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28章 高莹发疯

    “那个年轻的女子是不是叫添香娘子?”我听了司机的话,稍微想了一下问他。

    “对对对,好像就是这个名号。”司机师傅对着我点点头接着又说:“在那之后政府派了好几个工程队去修那个村子的路,都被那个添香娘子拦着,说那里煞气重,不能动土。一开始那些工程队的人不信,说她装神弄鬼,后来无论去了多少人,只要一动土就死人,这才荒废了。”

    我见他这样说才明白为什么我刚才进去的时候那个村子里都没有什么人,嘴中年年自语的说了一句:“怪不得刚刚我进村的时候只看到了一个老婆婆和添香娘子。”

    “小姑娘,你胆子大的哩!还敢自己一个人去那种地方,我当时想要是再等半小时你还不出来我就要去报警了。”司机师傅笑着对我说,脸上还是一脸的后怕。

    我无奈地苦笑了一下,对着司机师傅说:“真的谢谢你了,要不是你还特地等着我,我怕是要走很久才能找到回城的车。”

    “没事儿,这还不是因为是我把给你送过来的嘛,送你回去也是应该的。”大叔爽朗的笑了一声,我看着司机毫无心机的笑容,心里的阴郁也化解了不少。

    我没有选择去医院,而是直接让司机大叔把我送回了家。

    刚回到家后我就接到了班主任打来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说了很多关于昨天发生的那些奇怪的事,还问了好几次我是不是被吓到了,要我不要放在心上,好好休息。

    我听他的那个语气大概是觉得我今天没有去学校是因为昨天的事情,我连忙和他说自己只是昨晚没睡好头痛所以才请的假,希望老师不要担心。

    班主任听我这样说明显是松了一口气,语气也变得轻松了不少,和我说最近总复习,大家都很累,也能够理解我,但是高考将近希望我不要放松,赶紧回到学校去。

    我不想再和他多说什么,只能呆板的应了一声“嗯”。

    我本以为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班主任应该是没什么话可以说了,没想到挂电话的时候老师竟然还叮咛我明天上学的时候不要吃早餐,说是明天高考体检要验血,叮嘱我晚上早点睡。

    我连着“嗯”了好几声才挂了电话,看着手机屏幕上挂断的电话,不耐烦的撇了撇嘴。

    我手指动了动,将屏幕调到了短信的页面,看着手机里高莹之前发的那条短信,没事,真的会没事吗?

    我这样想着抱着被子盖过头就躺下,不想再去想任何事,结果就这样睡着了。

    第二天被我妈叫醒,我看着一桌的早餐突然想起来班主任昨天在电话里的叮嘱,咽了口口水,拿起背包就出了门。

    一路上我的肚子都是饿得咕咕叫,可是没办法我也只能忍着。走进教室的时候我看见高莹还是像往常一样和她打招呼,但高莹的态度却很冷淡,也没有理我,我见她这样也不再去自讨没趣,蔫蔫的回了自己的位置。

    我就再也没有和高莹说过话,直到我们体检的时候,她走到我身边“咯咯咯”地笑,我觉得她笑得奇怪就问她怎么了。

    “没事。”却没想到高莹还是只说了这两个字,说完还收回了笑容,一脸冷漠的站在我旁边。我见她这样心里隐隐有了预感,但是还是不敢做其他想法,只能默默祈祷她没有事情。

    我们按照顺序站在一个屋子内等待着检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对着我们说:“你们把外衣脱下来,只穿着内.衣就可以了。”

    虽然整个屋子里都是朝夕相处的女同学,但是一听到要把衣服脱得只剩下内.衣,大家还是羞涩地红起了脸。

    一个平时有点男生像的女生最先把衣服脱了下来,因为平时她都是大大咧咧的样子,班里面的人都叫她“红姐”,当她把衣服脱下来的时候有一个女生就起哄地说:“红姐都脱了,我们也跟着脱吧。”

    班上的女生听到这话以后纷纷都开始脱衣服,我也正准备把上衣脱掉,旁边的高莹突然朝着身上只穿着内.衣的红姐扑了过去,竟然一口就咬在了红姐的胸部上。

    只听见红姐一声大叫,所有人都看着高莹和红姐不知所措。

    “疯了,高莹疯了。”一个女孩哭着就跑了出去。

    我看到这个样子连忙脱下外套就跑到她们两个面前,先是把高莹一把推开然后把衣服遮到了红姐的身上。

    我看到红姐胸上的那个伤口,皮肉都绽开了,大概有三四厘米深,感觉就像是被野兽撕咬过的一样。

    被推开的高莹一脸得意的满足感,舔了舔嘴边的鲜血笑着看着我,她嘴角的笑容让我看着只觉得心里发毛。

    这时门外聚集了很多看热闹的人,医生只好先把门关上让红姐穿上衣服,我们急急忙忙的把红姐送到了医院,红姐直接就被送进了急症室里。

    急症室外,红姐的父母听到红姐受伤的消息就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红姐的爸爸看到一脸微笑的高莹气急败坏地说:“你个神经病,你爸妈怎么教你的,你怎么和狗一样随便咬人。”

    高莹也没有抱歉或者愧疚的感觉,一脸高兴地看着红姐的父母。

    红姐的妈妈一直在抹眼泪哭着,“不知道伤口这么深能不能治好,要是留了一块疤在那里,要她一个女孩子以后怎么办?”

    这时高莹的爸妈也赶了过来,连忙把高莹拉到身后,然后连连鞠躬道歉,“对不起啊,都是我家女儿不好,以后你家孩子的医疗费、营养费还有后期的修护治疗的费用都是我家出,请你们不要把事情闹大,就要高考了,求你们了。”

    红姐的爸爸生气地说:“就你家女儿宝贵?就你们家有钱就可以胡来吗?我的女儿也是我们家的掌上明珠,就这样让你的女儿给咬成这样,你们家给点钱就想要我不再追究?做梦!要是我的女儿留下来什么不可消除的疤痕,你的女儿就等着坐牢吧!”

    高莹的爸妈和红姐的父母说了很久,直到医生从急症室走出来,让家属进去看看病人,他们才结束了这谈话。

    我趁高莹不在她爸妈身边的时候把他们两个请到了一处偏僻的角落里。

    “伯父伯母,我是高莹最好的朋友安眉,我有一件事想要和你们说,你们一定要好好听我说的话。”我犹豫了一下,才又开了口:“高莹这两天很是不对劲,无论是前天她和班上的男同学大打出手,还是今天发生的这件事,都让我觉得她很反常。我觉得,高莹她可能是被鬼上身了!”

    我硬着头皮讲实话说出,却没想到高莹的爸爸只是皱了一下眉头,故作严肃地对我说:“我不是你的家长,本来不应该和你说这些,但是你说你是高莹的好朋友,那我就是你的长辈,有些话一定要和你说。你作为一个学习科学文化知识的中学生,怎么能开口就是鬼神一类的无稽之谈呢?这次我就原谅你,以后你再也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不然我会让高莹和你断绝来往。”

    既然高莹的爸爸不相信,我也没什么别的办法,只能先让事情这样发展着,再继续想别的办法让那个鬼离开高莹。

    我跟着高莹他们去病房探望了红姐。平时胆子很大的红姐这次估计是被吓得不清,高莹才刚走进病房她就害怕地叫了起来并且用被子包裹住自己的身体。

    高莹看到红姐害怕的样子,“咯咯咯”高兴地笑了起来。

    红姐的妈妈看到这个情景连忙把我们几个赶出了病房,还叫我们以后再也不要踏进这里半步。

    走在医院的大道上,高莹的爸爸一直在教训高莹,“你怎么能这么做,平时爸爸妈妈是怎么教你的,犯了错就要道歉。你刚刚在病房里面不仅不对人家道歉,你还笑了起来,你这样子真是丢我高家的人。”

    高莹一言不发,直直地盯着前面的马路,然后突然地往车流里冲了出去。

    “高莹。”我叫了一声想要拉住她可是她跑得太快了我实在是拉不住,只看到她回了个头对我冷笑了一下。

    完了!

    只见一辆满载的大货车正向这里驶来,而高莹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直直地就冲向了那辆货车面前。

    就在这时,不知道哪里跑出了了一个协警把高莹拉回了道路里,对着她大骂:“你这个小女孩是不要命了吗?你没看到那辆大货车开了过来?你就算不要命也不要妨碍别人好不好!”

    高莹的爸爸走上前,对着协警连连道歉。

    高莹的妈妈跑到高莹身边抱着高莹哭了起来,“你这孩子是不是疯了,要是你出什么事我可怎么办。”

    我担心地问她:“你没事吧?你到底怎么了高莹,你回答我啊!”这时的高莹只知道傻傻地笑,一句话也不说。

    高莹的妈妈把高莹带到路边的木椅子上坐着,她爸爸把我拉到了一边低声地说:“安眉,你之前说你怀疑高莹是鬼上身,看样子我不得不信。你这么怀疑是不是认识什么高人?”他的样子和一开始对我的不屑的冷淡态度完全不一样,如今完全是一个父亲对女儿关心和着急的态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