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03章 剑拔弩张

    “多说无益,王爷,您还是请回吧。”阎王见鬼夫如此执着也不再和他争论,手臂一甩一把放到身后,围着大厅的鬼兵们立刻齐刷刷的向前一步,用泛着红光的眼睛死死地瞪着我们。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那么多鬼兵,他们和我一路以来见到的那些小鬼差们都不一样,身上有一股杀人的气势,似千斤顶一般压在我的心上,仿佛只要他们再靠近一步我就会灰飞烟灭在此处。

    我虽然心里害怕的不行,但还是不断告诫自己要保持冷静,一定要冷静。我不断地在心里默念这一句话,仰着脸看着鬼夫锋利的下颚线,既然他敢单枪匹马带着我来见阎王,那他就一定有办法带我全身而退,我一定要相信他。

    我一遍又一遍的安慰自己,而另一边和我的胆战心惊比起来,鬼夫看上去则要淡定许多了。

    鬼夫也不动,拿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如果本王今日非要带走还魂丹呢?”

    我第一次看见鬼夫的眼神有这样刺骨的冰冷,仿佛要将世间的一切都吞噬殆尽,眼前的一切都好如蝼蚁一般不值一提。周围的鬼兵们都感受到了空气中突然的寒冷和杀气,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

    阎王也感受到了鬼夫眼神中的杀气,他不适的嘴角微微地抽.动了一下,但还是保持着刚刚气势逼人的样子,挑眉看着鬼夫。

    “这还魂丹难道还是你说拿就拿的?阴间有阴间的法,人间有人间的法,怎能容你随意乱来。若是本官今天将还魂丹给了你,那日后六界众人知道了,都来向本官求还魂丹,这天下岂不是要大乱了?”

    “若是不给,阎王就不要怪本王不客气了。”鬼夫见阎王始终不肯松口,湛蓝色的眼眸里竟然透出了嗜血的光芒,如修罗一般死死的盯着阎王。

    “白千赤,本官问你,你是否还记得前两日你在人间做了什么事?”阎王毫不示弱的怒视着鬼夫的双眼,口气咄咄逼人。

    这一次鬼夫没有立刻回他的话,瞬间沉默了下来。我不解的看了鬼夫一眼,他的脸藏在了阴影之中,我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只能瞧见他明灭不辨的眼神。

    前两日?莫不是我腹痛难忍的那天?我的大脑飞速的运转,难道就是鬼夫消失了一整天的那天?据黑无常所说死鬼那天应该是去了人间,人间……

    模糊中我突然想起了什么来,鬼夫那天去了人间一趟,然后婶子就……我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变得冰冷,低下头止不住的颤抖。

    我心里清楚他是因为我对他说了那些关于婶婶的坏话才去人间将婶婶杀死的,所以我没有立场去责怪他什么,若说残忍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评论他呢?我连自己的亲人都能那么的冷血。

    可能是我抖得太过厉害以至于让鬼夫感受到了,他转过身将双手放在了我的脸颊上,将我的脸抬了起来,他湛蓝的双眸直接撞入了我泪眼朦胧的眼中。

    鬼夫看到面如死灰的我,轻轻地打了一下我的头,小声地和我说:“你不用怕,他不能怎么样我的,你放心吧。”

    我没有说话,我当然不能和他说我不是因为担心他才脸色惨白,更大程度上是因为我对自己内心对婶婶死去的这件事麻木不仁而感到害怕。

    其实这件事本来早就被我抛到了九霄云外了,可是如今被阎王又提了起来,我的心好像是被什么钝物重重地撞了一下,硬生生地疼了起来。

    “怎么不说话了,害怕了?”阎王见鬼夫没有回答我,以为是戳到鬼夫的死穴了,洋洋得意的对鬼夫说道,面上的得意之情怎么都抑制不住。

    鬼夫不紧不慢地看了他一眼,无所谓的摊开双手,脸上尽是无辜:“那日本王去人间不过是有些私事,阎王什么时候对本王的行踪那么有兴趣了?”

    阎王冷笑了一声,双眸中散发出冰冷的光芒:“本官管理着阴间大小事,自然是没有那个闲工夫离王爷的行踪,只是那日王爷恐怕不仅仅是去解决个人私事那么简单吧?”

    阎王脸上的得意和我以往在电视剧里看到的奸佞小人相差无几,他这一再为难我们的行为实在是让我对他心生厌恶,看都不愿再看他一眼。

    “哦,那阎王说一说我这个闲人还有什么事值得阎王关心的事情劳烦阎王这么惦记着?”完全出乎我所料的,鬼夫一直到了此刻都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阎王见他这个态度面上也闪过了一丝疑惑,但很快就被凶狠的神情所替代。

    “白千赤,你要是真的忘记了那日做过的事,本官就一五一十地在娘娘面前说出来,看看娘娘怎么评价你的手段。”阎王突然把目光转向了我,我拼命往鬼夫的身后躲,可是无论我怎么躲都感觉自己置身在阎王的视线之中。

    我的心,突然掉了一拍,如擂鼓一般的心跳声在胸腔里震动,我的耳朵里已经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了,只有这震耳的心跳声。

    我下意识的捂住了双耳,不要说,我不想听,我不想知道鬼夫是怎么样杀死婶婶的,无论我对婶婶有多么深的恨意,她终究是我的婶婶,我没有办法波澜不惊地听别人说我的夫君是如何将我的婶婶杀死的。

    鬼夫听到阎王说的这句话脸上的表情明显停滞了一下,他的态度立刻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语气也放软了许多:“本王记得,你不用再说了。”

    鬼夫说着还瞥了我一眼,虽然他的动作不大,但我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可是此刻我却无心去顾及他的感受,脑袋里的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我感觉自己随时都有可能会疯掉。

    阎王将我们的反应一一看在眼中,不屑的看这鬼夫,霸气的甩动了一下衣袖:“既然记得,那就不用本官多说了吧?你已经触犯过天规一次了,难道还要本官帮着你再触犯一次?”

    鬼夫冷着脸淡淡的回答他:“本王不过是提前收了一个作恶的人,阎王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阎王咬着牙,硬生生的挤出了几个字,“她阳寿未尽,你这样是破坏阴间的秩序!”阎王的声音骤然响起,在不小的空间里久久回荡。

    “秩序?本王看着这阴间并没有因为这一件事有什么不同,还是这么的井井有条,该投胎的投胎,该下地狱的下地狱。”鬼夫没有因为阎王的怒气而有所转变,他平静的直视着阎王,不甚在意的回答他说道。

    “现在是没什么影响,但是任由你这样下去,是能保证以后你会做出什么事来。你今天能去人间随意带走一个阳寿未尽的人,以后是不是就要带着你的亲兵杀到人间去了!”

    鬼夫满脸不耐烦,他挥了挥衣袖:“我只是带走了一个普通的凡人,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本王还没有闲情逸致到带兵杀到人间去这么无聊。”

    “那你现在作何解释?”阎王瞪着鬼夫的脸,我不明白阎王这突然其来的变脸究竟是为何,连大气都不敢呼一下。

    没等鬼夫有所回答,阎王就轻笑了一声。随着他的话音刚落,就看见那重重围住大厅的鬼兵们突然向两边散开,留出了一条不宽的小道。

    我疑惑的看着那条被空出来的路,隐隐的有点不好的感觉。没一会儿就听见那条过道里传出一阵什么东西在地面上拖拽的声音,然后就是一种微乎其微却让人毛骨悚然的啼叫声环绕着整个大厅。

    我正在疑惑着就看到鬼夫别过脸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神里承载了许多复杂的情绪,我看不明白那情绪究竟是歉意还是顾虑,反正是一种说不出的复杂情感。

    但是我知道鬼夫之所以会处在今天这样尴尬的境地里都是因为我的缘故,要不是我,他怎么会去做那种事,堂堂一个阴间“千岁爷”跑到人间亲手杀死一个凡人。

    想到这我就更加不敢看他了,失落的低下脑袋,双眼泛空的看着什么都没有的地面。

    “本王是为了保护安眉的肉身,被我杀死的是安眉的婶婶,她平日里就为难安眉母女,安眉死后还试图毁坏她打得肉身。”鬼夫缓缓地开了口,将我一直都不愿直面的事实说了出来,他的每一个字都像是说在我的心尖上,一下一下又刺痛着我。

    阎王听了鬼夫的话之后依旧阴着脸,他顿了一下问鬼夫:“所以你现在是为了美人都不顾阴间的法则了吗?先是杀了一个阳寿未尽的人,如今又开口向我要还魂丹。”

    见阎王提到我,鬼夫再也无法保持之前的低卑的姿态了,他不耐发的看着阎王,直冲的问他:“本王在阴间这么久,从未向你求过什么,如今我亲自上门向你求药,你还想要本王如何?”

    阎王爷冷笑了一下,语气发酸:“王爷不是受万鬼朝拜吗?竟然也有求本官的一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