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21章 灵异再现

    一直坐在位置上看戏的同学们看到这场好戏已经结束了,才不情不愿地坐正了身体,打开了桌上的试卷。

    我和高莹两个人站在门口,开始的时候还每看到一个老师路过就低下头,不想让他们看到我们的脸,大概过了大半节课后,之前那种难为情的感觉完全就消失了。

    站了半节课我觉得腿有点发麻,不自在的动了一下。高莹察觉到了我的动静,侧过脸看向我。

    “安眉,你这些日子去了哪里?我之前回来过好几次,去找你,过去了好几次你家都没人。”她看了我一会儿突然开了口,一脸的疑惑。

    她的这个问题将我一直想隐藏在心底的事情全都再次牵扯了出来,我低下头想要忍住心中的酸涩,难耐的开口:“我爸去世了,我和我妈一起回老家了。”

    高莹猛地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有些抱歉的对我说:“对不起,我不知道……”见我一直低着头,她直接伸手抱住了我,在我耳边轻声安慰着,“别难受了,生死有命,你爸爸肯定也不希望看到你现在这么难过的对不对?”

    其实我现在的心情也说不上是不是难过,只是现如今被她这么一提起,不可避免的就想起了之前发生的这一连串发生的事情。虽然也不过就一个多月的事,但是我不仅失去了我最爱的爸爸,还失去了陪我长大的姐姐,无论想起多少次,这一切好像都历历在目,痛苦锥心。

    “回老家的时候,安姚也因为意外去世了。”此刻的我像是突然有了倾诉的欲.望,哑着嗓子对高莹艰难的说出了这个事实。回家这么多天以来,我一直在妈妈面前装作不难受的样子,但其实我的心里真的很难受,我很累,也很想找个地方放声哭泣。

    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在妈妈面前这么做,否则一定会勾起妈妈的伤心事,她肯定就又会背着我晚上偷偷的抹眼泪。

    “你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怪不得这么久都见不到你的人。”高莹的手在我背上轻柔的拍了好几下,温柔地在我耳边安慰着我:“没事了,以后一切都会更好的。”

    “嗯。”我点了点头,眼泪恰好在我抬头的瞬间从眼角滑落到下巴上。

    下课铃声打破了校园的宁静,班主任走出来正好看到泪眼汪汪的我,脸上的严肃神情立刻变了,一脸复杂地对着我说:“别哭了,知道错就好,回位置上好好学习吧。”

    我和高莹两个人一脸茫然地看着班主任,显然没能明白班主任怎么突然就变脸了。好在高莹很快反应了过来,对着班主任说了声:“老师我们知道错了,谢谢老师。”说完就扯着我走了。

    我回到位置上,刚把书包里的书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班主任又走到我身边,我怯怯的看着他,见他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没什么表情,还以为我又犯了什么错,一脸忐忑地等着班主任发话。

    没想到他这次不是来找我,而是对着我前面的两个男生说:“你们把胡一曲的桌子撤走吧,反正这里已经没人坐了,留着也是占地方。”

    之前和胡一曲玩得比较好的同学听班主任这样说,之前脸上的残留的笑容渐渐就消散了:“一曲真是可怜,都快要高考了还发生这样的事,早知道会这样,当初说什么我也不会和他抢限量版的那本漫画。”

    他这话一说,周围的同学们纷纷伤感了起来,看上去应该是都想起了同桌活着的时候给我们带来的那些欢声笑语。

    “之前胡一曲在我生病的时候还帮我呆了一个星期的作业,我当时还说要请他吃一顿大餐,没想到……”

    大家纷纷呢都七嘴八舌地开始说起了同桌做过的那些事。同桌虽然是老师眼中的调皮蛋问题学生,可是他的热心肠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大家多多少少都受过同桌的帮助,如今老师说要撤走他的桌椅,无疑是要断了我们对他的最后一点念想。

    “不要再说这么多废话了,你们两个赶紧把这个桌椅搬走,搬到楼下库房里去。”班主任一点也没有管我们说的话,直接就下了死命令,我们就算是有想法这个时候也是什么都不敢再说了。

    坐在我前面的是一个体育生,人高马大的,我们平时都叫他强哥。

    强哥站了起来,一脸不屑地说:“这桌椅用不着两个人,我自己就可以抬走了,你们都让开。”

    围在桌椅旁的同学都散开了,只见强哥撸了撸他的袖管,露出了结实的肌肉,他用一只手臂想要拎起桌脚就走,桌子却就像是被牢牢的钉在了地面上一般,纹丝不动。不过几秒的时间强哥的手上就像是脱了力,手臂从桌脚上滑落下来,整个人都向后退了好几步。

    强哥皱了皱眉头,脸上闪过了一丝尴尬的神情,他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周围看热闹同学们,揉了揉手又回到了胡一曲的桌子前,伸出右手显得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他再次尝试着去搬起那张桌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张桌子始终都是纹丝不动,我看着强哥的脸上都憋足了气,红着的脸对着桌子使劲,桌子却依旧丝毫没有移动过的痕迹。

    强哥的同桌是市里面青少年拳击冠军,看到强哥这个样子,一把把强哥推开,嘴里吵吵嚷嚷的就开始嘲笑强哥:“走走走,你是不是晚上想你的女神想太用力了,连这么这一张小桌子都抬不起来。”

    说着强哥的同桌就用手去抬,可是无论他怎么用力,那张桌子还是像之前那样,任凭他怎么用力都没办法抬起来。

    我们围在一旁看的同学全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了,我心里不知道为何生出了一丝不好的感觉。

    就在这时不知道是谁在人群中说了一句:“不会是胡一曲的鬼魂在作怪吧?他是不是不想让我们把桌子搬开?”

    这一句话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炸开了锅,平时勇猛无比的强哥和他的同桌听到这样的言论连忙后退了两步,脸上全都是惊恐万分的表情,特别是强哥,他还双手合十闭着眼睛对桌子周围念念叨叨。

    我仔细听了一下才听清了他说的话:“有怪莫怪,胡哥是我不懂事,要是你不想离开这里你就坐着,千万不要找我的麻烦,是班主任叫我搬走你的桌子的,这个可不是我的主意。”

    班主任听到强哥说这些话立刻脸色变得铁青,他看了一眼强哥又看了看我们,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对我们说:“你怎么也是接受了这么久科学教育的人,竟然能说出鬼神论这样的无稽之谈!你们都搬不动让我来。”

    只见班主任走向前,绕着桌子看了一圈,又蹲下来确定桌脚没有任何被胶水粘合过的痕迹,才伸出手用力地开始抬同桌的桌子。

    他扎着马步,脸上的肉因为用力全都挤在了一起,只听到班主任“啊”的一声,他脖子上的血管都突了出来,但是那张桌子就是丝毫不动弹。

    班主任的整张脸都由红转黑,脸上的表情也不如之前那样看着坚定了,我看出他心里的想法其实已经开始动摇了,明显就是怀疑着刚刚说起的“鬼魂”一说,但是他表面却还是装作一脸镇定。

    “既然抬不动,那就把桌子放在这里吧。”

    班主任这句话的话音刚落,周围的同学立刻就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一个个脸上都流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一定是胡一曲回来了。”有一个同学声音颤抖的念叨着,我循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他的脸都白了。

    “对对对,他一定是不甘心就这样死了,要回来报复这个学校,说不定是要杀掉这个学校的所有老师已谢他心头之恨”

    “你说.....他会不会不分青红皂白连我们都杀死?”

    刚刚还在伤感怀念同桌的好的同学们如今都换了一副嘴脸,对于同桌都是一副害怕的神情,我无声的看着他们,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班里一片闹哄哄的,每个人都在说着自己的猜测。

    “可能真的是胡一曲的鬼魂在作怪。”班主任突然开了口,“不过这件事i大家还是不要说出去,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恐慌,我先报告校长,看看校长怎么说。”

    听到班主任也这么说,我想到之前胡一曲在阴间帮过我那么多,心里的气不打一处来,想都没想就对他们大声喊道:“不可能是胡一曲的鬼魂,你们胡说八道,他已经投胎了,你们不要说这些话去污蔑他!”

    强哥见我这样说,立刻就冲着我大声嚷嚷:“你才胡说八道,胡一曲投没投胎你怎么知道,难道你亲眼看到了?再说了,现在这张桌子大家都搬不动,不是胡一曲的鬼魂在作怪,你说是因为什么?”

    强哥的声音很大,吵的我耳膜只觉得生疼。若是在平日里我一定是不敢这样和他说话的,但是现在涉及到胡一曲,心里仅有的恐惧全都被我抛到了九霄云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