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02章 艰难求丹

    我没想到鬼夫竟然是纣王,惊恐的上下打量了他好几眼,不着痕迹的从他身旁向旁边移了一点。

    鬼夫显然是察觉到了我的动作,他微微侧过脸看了我一眼,我只当做没有看见。

    “那不过是我在人间的一世罢了,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鬼夫虽然用一副满不在乎的口气说着,但是我能听出来他其实是在向我解释。

    可即便是是这样,我还是因为他云淡风轻的语气而感到不适。不过是一世罢了?他那一世残害了多少黎民百姓的生命,又怎么会是他一句话就能掩盖过去的。

    我不愿意去相信这个曾在我身侧就枕而眠的男人就是那个史书里口诛笔伐的纣王,这是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握着酒杯的手因为恐惧而不自觉地颤抖,酒杯里的水随着我的动作而不停地晃动,溅了出来洒在了我的指甲上。

    这种害怕的情绪就像一只被禁锢的怪兽,无时无刻都在寻找着突破的出口,饶是我拼命压制也没办法将它从脑海中驱赶出去。

    此刻我也顾不得阎王就在旁边,几乎是下意识的就瞪大了双眼问鬼夫:“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纣王可是历史上出了名的暴君,你说我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我之前是完全不知道你的过去就和你结成夫妻,现在才知道你有那样的曾经,你说我怎么能平静?”

    我的情绪很激动,音量也提高了许多。鬼夫却依旧一脸平静,他淡淡的扫了我一眼,举起酒杯缓缓的抿了一口,酒杯被放回桌上的时候发出了“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

    “能和本王在一起是你三生有幸,别人几辈子都修不来这种福分,你竟然还用这样的态度对本王,真是不识抬举!”鬼夫冰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俨然已经染上了几分怒气。

    我看着他脸上不可一世的样子,再联想到在书上看到那些关于纣王的描写,荒淫无度、荒废朝政、残暴无道……

    我实在没办法把这些词汇和眼前的鬼夫联系在一起。他看起来顶多就是一个小王爷的样子,虽然偶尔会有点暴戾,但大部分时间对我都是温柔细心、呵护有加。

    可是,鬼夫自己都承认了,他就是那个纣王。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怯怯的看了鬼夫一眼,他曾经做过的那些事、那些残暴的性格或许都藏在骨子里没有让我发现,但是说不一定哪天就会全部暴露出来。

    我握紧了手中的酒杯,想要借此给自己壮胆:“三生有幸?难道不是我三生不幸才和你这样的暴君在一起?”

    我想都没想就将这句话说了出来,直到最后一个字从我的口中蹦出来我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都说了一些什么,惊慌失措的捂住了嘴巴。

    鬼夫却不如我预料中那般,他就像是没有听见我的话一般,脸上的神色反而温柔了好几分,一脸温柔的看着我。

    我有些不习惯他在这样的情况下用这样的目光看我,尴尬的就想转过脸避开他的视线。不料鬼夫竟然抬起手在我的头上摸了一下,然后抓起我的手放到他的嘴边轻吻了一下,柔声地说:“别怕,我就算负尽天下人,也定不会负你。”

    我就想一个木偶一般呆呆的看着鬼夫,没能弄明白他怎么在瞬间竟然有如此大的心情上的转变,手背上被他吻过的地方就像是着了火一样,炙热到发烫。

    我的手依然被鬼夫窝在掌心里,虽然只是一只手,但是我却觉得似乎整个人都被他身上的魔力给吸引住了一般,也忘记了要把手抽回来,就这么任由他牵着。

    我也不知道是因为他太过温柔的神情还是因为他刚才那一句信誓旦旦的话语,我几乎是在一秒之内就决定要这样相信他,相信他那一句“负尽天下人也定不会负我”。

    我的思绪完全被鬼夫所牵引,竟忘记了一旁还有一个阎王在一直看着我们,直到他不自在的咳了一声我才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和鬼夫一起看向阎王。

    阎王在一旁皱了皱眉头,嘴角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嘲讽的笑意,冷冷地开口:“王爷今日带着娘娘来,不是为了特地在我面前上演一出郎情妾意的戏码吧?”

    我听阎王这么一说立刻就想起了和鬼夫来到这里的初衷,顿时就把手从鬼夫手上缩回来,鬼夫看着他空荡荡的掌心,嘴角微微朝下撇了一下,明显露出了一丝不满,但不过一瞬之间他就恢复了平日的冷酷。

    鬼夫正面看向阎王,“当然不是,本王今日前来,是有一事相求阎王。”

    鬼夫面对着阎王依旧是一副不卑不亢的模样,着实有那么几分英俊逼人的意思。

    “哦?”阎王饶有兴趣地看着我们两个,“不知千岁爷有什么事要求本人,竟要亲自登门?”

    鬼夫毫不客气的直接开口对阎王爷说:“本王此次前来是要要求一颗还魂丹。”

    阎王脸上的表情因为鬼夫这句话明显迟钝了一下,他收回了之前脸上的表情,正襟危坐问鬼夫:“王爷求这还魂丹是所为何事?”

    “安眉腹中怀了本王的孩子,但是她阳寿尽了,本王自然要用这还魂丹给她续命。”鬼夫脸上没有一丝要求人的态度,还是那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我忍不住抬手捂住了额头,扔了个白眼给鬼夫,他就不能说得稍微低声下气一些吗?

    我害怕阎王会因为他这个态度而不答应,坐在一旁心里急得跳脚,但是脸上还是尽量不让自己流露出一丝的焦急,装作微笑地看着他们两个。

    “哦?”阎王转而面向我看过来,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缓缓开口:“娘娘年纪尚轻,就这么离开人世实在是可惜,本官也很是惋惜,只是王爷你也知道人的命数都是按照天定的,生死簿上都已经写好了,轻易改动有违天规。更何况,如今娘娘已经到了阴间,又何必执着于让娘娘回到人间去呢?”

    阎王句句在理,我想不到任何理由可以反驳他,可是我却不愿就这样真的活在阴间里,只能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鬼夫的身上。

    我用期盼的目看着鬼夫,只希望他能够想到其他理由让阎王松口。

    却没想到鬼夫压根就没想过要说服阎王,他微垂眼眸,淡淡的扫了阎王一眼,不紧不慢地开了口:“本王知道这件事有违天命,那又如何?本王不过是想保住我的骨肉,有什么不可以的吗?”

    鬼夫的这一句话可谓是说的嚣张至极,阎王登时就变了脸色,一张脸气的铁青。

    “白千赤,本官平时是给你面子,你不要在本官面前放肆。”阎王收起了他假意的笑容,冷着脸看向鬼夫,鬼夫毫无畏惧的直视着他,我似乎看见了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出点电火花。

    阎王的话音刚落,两边的鬼兵立刻就齐刷刷的冲了出来,瞬间就包围了整个大厅,堵住了这里唯一的出口。

    那些鬼兵个个都身穿金甲,手上拿着金枪,没有任何表情地看着我们,眼睛里红色的血光泛出嗜血的气息。

    我不安地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心中隐约生出几分怯意。这时,鬼夫轻轻抓住了我的手,朝我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示意我安心。

    他的笑似乎有一种特殊的魔力,我本来还不安的很,现在竟然心情慢慢的就平复了下来,全然相信面前的这个男人。

    鬼夫转过头去看阎王,前一秒脸上还是面对我时的柔情,下一秒就一脸肃杀,他连看都没有看那群小兵一眼,视线紧紧的锁在阎王的身上,用淡漠的语气问他:“弄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你就直接说给不给吧。”

    阎王像是没有听出鬼夫话语里的威严,依然执着的回答说道:“本官已经说了,还魂丹有违天命。数万年前人类就是罔顾神的意思滥用还魂丹才不得不世世守护这暗无天日的阴间地狱,如今本官说什么都是不会给你的。”

    鬼夫听阎王这么一说立刻就急了,他双眸的颜色又深了几分,咄咄逼人的看着阎王:“本王只是要保住她腹中的胎儿,并没有要滥用的意思。而且本王对你们家族过去的事清楚的很,不需要再重复一次。还是那一句话,你到底给不给?”

    不知道是不是鬼夫的哪句话正好戳中了阎王的逆鳞,他气的胸口一起一伏,两只眼睛瞪得和铜铃一般大。

    “白千赤,我一次次给你好脸你不接着,平日里你在阴间放肆一点也就算了,本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你现在这样是想触犯天条,本官如何能够再那般放任你!”阎王严声戾气的对鬼夫说道,我被他吓得直接躲到了鬼夫的身后。

    “别拿什么天条压我,别以为本王不知道,这些小事九重天上的那些神根本没空理,如今阿修罗对他们虎视眈眈,哪里有时间理会.阴间这等小事。”鬼夫不屑地看了一眼阎王,根本就没把他之前的那段话放在心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