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96章 骨肉相连

    黑无常哆哆嗦嗦的看着鬼夫,一脸的茫然无措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

    “把她先带回阴间,不要告诉任何人。”鬼夫眼里散发着冷冽的寒光,他冷冷的瞥了婶子一眼,眼中满是嫌恶。

    站在一边已经变成鬼的婶婶本来还没太听懂,这么一来二去的也就听明白了,她张牙舞爪的冲着鬼夫大声叫喊着:“我没到该死的时候,你们这样做是会遭天谴的!”

    鬼夫定定地看着她,脸上的神情没有因为婶子的话而有一丝一丝一毫的改变。他湛蓝色的眼眸中染上了一抹血色,发出了不屑的一声哼笑,不带丝毫感情看向婶子:“天谴?你信不信我能让你永生永世都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四周的天空在鬼夫说完这句话之后瞬间就变成了诡异的血红色,阴蒙蒙的天空被流动着的血色云雾所掩盖。不知从何处掀起的风沙席卷整座小镇,狂风四作而起,街道上的招牌版、树木、铁皮屋顶全都被卷起吞没。

    这种景象根本就不像是人间能够看到的场景,婶婶惊慌失措的看着变幻无常的周围,双眼中流露出惊慌的神情,双腿一软就跪在了鬼夫的面前:“我,我,别……饶了我……”

    婶子被吓得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上半身全部都趴在了地上,双手就像是通了电一样阵阵发抖。

    鬼夫转过身不再看婶子,他站在风暴的中心冷冷的看着凌乱的四周,大手一挥,原本满是商铺的街道开始扭曲、变形,每一处都透出了诡异的蓝光,直到前方显露出一条看不到尽头的长河,两边的景物才化作一棵棵扭曲的植物。

    此刻哪里还能看见半分刚才的街道的模样,根本就是换了一个空间!

    “黑无常,你带她走吧,我再去安眉家一趟。”鬼夫转过头扫了一眼还在地上趴着的婶子,向一旁的黑无常示意道。

    “千岁爷……”

    还没等等黑无常有所回应,鬼夫就消失在了风沙之中。黑无常看着鬼夫消失的方向,又看了看地上的女鬼,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口气。

    阴间。

    我记不清自己的肚子疼了有多久,只记得在我痛的模模糊糊的时候模糊的好像看到了鬼夫的身影,他独自一人走在白旗镇的小路上,背影瞧上去特别的落寞,孤身一个越走越远,我想要叫住他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眼看着鬼夫就要走到我看不见的地方,我着急的焦头烂额,奈何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走远……

    “安眉,安眉?你睁开眼,看看我。”恍惚中我好像听见了胡一曲在一旁呼唤我的声音,他的声音忽远忽近,却一直都在我的耳畔萦绕。

    我缓缓的睁开眼睛,上下眼皮都好像有千斤重一般,我努力的撑开眼皮,长时间的昏迷让我有些不能够适应外界的光亮,缓和了好一会儿才得以看清眼前的场景。

    胡一曲的脸就在我眼睛的正上方,他一脸焦急的神色,见我清醒过来后面上才有了几分喜色。

    我缓缓的摸上小腹,那里似乎没有刚刚那种翻江倒海般的疼痛了,肚子里的小家伙大概是在我昏迷的时间里逐渐地安分了下来。

    “安眉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了?”胡一曲大概是看我没有说话,本来已经安心了许多的脸立刻又紧张的皱缩在一起。

    我看着胡一曲的那张脸不禁有点想笑,可是转念就想到自己刚才在昏迷中看到的场景,心里又是一紧。

    “胡一曲,黑无常回来了没有?”我艰难的开口,声音似乎是因为刚刚哭喊太过用力的缘故,此刻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

    话刚落音白无常就带着一个小鬼走进了小木屋,他看到醒来的我黑着的脸瞬时就透出了一丝光彩,他加快了步子走到我身边,把身后的小鬼推到我面前。

    “千岁小娘娘,我把鬼医请过来了,让他给你看看吧。”

    那个跟着白无常走进来的鬼医两只眼睛似是微张又似微闭,头上插满了奇怪的植物枝桠,穿着一身灰褐色的麻布长袍,手上拿着一个类似手摇鼓的法器。

    这是我第一次在阴间看到装扮成这样的鬼,心里虽然觉得好奇但还是压住了好奇心,静静的看着他。

    那小鬼高高地仰着头,在小树屋内用他的鼻子探索了一番,他左嗅嗅右闻闻,过了好一下才停下来。他停下来直直走到我的面前跪下来,双手抬起,双掌朝上向我鞠了一躬。

    鬼医恭敬地看着我,声音特别嘶哑:“千岁小娘娘,您的魂魄未全,此刻还有另一股力量在撕扯你的魂魄,您一定是时常夜不能寐、噩梦连连吧。”

    白无常一听鬼医这样说,脸上的表情立刻就变了。他在后面偷偷扯了一下他的袖子,示意鬼医不要说这样不吉利的话。

    可是鬼医却好像没有察觉到一样继续对我说着:“千岁小娘娘,您腹中是千岁爷的骨血,千岁爷与此胎血脉相连。若是千岁爷有何不测,腹中胎儿必有异动。”

    “不测”二字就像是一道霹雳在我脑中响起,心也随之“咯噔”了一下,手掌缓缓的在小腹上摸过,心中满是担忧,鬼夫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似是要证明我此刻的猜测,我的眼前再次浮现了之前昏迷时看见的景象,这一切都好像在预示着什么。我不敢再想下去,可是思维却完全不受我的控制。

    特别是因为鬼医这一番话,我更是不断的胡思乱想起来,各种不好的念头全都蜂拥而上挤在我的心头。

    白无常见我的脸色不好又扯了一下鬼医的衣角,只是这一次鬼医依旧毫无反应。胡一曲一直看着我,虽然担心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就在这时,黑无常走了进来。我看到黑无常的那一刻心情顿时变得激动起来,伸出脖子朝他身后看了看,可惜什么也没看到,只有黑无常一个。

    黑无常走过来跪在我的身边:“千岁小娘娘,小的回来了。”

    “死鬼呢?他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我着急地问黑无常,若不是他出了什么事,所以此刻不能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这样想着,心里越来越觉得不安起来。

    “千岁小娘娘,千岁爷有些事要处理,让小的先回来了,他没出什么事,您放心吧。”黑无常低着头恭敬地回答我,长长的舌头垂下来碰到了地面。

    不知为何,我听了黑无常的话总觉得有些不可信,我怀疑的看了他一眼,黑无常还是低着头,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黑无常你说的是真的吗?那鬼医刚才说的又是什么意思?还有,你为何不敢看我?”

    黑无常听我这样说了才把头抬了起来,他的脸上明显闪过一丝的犹豫,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什么话都没有说。

    我锲而不舍的盯着黑无常看,似是想要在他的脸上看出丝毫的信息。这时,鬼医突然站了起来。

    “千岁小娘娘,小的绝无虚言,您的身上真的有不属于您的力量在撕扯您的魂魄。”鬼医扯着他沙哑的声音对我说,其实这些不用他说我也能够察觉到一二。

    “你先下去吧,我知道了。”我听到鬼夫的消息的时候也就安心了,对于魂魄撕扯的事情我猜估计是因为还没有死透的原因,但是这件事不能让太多小鬼知道,我也不好和鬼医多解释,只能草草的把他打发走。

    鬼医走了之后白无常也跟着出去了,同桌和黑无常两个在房间里陪着我,我一直都在盯着黑无常看,他应该也是察觉到了,但是却什么表示都没有。

    我满心都在担心鬼夫,却不知道就在黑无常赶了回来的同时,鬼夫也回到了白旗镇。他熟门熟路的找到了我家,走进大院进到最里面的房间,放着我的肉身的那个房间。

    床上的“我”脸色越来越苍白,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惨白。鬼夫缓缓的飘到床边,低着头细细打量着“我”。

    我妈正拿着毛巾给我擦脸,她看不到鬼夫的身影,自顾自地喃喃自语:“我的女儿,你要多久才能醒来呢,妈妈真的害怕等不到那一天了……”

    我妈的声音不大,她的手指从“我”的面颊上缓缓滑过,指尖触碰到的只有无尽的冰凉。

    鬼夫连看都没有看我妈一眼,他俯下身轻轻摸了一下我的尸身,凝视了许久。如果我此时能够看见他的神情的话,一定会被他双眸中的温柔所打动。

    窗外的大雨逐渐变小,天空中布满的乌云也渐渐的全部消散开。鬼夫神情不明的看了一眼窗外有放晴趋势的天空,最后又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才转身走出了房间。

    鬼夫在离开之前轻轻一抬手,立刻有一层透明的屏障将房间完全笼罩住,下一秒就完全消失不见。

    做好这一切他才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放心的离开了。

    而另一边正在阴间的我仍然还在为不知所踪的鬼夫而担心,时间的流逝在阴间似是失去了意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