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00章 无岸城

    随着牛头马面的一声令下:“关闭。”六生道的六道大门缓缓关闭,我再也看不到胡一曲的身影,只剩下紧紧关闭着的六扇大门。

    我一直站在六生道城下不愿意离开,看着紧闭的大门,抽抽嗒嗒的一直哭泣着。

    鬼夫和鬼差几个就这么静静地站着,看着我任由着我独自一人哭泣。

    我哭到近乎全身脱力,双腿一点力气都没有,蹲在地上把头埋在大腿上,我不想去想鬼夫会不会因为我这样而生气,只想尽情的发泄自己的情绪。

    天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黑了下来,黑白无常还有阴索命因为还有公务在身,早早就道别离开了,只剩了我和鬼夫还留在这里。

    我听见鬼夫深深叹了一口气,走到我身边把哭到没有力气的我一把抱在怀中,他一边用手理了一下我额头上的发丝,一边柔声地对我说:“安眉,别哭了,那小鬼现在已经到人间去了,他会在人间开始新的人生的,你不用担心了。以后你返回人间还是可以见到他的。”

    我的眼睛因为被泪水浸泡得太久而酸涩发胀,嗓音也沙哑的厉害,不用看我也知道自己的两只眼睛一定就像两颗泛红的桃核。

    “可是我什么时候才能回人间去呢?再说了,就算我去找他了,他也不一定记得我了啊。”我失落的念念自语着,我不仅是在对鬼夫说,更是在告诉自己不要有过高的期盼。

    我没敢抬头看鬼夫,我怕自己的眼睛会泄露出我心里的想法,都到这个时候了我不想再给他施加更多的压力了。

    但即便是这样,鬼夫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我心中的不安,他手臂用力将我环抱得更紧,下巴轻轻的在我脸颊上蹭了两下,动作极为亲昵。

    “之前我和你说要带你去见一个人求还魂丹,现在我们就去吧。”鬼夫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对我说道,他离我离得太近了,以至于我一时间没能消化他话语中的含义。

    我愣了一下之后大脑才开始飞速旋转,我眨巴了两下眼镜,疑惑的看着鬼夫,他的意思是我很快就能回家了吗?

    我立刻收起了悲伤的情绪,打起了精神问他:“那个还魂丹在哪?我们要去哪里求?”

    鬼夫避而不答,他从衣服里拿出一块手帕,轻轻地把我脸上的泪痕擦干:“不急,我先带你找个地方休息一晚,你好好梳理一下自己,明天我们再去求还魂丹。”

    我抬头看了一下越来越暗的天空,现在确实不是出发的好时机,纵然心里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早点求到还魂丹,还是按耐住了迫切的心情对鬼夫点了点头。

    鬼夫松开我改为牵住我的手,他嘴角带笑的看着我:“现在有力气了吗?你要是不能自己走的话,要不我就抱着你走吧。”说完他还促狭的对我眨了眨眼。

    我一听他这样说立刻就想到了他的怀抱所特有的冰凉的温度和他特有的气息,脸颊顿时一红,没好气的瞪了鬼夫一眼,全然不知这一眼在鬼夫眼中是何等的娇媚。

    “谁要你抱啊,我自己能走。”我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之后就挣脱了鬼夫牵着我的手,大步向前走去。

    “你知道要去哪吗,就这样乱走?”鬼夫立刻就追了上来,俯身在我耳边调笑的问着,他的气息喷在了我的耳廓上,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脸更烫了。

    “不就这一条路嘛,不从这走还能从哪走。”我强忍住害羞,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对他说道,抬脸刚好撞上鬼夫灿若星辰的双眸,那双眼眸中盛着的柔情令我一颤,瞬间就又低下了头。

    鬼夫虽然没再说话,但是我敢肯定他察觉到了我的害羞,他重新将我的手包在他宽大的掌心里,这一次我没有再挣脱,而是乖巧的跟着他走。

    他带着我走了很久,到了一个叫做“无岸城”的地方。我抬着头看着城墙上“无岸城”三个大字,只觉得气派非凡,连带着对这城里的情况也开始觉得好奇起来。

    鬼夫牵着我走了进去,无岸城里面完全没有一路以来看到的阴间景况,整座城的街道都挂满了红色的灯笼,红色的光亮照映着街道的每一个角落。整座城就像是人间的城市一样,街道上有着商铺和形形色色的鬼来来往往。

    我见道路上来往的小鬼们都带着面具遮挡着他们的脸,觉得好奇,不敢大声说话只好踮起脚在鬼夫耳边低声的问他:“为什么这里的鬼都带着面具啊?”

    鬼夫微微弯下腰和我说:“这里的小鬼都是永生永世不能投胎的,他们有一部分是在地狱受了百年的刑罚刑满释放的,有一部分是心里有结渡不过自杀死了的孤魂,他们聚集在这里建了了这一座城,阎王有怜悯之心所以取名做无岸,意思是他们永远只能漂泊没有上岸的一天。不过说是阎王怜悯,其实就是他害怕孤魂游荡过多,危害阴间的秩序,所以就给了他们能够容身的地方。至于他们戴着面具是因为孤魂们没有忘记前世的事,他们不愿意被其他孤魂看见自己的脸,害怕遇到生前认识的人,久而久之,这里的鬼都会戴上面具。”

    我看着街上那些鬼戴着的面具,或可爱或可怖,只露出两只眼睛。鬼夫见我一脸好奇的东张西望,于是把我拉到一个小摊前,指着一排排花样各式的面具笑着对我说:“看你这么喜欢,要不我们两个也买个面具带着吧。”

    面具满满地摆在我面前的小摊上,各式各样的面具让我看的眼花缭乱,带着兔子面具的老板娘笑着说:“两位不是无岸城的吧,既然来了就买个面具戴上吧,也当是入乡随俗了。”

    我听老板娘这样说就更加起劲的挑选了,左看看右看看看了好一会儿,我才在众多面具里看到了一个黑色画着金龙的面具,我把它拿起来顺手就戴在了鬼夫的脸上。

    面具上的那条金龙正好绕在鬼夫湛蓝的左眼上,看上去就像是金龙衔着一颗蓝色的宝石一样夺目,我看着看着竟然就有种被深深吸引的眩晕感。

    “这个好合适你。”我看着他迫人的眼眸痴痴地说。

    “你喜欢的话,那我就买它了。”虽然隔着面具,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鬼夫的语气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笑意。

    我刚想开口,鬼夫就拿起了一个镂空的金色半脸面具戴到了我的脸上,我似乎在他的眉眼中看见了他双眸中流露出无尽的爱意。

    “你戴这个好美。”鬼夫的语气太过真挚,我的双颊再次火烧火燎起来,好在这次有了面具的遮挡,我不用担心被他发现。

    鬼夫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就转向小摊老板娘准备付钱,在老板娘和他对视的一瞬间,老板娘突然跪了下来,高呼:“恭迎千岁爷。”

    周围的路过的小鬼听到小摊老板娘叫的这一句纷纷跪下,低着头高呼:“千岁爷万福金安。”

    鬼夫见状只好摘下了面具和大大的斗篷帽,露出他精致的五官面无表情地看着跪下的小鬼们,冷冷地说:“本王只是路过无岸,你们都起来,各自散去吧。”

    跪着的小鬼们又叩了一个头,才纷纷散去。

    那个小摊老板娘微微弯着腰,恭敬地说:“千岁爷来我这个小摊真是小的莫大的福气,这两个面具就当是老身的一点心意,望千岁爷不要嫌弃。”

    我尴尬地站在一旁,鬼夫放下了一些我从没见过的五彩贝壳,语气平和地说:“这是我给她买的,不能要你送。”

    小摊老板娘转脸看我,语气里全是欣喜:“原来是娘娘大驾,小人不知,求娘娘莫怪。”

    我本就对这种阶级的身份没有过多执念,况且这老板娘也没做错什么,于是向她柔柔的笑了笑:“没事的,老板娘你不用这样的。”

    鬼夫付了钱之后就拉着我离开了,那小摊的老板娘在我们走的时候还恭敬的说了一句“恭送千岁爷和娘娘”,鬼夫对此没有任何反应,我刚想开口就被鬼夫拉走了,什么也没能说成。

    走了好一段之后,我仿佛依然还能感受到身后的目光,于是转过头朝后看了一眼,,那个老板娘竟然还一直看着我们远去,让我好生不习惯。

    一路上那些小鬼都里我和鬼夫远远地,给我们两个让出宽敞的大路,我小声地问他:“刚刚的那个老板娘,怎么突然就认出你来的?”

    “因为本王的眼眸是阴间独一无二的颜色,整个阴间没有一个鬼不知道我的。”

    说着说着,他就把我带到了一家客栈前,牵着我的手走了进去。这一次我吸取了之前的经验,拽了一下鬼夫的袖子让他把头低着不让别人看到他的双眼,我对客栈老板说:“我们要住店,两位。”

    鬼夫听我这么说虽然还是低着头,但是却声音很大的对老板说:“就要一间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