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97章 归来

    所有的小鬼都已经上过了望乡台,他们此刻又恢复了木然的神情,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热闹,周围的空气安静到可怖的地步。

    我不愿意再在房间里待着发霉,于是喊上胡一曲和我一起出去透透气,每天都这样生活在提心吊胆的日子里,我真的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会坚持不住了。

    我和胡一曲默不作声地看着阴间没有星星的夜晚,有一搭没一搭地讨论着那些小鬼的故事。胡一曲大概是看出了我的心情不太好,故意说一些好玩的事情逗我,我被他的情绪所感染,心情也慢慢地好了起来。

    和他聊得正起劲的时候,鬼夫的声音突然在我的身后响了起来。

    “安眉,我回来了。”他的语气一如平常般平淡。

    我不敢置信的转过头,确实是鬼夫,我用手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很疼。

    胡一曲看到鬼夫后识趣地走开,我站了起来,看着完好的鬼夫,嘴角上扬眼泪却忍不住地流了下来。

    我走到鬼夫的面前,仰着头看他,心中百感交集。

    “为什么我让黑无常去找你,你都不回来?”

    “白无常说你今天腹痛了一下午,现在怎么样了?”鬼夫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是顾左右而言他的问着我的身体情况。

    “你觉得我现在是有事的样子吗?我腹痛难忍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我一想到鬼医说的那些话我就担心,即使他好好地站在我的面前,我还是不自觉地担心他的安危,担心他是不是做了什么事伤害了他自己。

    或许是我的态度吓到了他,鬼夫犹豫了一下才吞吞吐吐地对我说:“我......没什么事,你放心吧。我只是去了你家一趟,以后都不会有人为难你妈妈了,你的肉身也会好好地保存下来的。”

    开始的时候我还没有理解鬼夫的话是什么意思,可是下一秒我的脑袋里突然炸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不敢相信的瞪大着眼睛看向鬼夫,却怎么也不敢开口求证。

    我在心里胡乱的猜测着,鬼夫既然这样说了,那是不是说明他婶婶......我既害怕又有点窃喜,婶婶对我妈妈做的那些事我现在都很的牙痒痒,她死了,真好,我这么想着。

    可是另一方面我又不断唾弃有这种想法的自己,人怎么是这样自私的生物呢?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要去为难我的妈妈了,我的肉身可以好好地保存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开始理解之前想要把我送给阴人换取活命的机会的白旗镇的居民,求生欲,这是兽性的本能,也是人的本能。

    我握紧了双拳又松开,还是问出了心中所想。

    “那现在,婶子她?”我犹豫的向鬼夫问道,他看了我一眼,没有回答。

    就算他不说,通过他的这个没有否定的态度我也知道婶婶肯定也已经来到了阴间。

    我傻傻的站着,心中胡乱的想着,那我应该去见她吗,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鬼夫见我不再说话应该是读懂了我心中所想,他冰冷的大手抚摸上我的面庞,指腹轻轻的在我的面颊上摩挲了两下。

    “你不用管这些事,一切有我。”他将我抱在了怀中,轻声的对我说道。

    可是鬼夫越是这样说我就越没有办法不想去想这些事,虽然之前我一直因为婶子而提心吊胆,可是现在知道她死了我却依然没法安下心来。

    我抬起脸看着鬼夫,心生疑惑:你这样做了我就真的能活着回去了吗?就算我再怎么无知,我也知道每个人的生死是在生死簿上有记录的,如果我的阳寿真的尽了,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他为我杀了一个活生生的人,任他是阴间的受万鬼膜拜的千岁爷,难道就能丝毫不受影响?

    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胎儿才会异动?我不敢再往下想,害怕脑海里闪现过无数的坏念头都变成现实。

    我不愿鬼夫再为了我去冒险,抵在他胸前的手紧紧抓住了他的衣服:“你这样做,就真的能让我回到人间去?”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虚的,底气明显的不足。

    人死不能复生这个道理我从小就懂得,我是那么期望可以再回人间去,可是这一路走来,我看到多少想要逃出阴间的鬼,无一不是被鬼差带走送入地狱,从来没有一个成功的。难道他是阴间的王爷,就有这样逆天的本事可以让我复生?

    鬼夫似乎是读到了我心里想的事,用手敲了一下我的额头,“难道你不相信本王?本王什么时候欺骗过你?”

    我听着鬼夫这样故作轻松的口气心中更觉酸楚,双眼泛红地对他说:“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我也相信你愿意为我做这样逆天的事。可是,万一你做不到,你不要……”我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只有我自己可以听到,最后还是没能说出来。

    鬼夫一路以来为我做了那么多,在白旗镇的时候也一直保护着我,我自己知道我的阳寿尽了不是他的错,就算他做不到答应我的事我也不应该生气,不能去埋怨他。

    “没有可是,本王答应你的事就一定能做到,你相信我。”鬼夫坚定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响起。

    鬼夫似是不愿意再和我多说关于复活的事情,只是一昧地让我放心,我纵然内心有千百种念头也不好再继续问他。

    阴间的夜晚比人间要冷上好几倍,不时的就有一阵冷风呼啸而过,鬼夫带着我一起回了房间。可是即便我和鬼夫两人都躺在小树屋的草堆上,还是能感受到嗖嗖的冷风从缝隙中吹进来。

    我们俩躺在床上,鬼夫将我抱在怀里,他的下巴就抵在我的脑袋上,他的怀抱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可是在这冷风阵阵的环境里,他的怀抱似乎都变得温暖了起来。

    鬼夫很快就沉沉的睡去,平稳的呼吸声在房间里响起。我独自睁着眼睛在这漫漫长夜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存愧疚,我一闭上眼就能见到婶婶惨白的脸,一点一点向我逼近,不断地对我说:“安眉,都是你这个害人精,你还我命来。”

    每当这时我都会吓得立刻睁开眼睛,仅存的睡意全都被驱散。

    我苦笑的看着睡的正香的鬼夫,难怪老人们常说只有不做亏心事才能不害怕鬼敲门。即便不是我亲手做的,但是婶婶还是因为我才会死,就算我现在是一个半鬼还是会因为这件事情心里不踏实。

    脑海中纷纷杂杂的闪过许多个片段,我轻轻脱离了鬼夫的怀抱,翻来覆去好几次却还是睡不着,怕吵醒鬼夫只好披着衣服走出门外。

    望乡台的正上方有一道大大的口子,看上去就像是一张完整的布被划破了一个口子一般,泄漏着点点星光。我远远就看到胡一曲独自一个坐在一个大石头上,望着那些许的星光发呆。

    “这里怎么能看到星空?”我走了过去在同桌的身边坐下问道。

    “黑无常说,这是望乡台照映的人间一隅。”胡一曲没有看我,依旧抬头望着天空,脸上流露出了少有的认真神情。

    我见他看得入迷也一起抬起头,看着这星星点点的天际,我不知缘由的就缓缓开了口:“我怕死。”

    胡一曲轻笑了一声,悠悠的对我说:“你早就死了,怕什么?”

    “我现在是假死,我怕我真的会死。死鬼不愿意和我多说关于回到人间的事,我不想在他耳边说个不停,可是我真的怕。”

    我近乎倾诉的说出了这些话,可是胡一曲却久久都没有回答我,周围安静的可怕。

    我奇怪的转头看他,就看到胡一曲刚好也转过脸来,他认真地看着我,“安眉,今天黑无常说我很快就要去投胎了。”

    投胎?虽然我知道会有这一天,可是没想到这么快。

    我看着胡一曲没有表情的脸心中暗暗责怪自己,我竟然还在他面前说什么怕死的话,这不就是在他的伤口上撒盐吗?

    微风吹过,悬崖上响起了树叶沙沙的声响,我们两个沉默了很久,都没有说话。我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同桌则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胡一曲突然站起身来,随意的拍了拍,对我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太晚了,我先回去休息了。”

    我愣愣地点了点头,看着胡一曲脸上的笑容心里涨得发酸,只觉酸楚。

    死亡对于一个人来说是什么样的存在,同桌死的那天只是平静地对我说他要死了,后来的一路上他也没有因为死亡感到过悲伤,我总是能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一种既来之则安之的悲壮。

    可是,我为什么就没有他那种魄力呢?明明我的人生也是一团乱,可是为什么我一想到会死,我就感到恐惧,想要用尽一切手段活着。

    这种念头在心里生出的时候,我不禁对自己感到了害怕。我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有些莫名的想着,我的这双手会不会也为了那些阴暗的想法而染上鲜血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