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26章 开进火葬场

    “难道高莹真的出了什么事?”我默默地在心里问着自己,无数个可怕的后果在大脑中不断旋转,心跳得更是厉害了起来。

    “安眉你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出神呢?”妈妈见我久久没有出去,走了过来站在房间门口看着我,我呆呆的把目光转回到了我妈的身上。

    看到我妈的那一瞬间像是所有的恐惧和担心都有了寄托一般,我猛地冲了过去扑到我妈的怀中,紧紧搂着我妈的腰。

    我妈被我这个举动弄得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温柔的搂住了我,她变得有些粗糙的大手在我的后脑勺上轻轻地抚摸了几下,轻声问道:“这是怎么了,和妈妈撒娇吗?”

    我的脑袋埋在我妈的怀里,用力的摇了两下,嗓子就像是被胶水黏住了一样,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一颗心酸胀得难受,却又不知道这股情绪是从何生起。

    见我不愿意细说我妈没有再追问下去,她扶住我的双肩把我从她的怀抱里推了出来,微笑着用指腹擦掉了我眼角的泪滴,用哄小孩的语气对我说:“傻孩子,怎么又哭了,咱们一会儿要去医院了,你这样哭哭啼啼的可不好啊。”

    我听我妈这样一说立刻就止住了眼泪,努力朝她扯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嗯,我知道的,妈我们快走吧。”我看见门口已经放好了我妈收拾的东西,见因为自己的耽搁时间也不早了,连忙催促着。

    我和妈妈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来到了医院,医院连走道里都充斥着消毒药水的味道,空气中的每一个分子都在刺激着鼻翼。

    我不适的吸了吸鼻子,一直跟在我妈的身后。我们俩上了楼走到妇产科的病房,我妈在一间病房的门口前停下了脚步,手指微弯在房门上轻轻敲了敲,里面传出来一声清脆的“请进”。

    我妈推开门走进病房,我跟在身后也一起走了进去。刚进病房我就看到房东阿姨正抱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婴儿在给他喂着奶。

    房东阿姨见我妈手里拎了大大小小的袋子,一脸嗔怪的笑着对我妈说:“来就来吧,怎么还带这么多东西,拎着可多累啊!”话音刚落就看到跟在我妈身后的我,顿时就更加喜上眉梢,“”今天眉眉也来啦?学校放假了不用上学了吗?”

    我把手中拿着的东西全都放在桌子上,甜甜的对房东阿姨笑了笑,俏皮的回答她:“我今天突然想来看看小.弟弟,就任性地不去上一天课了啊。”

    房东阿姨眉眼全是欢喜,把孩子递给了我妈妈,对我妈说:“来,你抱给眉眉看一下。”

    妈妈接过那个孩子抱在怀里,我连忙凑到了我妈的身边去看那个宝宝,欢喜的拉住了宝宝的小手,他的手又小又白,握在我的手里小小的一只,看上去分外的可爱。

    把玩了好一会儿宝宝的小手我才把视线转移到了他的脸上,只见宝宝的整张脸都还皱在一起,眼睛依然还没睁开,这样一看还不能看出来他五官的具体模样,也不知道妈妈是怎么看出来他长得像爸爸的。

    即使我心里很清楚眼前这个小孩就是爸爸的转世,但是我还是看不出来他哪里像我的爸爸,但是依然还是对他抱有比其他小孩更多一点的亲近感而已。

    这种感觉让我心里有一点失落,总感觉现实真的是将我和我爸之间唯一的关系给割断了。这个认知在我的心里不断扩大,我沮丧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没有再去看他。

    我妈和房东阿姨一直在聊孩子的事情,他们俩聊得正欢,没有注意到我的反常。

    一直到妈妈把孩子报到婴儿中心去做例行体检,我还依然坐在一旁闷闷不乐。房东阿姨见我默不作声的坐在一边,脸上的表情不算太愉快也不说话,心里觉得奇怪,好奇的问我:“眉眉,你怎么了,看上去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你告诉阿姨,你是不是有其他事所以今天才不上学的。”

    我没想到自己的神情被房东阿姨看进了眼中,连忙摇了摇头否定:“不是不是,没有的事。”为了让她相信我的话,我还连连摆了好几次手像是要印证自己的话的真实性。

    房东阿姨明显不相信我的话,她撑起手臂像是想要坐起身子,我连忙走了过去帮她把枕头放在她的背后靠着。

    阿姨直视着我的眼睛,那里面似乎隐藏了无边的关心:“眉眉,你有什么事就告诉阿姨,说不定你妈妈没有办法的事情阿姨有呢。”

    阿姨的最后一句话触动了我的心。我稍微想了一下,房东阿姨毕竟也在这个城市里生活了这么久,说不定真的认识一两个懂阴阳五行之术的人。

    这样想着我就把昨天在教室里发生过的那些事全都告诉了房东阿姨,还把高莹反常的举动一一说了出来,阿姨听了我的话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甚至一片阴郁。

    我期待的等着她的回答,阿姨复杂的看了我一眼,最后叹了口气对我说:“眉眉,你的那个好闺蜜估计是撞上了什么脏东西。不能任由她这样下去,不然会出大事的。”说着她从旁边的柜子上拿了一张纸,在上面唰唰的不知道写了些什么,写完后将那张纸条递给了我。

    我顺手将那张纸条接过来,阿姨继续在我耳边说着:“我给你个地址,你去找一个叫做添香娘子的人,她以前是我的闺蜜,后来因为机缘巧合所以学习了阴阳五行之术,听说后来还开了天眼,因为这个原因一直都没有结婚。你按这个地址去找她,就说是我让你去的,她听到我的名字应该就会帮你了。”

    我拿着房东阿姨给的那张纸条看了看,上面的地址看上去像是一个很偏僻的小乡村,但是无论怎么说高莹的事总算是有点希望了,我恨不得自己马上就能找到阿姨口中的那个闺蜜。

    我站在房东阿姨的病床旁边,急得坐立不安,阿姨显然是看出了我内心的焦急,对我说:“眉眉,要不你现在就去找她吧,你那个同学的事情还是越早解决的越好。至于你妈那边,等她回来了我再和她解释。”

    我感激的对房东阿姨说了声“谢谢”就急忙忙地跑出了病房,阿姨似乎在我身后喊了一句“慢点跑,小心别摔了”,只是我也顾不上了,脚下生风的跑出了医院,一心只想快些找到这个添香娘子。

    我在医院门口拦下了一辆出租车,把那个写有地址的纸条递给司机:“司机大叔,麻烦送我去这个地方。”

    司机看了一眼纸上的地址,回头对我说:“小姑娘,这个村子五六年前就没什么人住了,现在估计只有几个老人家住在那里,你去那里做什么?”

    “找人。”我不假思索地就回答了那个司机。

    司机看了看我,似乎在审视我的话的真实性,我一脸坦荡,他最后似是妥协一般对我说:“这个村子前几年修路修到一半不知道为什么就停工了,我只能把你送到村口,剩下的路你要自己走。”

    我对司机大叔说的话没怎么上心,飞快的点了点头,他见我这样也就不再问东问西,踩下油门就向着纸条上的那个地址开去。

    我一直看着车窗外倒退的景色,心里的担心和也许能帮到高莹的期盼交织在一起,一直折磨着我的神经。

    车子开了有一会儿,我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窗外的景象让我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起初我还只是觉得可能只是巧合,可是再向前开了一点之后这种感觉就越来越强烈,我总觉得自己似乎来过这里。

    一直到我看到那几栋稀稀疏疏的房子的时候才恍然大悟,这不就是昨晚高莹回家的路嘛!

    “师傅,你确定是走这条路吗?再往前不就是火葬场了,哪里还有人家?”我忍不住拍了拍司机大叔的座椅,急切的问他。

    司机从后视镜里面无表情看了我一眼,声音冰冷却肯定的问答我:“就是这条路。”

    我从那一个小小的后视镜恰好能够看到司机青黑的脸,从脚板升起的寒气瞬间打通我的任督二脉到达天灵穴。我努力抑制住自己内心的害怕和担心,不断的对自己说要冷静下来。

    司机大叔在回答过我那句话之后就没有再说话了,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的路。我见他没有注意我,连忙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我慌张地打开手机,刚想要发短信给妈妈求助,可是一直等到短信始终都发不出去的时候才绝望的发现,手机竟然一点信号都没有!

    我把手机放回到口袋里,车子还在继续向前开着,看来现在我能做的也就只有尽力保持冷静了。我死死地盯着驾驶座上的司机师傅,又时不时看一下周边的景物,只见司机师傅把车开过了昨天晚上车子抛锚的地方然后上了那条发大路,但是他没有直直走而是在路边停了下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