓢泼的雨声给遮盖住了。等到她听到声音回头去的时候,一切都已经为时已晚,那辆三轮车已经冲到了她的面前。

    婶子还没来的及逃跑,就被压在了三轮车下,她的双目怒睁着望着天空,嘴里还喃喃着“不要……死……”。

    她被三轮车压住的身子不断流出鲜血,被雨水冲刷了一地,化作了一条窄窄的溪流流向远处。

    鬼夫面不改色的站在婶子的尸体的面前,毫无波动的看着她死去的整个过程婶子的手脚全部都被压断,只有几条经脉连接着,好几处的白骨都刺穿皮肉露了出来,看着格外吓人。

    婶子的最后一口气断尽的时候,她的魂魄从身体里分离出来,她站了起来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死去的模样,转头才发现一旁穿着黑色衣服的鬼夫和耷拉着舌头的黑无常,害怕地叫了起来。

    鬼夫走到她魂魄旁冷冷地说:“这都是你自作孽。”

    站在后面的黑无常早就害怕得瑟瑟发抖,“千岁爷,她她她......阳寿未尽,这要怎么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