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12章 该回去了

    我脸上突然冒起一股热气烧到了耳根处,现在若是放一个生鸡蛋上去估计都能煮熟了。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怎么这样……”我嘟嘟囔囔的咕哝了一句,却还是没有办法将急速升温的脸蛋降温。

    “哈哈哈,我不逗你了,先走了。我只是来看看你而已,毕竟婚礼前一天我们是不能见面的就想着先提前再来看看你。”白千赤摸了一下我的头,然后对那些小鬼说:“你们等一下把这些都搬到娘娘的房里去。”

    “你不坐坐吗?”我见鬼夫要走,连忙抓住了他的衣袖小声地问他。

    “不了,我还有点事需要处理。”他在我的额头上轻轻地亲了一下,凑到我耳边轻声的说了一句,“你好好准备一下,即将就要真正地成为我的妻子了,可不要太激动了。”

    鬼夫和我的距离太近了,我的脸被他呼出的气息弄得越发通红,低下头害羞地跑进了屋内。我将房门关上靠在门上止不住的喘气,清楚的听见他叮咛着那两个婢女要好好照顾我之类,没说几句就离开了。

    我脸颊上的温度也随着鬼夫的离开慢慢降了下来,随之而来的是心里难以抑制的难过,我低着头抠指甲,却还是没办法把快要涌出来的泪水给逼回去。

    “小娘娘,我们进来了啊。”婢女们在外面轻轻地敲了一下门对我喊道,我连忙把眼角的眼泪全部擦掉,给她们打开了门。

    小鬼们进进出出把箱子一个个抬进屋内,我坐在桌子旁一边喝茶一边看着他们搬,心里什么感觉都没有。

    反倒是旁边的两个小婢女激动地看着这些箱子里装着琳琅满目的珠宝首饰,开心地对我说:“小娘娘,你的命真好,能嫁给王爷这么厉害的人。”

    我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等到那些小鬼们把箱子一个个从院子里搬到屋内已经是入夜时分了,那群小鬼走后我在两个丫鬟的伺候下快速的洗漱了一下,就躺到了床上。

    这一夜我一直都睡得不太安稳,眼前不断的有各种画面闪过,却又看不太清楚,直到接近凌晨的时候我才稍微睡熟了一些。

    次日,我在梦中迷迷糊糊的时候就听到了门外有吵吵闹闹的声音,揉了揉眼睛披了件外衣在身上下了床。

    我走出门外才看见一群小鬼在院子里忙里忙,他们有的正张贴着红色的喜字,有的在挂上象征喜庆的红灯笼,都忙得不亦乐乎。

    “千岁小娘娘金安。”我站在门口,所有的小鬼们看见我出来立马都停下了手里的活儿,不约而同地向我请安。

    小婢女急匆匆地走到我的身边跪了下来对我说:“对不起娘娘,是不是他们工作得太大声所以吵到你了?”

    我把她扶了起来,不甚在意的说:“没事的,都这个时候了,我也该醒了。”

    看着那些小鬼不停地忙活着,原本冷清的院子,突然因为多了一抹红色而变得喜庆了起来,到这时我才真正意义地感受到,我就要出嫁了。

    等待出嫁的时间过得飞快,我本以为后天会到来得极慢,却没想到不过是眨眼的功夫,我就已经到了要穿上那件婚服的时候。

    大婚党天,我在几个小侍女的帮助下穿上了那件华丽的婚服,戴上镶满了珠宝的凤冠,看着镜子中那个眉清目秀的女子,我竟然不敢确定的相信那个人就是我自己。

    直到盖上红盖头的那一刻我还有一种似梦非梦的错觉感,我捏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很疼,这是真的,不是梦。我这才真的意识到自己今天就要嫁给白千赤了,就要真正意义上成为阴间的千岁小娘娘了。

    红盖头完全遮挡住了我的视线,我跟着喜婆从我的院子里来到了成婚的大堂里。

    我完全看不到婚礼上的状况,但是只凭借着耳朵听到的声音我也能感觉到来了很多的人。整个婚礼的场地大得吓人,我走了好远才从门口走到拜堂的地方。

    我就这么傻傻地任由喜婆摆弄着我的方向,直到我看到了一双穿着暗红色绣着金龙长靴的脚。

    是鬼夫吗?我的脑子里不知为何第一时间冒出了这个想法。还没等我再仔细辨认,就被喜婆摆正了身子。

    “一拜天地……”一个拖着长长尾音的声音传入我耳边,我感受到后背被人按了一下,身子就顺势弯了下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拜堂礼就成了,这整个过程快到根本就没有给我反应的时间。

    礼成后我又被喜婆牵着手坐上了轿子,再次回到了别院的房间里。

    喜婆再三叮嘱着我不让我把盖头掀起来,我只能凭着记忆坐在床上,刚一坐下去就发现有什么东西咯着我,拿起来一看才发现是红枣花生之类的小干果。

    我以为是婢女们在摆干果的时候不小心蹦到这里来的,随意的用手轻轻地拨开,喜婆看到了立刻就急了,连忙地抓住我的手着急地说:“千岁小娘娘,使不得啊,这是喜物不能拨开,就是要这样洒满整铺床才行,寓意着早生贵子呐。”

    我听喜婆这样说心中一乐,抬手摸上自己的小腹,歪过脑袋对喜婆说:“我肚子里已经怀着王爷的孩子了,这样也不能动?”

    这个喜婆估计也是和鬼夫一样是古时候的鬼,没见过怀了孩子再结婚的,听我这么说了之后竟迟疑了许久,就在我以为她不会再开口的时候她才慢悠悠的回答我说:“千岁小娘娘,就算是您怀了王爷的骨肉也不能动这些。”

    喜婆都这样说了我也不能再违了礼节,只好无奈地坐在这些红枣和花生上了,被那坚.硬的干果们硌得生疼却也无计可施。

    我想动又不敢动,只能暗自在心里责怪古时候的人为什么会这么浪费食物,用这些红枣花生做糖水喝多好,为什么要这么浪费洒满一床呢,最后不还是全都浪费了么?

    我就这么坐着,直到坐的人都麻木了鬼夫却依旧还没有来。有好几次我刚不耐烦的想要掀起红盖头,就被喜婆眼疾手快的给拦住了。

    “娘娘,可使不得啊。”喜婆不厌其烦的一次又一次对我叮嘱着,我最后也不好再明知故犯了,乖乖的坐着不敢再动。

    “王爷驾到……”我感觉过了有一个世纪之久,门外才传来守门侍卫的通传声。

    终于到头了,我在心里暗自感叹着,也顾不得其他了,连忙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坐了这么久坐得我的腰和脖子都开始酸痛了。

    我的盖头还盖在头上,一样的什么都看不见。只听见喜婆朝着门口的方向说:“恭喜王爷大婚,那小人就先退下了。”

    我没有听见鬼夫的声音,就听见了关门声响起,应该是喜婆出去了。

    我站在床前不知所措,两只手紧紧的绞在一起,又尴尬又紧张,偏生死鬼还一声不吭的,弄得我心里更是惶惶。

    我正在心里悄悄的打鼓呢,就听见一个不轻不重的脚步声向我走来,越来越近,最后停在了我面前一步的距离。

    一个金钩子似的东西挑住了红盖头,稍一用力就把盖在我头上的红帕子掀了起来。

    我不适应的眯了一下眼睛,正好看见面前笑意分明的白千赤。他穿着红色的长袍,上面绣着一条长龙飞腾在云雾之间,红色的衣服将他的白皮肤衬得更加白皙,平时披散着的长发难得地了起来,露出他完美的轮廓。

    说实话,活了这么久,我从来没有见过穿红色衣服这么好看的男生,眼前的白千赤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美男子一般,我感觉自己的脸这下可能又要烧起来了。

    “你真美。”他眼眸中的柔情像那满园的春.色一般掩藏不住,他的声音听上去是那样柔情,我感觉自己都快要融化在他的嗓音当中。

    虽然鬼夫那样说但我还是觉得在他眼里看来,此刻的我一定是不美的,等了这么久估计脸上的妆肯定早就全部花掉了。

    可是明知如此,在他说我好看的时候,我的心还是请不自己的就一直跳一直跳,仿佛下一秒要蹦出来。

    “真的吗?”我的声音是那么的小,小到烛火燃烧的声音都比我发出的声音要大。

    他把我揽在怀中,点了点头。我望着他的眼睛,看着他离我越来越近,最后轻吻了我的嘴唇,然后轻轻在我耳畔说:“这圆房之礼就不必了,毕竟你的腹中还有我的孩儿。”

    鬼夫说到圆房的时候,那些旖旎的画面不断地在我脑海浮现,我顿时就羞红了脸,怎么也不敢抬起来看他。

    一味顾着害羞的我没有注意到鬼夫望向我的眼神里还有着一些其他的情愫,等到我再抬起头的时候那些情绪已经被他很好的隐藏起来了。

    “安眉,明日你就该回人间去了。”他的声音低低的,听上去全是对我的不舍。

    我吃惊的抬头看着鬼夫,他的这个消息来得太过突然,虽然之前我一直期盼着可以早日回去,可是现在他这样猛地和我一说,我还真的有些承受不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