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15章 离开白旗镇

    我见我妈的每一句话都在把责任往她自己身上揽,心里酸酸涩涩的紧,哭得也就更加厉害了。

    小叔恰好这时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到我们两个哭成一团脸上顿显几分局促,他蠕动了几下嘴唇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不知道如何安慰我们才好,只好默默地站在了一边。

    我和我妈哭了许久心情才渐渐的平静了下来,慢慢的停止了啜泣。小叔见我和我妈的情绪都有所平复才缓缓的开了口:“嫂子,你真的要今天就带安眉走吗?安眉才刚刚醒过来,身体还没有好好恢复,你这么急忙带着她就要回去,真的好吗?”

    我妈听小叔这样一说,大概又是想到了刚才那群人的所作所为,脸上的神色立刻就变了,她恶狠狠的看了一眼窗外,目光坚定。

    “我今天就要带安眉走,你没看到那些人的样子吗?我怕安眉再在这里呆多一天,他们就要上门绑走安眉了。这一次,我绝对不能让我的女儿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妈妈如此坚定的样子我是第一次看到,从来都以为妈妈更加疼爱安姚,但线如今看来,是我错了,妈妈也一样把我当作掌心上的宝贝一样呵护着。

    小叔见我妈态度坚决,也就不再坚持,沉吟了片刻看着我妈说道:“嫂子,既然你这么坚持,那我也就不再劝你了。你们就赶快收拾一下,一会儿我送你们去火车站。”

    妈妈同意了小叔的提议,催促着让我赶紧去洗洗身子,她收拾收拾我们马上就走。

    我听话的拿上换洗的衣服去洗澡。热水在我僵硬的身体上缓慢流淌过,我感觉身上的细胞仿佛在被一点点打开,整个身子被热水覆盖过后就像是被解冻了一般开始灵活了起来。

    我的手一点点在自己的皮肤上抚摸过去,指尖所触碰到的触感是那么的真实,和在阴间那种软绵绵的触感一点都不一样。这一刻我更加有了自己已经复活了的真实感。

    我摸上自己的小腹,心里对白千赤做到了他答应我的事情让我回到了人间而感到感谢,如果不是因为他,或许我永远都不能再感受到这种感觉了。

    我很快就洗完澡走回了房间,这时妈妈已经把我们两个的东西都打包好了,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房门口。

    “安眉你洗好了?好了,你好了咱们就走吧,就等你了。”我妈说着就往门口走去。

    我妈一个人提了所有的重箱子,只留了一个小手袋让我拎着。我刚想开口让她分一个箱子给我,我妈就已经走出房间了。

    我无声的叹了口气,跟在我妈后面一起走了出去。刚走到门外就看到小叔正开着他那一辆小面包车在门口等着我们。

    小叔走下来帮着我们把行李全部都放上了车,我和我妈坐上车,小叔开车送我们去火车站。

    我一直都是撑着下巴看向窗外,感觉之前来白旗镇的画面还历历在目,没想到一转眼现在居然就要离开了。

    出城的这一条路,此刻看来和当初我回来的那一天一点都不一样,两边的野草高高地长了起来,鸟儿就这么在上面飞起又落下,或许是那一夜我是走路进来的,完全没感受到原来这一条路是那么的颠簸,一路上小叔的小面包车起起又落落,摇摇晃晃了很久。

    坐在面包车上的我们什么话都没说,开着车的小叔把车窗打开了一半,一边吸烟一边凝视着远方,妈妈若有所思地坐在我的身旁发着呆。

    我看着一路草长莺飞的景象第一次感觉到这里是那么的美,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天空蓝蓝的,风一吹过,那半个人高的草就像浪花一般层层摆动。可惜我今天就要离开这里了,以后或许再也不会回来了,这里的景色我一定要深深地记在脑海里,记住在这片土地上有着我和爸爸的美好回忆。

    一路无言的到了火车站,小叔拖着箱子走在前面,我和我妈跟在后面。

    火车站今天的人不知为何异常的多,妈妈到售票窗口去买票,留下我和小叔两人在车站外等着。

    叔叔先是一言不发地站在我的身边,气氛一时之间显得有些尴尬。我正看着面前来往的人打发时间,突然感受到小叔将目光停留在了我的身上,他看了看我才又缓缓看了口:“安眉,你这次还魂是不是上次那个鬼帮的你。”

    我被小叔突如其来的问话吓到了,我本以为还魂的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却没想到小叔竟然又提了起来,愣了好一会儿我才缓缓的点了点头低声回答他。

    “是。”

    小叔听到之后神情立刻变得凝重了起来,他神色复杂的看着我,犹豫了半晌才对我说道:“小叔只是略懂阴阳五行之术,对于上次见到的那位是一点端倪都看不出来,不过看这次他既然愿意帮你,我猜也不是什么恶鬼,但是毕竟人鬼殊途,你们还是尽量不要来往的好。”

    我知道小叔这样说都是因为关心我、为我好,心中顿时就觉得暖暖的。心里开始犹豫要不要开口和小叔说我和白千赤已经成亲了这件事的时候,就在我刚刚开口准备说出来的时候,妈妈拿着火车票向我们走了过来,打断了我即将准备开口的话语。

    小叔一直把我和我妈送到检票口,他把行李递给我们,脸上是憨实的表情。在临进检票口的那一刻,小叔叫住了我,我疑惑的看向他,只见小叔在他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沓纸币,数了一下递给我。

    “小叔没有很多钱能给你,以后也不知道多久以后才能再见面,这些钱你拿着买点好吃的,以后好好读书不要再想之前发生的那些事了。”

    我收下了小叔的钱,点了点头,心中弥漫着即将要和小叔分别的伤心和难过,面上却忍着没有表现出来。

    我把小叔给我的钱收好,和我妈一起向候车室走去,一直到我和妈妈进了检票口的时候,小叔才在身后朝着我大喊:“安眉,记住小叔说的那些话,听到了吗?”

    我回头看了一眼小叔,看着他脸上关心的神色,什么都没有说。我不知道该回答小叔什么才好,一方面我不想欺骗他,另一方面我又不希望让他知道太多,把小叔也牵扯进来。

    我无言的朝着小叔摆了摆手,就这样跟着妈妈上了回城的火车。我们俩找到座位把行李全都安置好才终于坐定下来,我坐在靠窗的位置,我妈坐在我旁边。

    火车很快就启动了,随着它缓缓地开动,窗外的景物也一点点地向后退去。火车的速度逐渐的加快,我眼睁睁的看着景物向后退去的速度逐渐加快,最后飞快地在我的视线中移动了起来。

    呆呆的看着颇有些荒凉的景色,我不可避免的想起了之前来白旗镇的时候,那时候还是白千赤一直陪在了我的身边。

    现在回想起来,即使那个时候我是害怕他的,但是不论是他说的话还是做的事,无一例外都是为了我好。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会和他走到如今这一步,也不知道回了白旗镇我要面对这么多的事情,现在我就要走了,希望这一切的不幸能随着我离开白旗镇而结束。

    我的视线里闪过了大片大片的绿色,心情也因此稍微变得明朗了一些。我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想要将之前那些不算美好的记忆都留在这里。

    “你小叔刚才和你说了什么话要让你记住?”

    我妈坐在我身边突然开口,她直白的看着我的眼睛,疑惑地问我。

    她问的突然,我一点都没做好心理准备,一时之间竟想不起来该如何回答才好。

    我不自觉的低下了头,手指紧紧地缠绕在一起,犹犹豫豫地对她说:“小叔让我不要再和白千赤有来往了。”

    妈妈听我这样说愣了一下,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我见妈妈一直都没有再开口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妈妈还不知道白千赤的名字,急忙告诉妈妈白千赤就是鬼夫的名字。

    我妈的目光越过我落在了窗外的飞逝的景色上,她的眼神变得悠长而又缥缈。

    “你小叔说的对,即使这一次是因为他你才能活着,可是毕竟你是活生生的人,他是一个终日不能见光的鬼,你们两个还是不要来往的好。”我妈说着将视线转回到了我的身上,她的目光事那样的炙热,我感觉自己在她的注视下随时都会被看透。

    “妈,我……”我觉得整张脸都冒起了热气,犹豫了半天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口说我和白千赤两个人的事情才好。

    我妈看我这一副有话要说的模样,立刻紧张了起来。

    “安眉,你们是不是已经做了什么事?”妈妈抓着我的手,她手上的力气用的很大,我明显的看见了自己被握住的地方立刻红了一小片。

    我闭着眼不敢看妈妈的脸,神色痛苦的点了点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