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14章 镇民争执

    清晨的太阳还不算是热烈,懒洋洋地洒落在大地之上,我看着地上一大片一大片的金黄,连带着心里也跟着变得暖洋洋了起来。

    肉身在床上躺了太久,肌肉难免变得有些僵硬,不听大脑的使唤。我在原地踏步了两下才慢悠悠的挪着僵硬的腿一步一步走向门口。

    阳光就这么从东方洒落进我的眼眸,十二天,整整十二天我都没有见过这明媚的太阳了,我近乎贪婪地让自己整个人都完全暴露在阳光的照射下,温暖的光毫不吝啬的铺满了我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细孔似乎都在说着舒爽。

    我抬起手挡在自己的眼前,透过指缝去看那天边的太阳,又大又明亮。现在再回想起在阴间没有见过太阳的那十二天,简直就好像是过了十二年那般难挨。

    就在我肆意享受阳光的沐浴的时候,那些围在院子外的好事之徒全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他们看向我的眼神里满满都是惊奇,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

    更有甚者,站在人群偏的人纷纷都踮起脚,似是想要看清楚站在阳光下的我是个什么模样,看清楚到底死了十二天再复活的我是否已经变得面目可憎不再像一般人那般模样。

    我虽然察觉到了他们的目光,却丝毫不想去在乎他们,只是仰着头去看那高高的天空上漂浮的云朵和那刺眼的太阳,正是这些稀疏平常的景物让我真真切切感受到活着真好。

    小叔在我身旁绕了好几圈,上看看下看看,又看到我脚下的影子和他人的一般无二,才终于放下心来。他走上前一把抱住了我,在我耳边不断念叨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以后不要再到河边这样危险的地方了,你知道这次我和你妈有多担心吗。”

    我听小叔这样说,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他身后的我妈,只见我妈幅度极小的向我摇了摇头。我心下了然,收回眼神,一边点头一边淡淡的应了小叔一声。

    这样看来小叔应该是不知道我是故意去河边淹死自己的,顾及到这些事情还是不要让太多人知道的好,再加上我已经重回人间了,自然也就没有再去解释的必要。

    我看着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小叔,在确定我真的是活着的人之后又哭又笑,嘴里还不断念叨着什么。我从未见过他这个样子,心里又是感激又是愧疚,但我却什么都不能说,只能一直无声的在他背上拍了拍,用动作安抚着小叔。

    那些站在院子外的人从看到我是真的活过来之后就一直论纷纷,我满腔心思都放在了小叔身上,自然也就没有去注意他们。

    这时一个看起来就很不好对付的中年妇女突然站了出来,指着我对那些看热闹的乡亲说:“她都死了十二天了,现在就算在阳光下有影子又怎么样,一样是不干不净的人,谁知道她身上是不是附着恶鬼想要害死镇上的人。”

    她这话一石激起千层浪,原本只是看热闹的人一想到眼前的我可能会威胁到他们的生命纷纷地开始叫嚷,一直在说我不干净,要除掉我之类。

    他们你一眼我一句的在我耳边不断叫嚷着,我被那嘈杂的声音叫得头疼,难受的捂住了耳朵。眼前的景象好像又回到了那天我在望乡台看到的情景,上一次他们是想烧了我的身体,这一次还不知道他们想对我做什么。

    我捂着耳朵看着眼前那些陌生的嘴脸,心中只觉得害怕。他们不会是想要活活弄死我吧?我因为捂着耳朵的缘故,隐去了不少声响,只能看到他们一个个恶狠狠地看着我,看起来真的就有种巴不得把我生吞活剥了的感觉。

    我僵硬的双腿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我低头看着自己脚下的黑影,只觉得惴惴不安。我才刚刚活过来,怎么能就这样平白无故的再死一次?更何况我知道这一次我要是死了,那纵使白千赤有天大的本事也绝对不会有第二颗还魂丹给我续命了。

    我在慌乱中不小心又撞上了之前挑起话头的那个女人,她的眼神就如盯上了猎物的毒舌一般凶狠,恶狠狠的瞪着我的脸,仿佛是想试图在我的脸上找到可以证明我身上附有恶鬼的证据。

    我坦荡的对上了她的视线,我知道这个时候我绝对不能害怕,于是也睁大着眼睛看回着她。她估计是没想到在这样的阵势下我还敢瞪回去,顿时就显得有点底气不足。

    但她还是挺了挺胸,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看着我,凶巴巴的对我说:“你这种不干不净的妖女,坚决不能留在白旗镇,你留在这儿就是个祸害,必须给我们滚出去!”

    “对!滚出去!妖女滚出去!滚出白旗镇!”这个女人的话音刚落,其他的村民也纷纷跟着附和了起来。

    站在她身后的一大群人声势浩大的对着我们大喊了起来,甚至都没有给我辩解的机会。不知道是谁先向我的方向扔了一个新鲜的鸡蛋,那颗鸡蛋在天空中划过一个完美的抛物线,不偏不倚地打在了我的脸上,蛋液随着蛋壳的破裂在我脸上缓缓滑落,流下一道冰凉粘稠的奇异感觉。

    或许是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我在听到他们说是要把我赶出白旗镇而不是要弄死我的时候,心里竟隐隐生出了一丝高兴的意味,以至于在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时候,脸上就已经露出了微笑。

    我本是无心露出的一个笑容,却让那些村民全都乱了阵脚。

    “那个妖女笑了!大家快看,那个妖女笑了!”不知道是谁在人群中忽然喊出了这一句话,所有人立刻全都面带惊恐的看着我。

    我还没来得及向他们解释自己不过是无心一笑,只看到许多的菜叶和鸡蛋一个个的向我的方向飞来,如雨点般砸落到我的身上,我的耳边环绕的全都是要把我赶出白旗镇的话语。

    这本该是让人生气的话语,可是我一想到他们并不是想要我的命我就会不自觉地觉得开心,脸上的笑容抑制不了的越来越大。

    我就这样看似开心地看着那一群人像猴子一样向我扔东西,每扔一次他们都要用一种恐惧的眼神看我一次,仿佛把这些东西往他们身上砸的是我一样。

    我妈见到我不躲也不闪的站在原地任他们打骂,脸上还挂着傻傻的笑容,心疼地冲到我身前用身子护住我,身上也被砸了许多菜叶也顾不得了,生气地冲着那群人吼去:“不用你们赶我们走,我会带着我的女儿离开这个鬼地方,永远都不会回来的!”

    那群人估计是被我妈的气势吓到了,一个个都呆呆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错愕地看着我们。

    这时又是之前的那个中年妇女,她从人群中站了出来到我妈妈面前,脸上摆出一副她是为大家着想的表情,换了一副和之前完全截然不同的口吻。

    “安眉妈,也不是我们狠心啊,安眉这个孩子邻里邻居谁不是看着她出生的,可是你说因为她镇子上出了多少事?如今她又死了十二天复活,你说有谁听过这样诡异的事情哦!我们是看在大家都是一个镇子上的人,才不为难你们,只是想让你们离开这个镇子,放过我们这些人。你们母女要是要走,那就赶紧走,不要磨磨蹭蹭地,万一镇上又出了什么事,你说怪谁都不好,不是吗?”

    她虽然看上去一口一句的都是在大局着想,但实则其实每一句都是在针对我,我侧眼看了一眼她,暗暗记住了她的模样。

    另一边我妈听了这些话,立刻就是气不打一处来,语气愈发的不善:“哼,说的好听,实际上是巴不得我家安眉早点死!你们不用担心,我和安眉今天就走!”说着妈妈就牵起我的手走回了屋内,不再和镇上的人多说一句废话。

    我和妈妈回到屋内,听见院子外小叔客客气气地和那群人连说了好几声抱歉才把他们全都请出了门外,“嘭”的一声关上了大门。

    我妈进了屋以后直接就坐在了床上,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我走过去在她面前蹲了下来,才发现我妈竟是低着头在抹眼泪。

    “妈,你别哭了……”我看我妈这样哭心里也不好受,声音也带上了几分哽咽。

    妈妈没有回答我,她双眼通红的看了我一眼,起身越过我去旁边拿了一条毛巾走回到我身边,她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用干净的毛巾给我擦试身上的污渍,每擦一下眼睛就多红一分。

    我心痛地看着妈妈这个样子,哽咽着开口:“妈,都怪我,都是我不好才让你为了我受了那么多的苦,还有之前婶婶带着人要带我的身子走的那次,让你受委屈了,妈。”

    “怎么会呢,傻孩子。”妈妈听了我的话也不再继续擦了,她将毛巾放下,用手给我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我是你的妈妈,保护你是天经地义的,你怎么能说对不起妈妈呢?都是妈妈不好,才让你在阴间受了这么多的苦,今天又被他们这样的辱骂,都是妈妈没有好好的保护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