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07章 打开心结

    他此刻的语气已经不似刚刚的那样冷漠,我在他的话语听出了那里面竟有一丝丝对我真心的关心之意。

    “本王的女人,就不劳阎王您关心了,现在我还魂丹也拿到手了,也就不在此多做打扰了,我就带着安眉回王府了。”鬼夫看上去似是不想再和阎王爷多说,拉着我的手就要走。

    我真的看不懂他,第一次知道他有这样一面,得了便宜不卖乖,东西到手连“谢谢”都不说一句就要带我走。

    我扯着被他拉着的手,对着阎王鞠了一个躬,笑着说:“谢谢阎王爷对安眉的救命之恩。”

    鬼夫站在一旁见我鞠躬就更加不满了,嘴里嘟哝了一句:“谢他作什么?你要谢的应该是我吧,着还魂丹可是我帮你要到手的。”

    我才不管他,用脚轻轻踢了他一下,然后挣脱开他的手,把他的身子用力向下按了一下,“快对阎王说谢谢,我妈妈从小就教育我,受人恩惠要之恩图报。”

    阎王看到鬼夫被我猝不及防地按下身子对他鞠了一个躬,不顾形象地大笑了起来:“你这个姑娘,倒甚是可爱,和白千赤以往的那些妻室都不一样,难怪他对你这么上心。”

    我听到阎王说鬼夫的其他妻室的时候,原本洋溢着笑容的脸,不自在的凝固了一下。阎王看出了我心情的转换,尴尬的笑了一下,摸着鼻尖向我解释说:“言多必失言多必失,娘娘你不要太在意。”

    鬼夫也因为阎王的话完全黑了脸,不甚快活的看着阎王:“我们走了,到时候举行婚礼那日,你就过来喝一杯喜酒罢。”

    “不送。”阎王一到和鬼夫说话就又换回了那一副冰冷的面孔,仿佛刚刚我看到他肆意的笑都是幻觉。

    说完阎王就转身离开了,我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着实觉得这阴间的鬼都是一样的让人捉摸不透。

    鬼夫默不作声的带着我走出了阎王的府邸,直到走出大门才阴着脸对我恶狠狠的说:“你刚刚竟然敢对我做出那样的动作,你是不要命了吗?”

    我以为他要怪我让他在阎王面前出丑,立马做出一副撒娇的模样,用讨好的语气对他说:“我刚刚不就是心急嘛,再说了人家阎王都把还魂丹给我了,你不是说为了我做什么都可以吗?怎么鞠一下躬就不愿意了?”

    “不是不愿意,只是……”鬼夫说到一半就停下来,他犹豫了片刻像是放弃一般的卸了劲,“算了,这些事说了你也不懂,我们不要讨论了。”

    我见他不再说下去自然喜闻乐见的将话题转移开,我看了一眼身后的阎王府,问鬼夫道:“那我们现在回家是要回你的王府还是要回?”

    “当然,不回我的王府,难道你还要别的去处?”鬼夫一脸惊奇的看着我,就好似我在这阴间还有别处可去一般。

    鬼夫明知故问的样子让我好是生气,明明知道我在阴间只认识他一个,还要问我有没有其他去处?现在是还没到王府就对我这样了,要是回到王府,面对府上那么多妃子,心里哪里还有我的影子。

    一想到这里,我心中原本还只有一小簇的火苗立刻“蹭蹭”的冒了起来,没好气的朝着鬼夫翻了一个白眼。

    “我是没有别的去处,不过你要是能让我回到人间去,我可以回我自己家。”我努力平静着自己的心,控制着自己不要为他府上有那么多妃子这件事而生气。

    其实我心里清楚,在鬼夫有众多妻妾的这件事上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可以吃醋的资格,如果爱情这种事也分先来后到,那我就算是第三者插足,即便我是不知情的,但是他府上的那些妻子的确比我更早来到他的府上,要是不高兴也应该是他那群妻子才对,又哪里能够轮得到我呢?

    “你现在还不能回人间去,你不是知道吗?我们要先拜堂成亲走完这些流程才能让你回到人间去。”鬼夫停住了前进的脚步,低着头看向我,他的眼神还是那样的柔情似水,仿佛要在我的心田上划出水波。

    “是啊,我知道,可是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拜堂成亲?我来阴间这么久了,你说要我和你一起求还魂丹我也和你一起去了。如今还魂丹到手,就剩婚礼没办了,你倒是说什么时候?”

    我一口气说完了这一大段话,说完之后气都不带喘的看着鬼夫,终于把心中积压了许久的问题全都问了出来,我畅快的舒了一口气。

    “你是不是因为阎王说我有很多妃子的事生气?这件事你不是知道吗?为什么突然就发脾气?”鬼夫一脸无奈的看着我,他的表情看上去似乎就是在责怪我蛮不讲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就突然的因为这件事开始生气。我确实早就知道他有很多妾侍,他也告诉过我关于他的妾侍的事,更何况我还见过了她们其中的一个,浅月。

    或许就是因为见过浅月这么好的女孩子,在她面前我忍不住的自行惭秽,所以内心的不安才让我更害怕。内心所有的愤怒都是源于内心的不安和无能为力,我就这样莽莽撞撞地和他来到了阴间,没考虑过任何后果就要和他结为夫妇,可是此刻我的心,犹豫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就像我不知道为什么你选中了我和你结阴亲,又为什么爱我一样?我甚至是今天才知道你真正的名字,你过去的经历。我对你一无所知,你却对我一清二楚,你觉得我们两个这样的关系、这样的爱,公平吗?”

    我无助的问鬼夫,满汉水波的眼睛直直的望着他。

    鬼夫被我问的哑口无言,一言不发的看着我,我就这么等着他,想从他口中听到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你真的觉得,我的过去重要吗?”他终于开了口。

    我红着眼睛看着他,声音带上了几分哽咽:“你认为这一切不重要吗?作为一个女子,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嫁一个如意郎君,而我在这件事上根本没有选择,我在连你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过去还不清楚的情况下就怀了你的孩子。是,我承认我对你动了心,可是你呢?永远是和我说多么多么的爱我,可是家中却有着那么多的妾侍,我怎么知道我不是最后一个听你说这句话的人?”

    “我保证。”他用那双湛蓝色的双眼凝视着我的眼眸,一字一句的对我说:“我白千赤,若是有负安眉,永生永世都孤独不灭子孙尽断。”

    他说的话一字一句萦绕在我的耳边挥之不去,我就这么傻傻地站在他面前,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竟然已经发下这样的毒誓,难道我还能再为难他吗?

    爱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竟然能让人的心情起起落落反复不定。我一次次地告诉自己不要去想鬼夫和他的妻子们的事,要冷静相信他对自己的爱,但是又一次次地把心底的不安和害怕转化成情绪和不满发泄在鬼夫的身上。

    他在别人面前不可一世的样子,到了我的面前就像焉了的黄花菜一样,我是该知足高兴?还是该索取他更多的爱?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这种种的情绪在我的心中不断翻涌,每一刻都会搅和在一起喷发出来一般。

    “安眉,相信我好吗?我知道你现在内心的不安,或许还有你怀着孕所以情绪不太稳定,没关系,就算你要打我也可以,只要你一直在我的身边。”他的语气里带着无尽的爱还有一丝丝恳求的情愫。

    “嗯,我相信你。”这一刻我也不知道自己除了相信鬼夫还能够说什么,我只觉得疲惫,是一种从心底散发出来的疲累。

    鬼夫弯下腰轻轻地在我额头前亲了一口,然后把我抱在怀中,“我在阎王面前说的那些话不是假的,我对世间的任何事都没有兴趣,除了你。”

    明明我的心不会跳了,为什么我感觉到它就要冲破我的心房?

    是因为鬼夫抱着我?还是因为他说的那些话让我乱了思绪?我抱住他的身子,轻轻地说:“我知道,我只是害怕你有一天会离开我的身边,习惯真的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我习惯了有你,若是再也找不到你,我要怎么办?”

    “别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让你看到腻,让你看到烦。”他用手刮了一下我的鼻子,两眼散发出宠溺的光芒,“那我们回王府好吗?”

    “嗯。”我红着脸,低着头,轻声答应他。

    我不知道在王府里等待着我的是什么,鬼夫的那些妻子是否都像浅月一般天真可爱好相处,我只知道这条路,从我出生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摆在这里,我必须走上去,不能回头。

    或许,这一切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复杂,只要我们顺利地结束婚礼,我吃下还魂丹,就可以回到人间去了,这里的一切最后都会像一场梦一样消逝在我的记忆中。

    我牵着鬼夫的手,不紧不慢地跟在鬼夫身后,踏上“回家”之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