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27章 失望回家

    “小姑娘,你就在这下吧,从这些灌木丛穿进去,走个一百多米就能看到进村的路了。”他扭过头看着我,语调里不带什么感情的对我说道。

    我看了一下那密密麻麻的灌木丛,心里生出一种恶寒,不死心的问了一句:“大叔,你确定是要从那些灌木丛里穿过去吗?”

    司机似乎是没有听出我话语里的害怕,依旧肯定的向我点了点头,我见状没了其他的办法,只好打开门走下车去,可是等到站在那灌木丛外时依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司机师傅这时已经将车掉了个头,他从车窗伸出头来对着我大声喊:“小姑娘,你看到那里那个小洞了吗?就从那里钻进去。”

    我听了大叔的话低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见在那灌木丛的最下面有一个正好可以通过人的小洞,大概半米宽不到,要是再胖一些就进不去了。

    司机师傅见我犹豫的站在灌木丛外,迟迟都没有动作又对着我喊:“小姑娘,你自己小心,我原本想带你到那个村子再走,可是我好像吃坏肚子了,要去前面的休息站去解决,我先走了,你一定要小心啊!”

    我听他这样说脑中一直紧绷的那根弦顿时就断掉了,原来他是因为内急才脸色铁青不愿意多说话,吓得我还以为他是鬼上身了,竟平白无故的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顿时就松了一口气,感谢的朝着路对面的司机师傅大喊:“我知道了,谢谢司机大叔。”我对司机师傅挥了挥手就俯下身子开始往洞口里钻,引擎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那个大叔应该是驱车离开了。

    刚开始钻进去的时候洞口很窄,不过好在地面上没有什么落叶,看上去似乎经常有人从这个洞口进出。我艰难的向前爬过去,爬过的地方都是秃秃的黄泥土地。爬到大概五六米的地方灌木丛越来越稀疏,没一会儿我就看到了出口。

    一直等到爬出那个灌木丛的时候我才看到了司机大叔口中的“修了一半的路”,原来那条“路”就是把钢筋铺在了地上,油柏还没来得及铺上去,就垫了一层砂石在上面。

    道路的两旁挖好了种树的坑,但是却没有一个坑上面是种上树的,倒是有零星几棵长得大一些的植物,但是我叫不出名字来。

    我拿出了手机,试了一下信号已经满格,我调出地图想要跟着地图走,可是在地图上这里显示的是一片灌木林,哪里有什么村庄。我竟不知道在城市周边还有这样一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这个所谓的村庄都像是被人遗忘和丢弃了一样。

    见不能跟着地图走,没有办法,我只能凭着自己的直觉和司机大叔的指引一直向前走。我沿着没修好的路向前走,大概走了有五十米左右,我看到前面有一片矮矮的建筑物,它们虽然整体上各有不同,但是全都没有两层以上的。

    我看到建筑物以后连忙加快了脚步,可是直到我走到那个所谓的村庄以后才发现,这里虽然这么多房子,但是竟然全都没有人!

    这时我才注意到,除了我刚刚来的那个方向是密密麻麻的灌木丛,其他方向都是高山,这里无疑是一个没有出路的“死村”。

    我的手里紧紧的抓着房东阿姨给我的那张纸条,死死的压抑住内心的疑惑和害怕,一点点往村子里走,大概路过了十几所没人住的房子,我才终于在一间红砖瓦房外面看到一个老婆婆。

    那个老婆婆蹲在门外,脸上布满了细细长长的皱纹,眼角还有点=点点黄褐色的老年斑。她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尊雕塑,一动也不动。直到我走到她面前的时候她才用她的眼睛看了我一下。

    我怯怯的弯下腰来轻声的问她:“婆婆,你有没有听说过添香娘子?”

    当我说到添香娘子的时候,那个老婆婆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对着前面一个挂满彩色布条的房子指去。

    我看了看那个房子,对着老婆婆问:“那个是添香娘子的家吗?”

    老婆婆点了点头,嘴里咕咕囔囔的呢喃着什么话,我没怎么听得太清楚,但似乎是在说添香娘子保住了整个村子什么的,我也不太清楚。

    我对婆婆说了谢谢就向前走过去,现下找到添香娘子救下高莹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至于这个村子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我并不关心。

    我走到那个房子面前,这座房子和这个村子的其他房子都不太一样。这村里其他房子都是红砖红瓦房,独独它这一间是白色的墙体黑色的瓦顶。长长的彩条在高处垂下,风一吹就飞舞了起来。

    我抬手在大门上敲了一下,手指刚碰上大门,那门就自己打开了。我犹豫了一下,朝着里面喊了一句:“你好,我叫安眉,请问添香娘子住在这里吗?”

    没有任何回答。我看着大门大开的屋子,犹疑了片刻还是决定先进去看看,我刚踏进屋内一步,就闻到了浓郁呛鼻的香烛味,我稍微用手指掩住了鼻子,继续向里面走了进去。

    昏暗的屋内看上去没有供奉任何神佛,只是在最高处有一个香炉插着三支大香九支小香,两旁的小孔内各插着一支红色烫金字的蜡烛。

    一个披散着头发穿着大红色长衫的女人正背对着我跪在屋子中央,房顶最中心处是没有遮挡的,光线就投着那个洞口直直射在那个女人的身上,在昏暗的屋内显得异常诡异。

    我小心翼翼地对那个红衣女人说:“请问你是添香娘子吗?我是您的好闺蜜介绍过来找您帮忙的。”

    那个红衣女子没有回头,也没有任何动作,还是定定地跪在那束光芒之下,一直到我以为她不会回答我的时候她才幽幽地说了一句:“我等你很久了,安眉。”

    我愣了一下,立刻又冷静了下来:“添香娘子,你既然知道我是谁,必定也知道我这次来是为了什么吧?”

    添香娘子缓缓地站了起来,理了一下她的长衫,转过身来。我这才看到她的样貌,面若芙蓉,长眉似柳,真真一张神女似的脸。

    房东阿姨说眼前这位添香娘子是她的闺蜜,在我看来,说她们是母女我都相信,她哪里有一副四十岁女子应有的容颜,活脱脱一个年龄女子的样貌。

    “你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一下。”添香娘子表情冷淡地看着我。

    我听她这样说立刻就将那日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特别是高莹种种奇怪的行为,还告诉了添香娘子自己猜想高莹是被鬼上身了。

    添香娘子闭着眼呢喃了两句,然后定定地盯着我的眼眸,只见她整个身子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没有窗户的屋内竟然起了一道道寒风。

    “啊!”添香娘子骤然尖叫起来,我听着那尖利的叫声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害怕地看着她。

    “添香娘子,没事吧?”我担忧地看着她,心中的担忧更重了。

    她用手捋了一下她的发丝,深呼了一口气,平稳了一下气息后才对我说:“附在你朋友身上的这个鬼,来头不小啊。”

    “那怎么办?”我着急地问添香娘子,她都这样说了那可见高莹是真的被鬼附身了,那也就说明高莹随时度会有生命危险,我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你能自保就好了,还顾着如何解决?”添香娘子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留下这句话之后又转过身跪了下去,不再开口。

    我呆呆的看着添香娘子的背影,心里有些茫然。之前小叔对我说不要管这件事,如今添香娘子也对我说要我自保,难道这件事真的毫无办法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之前还满腔希望这下全部都落了空,浓重的失落感在我的心头蔓延,我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心里愈发的难受起来,要是白千赤在这里就好了,可是他现在究竟在哪里呢?

    我苦涩的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想要把关于鬼夫的想法从脑海里甩出去。添香娘子岿然不动的跪在那里,我见她不愿再提帮忙的事也就不再勉强,朝着她鞠了个躬:“打扰您了,谢谢。”

    说完我就转身走出了这间房子,屋外比里面要明亮的多,我抬头看了一眼天,心里的迷茫和茫然几乎要将我自己淹没。

    我颓然得走出了村子,又爬出了那个灌木丛,没想到刚一爬出来就看到带我来的司机师傅正坐在车上等着,我向车子走了过去。

    看到我出来之后那个司机师傅欣喜地对我叫:“小姑娘,你终于出来了,我一从休息站出来就连忙往这里赶,想说等着你。”

    “为什么啊?”我听他这样说觉得有些不解,就顺嘴问了一句。

    司机师傅招了招手叫我先上车,几乎是在我关上车门的那一刻他就启动了车子。一直等到车开过了休息站司机师傅才开口对我说:“我从卫生间出来之后想吸一根烟,发现没烟了就去买,结果多嘴说了一句我带了你到这里来。结果那里的人告诉我,那个村子在几年前修路的时候挖到了一个古墓,里面有一具女尸,后来一夜之间村子里的青壮年和去修路的工程队都暴毙了。村子里就剩下小孩和老人,结果来了一个年轻的女子在那住下做了法才把那个女尸镇了下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