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10章 明争暗斗

    我无奈地苦笑了一下,努力压制着自己心中的情绪:“王爷他估计很忙吧。”不然他怎么会不留宿在我这里,这一句我还是忍住了没有说出口。

    我看着浅月的脸,她和我都是鬼夫的妻子,有些好奇若是鬼夫留宿在我这里,她会难过吗?会如我一般失落吗?

    我想就算都不会,起码心里还是不好受的。又有哪个女子愿意将自己的丈夫和别人一起共享?

    浅月听了我的话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她蠕动了几下嘴唇似乎想开口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笑着答应了我。

    吃过饭浅月就离开了,这个陌生的房间里再次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我躺在宽大的床上,少了鬼夫的怀抱,只觉得不习惯。

    那一夜,我躺在床上彻夜难眠,翻来覆去脑海里都是鬼夫和别的女子在一起亲昵的情景。他对我做的那些小动作,摸头杀,轻刮鼻梁,通通都对别的女子做了一次。

    这些画面在我的脑海中飞速的滑动,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心跳的越来越快,我用着身上不多的力气叫着:“来人,来人……”

    “千岁小娘娘,您怎么了?没事吧?”那个年纪小的婢女跑了过来,把我扶起靠在床头,一点点地往我的口中喂水。

    温热的水流过我的喉头,让我整个身子都暖了起来,气息也慢慢变得平稳。

    我缓缓开了口:“我没事,只是一时喘不过气。”

    那个小婢女担忧地看着我,轻声细语地说:“要不要奴婢禀告王爷?”

    我摇了摇头,用微弱的嗓音说:“不用,你们也下去吧。让我一个人休息一下。”

    小婢女担心的看着我,又问了一次我的状况得到我肯定的回答后,才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门。

    死鬼估计在别的妃子的帐帘之中吧,自己又何必因为这身体上一点点的不适去打扰他呢?我躺了下来,将头盖进被子里,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去。

    这一觉我睡得不太踏实,模模糊糊的总是能够梦到鬼夫和其他女子在一起的场景,偏生我在梦里却又束手无策,只能傻傻的看着。

    第二天,天才灰蒙蒙亮,我就被浅月给叫醒了。匆匆起床洗漱了一番,我们两个在我的房间里随便吃了几口早饭就牵着手走出了院子。

    在这白天里,我才真切地看到了鬼夫王府里真正的奢华景象。通往每一个别院的小路都是用大理石铺筑而成,每隔十米都会有一颗大大的夜明珠镶在飞龙石柱上,每一个别院的大门上的门把都是栩栩如生的黄金异兽首,就连来往的宫女身上穿着的都是上好的丝绸刺绣的袄裙。

    我就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眼睛所到之处都是没未曾见过的壮观之景。

    浅月把我带到一处亭子里,让人上了茶点。那座小亭正好在莲花池塘中心,我靠在亭子的栏杆处,逗着池子里游荡的锦鲤,浅月就坐在我的身边和我一起用鱼食调戏鱼儿们。

    “浅月,你能告诉我王爷的过去吗?”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对浅月说,佯装平静的直视着她的眼睛。

    浅月歪着头看着我,略带了几分疑惑:“姐姐你不知道吗?我以为整个阴间没有不知道王爷过去的人呢。”

    听她这样说我就更加失落了,低低的回了她一句:“我不知道,王爷也从来没有告诉我。”

    浅月没有注意到我话语中的低落,她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坐直了身子面对着我,“姐姐,我来告诉你,王爷生前是出生在将军世家,他们家族一出生就有神赋予的能力,骁勇善战,而王爷更是他们家族中有史以来最富有天分的一个。只要是王爷出的兵没有一场仗会失败,到后来只要一听到是王爷的军队,对方就会自动投降。”

    我见浅月一脸迷恋的说着鬼夫的前世,总感觉她能说个三天三夜都说不完,连忙打断了她:“那他究竟是怎么变成阴间的王爷的?”我急切地想知道结果,至于中间的过程究竟是什么样的其实我不是太在意。

    “哎呀,姐姐,你别急听我说嘛。”浅月喝了一口茶,继续讲:“王爷当年征战沙场手染万人鲜血,是大恶,但他是为民为国为君主,所以又是大善,天堂地狱都不能收他,所以只能不停投胎,每一世他都是活得轰轰烈烈,身上神赋予的能力却丝毫没有因为轮回交替而消失,反而越来越强,在人间的影响也越来越大,后来王爷厌烦了每一世的投胎,干脆留在了阴间。”

    “就这样?”我听浅月说的和我家一点关系都没有,心生疑惑。

    “当然不是。”浅月打断了我的话,“后来有一次地狱爆发集体叛乱,眼看就要从阴间殃及到人间,王爷一人打退了所有恶鬼还阴间一片安宁,于是阴间的人都纷纷称王爷为‘不灭之王’,不过又因为王爷活了千年而且阴间只能有阎王一个王,所以王爷就谦称了自己,大家也就渐渐忘记了王爷原本的名号,称他为‘千岁爷’。”

    我没想到鬼夫竟然还有这样光辉的往事,我以为他不过是一个游手好闲法力略强大的鬼怪罢了。难怪他纣王那一世死后也没有下地狱。

    我正在心里细细思量着呢,恰巧看到鬼夫朝着我和浅月的方向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两个女子,脸上一副笑意吟吟的样子。

    我看着那两个女子,一个是标准的大家闺秀的样子,说着吴侬软语,穿着青绿色的交领袄裙,弱柳细眉,笑起来如春风拂面,清风带雨。另一个相比之下就要小家碧玉一些,穿着米黄色的齐胸袄裙,手上的那条锦帛绣着点点红梅,笑起来略带羞涩,蜻蜓点水般让人动心。

    两个女子若是放在人间来看都是数一数二的美人,更不用说是在阴间。

    “浅月,你真是多嘴。”鬼夫坐在我的身边,佯装生气的对浅月说了一句,可是却没有一丝生气的语调。

    浅月自然也知道鬼夫没有真的对她生气,笑着坐在一旁对他吐了吐舌头:“这些事又不是什么秘密,姐姐不知道我就说给她听了嘛。”

    随着鬼夫而来的那两个女子对着我们福了福身子,那个说着吴侬软语的女子笑着对我说:“安眉妹妹,还没正式介绍过我自己,我叫罗桑。”

    另外一个女子也接着开口:“安眉妹妹,我叫蓝云素。”

    她们两个虽然表面上对我都是客客气气的样子,实际上却充满了距离感,和浅月给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蓝素云向我介绍完自己之后就没有再看我,站到了鬼夫的背后自然地给他捶起了背,关心地问:“王爷听说你和阎王的千年女尸打了起来,没有受伤?”

    “怎么会受伤呢,本王的能力你还不知道吗?”

    “我当然相信王爷你了,只是人家担心你嘛。”蓝素云娇嗲地对鬼夫说。

    罗桑在另一旁接着蓝素云的话,“王爷,人家也很担心你的。”

    鬼夫笑着回应了她们,“那种道行这么浅的女尸,还是伤不到本王的。”我坐在一旁默默听着他们交谈,鬼夫突然转过脸看向我,语气里增添了一丝责怪的意味:“你怎么这么早就走出来了,我去你的院子里找不到你才一路寻了过来。”

    我正想开口说睡不着所以和浅月出来走走,结果浅月就抢过我的话对鬼夫说:“是浅月太思念姐姐了,所以才早早地叫姐姐出来陪浅月。”

    “以后不要这么早就带她出来到处走,早上风大容易着凉。”鬼夫说话的时候语气极其平淡,仿佛只是随口一提的样子。

    浅月嘟了一下嘴,笑着说:“浅月知道了,以后不会让姐姐这么早出来的。”

    “不是浅月的错是我自己想要出来走走。”我缓缓地开了口,我还想多说几句,洛桑就开了口:“王爷,我的别院排了戏,我们去看嘛,好不好。”

    鬼夫听她这么一说有些为难的看了我一眼,向我询问道:“安眉,你要一起去吗?”

    我摇了摇头,“我身体有点不太舒服,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我转过脸看向朝浅月,“浅月,你也和她们一起去吧。”

    浅月摇了摇头,“我不去了,我和你在一起吧。”然后她一脸歉意地看着罗桑,“罗姐姐我就不去了,我陪着安眉姐姐吧。”

    鬼夫看着我,担心地说:“你的身体没事吗?”

    我摇了摇头,没有抬头看他,罗桑一直在拉扯着鬼夫,他担忧地看了我一眼,犹犹豫豫地起了身,“那你好好照顾自己,浅月你带着安眉回去休息吧。”

    浅月笑着点了点头,“嗯,我会的,你们放心地走吧。”

    我看了看他们,然后对浅月说:“浅月,你和他们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浅月愣了一下,“姐姐你自己一个真的可以吗?”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鬼夫终究还是放心不下我,又走到我的跟前摸了一下我的额头:“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