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35章 可怕头颅

    我拿出钥匙的手抖个不停,插了好几次才对准钥匙孔将钥匙插了进去,就这么胆战心惊的地打开了房门,几乎是立刻就钻进了屋子里,我迅速地把门关上,大喘着气背靠在门上。

    吓死我了,我后怕的拍了拍胸口,感觉自己差一点就没命了。我靠在门后大口地喘着气,脑海里还在回忆着刚刚在楼下烧纸的那个无脸女鬼,但是她长得和我记忆中的千年女尸并不相似。

    那个千年女尸的样貌我直到现在都还记得真切,她的脸上满是伤痕,不仅没有眼珠子,只有一对深凹的眼眶而且还在一直往外渗着血,腥红的颜色遍布在她苍白的脸上,看上去格外的可怖吓人。

    那刚刚在楼下烧纸的女鬼又是谁?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鬼怪找到我?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我身上到底有什么值得他们穷追不舍的?无数个疑问在我的脑海中旋转,只可惜就算我抓破了脑袋去想,却还是没能想出一个究竟。

    我就这样静默的站在原地想了好一会儿,想着想着我忽然觉得家里似乎过分的安静了,抬起头一看才发现家里看上去像是空无一人。

    “妈,妈?”我大声的喊了两声,一边喊一边在屋子里找寻我妈的身影,但是找遍了整个家我都没有看见我妈。

    都这么晚了,妈妈会到哪里去呢?我奇怪的回到餐厅,饭桌上一片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给我留下饭菜,走进厨房里看了一圈看见也没有开过火的迹象,这种种迹象都透露着一股奇怪的感觉。

    我拉开椅子坐下,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时间已经不早了,妈妈平时是不会这么晚还不回家的,而且如果她有事出门也应该会留下饭菜给我才对。

    不知为什么,我在想我妈的事情的时候猛然又想起了之前在楼下看见的那个女鬼,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跳立刻又狂热的跳动起来。我安慰性的摸了摸胸口,算了,或许我妈可能真的是有什么急事吧。

    家里空荡荡的,安静的可怕,肚子传出了一阵阵“咕咕”饥饿的叫声,我低下头摸了摸肚子,只觉得饿得不行。

    今天去李文家折腾了大半个晚上,除了两口茶,就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下肚了,如今我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本以为回家就能吃上妈妈做的饭菜,可没想到妈妈竟然比我回家还要晚,看来我也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我撑着桌子站起来,走到厨房打开柜子门看了一眼,还好,还有之前没有吃完的泡面,有了这个我今晚也就不至于会挨饿了。

    我从厨柜里拿出一包泡面,先拆开把面饼和调料全都倒进了碗里,放在了一边的桌子上,接着我拿水壶接了一壶水,放到灶台上,打开火烧水。

    我看着蓝色里还带着点点橙红的火苗,估摸着还有些时间这水才能烧开,想着在这干等也是耗时间,还不如先去看一会儿书,于是先回到房间里,从书包里拿出了课本。

    我本打算先整理一下今天老师说过的内容,之前因为我们班停课了一个星期,进度比其他班整整落下了三个课时。

    今天老师讲课的时候就像是开火车般,恨不得一节课可以讲解完两张试卷才好,往往我都还没来得及消化上一道题目的解法他就又开始接着讲下一道题目,一点也不考虑我们的接受程度,只顾着他自己复习的进度。

    我拿出试卷和笔记本,认真的将写错的题目誊抄到本子上,一边回忆着老师说过的解法一边自己又将题目重新写了一遍,我写的入迷的很,渐渐就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当我写完了最后一道证明题的最后一个步骤的时候,我这才突然想起,灶台上还烧着开水呢!我猛然回过头侧耳向着厨房的位置听了一下,什么声音都没有。

    怎么会什么声音都没有,难道水还没开?我疑惑的看了一眼时间,距离我烧水的时候都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了,水怎么可能还没开?

    我疑惑地走到厨房里,只见灶台上的水壶还在静静地烧着,没有一丝沸腾的痕迹。我走近又仔细看了一下,火确实是开着的,明亮的火焰偶尔会因为气流的流动而晃动一下,可是既然这样又怎么会烧了这么久还不开?。

    心中的饿疑团越来越大,我等了大概有一分钟,水壶里的水依旧毫无动静。我终于是忍不住了,掀开水壶的盖子就想一看究竟,刚伸出手碰到水壶盖,没想到竟然发现壶盖下面好像压着什么奇怪的东西。

    一丝一缕的,黑色的,长长的,看着莫名的有些熟悉……我不断的在脑海里寻找着和这东西相像的事物,直到不小心瞥见自己散落到肩头的长发,才猛然想起来,这些东西竟然是像人的头发!

    我忍住心中的惊恐小心翼翼的地掀开了壶盖,入眼的景象差点把我的心脏吓得从嗓子里跳出来!

    一个女人的头颅竟然就在热水里浸泡着!她的双眼大大地睁开看着我,黑色的瞳孔和白色的眼仁形成了强烈的色差;她脸上的皮肤全都被热水泡得都已经发开了,变得有点皱皱巴巴的;黑色的头发就这么在水里漂浮着,还随着水波纹一点一点的飘动。

    胃里立刻涌上一阵酸水,我看到这个景象又是害怕又是恶心,捂住我的嘴就跑出了厨房,跑进卫生间去吐了起来。我撕心裂肺的吐着,几乎将今天吃的东西全部都吐了出来,直到最后没有可以吐得东西只能一直吐黄色的胆汁。

    我的脑中被各式各样的疑问所填充,那壶里的水明明是我亲自放进去的,可是为什么现在会有一个女鬼的头在里面,难道说是我们家进鬼了?还有妈妈究竟去哪里了,问什么都这么晚了还不回家,甚至连一条短信一个电话都没有?

    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我狼狈的擦干净嘴边的污秽物,不敢再往深处去想,这些事情里实在是有太多的疑点了。

    再加上我今天一路上遇到的那些奇怪的事情,妈妈不会是被鬼?一个可怕的念头在我的脑海中逐渐形成,我使劲摇了摇脑袋,不会的不会的,我一遍遍地安抚着自己,不想让自己再朝那个方向去想。

    虽然心里万分害怕,但是我还是鼓足了勇气,又回到了厨房里。刚一走进厨房我就看到水壶里泡着的那个女人的头颅,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她似乎稍微上浮了一些,眼睛正向着我的方向,发丝凌乱湿答答地看着我,两只眼睛仿佛是要把我的内心全部看穿去。

    我的脚步硬生生的顿在了厨房门口,再也迈不出一步向里面走过去。我束手无策的站在原地,看着那颗头就这么被煮着,煮久了甚至还散发出腐烂的恶臭,那股恶心的气味弥漫在整个房间里,只是闻一下都令人觉得作呕。

    我捂住鼻子朝水壶盯着看了好一会儿,或许是错觉,我总觉得那个女鬼的头只是断了,但是她是有意识的,她还没有死透。仿佛只要我再多看她几眼,她就会从水壶里飞出来扑向我。

    这个想法简直真实到可怕,我不敢再看那边,回头看了一眼大门又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心里的惶恐更甚。

    眼神不小心瞥到了被我遗忘在桌子上的手机,我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应该先打个电话问问看妈究竟是为什么这么晚了都还没回来。

    我急急忙忙的跑过去拿起手机,径直就拨通了妈妈的电话,电话很快就被拨通了,但是听筒里却一直传来“嘀嘀嘀”的声音,始终都是无人接听。

    因为长时间无人接听,电话被挂断了。我不死心的又拨了一次号码,依旧是没有人接,再打还是没有人接。我每一次都是抱着希望拨通号码,但是每一次都是以失望而告终。

    我的心几乎都已经提到嗓子眼了,手上的动作也跟着慌乱了起来。打我妈的电话几乎都成了我下意识的动作,眼泪不可控制的从眼眶里夺眶而出,我着急地一边哭着一边不停地给妈妈打电话,期盼着终有一次能够接通。

    就在我差点都腰绝望放弃了的时候,电话那头竟然接通了。我没等妈妈说话就先开了口,声音着急的要命:“妈妈,你没事吧?你去哪了,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家?我和你说我在家里烧开水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女鬼的头颅出现在水壶里!妈,我好怕啊,你快回来好不好……”

    我因为哭了的缘故,话说得囫囵又听不清,我也不知道我妈究竟有没有听清楚我在说什么,我只是一味地说着,恨不得能将自己今晚所受到的所有惊吓都向我妈倾诉出来。

    我正断断续续的说着,就被电话那头传来的妈妈惊讶的声音给打断了,我妈的语气听上去又有些着急又有些无奈。
Back to Top