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19章 照顾婴儿

    一切都恍如隔世一般,我又回到了学校去,坐在熟悉的位置上,看着旁边空荡荡的位置怅然若失,我看着胡一曲的座位不可避免的就开始想他,不知道同桌现在在哪里,过得好不好。

    班上换了一个数学老师,是个女老师,说话声音柔里柔气,偶尔课堂上有学生捣乱她也只是轻声说几句,再也没有像之前的数学老师那样动辄打骂。学校还换了一个新校长,大家对以前的校长避而不谈。

    但是有一次很偶然的,我听见一些爱说八卦的同学说,校长死后他的老婆和情.人为了钱吵了起来,情.人愤不过将校长做的那些肮脏事全都抖了出来引起了媒体和警方的注意,最后校长的所有财产全都被查封,校长夫人也因为参与了那些事被抓了坐牢,至于那个情.人有人说她带着钱跑了,也有人说她死了。就像是黑白无常告诉我的那样,她们都受到了应有的报应。

    这个学校发生过的那些不堪往事似乎都被沉入了无尽大海里,所有人都不再关注也不再谈论,大家忘记了我旁边曾经还有一个胡一曲,也渐渐忘记校长和数学老师,这一切都被即将来临的高考掩盖住了。

    整个高三都为了六月的那一场考试而奋斗着,其他事情在此刻看来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我似乎成了唯一一个还记着那些往事的人,窗外的骄阳是那样的热烈,可是我的心却冰冷异常。

    回到人间之后白千赤再也没有来找过我,身边也没有在发生过什么怪事,一切都那么波澜不惊地过去。我的生活似乎又恢复了回白旗镇之前的样子,每天上学下学,看着黑板上的高考倒数的数字越来越小,全身心地投入到高考的总复习中,若不是偶尔小腹会有异动我都要忘记了原来我还经历过那些事,还认识白千赤这个人。

    数学课上,我的眼睛看着黑板上的几何函数,脑子里却想的是鬼夫在阴间曾对我说过的那些话,那样的深情和真挚。他那时一遍遍的嘱咐我我要坚守妇道,可是如今过了这么久也不见他找我。

    想着想着我不可抑制的觉得委屈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变了好几次,思绪随着在脑海里乱糟糟地飘动着,完全没有注意到老师向我这边看来。

    “安眉,你来回答这一道题。”数学老师的声音柔柔的从讲台的方向传过来。

    我被这一句话扯回现实,局促的站起身子,傻傻地看着黑板不知所措,旁边的位置已经空置,整个班的人都看到我红着脸看着老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高考将近,老师只是无奈地看了我一眼就让我坐下,甚至连平日里的劝告都没有。

    老师继续讲解题目,我低着头,手中握着笔,心里只觉得难受。

    教室里的同学们也再也没有在课间的时候跑跑闹闹,下课铃声一响起,大家就像是约好的一样趴在桌子上小睡,个别要离开教室的都是小心翼翼地不去打扰别人。只有放学的时候大家才会如释重负地多说几句话,然后在路口又匆匆告别。

    似乎所有的同学都沉浸在了即将要面临高考的的氛围当中,除了我。我感觉自己怎么都无法融合到他们当中,自己就像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局外人一般。

    放学,我无精打采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城市里的行人匆匆而去,我穿过车流和人海一步步向家的方向走,路过一家蛋糕店的时候我的脚步不自觉地停了下来。

    蛋糕橱窗里摆放着的草莓蛋糕还是之前那样诱人,还记得几个月前和安姚路过这里的时候我们约定了存钱买一个大大的草莓蛋糕吃到饱。

    我站在橱窗外恰好看见那个草莓蛋糕被服务员拿出,打包好递给了一个小女孩,她微笑的接了过去,蹦蹦跳跳的走出了蛋糕店。走远了的小女孩的背影像极了儿时我看着姐姐跑在我面前的样子,永远不知道痛苦和悲伤的模样。

    一切如果真的回不去我们就真的能忘记吗?我不知道。明明真真实实存在过的事情,因为悲伤痛苦而故意避而不谈,是否这一切就仿佛从未发生过。

    我经历了一次死亡,也看过了至亲的离世,这短短的十几年,我就好像过了别人的一生。回到人间的时候我一直在思考,我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如果我命定就是白千赤的女人,又为什么会投胎转世,而不是上一世就直接嫁给他,为什么要让我经历这么多的事?如果这一切都是我注定的劫难,那爸爸、姐姐和同桌到底是不是因为我而去世。

    我看着自己映在橱窗上的倒影,明明还处在花季的女孩脸上却流露出了完全不属于她这个年级的沧桑。我努力的向上扯了扯嘴角,却露出了一个比哭还丑的笑容。

    回到家时,妈妈已经做好了一大桌的饭菜,笑着对我说:“安眉,快叫你姐姐出来吃饭,今天做了她喜欢的水煮鱼。”

    我听到我妈提到安眉立刻就愣住了,妈妈说完这句话脸上的笑容也凝固住了,眼眶里突然就溢满了泪水,划过她遍布细纹的脸,一滴滴落在胸口的位置。

    我想要说什么安慰妈妈可是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才是最好的方式,只好局促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看着她,手里紧紧抓着我的书包带子。

    这个家每一个地方都是我们三个的快乐回忆,妈妈总是忘记安姚已经不在的事实,或许她打从心里就不愿意承认姐姐已经离开了我们。直到我们坐在餐桌上准备吃饭的时候她还是就那样望着那盘水煮鱼流着眼泪。

    家里已经没有摆出任何有关安姚的东西,但是我知道,即使藏住了所有和安姚有关的事情,妈妈还是会想起安姚,这样的爱是刻在骨子里的,失去安姚的悲痛也是。

    那条水煮鱼我一个人都把它吃完了,就像是再告诉妈妈听,我会代替安姚加倍的对她好,即使这一切永远拟补不了她心里的空缺。

    “咚咚咚……”门口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我和我妈一起看向大门。

    妈妈擦了一下脸上的泪珠起身向门口走去。

    “安眉妈,你眼睛红红的这是怎么了?”隔壁房东太太惊讶的看着妈妈的脸,不过没一会儿她就意识到不对,连忙安慰着妈妈:“安眉妈,你又想起安姚吧,别难过了,我想她也不愿意看到你天天以泪洗面的样子。”

    妈妈把房东太太请到屋子里,端了一杯水让她坐下,“房东太太,不知道你突然来找我们是有什么事吗?”

    我看房东太太欣喜的样子就能猜到是什么事了,可是这一切不能告诉妈妈听,只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只见房东太太掩着脸笑着说:“安眉妈,我,我终于怀孕了。”

    “那真是太好了,房东太太你终于等到了。”妈妈高兴的脸上泛出了点点泪光,她的神情似乎比房东太太还要更加高兴,那眼神里明明是期盼着什么的样子。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不可能,妈妈怎么会知道,绝对不可能。可即便我在心里对自己这样说,但还是觉得我妈脸上的表情太过分的开心了。

    “安眉妈,我是想求你件事。”房东犹犹豫豫地对着妈妈说。

    “房东太太,你有什么事就尽管说,你帮了我们家这么多次,有什么我帮得上忙的,一定不会推辞。”

    “我想请你在我坐月子的时候照顾我,待遇方面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妈妈一口就答应了房东太太的请求,还连连对房东太太说:“不用这么客气,邻里邻居,你又帮过我们这么多次,你这样客气只会让我更加的不好意思。”

    房东太太走后,我想了很久不知道怎么开口问妈妈才好,犹豫了很久才走到厨房对着正在洗碗的妈妈问:“妈妈,你刚刚这么干脆就答应了房东太太,是真的因为想要报答房东太太的恩情吗?”

    妈妈脸上的露出的是我看不尽的深深思念,她笑着对我说:“我昨晚梦到你爸爸了,他告诉我到了房东太太家,醒来的时候我记得真真切切,在梦里你爸爸牵过我的手的感觉和当年一个样子。”

    “妈妈,可是他已经不是我的爸爸了。”

    “我知道,我只是想要照顾他一段时间,也算是报答这一世作他妻子时没有好好照顾他的遗憾。”

    我当初不愿意告诉妈妈就是因为我怕妈妈会牵扯到爸爸的下一世,我从未想过爸爸会托梦告诉妈妈他转世投胎到了房东太太的肚子里。

    此刻我才发现原来爱是这样的,就算是喝了孟婆汤,还是会刻骨铭心。或许一切只是我太过多虑,妈妈和爸爸这一辈子不能相伴到白头,妈妈照顾爸爸的下一世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时我才开始有点期待,期待爸爸重新出世的样子,期待我和妈妈未来的新生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