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34章 惊魂公交

    李文妈妈接过信封哭得更厉害了,“我那苦命的儿子啊,年纪轻轻就这样去了,你们学校给这一点钱又什么用?能让我的孩子回来吗?他就像平时一样去上学,还没过半天,你们就告诉我他死了,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

    李文妈妈的情绪显然变得激动了起来,我和老师尴尬的对看了一眼,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就在这时李文的爸爸回来了,他看到班主任后又看了一眼正在哭的李文妈妈,大概是猜出了我们的身份,登时整个脸都黑了,走到我们面前一脸凶狠:“你们还敢来这里?我早就听说了,文儿死的那天是因为体育老师安排他和一个疯子一起做练习才会突然出事的!你们学校串通警方说我儿子是什么心脏骤停,现在拿这一点钱就想要收买我们吗?”

    他这话一出口,李文的妈妈立刻不敢相信地看着我们,断断续续的问:“我的文儿是因为一个疯子才死的?”

    老师不敢点头却也不好摇头,就这样尴尬的坐在了原地,我见这个情况也不敢出声,怯怯的躲在了班主任的身边。

    他妈妈看见我们的这个反应自然就是明白了,一转身就开始拿东西砸我们,一边砸一边轰我们走:“你们滚,永远不要来这里,你们这群杀人凶手!”

    班主任看着红着眼发了疯似的李文妈妈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护着我离开了李家。

    我和老师几乎是逃一般的从李文家跑了出来,出来的时候天都黑了,虽然老师说要把我送回家,但是我记得他是住在城西而我住在城东,实在是太不顺路了,想了想还是觉得不要太麻烦老师。

    “老师,没事的,您把我送到最近的公交车站把我放下来就行了,我坐公交车回家就行。”

    听我这样说老师也就不再坚持了,将我送到了附近的一个公交车站。我下车站在站台上,班主任打开车窗伸出头对我叮咛道:“安眉,你回到家一定要和我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要不然大晚上的你一个女孩子,老师还是有点不太放心。”

    我点了点头答应了他,老师这才开着车走了。

    夜晚的寒风一点点地侵蚀着这座城市,入夜之后街道上的行人就逐渐减少,道路两旁的商铺也纷纷关上大门,看上去着实显得有些萧瑟。

    我打开手机看了一眼,现在是九点十五分,离最后一班车还有十五分钟。等得有些无聊,我干脆拿出了耳机,一个人带上耳机听着歌站在公交车牌下等车。

    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天气的缘故,我总觉得原本还有三三两两行人经过的道路突然变得寂静起来,就连天空好像也被红色的云朵笼罩着,散发出诡异的殷红色光芒。

    风吹在身上有点凉,我不安的探头朝马路的尽头又看了一眼,心里不放心的想着,难道是最后一班车已经走了?

    我担心地看了一眼时间,九点二十,原来才过了五分钟而已,但是我却感觉好像在这里等了有半个小时这么久。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这锁着眉头想原因的时候,拐角缓缓驶来了一辆公交车,慢慢地停在了我的面前。

    我看到公交车心里的喜悦登时就盖过了一切,几乎是看也没看的就直接上了车。

    我刚一踏上公交车就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寒意扑面而来,司机面正无表情地看着我,汽车表盘上的灯光正好打在他的脸上显得异常可怖,我连忙刷了一下公交卡就坐到后排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一上这辆车我就觉得胸闷异常,车上的人看上去又都很古怪,但是我又说不上哪里奇怪,反正就是和平时的那些乘客不一样。

    我费解的看着他们,究竟是哪里不太一样呢?

    对了!他们全部都不说话!不仅不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不看手机不看窗外,只是两眼直直地望着车头的正前方。

    汽车缓缓地开动,我已经没了下车的机会。无计可施的我只能安慰着自己,或许只是因为太晚了所以大家都不愿意动,不会出事的。

    可是就在我这样想着安慰自己的时候,汽车不知道为什么又停了下来,我看了一眼窗外,明明是没有车站的。

    从前门上来一个穿着古代长衫的男人,披散着他的长发。我确定他是男的,女人不可能有这么宽的骨架,他上来的时候也没有刷卡,也没有投币,车上明明有很多空位他也不坐下,就这么站着。

    我的心里生出一股寒意,却还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直觉。我忽然想起来之前听说过鬼是没有脚的,就想要偷偷地看一下他有没有脚,低下头去看的时候却发现他的长衫长到拖地,正好挡住了,我根本看不到他有没有脚。

    或许他是在附近戏剧的演员?我前几天还听妈妈说最近市里面正在搞什么大力弘扬传统文化的活动,举办了很多场戏剧表演。这个原因有说服力多了,我顿时就觉得没有那么害怕了,带上耳机继续听着歌曲,也不再去在意车上的其他人。

    过了两站之后,车子又停了,这次上来的是一个小女孩,她拿着一个大大的棒棒糖,上来的时候还“咯咯咯”的笑着,跟在她后面的估计是她的妈妈,头发长长的盖住了她的脸,我看向她的时候她的两个眼睛正好透过发丝看着我,就在那一霎那,我突然看到她的眼睛似乎没有瞳孔。

    这一眼几乎是吓得让我的心脏骤停。我的心不停地跳动着,无论我如何深呼吸都平静不下来。不给我放松的机会,车里又上来了一个老婆婆,她杵着拐杖慢慢地走了上来,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丝质衣衫,上面绣的花纹好像我在哪里看过但是就是想不起来。

    一直到她坐下来背对着我的时候,我看到了那件衣服后面绣着的大大的“寿”字。这难道不是死人穿的寿袍吗?

    我害怕地看着车上的乘客,脑海里闪过了无数的可能性。我难道是上了传说中的鬼车?还是那个阴间的千年女尸终于觉得伤害我的朋友们实在是没意思,所以决定要对付我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的脖子后面感受到了一阵呼吸般的寒气,然后我耳机里面的歌曲就突然断了,发出了“嘶嘶”的电流声,刺的我耳朵生疼。我连忙拔下耳机,没想到刚拔下耳机就听到一个幽幽的女声从后面传入我的耳内:“安眉,安眉……”

    那个女声的声音萦绕在我的耳边,我能感受到她就在我的身后,紧紧地贴着我,这样想着,我身上的鸡皮疙瘩几乎是瞬间就起了一身。

    我害怕得不敢回头,死死地盯着正前方,刚好看到前面有一个公交站牌,立刻就站起来大喊:“我要下车。”

    司机因为我的大叫突然急刹车停了下来,我来不及稳住自己的身子就跌跌撞撞地跑下了车,一路上我都不敢回头一直跑一直喘气,生怕一停下来就被那个千年女鬼抓住。直到我跑到我们小区的门口,看到门卫处亮着的灯光我才放下心来。

    “怎么这么晚啊,今天?”门卫大叔亲切地对我打招呼。

    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去同学家,有点晚了。”

    “那你回家小心一点。”门卫大叔笑着对我说。

    都到了小区门口了,还有什么值得担心的吗?我心里嘀咕着门卫大叔最近越来越疑神疑鬼了,不过看到活人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我摸了摸不停跳动的心脏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最近遇到了太多的事情,感觉我就是自己在承担这这一切,那个女鬼就是冲着我来的,可是她为什么可以离开阴间?难道阎王不管吗?

    一想到阎王我就不可避免的想起了白千赤,也不知道这段时间里他究竟在忙一些什么事。我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他竟然连面都不露一下,难道是出了什么事?又或者是有了新欢所以不想管我的死活了?

    我一边想着一边往家走去,远远就看到我家楼下冒起了黑烟。

    着火了?一个可怕的念头在我的心间升起,我立刻就加快了脚步向家里跑去。

    我跑上前一看,原来是一个披散着头发的女人在烧纸钱。那纸钱堆得高高的,燃起的火焰大概有大半个人高。

    今天是什么需要祭奠的节日吗?还是这楼道里最近有谁家的人去世了我不知道的?我一边想着一边绕过那个女人,就在我疑惑那个烧纸的女人是谁多看了几眼的时候,那个女子似乎感觉到我在看她,突然抬起了头。

    可是就这一脸让我吓得差点叫出声来,她竟然没有脸!

    整张脸就是一张皮包裹住骨头的脸,是眼睛的地方凹进去,是鼻子的地方突出来,嘴巴的位置就是平平没有一点缝隙的样子。

    她就这么看着我。不知道用“看”这个字是否贴切,毕竟她没有眼睛,可是她该有眼睛的地方却向着我站着的地方,让我觉得她脸上凹下去的地方就是应该有眼睛的,而且那一双我看不见的双眼此刻正盯着我,一动也不动。

    我被那个女人的样子吓个半死转身就往楼上跑,三步并作两步就跑回了家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