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18章 再也回不去了

    他只爱你吗?妈妈的这一句话问的我哑口无言,因为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曾经对多少人说过爱,他府上有十几个老婆,他又是不是每一个都说过爱呢?

    答案无从知晓。虽然我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但是我又不得不承认,对于白千赤的过去,我所不知道的要远远多于我现在知道的,他虽然已经是我的夫君了,但是我和他之间的距离却依旧差了千山万水。

    我沮丧的低下了头,不想让我妈看出我眼中的落寞,但是却欺骗不了自己,那心里淡淡的苦楚。

    “我不知道。”我的声音显得那么的没底气,刚刚对妈妈说着白千赤如何如何疼爱我的自信此刻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整个人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

    妈妈见我这样顿时就明白了许多,她温柔的把我抱在怀中,就像是儿时抱着摔了跤不停哭泣的我一样,在我耳边轻声安慰。她的声音还是如当年那样好听,这一瞬间我以为在我妈的怀里,只觉得有妈妈在好像摔再多的跟头也不会觉得疼痛。

    “妈妈只是把以后可能会发生的事情都提前告诉了你,你不要害怕,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只要妈妈在,就不会让你受到伤害。”

    妈妈的语气是那么的坚定,靠在她的怀里我好像就是一个孩子一样,有她的保护就可以天不怕地不怕地好好走下去。

    我疲惫的闭上了眼睛,在我妈的怀中轻轻的点了点头。我妈的怀抱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暖,温暖了我的每一寸肌肤。

    我就像是一颗急需大树庇护的小苗,紧紧的依偎在我妈的身边,享受着她给予我的无限的关爱和情怀。

    火车晃晃悠悠的继续前行着,我靠在妈妈的肩上看着窗外的景物,金灿灿的阳光洒在了每一片土地上,只是看着就觉得暖洋洋起来。

    窗外的风景移动地越来越缓慢,火车慢慢地驶进车站,最后停了下来。我和妈妈拿上行李,大包小包地下了火车。

    下火车的人很多,我紧紧地跟在我妈身后,生怕会和她走散。我们俩好不容易才随着人流走到了车站外,却发现天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了,乌压压的一片,甚至还滴滴答答的下起了小雨。

    我妈看了一下车站外阴沉沉的城市和行色匆匆的行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现在车站里等一会儿避避雨。

    “看这天气可能一会儿还要下大,我们稍微在这等一下再回去吧。”我妈扭过头对我说着,我点了点头,把手里的东西先放在了地上,环抱着双臂看这灰蒙蒙的天空。

    没过几分钟,雨突然下得大了起来,打在地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一声接着一声的交融在一起,刺激着我的耳膜。

    不知为何看着这场大雨我忽然就想起了上一次看到这么昏暗的景象还是在白千赤生气的时候,也不知道如今他过的怎么样,现在正在做什么。

    和他分离的时候他也只是告诉我他要去解决一些事,却没有告诉我要多久才能结束。我猛然想起当时阎王口中说破坏了凡人命定的运数是犯了天规的,我突然产生了不好的预感,难道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才不能来找我?

    越想脑海里的不安念头就越多,腹中的胎儿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的不安,在我的肚子里一阵闹腾,阵阵刺痛随着他的动作传到了我的脑神经,我顿时就是一阵头皮发麻。

    我痛得双腿发软,脚一麻就蹲了下来,捂着小腹靠在墙上。

    妈妈看见我这样吓了一跳,连忙蹲下来问我的状况:“安眉,你怎么了,怎么脸色那么白?”

    我听见我妈担心的语气,抬头想要告诉她我没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刚一抬头就发现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雾气,哪里有半分妈妈的身影!

    我的视线里看不到妈妈也看不到其他的景物,耳边若隐若现的环绕着一个悲戚的女人的哭声,声声凄厉。我的心一直在疯狂地跳动,就像是安了一个加大马力的超级马达一般,片刻都停不下来,仿佛随时都会爆炸开来。

    我难受的忍不住发出了呜咽,手紧紧握成拳状,却一点力气都没有。就在我以为自己就会这样疼痛得晕过去的时候,突然一股热流从小腹开始顺着筋脉留遍全身,直通到我的心脏,小腹的疼痛跟着渐渐停止了下来。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茫然的看着前方。眼前的白雾一点点散开,妈妈模模糊糊的景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我刚一开口就发现自己的声音哑的厉害,喉咙也随着声带的震动而发疼。

    “是不是因为刚醒没多久,经不住这一路的劳累才突然难受了?”我妈担忧地看着我,脸上尽是懊恼之色。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其实我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了,我总觉得在刚才心智最薄弱的时候听见了虚无缥缈的哭泣声,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又好像是什么都没有。

    难道是我在阴间太久了,所以才自己潜意识在吓唬自己?我奇怪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心,里面几个弯弯的如同月牙般的印痕清晰可见。

    我慢慢站了起来,朝着我妈露出了一个安慰性的笑容才对她说:“可能是我还没适应过来,没事的,回去休息一下应该就好了。”

    即便是听了我这样说我妈脸上还是一片担忧,恰巧这时外面的雨也停了,我们拿起箱子走出了车站。

    回到家已经是傍晚时分,打开灯的那一瞬间,我看着眼前这些熟悉的陈设,眼眶不自觉地红了起来。

    无数个画面在我的脑中浮现,不久前这里还洋溢着我和安姚两个人打打闹闹的声音,茶几上还放着安姚买回来的曲奇饼干,阳台外面还挂着安姚来不及收的衣服,一切的一切都在逼着我去回忆安姚的样子,赤.裸裸地让我再一次面对安姚离开我们的现实。

    我拿着箱子回到我和安姚的房间里,站在房间里缓缓的扫过房间里的每一样物件,看着她的东西还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心中的酸涩几乎快要将我淹没。

    不远处,我们俩的书桌上还歪歪扭扭地画着三八线,那时的我们总是为了一点点摆放的位置而争吵,如果早知道现在会变成这样我宁愿把整个桌子都让给她,可是她再也不会再回来了。

    我就这样看着那些属于安姚的东西,一动也不想动,眼泪在眼眶了打了好几个转儿才流下来,滑过脸颊滴落在地板上。

    妈妈听我在房间里静悄悄的毫无声响,走过来发现我正在房间里对着安姚的物品发呆,脸上的神情一滞,片刻后才轻声地对我说:“安眉,你把安姚的东西都收起吧。”

    “全部吗?”我回过头无助的看向我妈,我的声音在这空旷的房间里显得有点微弱。

    安姚对妈妈来说有多重要我比世界上任何人都要清楚的多。时至今日,我还是忘不掉安姚死的那一刻妈妈脸上悲痛的神情。

    “都收起来吧,放在一个盒子里,再把她最喜欢的几件衣物收出来,过几天我把它们烧给她,希望她能穿的漂漂亮亮的,这样她才能快快乐乐地去投胎。”

    妈妈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明明是流着泪水的,可是还是笑着对我说。她的样子像是在安慰我又像是在安慰她自己,或许妈妈是听我说了那些话,才想安慰自己安姚只是去阴间游玩了很快就会开始下一世的幸福生活。

    我咬住嘴唇,走到衣柜旁把她的衣服全部都拿了出来,一件件地把安姚的衣物全部都收拾在一个箱子里,我每拿起一件关于她的物件都会想起关于她的点点滴滴。

    在我还没出生之前,安姚一直都是爸妈掌心里的宝,我出生之后因为带着阴婚所以父母把更多的关注都放在了我的身上,我知道她心里一定是很难受的但是这么多年安姚作为一个姐姐给了我许多的爱和保护,从来都没有因为这件事而疏远过我,反而是因为我,她不仅惨死,尸体还被阴人伤害。

    我将安姚最喜欢的一件碎花裙抱在了怀里,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我知道,虽然她有时候看上去对我很凶,但是打从心底里她还是爱我的,我一直都知道。

    妈妈见我把东西全都收拾好了,和我一起把安姚最爱的那几件衣服带到了一个小山丘上,堆成一个小山堆的形状点燃了,火苗在风的推波助澜下越烧越旺,那些东西被火慢慢的烧成灰烬,妈妈将烧完剩下的满盆灰烬都朝着白旗镇的方向撒去,那些灰烬随着风一点点消失在天空之中。

    生活好像回到了正轨,之前在白旗镇的那一切都像是一个虚无的梦境一般,但是我清楚,那一切不仅仅是一个梦。

    因为从那天以后,妈妈就再也没有进过我们俩个的房间,也尽量避免走到安姚以前的学校去,只要是和安姚有关的物品全都被妈妈收到了柜子上高高地锁了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