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24章 高莹怪异

    我正想开口就听见高莹对司机说了一个陌生的地址,和我印象中她家的地址不太一样,听上去竟像是在郊区。

    我正在想心思,自然就没有注意到司机大叔在听到这个地址的时候又奇怪的多看了我们好几眼,之后才移开了视线。

    “高莹,我记得你家是在银海路那边,你刚刚怎么说了别的地址,难道你搬家了?”

    我完全是出于好奇才这样问她。其实认识高莹这么久她家就已经搬过好几次了,可是她家上一次搬家才过了半年不到,现在又换一个地方,总觉得这个搬家的频率似乎是太高了一点。

    “嗯,最近搬的。”

    高莹智者下巴看向窗外,我转过头去看她,车窗外透进来的光线在她的脸上留下斑驳的光痕,她的嘴角一直挂着一丝看上去极为诡异的笑容,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看见她这样的笑容就会觉得心里毛毛的。

    我摇头摇头,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应该是我的错觉吧,肯定是因为我一直出于高压的学习当中才会产生了这样的错觉。

    可即便我这样安慰自己,一路上我还是总觉得高莹一直在对着我冷笑,虽然她的脸从来没有面对过我,但是我从车上的后视镜上能清楚的看到昏暗的车厢内,她的双眼是斜斜地看着我的,那种感觉就像是我置身在千年冰窖一般,从地底涌上来的寒气一直冲向我的天灵盖。

    我很是害怕,再加上她一句话也不说,这种不舒服的气氛让我浑身发麻。

    车里一片寂静,什么声音也没有。司机大叔估计也是感受到了车上微妙的气氛,打开了汽车电台。

    “在这种寂静无人的夜晚,总是会有一些人类不能知晓的生物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汽车电台里出现一个女人用一种故作悬疑的语气说着,她的背景音是那种鬼片常放的恐怖配乐。

    我忍不住悄悄翻了个白眼,这个电台放些什么不好,偏偏在这个时候放这种恐怖故事,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随着出租车一点点驶离城区,两旁的景物从楼房渐渐变成稀疏的树木,汽车电台的悬疑节目伴随着窗外时不时传来的野兽的嚎叫声,我整个身子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两只眼睛直直地瞪着前方,生怕车的前面会出现什么让人害怕的东西。

    “今天我们要说的故事就是在一条荒无人烟的乡间小道上,一辆出租车慢慢地开着突然就停了下来,你们猜发生了什么事?”女子沙哑的声音在车厢里扩散开来,听着她的声音我止不住的一阵头皮发麻,心里忽然升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一阵“沙沙沙”的电流声从电台散了出来,整个车里都环绕着这奇怪的电流声,没有任何人说话。

    然后,我们坐着的车也莫名其妙地停了下来。

    “怎么了?”我看着窗外不再变动的景色,慌张地看着驾驶座的司机,心里一阵发凉,牙齿也跟着不自觉地打颤。

    司机回头看了我一眼就打开车门下了车,旁边的高莹一言不发地看着我,脸上还是那种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车里只剩了我们两个人,我实在是太害怕了,连忙也跟着下了车。。

    “小姑娘,没事,这车就是老化了,抛锚,一下就能修好,你们俩在车上等一下。”司机见我也下车了憨憨地对我笑了一下。

    抛锚?为什么开了这么久都好好的,突然就抛锚了?我的脑海里忽然闪过和现在似曾相识的场面,当时我回白旗镇的时候车子好像也莫名其妙地就抛锚了,才会引出那一连串乱七八糟的事情。

    我警觉地向四周看了一圈,会不会是鬼在作怪?当我想到这个念头的时候身子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冷颤,双臂不自觉的环抱住自己,双手在大臂上不断的摩挲。

    高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我的身边,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她恶狠狠地对我说:“你为什么总是坏事!”

    她脸上的表情我从来没有见过,像是嫌弃又像是憎恶,就好像我阻碍着她做了什么事一样。

    不对不对,高莹绝对不会用这样的表情对我的,从我们俩认识起,无论我做了什么事她都没有这样对我,眼前这个人绝对不是高莹,又或者说,是高莹鬼上身了。

    想到这里,我才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如果高莹鬼上身了,那她岂不是很危险?是个什么鬼我也看不出来。但是如果眼前这个人不是高莹,而是鬼,那就真的完了,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们会不会都死在这里。

    我有点担忧地看着正在修车的师傅,着急的问他:“司机大叔,这车要多久才能修好?你看现在的都快十二点了,我怕太晚没回家我妈妈会担心。”

    司机一边修着车一边对我说:“小姑娘,您就放心了您叻,我都有二十多年的出租车司机经历了,修车这种事,熟门熟路,很快就修好了。怕不是您担心会对你们两个小丫头做什么吧?哈哈,别怕我家闺女也和你们一样大,你说我要是做出了那种事岂不是禽.兽不如吗?”

    “没有没有,司机大叔,你多心了,我平时没那么晚回过家,真的怕我妈妈担心。”我手里的手机正停留在拨号的页面,可是当我的话音刚落音的时候就没电关机了,我僵着脸看着黑屏的手机,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感受。

    这种时候我哪里还会害怕人,我是担心我们三个的小命。想想之前回白旗镇遇到的事,要不是有白千赤,我估计早就成亡魂了,哪里还能像现在一样在人间蹦达。

    这样想着想着,我猛然发现原本站在我身边的高莹不知何时突然不见了,现在这个时间,又加上荒郊野岭的,我的心立刻就提到了嗓子眼。

    我慌慌张张的回车里看了一眼,没有人;又在车子周围的灌木丛外叫了好几声都没人应我,心里更是着急,四下张望了许久都没能看见高莹的影子。

    我失落的回到车子那儿,刚回到车旁的时候就发现车底下伸出了两条腿,又白又长,一看就是高莹!

    “高莹,高莹,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我立刻蹲了下来对着车底的她叫喊。

    只见那双腿一点点地扭.动,她整个身子向毛毛虫一般蠕动,最后她的脸才露了出来。在月色的衬托下,她的脸煞白煞白的,两个眼珠子咕噜咕噜地动来动去,傻傻地对着我笑。

    我看着她满口都是血,嘴边还有黑色的橡胶的碎屑和点点的泥土。我盯着她嘴边的脏物,她刚刚难道是啃了车胎吗?我身上的鸡皮疙瘩一瞬间全都冒了起来。

    “你快起来,地上多脏啊。”我强忍着内心的害怕和不安,假装镇定地对她说。

    “小姑娘们,车修好了,快上车我们走吧。”司机叫了我们一声就坐回驾驶座上了,他似乎是没有看到高莹的奇怪状态,脸上依然一副怡然自若的神色。

    高莹木木的站了起来,我拍了拍她身上的泥土,抓着她的手上了车。

    她的手冰凉凉的,没有一丝活人的温度,而且我拍她的时候身子也是硬梆梆的感觉很奇怪。

    坐上车后我在包里找了一圈才找出一包餐巾纸,刚抽出一张想给她把脸擦一擦,看过去的时候发现她脸上的那些鲜血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车胎的碎屑和泥土的痕迹都没有了。

    她刚刚擦干净了?可是高莹分明一点动作都没有,她一直就坐在我的身边,如果她有大动作的话,我不可能一点都没有察觉到的。再说了,她什么东西都没有,又能是拿什么东西擦的?

    我默默的将餐巾纸又放了回去,拼命压制住自己心里那些可怕的想法,逼迫自己不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直讲视线固定在车窗外。

    车子一直沿着这条小路开进去,然后终于拐到了一条大路上,两旁的路灯是昏暗的橘黄色,有两个还是坏的,隔两秒就一闪一闪的,忽明忽暗看上去很是人。

    司机开到那条路的二分之一的时候渐渐慢下了速度,他扭头看着高莹问道:“小姑娘,你们在哪下车。”

    我看了一眼这附近,也就这里有一两栋房子孤零零地坐落在道路一旁,再前面一点我就看不清楚了,被几棵大榕树挡住了视线。

    高莹冷冷地对司机说:“我要在前面下。”

    司机迟疑了一小会,才略带犹疑的又问了一句:“前面没有人家了,小姑娘你真的要在那里下车?”

    “我就要在前面下。”高莹一脸坚持,语气也是意外的坚定,司机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转过头又将车速调了上来,继续向前驶去。

    又开了一会儿,道路两旁依然没有了任何建筑,我看着越渐荒凉的景色心中更觉得奇怪,高莹的家怎么就会在这种地方?

    “小姑娘,前面不好倒车,你要下就在这里下吧。”司机把车开到了高莹之前说的地方才停了下来,转过头对着她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