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99章 含泪分离

    胡一曲和其他小鬼一起站在“人道”前,等待着大门的打开。我缓步走到他的身边,低着头两只手搅在一起,不知道说什么好。

    眼泪早就不受控制的哗啦哗啦的向外流,我看着被泪水打湿的地面,颇有些自嘲的想着: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这么爱哭了呢?

    我低着头只顾着抽泣,哽咽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胡一曲见我站了好一会儿都不说话,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头。

    “我又不是去死,我现在是去投胎,你哭什么?”胡一曲刚开口的时候语气还挺平稳,嘴角隐隐带笑,可是说到最后的时候眼角却开始不断渗出泪水。

    我看他也和我一起哭了起来,抬手抹去了眼角的泪滴勉强笑了一下,眼泪却还是抑制不住的源源不断向外流淌:“就是因为你要去投胎我才哭,等你去了人间,我就要自己在这里了。”

    同桌胡乱的用手擦了一下他的泪水,向我吐了一下舌头:“阴间七日游是时候结束了,除了没有能等到你的婚礼有些小遗憾,其他倒真的......”

    鬼夫就站在我们两个身边,听去了我俩的全部对话,他冷着脸看我们两个:“你们两个难道以为投了胎就再也见不到到了吗?”我不解的看向鬼夫,他没有看我,瞥了一眼胡一曲,“小鬼你不是没喝孟婆汤吗?”

    我听死鬼这样说大脑顿时一闪,浑身像是被点了一般,抖了一个激灵,“你的意思是说胡一曲不会忘记我吗?”我满怀期待的等着鬼夫的答案,虽然心中已经模糊的有了答案,但还是想要确定一下。

    鬼夫用看白痴的眼神一样看着我,不屑地对我说:“你说呢?”

    简单的三个字让我立刻就确信了这个想法,我高兴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自然也就忽略了鬼夫刚才说话的口气。

    黑无常站一边,摇晃着他的舌头说:“千岁小娘娘,没有喝孟婆汤的人投胎是会带着前世的记忆的,只是只有一小部分人能记得真切,更大一部分人只会以为是在梦中。”

    我听了这话喜悦的心情顿时消去了一大半,我死死抓着胡一曲的袖子,眼泪鼻涕都糊在脸上也顾不上,眼睛定定的看着他上句不接下句地哭着说:“胡一曲,我和你说,你要是记不住我,忘记了我们在阴间走过的这些路,忘记了我们的革命友谊,你就死定了!”

    他或许是没想到我会有这样大的反应,一时之间愣在了原地,一副呆呆傻傻的模样。

    我见状更是撒泼耍赖般地在他面前哭闹,胡一曲尴尬的看了看鬼夫,又头疼的看着始终不肯松手的我,一脸无奈,不知道该拿我如何是好。

    我满心都是即将要和他分离的悲伤,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神情,自顾自的念叨着之前和他一起在阴间走过的路和经历的事情,他听我提起这些事也是悲从中来,和我一起哭了起来。

    “安眉,我不仅舍不得你,我也放心不下变成孤魂的妈妈,我就这样自己去投胎重新做人,把妈妈独自丢在阴间,我真的好难过。还有你,我们做了同桌这么久,我一直捉弄你,直到来了阴间才像个男子汉一样保护过你一次,如今连你最重要的婚礼都不能去,我......”

    胡一曲一提起他妈妈的事情我就有如鱼刺哽喉般难受。不论之前发生过什么事,他都是无辜的,为什么那些阴人要这样对他,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他们要这样对我身边的人,同桌、爸爸、安姚、还有镇子上那些无辜的人,我到底是有什么值得他们觊觎的,要对我身边的人下这样重的狠手。

    透过胡一曲的脸我似乎看见了我爸和安姚他们的脸,他们都对着我温柔的笑了起来,没有丝毫责备我的意思。我此刻早已满脸泪痕,愧疚和自责、怨恨等各种情感都在我心中交织。

    我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伤和对胡一曲的愧疚,“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胡一曲,其实这一切都怪我,都是我的错。无论你说多少次不怪我,我都会责怪我自己,如果不是我,你和你妈妈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我说这段话的时候胡一曲一直在摇头,他有好几次都想打断我,我执拗的按住了他的手臂跪了下来,直接把他给他吓了一大跳。

    “安眉,你这是做什么!你快起来,你还怀着孩子呢,快起来。”

    我执着的跪在地上,一边哭一边对他说:“一曲,我欠你的这些我一定不会忘记的,只要你需要我帮忙我一定会奋不顾身地去帮你。”

    听到这话的鬼夫不满地“哼”了一声,只是这时我却没有心思去顾及他的心情。

    胡一曲连忙把我从地上拉起来,“你说什么呢,我一个普通人,会有什么事需要你赴汤蹈火地去帮我。倒是你,以后在阴间一定要好好照顾好自己,不要让我担心。”

    我抹着眼泪连连点头,心情久久都不能平复。这时鬼夫牵起了我的手,板着脸对同桌说:“这个不用你这个小鬼担心,我会好好照顾好安眉的。”

    鬼夫的语气是一如既往的强硬,我不喜欢他用这种口气对胡一曲说话,我红着眼睛瞪了一眼鬼夫,他却装作没有看见一样把我的手握的更紧了。

    我见鬼夫这样知道他肯定又是泛起小脾气来了,刚想要开口替他向胡一曲解释,就被打断了。

    “六生道大门开启,众鬼注意。”一个五米高的牛头马面站在六生道前对着城下的百鬼喊着。

    此话一说,原本木愣愣的百鬼全都打起了精神。好几个要去往地狱道的小鬼不断地颤抖着,想要逃脱出这条队伍,无奈他们被重重的锁鬼绳束缚住,不能动弹半分。

    胡一曲扭头看过去,落寞的低下了头,片刻之后才抬起头,冲我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安眉,我要走了。”胡一曲的眼泪就像流干了一样,双眼通红地看着我。

    “不能再等等......”我扭过头问鬼夫,抓着胡一曲的袖子,他的袖子被我扯得长长的,眼看就要断了我却还是不愿意放手,鬼夫在一旁无奈地看着我,“安眉,放开小鬼的手吧。”

    我的手紧紧地抓着同桌袖子上薄薄的布料,哭喊着:“我不放手,放手这阴间就真的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他是我在阴间最亲的朋友。”

    我说这句话完全是在这种分离的时刻下意识的说出来的,没有注意到鬼夫的眼眸暗淡了许多,他幽幽的问了我一句:“你身边,不是还有我吗?”

    “不一样,你和他不一样,他是我在人间的朋友,我们两个在黄泉路上又互相陪伴互相依靠,他对我是亲人般的存在。”我虽然不希望胡一曲离开我,但是我同样也不想鬼夫难过,连忙向他解释道。

    胡一曲用手掰开我紧握的手,柔声地说:“就算我投胎我也是你的亲人,只是我们要有一段时间不能见面,别哭了安眉,我会永远记住你这个好同桌、好朋友、好妹妹的。”

    胡一曲越是这样说我就越觉得不舍,连连摇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黑无常在一旁弯着腰,一会儿看看六生道大门一会儿又看看我们这边,发急的对我说:“千岁小娘娘,你就放胡一曲走吧,要是过了六生道开门的时候,他就投不了胎了。不能顺利投胎的话是要等空位,到那个时候就不知道他会投胎成什么了,最好就是能进天道,万一是畜生道,那可怎么办。”

    我留恋的看着胡一曲的面庞,想起我们两个读书的时候的点点滴滴,不过就是读了几年书,在学校里调皮捣蛋了几年,怎么同桌这一生就结束了,眼看着要开始下一辈子的生活了。

    我慢慢地放开了抓着同桌的手,嗓子早就哭得哑了,恋恋不舍的对他说:“你快去投胎吧,万一被我耽误了时辰投胎做动物可就不好了。”

    胡一曲红着眼对我笑,故意鼓起嘴对我做了一个鬼脸:“我就算做老鼠也是可爱的花栗鼠,就算做猪也是当宠物的荷兰猪,你别哭了。”

    我的眼泪虽然还是不停地往下掉,但是听了胡一曲说的话之后还是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一边抹眼泪一边对他说:“你要是变成小猪小狗小猫,在路上见到我一定要大声叫我,我一定把你买回家好好照顾,不会让你变成别人餐桌上的食物的。”

    胡一曲见我这样说笑得更加开心了,他刚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城下就传来了声音。

    “还有没有投胎的赶紧,六生道大门要关闭了。”牛头马面在城下大喊,同桌最好看了我两眼还是转过身,坚定的向前迈着步子,走向了人道。

    我站在原地瞧着胡一曲独自走向那八米多高的人道大门,他纤瘦的背影此刻越发显得那么悲凉和落寞,我远远地看着他一点一点地走进人道,身影一点一点变得模糊,然后越走越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