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33章 好心慰问

    李文的死突然而又可怕,所有的学生全都不知所措的站在了原地,就像是被钉住了一般,好在老师及时恢复了理智,拿起电话报了警。

    很快警察就赶到了现场,把我们全都带到一个密闭的小房间里隔离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了警察的缘故,同学们似乎都觉得不那么害怕了,在场的所有人全都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就是高莹那个害人精,只要和她搭上关系的人都会出事。”

    “对对对,以前还是什么女神呢!说不定她就是那种靠吸人精血的女恶鬼,以此来保持自己美丽的容颜。”

    有好几个同学一边偷偷打量高莹一边恶意揣测,他们越说越过分,越说越大声,丝毫不顾及坐在一边的高莹,看上去似乎就是故意说给她听的一样。

    高莹低着头坐在那儿,我看着她,心里生出一丝怜悯,狠狠地瞪了那几个女生一眼,才响着高莹走过去。

    我走到高莹身边,一把抓起了她的手,温柔的看着她。此刻的高莹就像是做错事的小孩一样,她抬起脸无助地看着我,我在她的手背上轻轻地拍了两下。

    我知道这一切都不是高莹做的,全部都是我在地府见过的那个千年女尸搞的鬼,但是同时我也知道人们只会相信他们所看到的一切。千年女尸一说,就算我真的如实告诉他们,估计他们恐怕不会相信,说不定还会把我和高莹都当做异类排斥。

    我正安慰着高莹,突然走进来一个警察,他扫了一眼我们所有人一眼,之后才开口。原来是要让我们一个个到老师办公室谈话,我看着之前那些说高莹坏话的同学走了进去,也不知道他们会说出什么来。

    轮到我的时候我安慰性的拍了拍高莹的手才走进去,面对警察的提问时我只说了当时我在做仰卧起坐并没有注意到当时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可能听了太多这样的回答,并没有露出什么不一样的表情。

    临走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头假装好奇的问了一句:“李文究竟是怎么死的?”

    那个警察不知道是不是没想到我会问这样的问题,沉默了两秒才说:“他是突发性心脏骤停,也就是被吓死的。”

    我听到这个答案愣了一下,脚步顿了顿才走出办公室。

    吓死的?难道李文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可是当时我们都在场,难道只有李文看得见?

    这个想法刚在脑海里冒出来就被我立即否定了,那个女鬼没有理由要这样对李文,和她有仇的是我又不是李文,更何况今天李文还和我杠了起来,她应该开心才对。越想越觉得奇怪,我想了许久终究还是不得其解,只能先走回了休息室。

    李文的尸体早就被带走了,警察的问话很快也就结束了。老师见暂时没有什么事了就让我们先回家休息几天,等事情都过去了再回学校上课。

    离开学校的时候大家的脸上全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表情,短短不过数月,我们这个班就死了两个人,冥冥之中总会让人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就好像是整个班都受到了恶魔的诅咒一般。

    我一直在家休息了一个星期才回学校,再回到学校的时候正好是李文头七的那天。教室里一下空出了两个桌椅,在坐满人的教室里显得异常显眼。

    李文桌子上的东西甚至都还没来得及收拾,上面还摆着出事之前数学课上评讲过的试卷,没有人敢靠近那个位置,也没有人敢靠近高莹,大家都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样子,继续坐在教室里说说笑笑。

    但是我知道其实大家都清楚,只不过是都不说破。

    我正坐在位子上支着下巴看同学们脸上的表情,上课铃就响了,我连忙换了个姿势坐得端端正正的。

    老师走进教室,将手中的资料放在讲台上,下意识的对我们说了一句:“上课。”

    回应他的事教室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人说话。大家都看着老师,却也不站起来,任何反应都没有。

    老师诧异的环顾了一下整个教室,最后目光定格在李文空荡荡的位置上,明显迟疑了两秒才又开口:“算了,我们接着上节课的内容说吧。上节课我们讲到……”

    这一天,我们所有的课都上的很压抑,每一个老师上课前都要习惯性地对我们说“起立”,好像是刻意在向我们强调李文已经去世的事实,逼着我们一次次地去回忆李文死去的惨状。

    好不容易熬过了这艰难的一天,我正在收拾书包准备回家,没想到班主任走到我身边叫住了我,我不解的看向了他。

    “安眉,平时你也是班级里的积极分子,这一次李文同学的不幸离世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去慰问一下他们家人。”老师虽然装作说得很自然的样子,但是我却依然察觉到了他话语中的迟疑。

    我知道这个时候是谁都不愿意去李文家的,毕竟李文当时的惨状至今还历历在目。我不知道为什么班主任会找到我,或许是因为那天为了胡一曲顶撞他让他留下了我不害怕鬼神的印象。

    其实我也害怕,但是想到李文莫名惨死说不定还有我的原因,心里就觉得有些愧疚。李文这个人就算我再怎么不待见,他也不应该这样就死掉,而且还是以这么惨烈的方式。

    这样考虑了一番,我几乎是不再犹豫就答应了班主任的请求,老师见我答应他了之后明显露出了高兴的神情。

    我等老师走了以后找到高莹,告诉了她老师让我和他一起去李文家的事,没想到高莹说她也想去,我见她一脸真诚,虽然不太忍心但还是坚定地拒绝了她。

    就算她真的没有对李文的死亡造成实质性的影响,但是李文终究是在给高莹按脚的时候突然暴毙的,去了他家不知道李文家里人会怎么对高莹。而且再加上高莹现在身上的女鬼还没有离开,终归还是一个不确定因素,还是不要去的好。

    高莹可能见我一脸坚定,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没有再说要和我一起去之类的话,自己一个人先回家去了。

    我见高莹走了才背上书包向校外走去,班主任早就已经开着车在校门口等着我了,我刚一走出来他就朝着我的方向大声叫着:“安眉,在这里。”

    我顺着声音看过去,小跑着跑到车边,打开车门就坐了上去。一路上老师都没有和我说话,我见他不开口也不敢多说什么,一路沉默。

    没一会儿,我们就开到了一个城中村里,七拐八拐好几圈之后,终于在一个挂着白灯笼的楼房前停了下来。

    那幢楼房两边贴红对联的位置都已经关上了白色的挽联,门口原本应该是贴着门神的位置只留下纸张粘贴过的痕迹。青绿色的防盗铁门紧紧地关闭着,不露一丝缝隙。

    我跟在老师的身后下了车,在门前站定。班主任走上前,敲了敲门,没有任何反应,只得再敲一次。这一次我们听到了门后面有细碎的响动声,随后就是门锁扭.动的声音。

    前来开门的是一个头发略有斑白,脸色憔悴,黑黄色的脸上布满了细纹的中年妇女。她审视了我和老师一眼,才用一种极其沙哑的声音对着我们说:“你们来找谁?”

    班主任理了理他的衣服,说:“您好,请问这里是李文同学的家里吗?我是他的班主任,今天是和学生代表前来慰问一下。”

    那个中年妇女听了这话,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但还是硬挤出了一个笑容对我们说:“是文儿他班主任和同学啊?你们快请进吧。”

    我们跟着她进到了那幢楼房里。第一层楼最右边摆了好几辆摩托车,最中间的位置是一个简易的神位,神位上方放着李文黑色的照片,照片里李文的两只眼睛正直直地望着前方,从我的角度看过去觉得这目光似乎就定格在我的身上一般。

    那个中年妇女告诉我们她就是李文的妈妈,他爸爸现在还在上班没回来。我们跟着李文的妈妈上了二楼,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李文家的摆设很简单,吃饭的桌椅、沙发、冰箱、还有一台32寸的电视,就再也没有多余的物件了。

    听他妈妈说楼上的一层楼都出租给了来这里打工的外来人员,家里就靠着李文爸爸的薪水和出租房子的租金过活。

    李文的妈妈年轻的时候曾经受了腰伤,使不了力,人也没什么文化,所以一直就在家赋闲。

    她妈妈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眼泪源源不断的流出来,连我看了也觉得心酸死了。想起我姐死的时候我妈的泪水,我就更加能够感同身受。班主任急忙安慰她说:“李文妈妈,发生了这种事我们校方也很难过,也请您节哀顺变。”说着他就从公文包拿出了一个厚厚的信封递给李文的妈妈:“这是校方按照人道主义精神给的一点体恤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