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98章 投胎

    “安眉,你怎么出来了?”鬼夫从后面走到我的身后,把他身上厚重的狐毛斗篷披在了我的身上。

    我第一次见他不穿斗篷的模样,单薄的身子被黑色的单衣包裹住在寒风中显得那么消瘦。

    “你不冷吗?”我把斗篷盖了一半在他身上,紧紧地抱住他。

    鬼夫任由我的这种亲密的行为,一伸手就将我搂在了怀里。

    “你睡不着是不是因为担心我没办法让你活着回去?”鬼夫轻声地在我耳边问。

    我没看他,也没有回答。其实这个答案肯定是肯定的,我又怎么能不担心呢?我才活了十几年,而且妈妈还在等着我,但是我又不想把这种情绪总是发泄在鬼夫身上,这对他不公平,我不希望这样。

    鬼夫一只手环住了我的身子:“要是担心就告诉我,我是你的夫君,无论什么都可以和我说。”

    我犹豫地点了点头:“你告诉我要怎么样才能让我回到人间好不好,这样我心里才会有个底,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不安。而且我不希望所有的后果都只有你来承担。”

    我的魂魄已经来到了阴间,再这样往下走就要到黄泉路的尽头去了,我要是就这样傻傻地跟着百鬼大队这样走下去,不是走到投胎的“六生道”就是要跟着鬼夫永远留在这暗无天日的阴间。

    鬼夫感觉到了我心里对他能不能让我复活这件事抱有极大的不安和怀疑,他想了很久,终于说话了。

    “我告诉你,你就能好好回去睡觉不会胡思乱想了吗?”鬼夫有点犯难地说,我看得出他其实不愿意告诉我。

    黑无常曾经和我说过,阴间有很多秘密是六界之人都觊觎的,一旦那些秘密传出阴间之外,六界就会大乱。鬼夫或许是怕我引来什么祸事才不愿意告诉我。但是六界的事情我也不不懂,我只是想确定我可以回到妈妈的身边去。

    我对鬼夫点了点头,试探的问了一句:“是不是因为有什么我不能知道的秘密,所以你才不愿意告诉我?”

    鬼夫定定的看着我,我不知道他是不死想从我的脸上看出什么来,也就坦荡荡的回望了过去。

    他想了一下才缓缓地开了口:“世间万物都有他自己的命数,若想死而复生那就是逆天而为。但是在远古的时候人类的祖先为了和神对抗,炼制出了一种秘药,叫做还魂丹。这种丹药可以让死去的人魂魄瞬间聚集重新回到人的躯体上。那段时间的人类依靠这种丹药延续了原本不属于他们的寿命,因此惹怒了神。人类是神创造出来的,他们不愿意看到人类永远不生不灭,这是只有神才能拥有的能力,因此人类和神发生了大战,死伤无数,支撑着天地的柱子断裂洪水淹没了整个大地,人类的始祖为了活命以伏羲之灵建造了如今的阴间,世代掌管着死去人们的魂魄。”

    鬼夫的这段话让我听得一愣一愣的,我原以为世间本就有天界、人间和阴间,没想到这其中竟然还有这么一段故事,只觉得惊奇。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只要吃下那颗还魂丹就可以回到人间去了?”我欣喜地看着鬼夫,“那你有那颗还魂丹咯?”

    鬼夫犹豫了一下,摸了一下鼻尖局促的说:“我没有。”

    “什么?你没有?”我瞪大着双眼看着鬼夫,“你没有的话我不就是不能回去了吗?”我觉得奇怪,因为鬼夫之前的态度那么肯定,我理所当然的就以为他有还魂丹了。

    “你别急啊,虽然我没有,但是我知道谁有。到时候我会带着你去向他求还魂丹。”鬼夫见我急了,连忙向我解释道。

    我抓着他的手,不依不饶的问:“真的?那你可以告诉我是谁嘛?”

    “到时候我就会告诉你的,现在还不是时候,你快回去休息吧。”鬼夫捏了捏我的脸,笑着看了我一下,就这样结束了这个话题。

    事已至此我也不得不去相信鬼夫了,他既然这么说就一定会带我去找那个拥有还魂丹的人,按他的意思来看,只要还魂丹顺利到手,我就可以重回人间。

    虽然还有很多事情我都不太清楚,但是知道了这个也放心了许多,总不至于像之前那般提心吊胆了。

    我和鬼夫一起回了房间,这次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一夜好眠。

    第二天,我们踏上了前往“六生道”的路程,鬼夫这一次没有再无缘无故的离开,而是跟我一起上了路。

    在路上,黑无常告诉我过了望乡台就要去“六生道”。六生道是通往轮回之路,是百鬼们最后的去处。之前同桌没有上孽镜台是因为他阳寿未尽就死了,如今要直接去投胎重新做人。

    “安眉啊安眉,你说我就这么轻易地就直接去投胎了,说明我上一辈子好事做了不少,说不定下辈子我会投胎做沙特王子哦!”不知道为什么,胡一曲这一路异常的兴奋,似乎对于他来说,投胎不过是一次短暂的旅行。

    平时话不多的鬼夫看不惯同桌在我身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听了胡一曲这番话终于是抛了一个白眼给他,语气里有抑制不住的洋洋得意:“只有我们这种身份尊贵的鬼神下凡历劫才会在王室之家,你这种小鬼,最多就是普通的富人。”

    同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就要投胎了,没有像以前一样畏惧鬼夫,而是直接开口和他杠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再说你这个老鬼都多少年没有做过人了,说不定现在这阴间的行情就变了呢。”

    “你说什么?老鬼?你最好给本王睁大你的双眼看清楚本王的容颜,我这容貌不说这世间,就说这阴间我说第二绝对没人说第一。”鬼夫不满的把胡一曲的话杠了回去,和平时冰冷的形象大相径庭。

    “阴间都是些长相可怖的鬼,你怎么能和他们比?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你说是不是安眉?”

    同桌把话峰抛给了我,我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就直接点了点头,鬼夫立刻怒火冲天地看着我,周围的树木都被突如其来的大风刮得“沙沙”作响,明亮的天空此刻笼罩上了一层黑色的阴霾:“你确定吗?”

    我和同桌突然觉得好像说错了话,连忙在他面前开始夸奖他的容颜。什么公子世无双啊、阴间潘安啊、把我们两个毕生所学的美好词汇都用来形容鬼夫,他才恢复了平静。

    就在我和同桌好不容易将鬼夫哄好的时候,黑无常把同桌给叫走了。我和鬼夫两个走在队伍的最后面,见周围没有其他人了我才小声的问他:“你刚刚是真的生气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轻易就发脾气,更别说是因为这么无厘头的理由。

    鬼夫愣了一下,没好气的回答我:“我是生气了,我生气你和胡一曲那个小子站在同一阵线。”

    这难道就是书上写的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就连恋爱中的鬼也是傻子吗?我听到鬼夫这么说,笑的肚子都痛了,“你吃醋啦?吃我和同桌的醋?你也有今天,嘿嘿。”我不怀好意的盯着鬼夫的脸笑,他被我弄得不好意思的转过了头。

    他别过脸,冷冷地说:“本王只是不高兴你们两个说我老。”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他显得那么的可爱,就像是邻家大男孩一样,面对自己喜欢的女生和别的男生说话,吃醋却不愿意承认的那种样子。

    “你刚刚说,只有你这样的才能投胎做王室的人,那你做过人间的王咯?乾隆?康熙?还是别的什么皇帝吗?”我好奇地抓着他的手。

    他似乎很不愿意和我说他曾经在人间的故事,冷冷地说:“这些事情,以后你会知道的。”

    我看他不愿意告诉我,就开口问他关于同桌的事情:“那同桌会投胎到哪里去?”

    “那个小子投胎到哪里去,本王怎么知道,难道你还要去找他的下一世?”鬼夫露出了一种不悦的表情,语气里全是不爽。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鬼夫,就听到白无常在前面大声喊着:“六生道已经到了,众鬼们按照顺序排好。”

    眼前是一座巨大的城墙式的建筑,最高处写着三个大字“六生道”。这建筑下有六道门,六道门分别是:人道、天道、地狱道、饿鬼道、畜生道、阿修罗道。

    到了这里我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同桌要离我而去了,我不舍地抓着鬼夫问:“同桌一定要今天投胎吗?他不能再留多几天?”

    鬼夫虽然不太开心我想要留住同桌这件事,但是还是温柔地摸了一下我的头,“他这一世阳寿未尽,命里写好的命数还没走完,是不能留在阴间的。”

    “可是......”我刚想开口说什么就被鬼夫用手掩住了我的嘴,“你的同桌已经没有肉身了,安眉。”

    一边的黑无常弯着腰轻声对我说:“千岁小娘娘,离六生道大门开还有一段时间,您还是好好的和胡一曲道别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