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16章 火车上讲述经历

    妈妈什么话也没说,我的耳边只有其他人在欢笑吵闹的声音,我妈什么话都没有说,她的手渐渐的松开,从我的手上滑落下去。

    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正好看见妈妈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复杂的神情,她沉默了许久都没有说话,让我的心里愈发的难受起来。

    “妈,对不起,我……”我极小声地对我妈道歉,从小她就知道我命里和白千赤订了阴亲,但是她一直不愿意我那样活着,不停地教育我要学好科学知识不要理这些神神鬼鬼的事情,现在我如果将这些事都告诉她,我不敢想会发生什么事。

    “算了,看起来他不是恶鬼,如果不会伤害你的话,那就这样吧。”妈妈沉默了良久才开口,出乎意料的是,她这次开口居然没有再像以前那样强硬的反对我和白千赤的事情,反而在一定程度上默许了我和鬼夫的事情,这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的。

    我吃惊的看着我妈,她的态度让我如释重负,这样我以后就不用再躲躲藏藏,而且怀孕的事情也总是要告诉妈妈的,她现在这个态度,我想等到真的瞒不过的那一天再告诉她,她应该也不至于会情绪太激动。

    我抓住了我妈的手,她的手上已经布满了许多长长的细纹,我的指尖在那些细纹上轻轻摩挲着:“妈,我还以为你会很反对我和白千赤在一起。”

    我妈扭头看向车窗外不断移动的景色,长叹了一口气才对我说道:“你睡着的这十二天我想了很多,这些事如果是命中注定的,我们是逃不掉的。有时我在想要不是我当初硬要带着你逃脱这个你爷爷定下的阴婚,你爸爸和你姐姐安姚就不会死了。”

    妈妈说到安姚的时候我清楚地看到她眼神里流露出的无法言说的巨大悲伤。即使妈妈不提我也知道安姚的死对妈妈是多大的打击,特别是安姚死的时候又是那么的凄惨,试问世界上哪一个母亲看到自己的女儿如此惨死,还能一点也不悲伤呢。

    气氛再度变得压抑起来,我想起之前在阴间的时候看见我爸时候的场景,想到他已经投胎为人,彻底的将我忘记就更觉悲伤。我吸了两下鼻子,好不容易才将差点涌出来的泪水给逼了回去。

    接下来我和我妈什么话都没说,就这样坐在火车上,耳边充斥着各种声音,但我们却像存在于另一个空间里。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妈妈忽然有些好奇的问我:“安眉,你和妈妈说说你是怎么醒过来的吧。”

    “嗯?”我是没想到妈妈会问我这件事,在脑袋里想了一下,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开了口:“那个时候你还没来得及把我退下河里我就自己跌了下去,等我再有意识的时候我已经只剩下灵魂了。白千赤就带着我沿着白旗镇的那条河一直走一直走。妈妈你知道吗?白旗镇那条河就是通往阴间的。”

    妈妈摇了摇头,我见她不知情也就没再提那条河的事,继续说了下去,“我和白千赤走了很久,两旁的景物忽然可怖渗人忽然就又和人间无异,两个人就在河岸边休息了一整天才真的到了阴间。”

    “阴间竟然要走这么远的路吗?那你有没有遇到什么面目可憎的鬼,我看那书上说,阴间的鬼都长得很可怕。”妈妈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也跟着变得害怕了起来。

    我说得口干舌燥,拿起矿泉水喝了一口才继续说:“我在阴间见到的大部分的鬼都不是很可怕,倒是一开始见到传说中的黑白无常还有阴索命他们三个被吓了一下。黑白无常他们两个一个穿着一身黑一个穿得一身白,那长长的红舌头耷拉着垂下来,加上他们死白死白的脸,还是挺吓人的。不过他们只是长得略奇怪了一些,对我还是很好的,在黄泉路上一直都是他们三个照顾着我,所以我才没有吃苦头。要说阴间里可怕的鬼,那还是那些牛头马面最可怕了,妈妈你还记得我之前的同桌吗?他之前不是意外去世了吗?我在黄泉路上遇到他了,他为了保护我被牛头马面打了好几下,皮肉都绽开了。”

    我一说到黑白无常他们话匣子立刻就被打开了,唠唠叨叨的说了一长串都停不下来。

    妈妈心疼地看着我,“你没受伤吧?没有被那些什么牛头马面打吧?”

    我得意的动了一下身子,证明自己没有事,笑着安慰她说:“当然没有,都是要多谢黑白无常他们还有同桌,而且白千赤是阴间的王爷,大家都因为他敬我几分。”

    “那就好。”妈妈看起来庆幸又担忧,我看她这样猜测我妈或许是担心我和白千赤在一起,他又是这么尊贵的身份,我会不会因此而在阴间受欺负。

    “其实死了之后我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感觉,在阴间的时候因为要走完一条黄泉路才能算完,所以我一直在走。阴间除了没有日月星辰多了些诡异的植物之外也和人间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同。而且我还看到很多作恶的人在阴间都接受着惩罚,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阴间也没有很可怕,比人间公道多了。”

    我把在阴间的见闻一件一件的和我妈说着,不过因为顾及到旁边还有其他人,所以我的声音说得特别小,近乎于凑在我妈耳边说话。

    妈妈听得很入迷,好像因为我这一次去了阴间一趟见识了不少东西所以她感到十分的好奇,不仅问了我地狱还问了我有没有见到阎王爷的样子。我把向阎王求还魂丹的事情告诉了妈妈而且还说了阎王并不是书上描绘的那种长着大胡子的形象的男人,而是一副书生的模样。

    当然,我没有说白千赤和千年女鬼大打出手的那些事。在我的描绘中,地狱里种种的危难都尽量显得微不足道,因为我知道只有这样妈妈才会不那么的愧疚和难过。

    妈妈轻轻地理了一下我之前因为赶路而显得有些凌乱的头发,眼睛里满是心疼的神色,她的手掌轻轻地在我的脸颊上抚过:“你在阴间这么久,真的辛苦了,现在回家了,一切都会好的。”

    家,回家。我妈说的这句话轻而易举的就触动了我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我的双眼不禁被泪水沾湿了,妈妈看着我泛红的双眼,有些好笑的问:“怎么又哭了,都这么大的姑娘了,怎么反倒变得越来越爱哭了呢。”

    说着我妈还在我的头顶上轻轻地摸了一下,我因为我妈的这个动作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就扑到了我妈的怀里。

    我抱着妈妈,哭了起来:“妈,我看到爸爸了。”

    听到我说这句话妈妈轻轻拍击我后背的双手停滞了,“你……你说什么?你说你看到了谁?”

    我哽咽地说:“我在黄泉路上看到爸爸了,那个时候他已经喝下了孟婆汤记不起我是谁了,无论我怎么哭喊他都只会木木地看前方。”

    “你爸爸他......现在怎么样了。”妈妈的声音已经带着哭腔。

    当年妈妈为了我离开了白旗镇离开了爸爸,在我记忆里妈妈从来不主动提关于爸爸的事情,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认为妈妈并不爱爸爸。

    一直到爸爸去世的那一天,看到着急回老家的妈妈才知道,妈妈哪里是不爱爸爸,只是在爸爸和我之间不得不做出一个选择。妈妈毅然决然地带着我和姐姐出了城,心里是承受了多少的痛苦,她从来都没有说过。如今在我嘴里听到了关于爸爸的消息心里一定是既欣喜又担忧的。

    “爸爸他已经投胎了,是一个很好的人家,我是看着爸爸投胎的,妈妈你不用担心了,我相信爸爸的下一世一定会过的很幸福的。”我安慰着哭泣的妈妈。

    我故意隐瞒关于爸爸投胎到城里房东家里的事,我不想妈妈知道之后去打扰爸爸下一世的生活,更加不希望妈妈因为爸爸而惦念一生。

    人的一生就像是一段旅程,这一段结束了必定要开始下一段旅行和别的人相遇然后互相牵绊。爸爸在这一生过的实在是太辛苦了,还好他喝下了孟婆汤,忘记了这一生的痛苦和悲伤,希望他能好好地过下一世。

    我和我妈两个人抱着哭了许久,泪水就像是泄了闸的洪水一般,根本就不受控制的向外流。

    我看着窗外不停变换的风景,高高挂起的太阳一点一点地往西斜去。妈妈脸上还留有斑斑的泪痕,我知道妈妈对爸爸一定是不舍得的,他们两个从相识到相爱最后结婚又分离而居,期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两个人的心还是互相靠在一起的,只是现在爸爸先走了一步,妈妈不得不去接受。

    我用手轻轻抹去妈妈脸上的泪水,“妈妈,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既然爸爸已经投胎开始了新的生活,你就看开一点忘记这些悲伤的事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