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06章 还魂丹

    我实在是没忍住偷偷笑了一下,鬼夫立刻就转过脸朝着我看过来,看清我脸上细微的表情之后立马瞪了我一眼,我连忙装作一脸平静,脸上的肌肉都变得僵硬了,实际上心里还是在偷偷地发笑。

    阎王一直领着我们向前走,他带着我们穿过了好几个拐角,一直走到了一条长长的过道处时才放缓了脚步。

    过道很窄,光线也越来越暗,我紧紧地抓着鬼夫的衣角,努力不去看旁边的景象。

    越走到深处,过道就越阴暗,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我觉得空气似乎都变得稀薄了起来,每一次呼吸都变得艰难无比。我偷偷地看了看鬼夫和阎王,他们俩却一脸如常,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动。

    墙上的蜡烛随着我们走动时带过的气流忽明忽暗,我抓着鬼夫的手,警惕地看着四周的动向,生怕会有什么像刚刚那具千年女尸一般可怕的怪物冲出来。

    我的神经高度紧绷着,一刻都不敢松懈,眼睛睁的溜圆盯着前面看。突然,一个黑影出现在了我们左侧的墙上,我紧绷着的神经立刻就断开了。

    “啊......”我指着墙上晃动的黑影大叫,“怪物,有怪物!”我因为害怕不断摇晃着死鬼的袖子,语无伦次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一个七尺高的人形怪物模样的东西被晃动的烛光照射在墙上,从影子上隐隐约约看到他弓着腰,正张着血盆大口正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除此之外那墙上什么都没有。

    我震惊的瞪大了眼睛,我们三人的影子,竟然没有!

    对,我们三个没有影子!难道鬼是没有影子的?不对啊,这里是阴间,我之前还看到过自己的影子,那我们的影子是被那个怪物吃掉了吗?我在心里胡乱的想着,思绪乱成一团麻。

    我瑟瑟发抖地看着那个影子,眼睛连眨都不敢眨,死死的盯着那个鬼影,生怕他会突然扑向我们。

    只见那个影子一点点逼近,最后来到了我的身边不过厘米的距离,猛地一下张开了他的大口。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弯下腰来,眼见着就要将我吞噬进他的嘴里。

    我惊恐的看着那个影子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后几乎要和我相碰,就在即将碰到的那瞬间我吓得直接闭上了眼睛,没有传来预想中的疼痛,我后知后觉的睁开眼睛,这才发现刚才那个影子竟然消失了!

    我因为过度的害怕吓得胸口大幅度的起伏,鬼夫牵起我的手放在他的胸口上,抱住我的脑袋说:“别害怕,这只是鬼烛,他不会伤害你的。”

    “鬼烛?”我的声音因为刚才过度的害怕还有些颤抖,听上去显得有些缥缈。

    鬼夫心疼的看了我一眼,再度把害怕的我整个都抱在怀中,轻轻地抚摩着我的额头,耐心的向我解释道:“这只是阴间特有的一种蜡烛,它会把影子藏起来或者把影子变成可怖的怪物。一般鬼烛是放在宝库最前面用来吓一些道行浅的小鬼的,不会造成什么实质上的伤害的。”

    道行浅的小鬼?我听鬼夫这样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中虽然不服气但还是不得不承认,我确实就是他口中说的道行浅的小鬼,甚至我连真正意义上的鬼都算不上。

    调整好清晰,我从鬼夫的怀抱里退出来,擦了一下刚刚眼角不小心被吓出的眼泪,深呼了一口气故作镇定地对他说:“我没事了,继续向前走吧。”

    虽然我都这样说了,但鬼夫看上去还是有些担心,再三向我确认着是不是真的没问题了,我一边笑他的唠叨一边却又因为他的这份体贴而感到窝心。

    阎王一直站在旁边看着我们俩,我本来还因为鬼夫的关心而觉得暖心,不经意一眼瞥见了阎王,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嘲笑,我的笑容顿时就僵在了脸上。

    阎王没有说什么,故作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就继续抬步向前走,不知为什么我总隐隐觉得阎王并不如他表面看上去的那般温文尔雅,反倒是给我一种斯文败类的感觉。

    他领着我们一路向前走去,鬼夫紧紧牵着我的手,我因为心里想着事情自然就忘记了去害怕,倒是比开始的时候要放松了许多。

    接下来这一段过道都没有放置鬼烛,我悄悄看向身侧大的墙,我们三个的影子都好好地被照射在墙上,一个接着一个的黑色影子排列的极为整齐。

    就在我以为这一段路都会这样安然无恙的继续走下去的时候,突然,一阵急促的风铃抖动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响起。顿时我的耳膜像是被一万根细针不断地刺入一样疼痛,我立刻就痛苦的捂住了双耳。

    可是那声音好像有魔力一般,即使我捂住了耳朵却还是穿过了我的手掌源源不断地涌进我的耳中,不断的冲击着我的大脑神经,我的整个脑袋都好像快要爆炸,随时都会成为一团浆糊。

    可是与此同时,走在我前面的阎王和鬼夫似乎没有感受到我的痛苦,他们什么反应都没有,径直地往下走去。

    我的大脑充斥着那一阵阵的铃声,手脚只感觉越来越沉重,眼皮好似被什么无形的力量渐渐拉下,眼前的景象一点点的变得模糊起来,直至完全边做一团漆黑。

    在我眼前陷入一片漆黑的前一秒,映入眼帘的是鬼夫担心的面庞,我能够感受到他飞快地飘到了我的身边,稳稳地接住了我倒下的身躯。

    之后我就完全陷入了昏迷之中,什么都不知道。

    等我模模糊糊醒过来的时候,我正躺在一张檀木做的太师椅上,我勉强撑起身子从床上坐起来,发现自己身上还盖着鬼夫平时从不离身的黑色斗篷。

    我抓起那斗篷放在鼻尖轻嗅了一下,仿佛那上面还有鬼夫身上的气息,我痴迷的闭上了眼睛,轻轻拿脸在那上面蹭了两下。

    全身酸软的发累,隐隐约约从外面飘来了鬼夫和阎王的声音,我立刻警醒了起来,坐直了身子侧耳仔细的听着。

    “还魂丹我就给你这一颗,若是你弄丢了,就不要再来求本官了。天定命数,就算是你我也是不能逆转的。”

    “不用你担心,本王会保护好这颗还魂丹的,你只要顾着你阴间的事坐稳你阎王的位置就好。”

    我慢慢地站了起来,手脚还是有些无力,站起来的时候费了好些力气。我将鬼夫的斗篷披在了身上,走出去的时候他们一起扭头看向我,他们看到我醒来也就不再继续交谈。

    鬼夫焦急的向我快步走过来,抓着我的手前后看了好几圈:“怎么样,你现在还有没有哪里感觉不太舒服的?”

    我朝他露出了一个安心的笑容,示意他不要太担心,鬼夫见我这样才稍稍放心了一些,只是揽在我腰上的手一直没有拿下来。

    因为鬼夫一直再问我情况的缘故,我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他的身上,自然就忽略了阎王的存在,直到他开口我才想起来这里还有他的存在。

    “娘娘身上可是有何邪物?”阎王突然,脸上的表情很严肃,板着脸问我。

    邪物?我能有什么邪物?我觉得阎王的这个问题问的莫名其妙,但是鉴于他才刚刚把救命的还魂丹给了我,也不好态度太过冷漠,于是我缓缓的摇了摇头。

    鬼夫看了一眼阎王,可能也是觉得他的这个问题有些突兀,朝他翻了个白眼,不甚在意的回答说:“她一个刚到阴间的小鬼能有什么邪物,顶多就是刚刚我和你的千年女尸打斗的时候她沾染上了那具女尸的气息。再说,本王日夜在她身边有什么邪物敢近她的身?”

    我本就觉得模棱两可的糊涂,被鬼夫这句话这么一说就弄得更加二丈摸不着头脑,疑惑的开口问他:“你们在说什么?邪物?我怎么了吗?”

    他们都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看向鬼夫,鬼夫只朝我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让我更觉得莫名其妙。

    另一边阎王稍稍思索了一阵,才缓缓开了口:“你刚刚被我阴间的法宝,阴灵铃嗜了心魂。”

    什么?我被嗜了心魂?那现在我是怎么好好地站在这里的?阎王不解释还好,这样一解释更加勾起了我心里的好奇。

    我疑惑地看着鬼夫和阎王,鬼夫看出了我的疑惑,耐心的向我解释说:“就是说你刚刚突然昏倒了,是因为被他的阴灵铃害的。不过,阴灵铃是用来抵抗邪物的入侵的,所以我们现在也不知道你是为什么会晕倒。不过你放心,我第一时间就帮你聚集了心魂,你不会有事的。”

    我听鬼夫这样解释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歪了歪脑袋,倒也没有真正的放在心上。

    “我看你的小娘娘一定是有什么邪物入体,你还是要仔细小心,要不然就算你拿了还魂丹也一样没有用,到头来她估计比现在还要糟糕。”阎王看了我一眼,还是不放心的对鬼夫嘱咐了一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