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25章 怪事连连

    我和司机大叔一起向高莹看了过去,她却什么话都没说,甚至连看都没有看我们一眼就下了车。一直到她将车门关上我都将目光紧紧的锁在她的身上,高莹在临走之前还隔着玻璃冷冷地对我笑了一下,才继续背着包往前面走去。

    “司机大叔,前面那个地方是哪里?”我看前面明明还有很大的位置但是司机师傅却不肯开到前面去。

    司机转回头对着我,犹豫了一下,才勉强对我说道:“前面是火葬场。”

    火葬场!

    我浑身一个激灵,顿时觉得毛骨悚然的,高莹为什么要在那种地方下车?她不可能是搬到那里去住了,我从来没听说她家里有谁是火葬场的员工。

    难道真的是有鬼在作怪?

    在车里胡思乱想的我想要下车追回高莹,但是心里又害怕非常,只好叫司机大叔赶紧开车走。一路上我都在祈祷高莹不要出什么事,一定要平平安安的。

    还好回家这一路上没有发生别的奇怪的事,我顺利地回到了家。

    我到家的时候妈妈已经从房东阿姨家回来了,从她高兴的样子我就可以看出房东阿姨应该是母子平安,爸爸的下一世应该是已经顺利降生在这个世界上了。

    我才刚刚放下书包,妈妈就高兴地对我说:“今天我去医院照顾你房东阿姨了,她孩子生下来了,白白胖胖的一点也不像早产儿,可健康了。”

    妈妈越说越高兴,“安眉你知道吗?那孩子简直和你爸小时候的照片一模一样,都是浓眉大眼的,那两只小手动来动去一直想抓东西,看来以后一定会是一个很开朗的孩子。”

    我妈说的眉飞色舞,我在一旁听着心里就是另外一番感受了。

    这些话不知道为什么我越听越心酸,越听越难受,酝酿了好久情绪才勉强开口对妈妈说:“妈,你是不是还放不开那些前尘往事,房东阿姨的孩子已经不是我爸爸了,他只是我爸爸的转世而已,他没有关于我们的任何记忆,身上也没有流着和我一样的血,对于我们来说他只是邻居家的小孩而已。”

    我知道自己这样说真的很残忍,但是我也只不是不想我妈日后会难过,毕竟我爸已经完全没有了前一世的记忆,现在的他即将开启的新人生和我们没有任何的关联。

    果然听我这样一说妈妈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凝固了,她的脸上有点不舍,顿了好一会儿才对我说:“安眉,你说的这些妈妈都懂,可是妈妈就是觉得对不起你爸爸,这一世没有做到当年和他说的相守一生,让他一个人在白旗镇这么久,他的最后一面我都没见到。”

    妈妈说着就哽咽了起来,她不断用手背擦着汹涌而出的眼泪,断断续续的对我说:“现在他投胎转世到了我的身边,这或许是上天给我的一次机会让我好好地再照顾他一段时间。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怕妈妈分不清他是你爸还是房东的儿子。安眉,你别担心了,妈妈在做什么,妈妈心里很清楚,我只是还对着你爸有一份难以割舍的感情,我不会做出干扰他如今新生活的事的。”

    我见我妈明明就心里难受却还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心中只觉得心疼,流着泪一把上前抱住了她安慰道:“妈妈,我知道你的心,我也很舍不得爸爸,可是他再也回不来了。”

    此刻我宁愿做那个残忍的人,只以为我知道现在给我妈任何一丝微渺的希望其实都是在害她。

    妈妈用手拍了拍我的背,安抚着我:“安眉,你看爸爸新的一生在一个多好的家庭里,你应该高兴才对。”

    我擦掉眼泪点了点头,望着我妈傻傻的笑。

    我妈松开我,一眼正好看见了墙上的钟,这才反应过来竟然已经是夜里十二点多了,奇怪的问我:“你今天晚上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

    我回忆了一下刚刚发生的事,才急急忙忙地把手机充上电,然后坐在沙发上对妈妈说:“今晚发生了很多事情,妈,你还记得那个和我玩得很好的高莹吗?”

    妈妈点了点头,“是那个长得高高瘦瘦很标致的女孩子吧?你之前不是说她去艺考了吗?”

    “对,就是她,她艺考回来了。”我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才继续说:“今天老师让同学把我同桌的桌椅撤掉,但是谁也搬不动,所以就放着了。晚上高莹坐到同桌的位置上之后整个人都变得很反常,不仅对着班里面一个很壮硕的体育生大骂而且还和他动了手。晚上放学的时候,她明明不顺路还要和我坐同一辆车,然后车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在半路抛锚了,她竟然用嘴去咬车子的轮胎,诡异的是她嘴上的血一下子就不见了。最关键的是她今天下车的地方司机说是火葬场。我本来想拉着她不让她走的,可是我太害怕了,最后还是没有下车。”

    我说到最后的时候心里的不安再次涌了起来,心里弥漫着阵阵后悔,我后悔自己的胆小,如果高莹今天发生了什么事的话我一定不会原谅我自己的!

    “安眉,你做的对,还好你没有下车,万一你再出什么事,那妈妈该怎么办?”妈妈紧张的看了我一圈,她稍微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高莹这件事,可能是鬼上身,不过具体怎么样要找一个懂阴阳五行的人看看才行,不然继续这样下去可能会出大事。”

    我觉得妈妈说的很有道理,今晚的高莹实在是太不对劲了,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我在阴间感受过的那种恶寒之气,可是懂阴阳五行之术的人这么少,我要找谁才好?

    “可是我不知道要去找谁才好,我身边也没有会这个的人啊。”我沮丧的撅了撅嘴,一脸沮丧。

    “找你小叔啊,你小叔平时不就是最懂这些鬼神的事情吗?”妈妈这一句话点醒了我,我见时间不早了也不好这个时间去打扰小叔,决定明天再去联系他。

    我妈摸了摸我的头,一脸慈爱的对我说:“快去洗洗睡吧,你明天还要上课呢,再不睡明天又要起不来床了。”

    我调皮的朝着我妈吐了吐舌头,拿上书包回了我自己的房间,洗漱了一下就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刚一睁眼就拨通了小叔的电话,详细的告诉了小叔昨天发生的那些事,把我心里觉得奇怪的事情都对他说了,希望他能够过来帮高莹看看究竟是不是被鬼附了身。

    小叔刚接电话的时候对我的态度还是很热情的,可是当我说出高莹的那些事后,他的态度立马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冷冰冰的地对我说:“别人的事情我不想管,你也不要管那么多别人的事,你管好自己就可以了,离你的那个同学远一点。”

    小叔冷淡的态度让我措手不及,可是小叔不愿意帮我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闷闷不乐地坐在沙发上。

    妈妈看到我这个样子就问了一句,“你怎么了?怎么还不去学校,再不去又要迟到了吧。”

    我只好告诉妈妈小叔不愿意出城来帮忙的事。妈妈听了之后也不好表达什么只好对我说:“你小叔这么做一定是有他自己的原因,他既然要你不要再管这件事你就别管了吧。”

    就算妈妈这么说我还是很担心也很害怕,“我之前回白旗镇的时候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所以我很担心高莹的状况可是我又害怕,我不敢去学校。”

    妈妈看我仍旧是一脸害怕,也跟着担心了起来,想了一下对我说:“要不你今天就别去学校了,我帮你和老师请假,你再回去躺着休息一下,等我熬好鸡汤我们一起去医院探望房东阿姨。”

    “叮叮”手机响了一下,是高莹发的信息。

    信息里只有两个字:没事。

    既然她都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昨天晚上实在是折腾了太晚了,我现在困得不行,就对妈妈说:“妈妈,那我先回去躺一下,等一下你叫我好吗?”

    躺在床上半梦半醒之间我好像看到高莹背后有一团黑影,但是我怎么也看不清楚那一团黑影到底是个什么,只看到高莹在梦里对着我笑向我招着手,然后一直让我过去。

    我刚一迈开脚就有一个孩童的声音在我耳边说:“不要过去,不要过去,那个姐姐是坏人。”

    我迈出去的脚步又退了回来,害怕地看着对着我笑的高莹,她用一种尖锐的声音对我说:“安眉,你过来嘛?安眉,你过来嘛。”

    她一步一步地向我靠近,我害怕地一步步向后退,然后我好像听见了谁在叫我,突然就睁开了双眼。

    哪里还有什么高莹和黑影,我就躺在自己的床上,眼前就是我熟悉的房间。

    “安眉,起床了,我熬好鸡汤了,你准备一下,我们去医院看望房东阿姨吧。”妈妈在厨房对着我大喊。

    我大声地应了一声,摸了摸自己跳个不停的心脏,刚刚那个梦明明是那么的真实,我睡之前放下的那一颗心又重新高高地悬了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