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01章 初晓身份

    那个店小二摸了摸头,看了我一眼,满是疑惑。我听鬼夫那语气知道自己应该是没有办法违背他的意愿了,只好顺从的红着脸点了点头,“就要一间。”

    “上房一间,二位楼上请。”小二嗓门儿极大的喊了一句,弯着腰在前面领路。

    我们两个跟着店小二来到了楼上的厢房内,店小二把房门打开说了几句之后就走了。鬼夫跟在我的身后,我在房间里环顾了一圈,这房子是正宗的广派建筑的风格,有着通透的五彩玻璃和雕花木门,屋内的木床也雕着许多好看的花纹。

    鬼夫坐在凳子上倒了一杯茶自顾自地喝了起来,“你去洗洗,好好梳妆一下,等会穿上那件衣服。”

    我不明所以的人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只见床上摆着一件浅绿色的交领袄裙,上面绣着精美的合.欢花。

    之前小二就已经说了客栈的后院有一个自然的温泉。我走过去一看,果不其然。这温泉和普通的温泉还不太一样,泉水是源源不断的温热酒水,我闻着那淡淡的酒香,心情舒畅,褪尽衣衫走进温泉坐下来,整个人都泡在了满是酒香的池子里。

    全身的细胞都好像被打开了,我惬意的依靠在温泉池边,只觉得身上的污秽似乎都被洗尽。

    泡了好一会儿我才恋恋不舍的从温泉池里走了出来,穿上那件绿色的交领袄裙,还湿哒哒的在滴着水的发丝自然的披散在肩后,我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就好像我此刻不是在阴间,而是穿越回到了古代一般。

    电光火石之间,我的眼前突然闪过了一个画面,我发现眼前的自己怎么突然好像那个画中人,这个念头突然的燃起让我不自觉地惊了一下,但是这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没有多放在心上。

    我摇了摇头,穿上了外衣就回房间去了。

    回到房间的时候,我就闻到了一股形容不出的香味,似乎有淡淡的茶香味又混着一些檀木的味道,悠远余长。

    鬼夫正合衣躺在床上,他睡在靠外侧的一半,英俊的五官此刻看上去还是那样迷人。

    我还没怎么看他,突然觉得疲惫不堪,悄悄的褪下衣服就躺在了鬼夫的身边沉沉睡去,一觉好眠。

    翌日我是被灼热的目光给弄醒的,即使没有睁开眼睛,我还是感受到了一道炙热不堪的目光。

    困意拉扯着我让我难以睁开眼睛,但是那道目光却迟迟都不肯散去,我没办法只好努力撑开了眼皮。

    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正好对上了鬼夫闪烁着他明媚的大眼睛看着我,湛蓝色的眼眸里似乎有着看不尽的柔情和爱意。

    他侧身支着脑袋看着我:“睡醒了吗?昨夜我特地点了安神香,就是为了让你睡得好一些。”

    我已经忘记了昨晚做了一个什么样的梦,只记得我半梦半醒之间摸到了身边的鬼夫,又安心的睡下了。这应该是近来我为数不多睡的沉的一次。

    我朝他点了点头:“睡的很好,很久都没能睡得这么好了。”我如实向鬼夫说道,他听我这样说脸上明显露出了一丝喜色。

    “我们是要去求还魂丹了吗?”我揉着朦胧的睡眼看着鬼夫。

    “嗯,快起来吧。”鬼夫在我的唇上蜻蜓点水般亲了一下,还没等我有所反应他就起身穿衣了,穿好衣服就出了门也不知道是去做什么。

    我楞楞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那里似乎还残留着鬼夫的气息。

    我撑起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拿起昨天的那条裙子开始穿起来。等鬼夫回来的时候我已经穿好衣服,正坐在镜子旁梳妆。

    鬼夫饶有兴趣的站在我身后看着镜中的我,在我拿起眉笔的时候突然开口对我说:“安眉,我替你画眉好不好?”

    我不知道他怎么突然想起做这个,点了点头就把眉笔递给了他。鬼夫拿起眉笔,弯着腰就开始一笔一笔地给我画了起来。

    他认真地看着我的脸,握着眉笔的手指修长又好看,我的眼睛睁着不敢眨一下,等他手上的动作完全停止我才缓缓开了口:“没想到你还会替女子画眉。”

    他没有回答我话中的话,把镜子递给我,“好看吗?”

    我看了一下镜子中的自己,他把我的眉画的细长如柳,柔而不弱,很是好看。

    似乎他看出了我很是欢喜的样子,笑着说:“你喜欢就好,你要是弄好了那我们就走吧。”

    我匆匆的抹上胭脂,最后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觉得满意才跟着鬼夫离开了客栈。

    鬼夫牵着我的手走上昨天来时的路,没一会儿就走出了无岸城。

    出了无岸城我们一直向北走,走了估计有一个多时辰,来到了一座被彼岸花围绕的府邸。这是一座白色的环形建筑,只有一个长长的甬道可以进入建筑内部。鬼夫牵着我的手,走进挂满人体器.官的甬道,高高挂着的人体器.官一旦有人进入就会不停震动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鬼夫不高兴地说了句:“真烦。”然后用手向前一扇,整条甬道都结起了一层薄冰,那些不停震动的人体器.官全都安静了下来。

    我紧紧抓住鬼夫的手,害怕地问他:“我们这是要去见谁,这里怎么会这么可怕?”

    “阎王。”鬼夫的语气里没有丝毫的波动,似乎就像是说去买菜一样稀疏平常。我整个人开始颤抖起来,断断续续地开口:“你说的那个......是我知道的那个阎王吗?”

    鬼夫点了点头,还是表情淡定的样子“就是那个掌管阴间的阎王爷,我不是说了嘛,人类的始祖创造出了还魂丹,后来他们建立了阴间,如今这六界之中当但只有阎王手上有还魂丹。”

    他的语气平常的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现在我们是要去见阎王,那个掌管整个阴间的阎王,还要求他要世代相传的宝物,怎么在他的口中就像是去菜市场买一斤肉一样简单。

    “阎王会给我们吗?”我疑惑地问鬼夫。

    鬼夫愣了一下,开了口:“我和他一直都不太熟,不过他应该会卖我几分薄面,我都亲自上门求他了,还不行吗?”

    鬼夫毕竟是传说中的“千岁爷”,虽然我也不知道这个千岁爷到底在阴间算是什么样一个身份,不过这些日子以来,遇到的那些小鬼们还有鬼差们对他都是恭敬有加,想必也是一个很有身份的鬼,只是不知道阎王爷会不会像那些小鬼一样如此恭敬地对他。

    我不安地跟着他穿过甬道,进到了一个青砖圆顶的房子里。甬道正对着的地方站着两个穿着金甲的守门鬼兵,见到我和鬼夫进来之后连忙跪下,“恭迎王爷大驾。”

    鬼夫没有任何表情地对这两个鬼兵说:“进去和你们阎王说,本王带着小娘娘来见他了。”

    一个鬼兵进去之后,另外一个鬼兵把我们两个领进了一个宽敞大厅。大厅中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瓷器,高高低低地放在酸枝木架上,各个朝代一应俱全。屋内没有蜡烛也没有电器,高处摆着一颗大大的夜明珠,照亮了整个大厅。

    我和鬼夫坐在一旁的酸枝凳上默默地等着,那两个鬼兵就这样用他们血红的双眼一直盯着我们两个,我被他们盯得浑身起毛,不安地看着鬼夫:“他们为什么一直盯着我,好可怕。”

    鬼夫握住了我的手,温柔地说:“别怕,他们是阎王的亲兵,他们不会伤害你的。”

    话音刚落,里屋就走出了一个穿着黑色官袍的男人。他身材高挑,没有书上描写的那种凶神恶煞的样子,反而长得眉目清秀,有一股书生的气质。

    他走到我们面前,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说:“白千赤真是好久不见。”

    白千赤?是鬼夫的名字吗?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直呼他的姓名,看来阎王这个人不是好对付的角色。不过白千赤这个名字,似乎还是很合适他的。

    鬼夫站了起来我连忙一同站起。鬼夫一样报以了一个止于表面的微笑,“是阎王太忙,本王无事不敢打扰。”

    气氛中,有这么一丝,难以言说的尴尬。

    两个人表面尊敬对方的样子,话语中却不让对方一丝一毫。我不知所措地站在一旁,只能微笑。

    阎王看了我一眼,笑着对鬼夫说:“我听来人说你带了小娘娘,那就是这位姑娘吧。不愧是你白千赤选的女人,甚是好看。”

    鬼夫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但还是保持着微笑,“阎王爷说笑了,本王还是不及阎王眼光高。”

    我不敢多发一句定定坐在一旁,听着他们两个你一句我一句的互相试探。

    阎王拿起了一杯茶,笑着说:“这么多年过去,白千赤你身边的美人都是倾城倾国的绝色佳人,你在人间当纣王的日子,不就是为了美人亡了国吗?”阎王的语气里明显带有一种对鬼夫的不屑。

    坐在鬼夫身边的我听到阎王这一句话从脚底板升起了一股寒意,瞪大着双眼看着鬼夫,“你是纣王?就是传说中的那个爱美人不要江山的暴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